第三百一十一章 老公你醒醒。

2021-10-14 作者: 黄金小狮子
  村民们已经不看直视陈天的状态,他们羞的无地自容。

  他们村子的事情,还要让一个外人受苦,受折磨,他们实在是有些抬不起头。

  尤其是村长,接住小孩之后,他还以为这个人是什么高手,结果只是一个普通人。

  “老公!你醒醒!你快醒醒!

  ”苏雅菲一双明亮的美眸,眼泪滚滚而出,眼泪不停着在眼圈里打转。

  似乎有一种感觉,就要呼之欲出的感觉。

  她这一次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还是真心心疼陈天如此的付出,如此的卖命。

  如果她不叫陈天来这里,那么陈天也不会收到如此的痛苦。

  而陈天清晰的能够听到苏雅菲这一阵阵的委屈和哭泣,他心中一甜,原来这个傻妞还是挺担心自己的。

  虽然是假睡,但装也装的像样一点,现在他全身都疼,但他好歹也是一个黄魂六层的人,这点攻击就当作在给他挠痒痒。

  “妈的,这丑娘们真恶心,我还以为是什么漂亮的女人!害我白白的期待了那么久!”

  土匪一脸的厌恶,看到苏雅菲这一脸的黑煤灰,有多远避多远。

  他们还以为苏雅菲是一个极品中的美女,还想好好的玩一玩,可结果,这副花菇凉打扮着实有点辣眼睛。

  没办法,陈天早有预料,苏雅菲不好好打扮一下,绝对会糟别人觊觎。

  即使她穿上了一套花衣服,但那张清秀的脸庞还是很美的。

  陈天特意把她的头发,弄的乱糟糟,仿佛就是一个不爱打扮的女人。

  因此刀疤才没看出来,苏雅菲的真实面貌,这么丑的女人,这群土匪几乎都没有了玩味的兴趣。

  听着她有些悲痛的哭泣,抱着陈天一边哭泣,一边伤心。

  也没人招惹他们,而这群土匪非常的兴奋恭恭敬敬的笑道:“这群村民杀不死!”

  刀疤冷冷的看了一眼这名手下,抬了抬手道:“把村长给我抓回去,一定要严加审问!至于这群老弱病残,呵呵呵,留着再说。”

  “是队长。”

  土匪恭敬行李,直接把村子给抓了起来,这群土匪可对他下手不轻,动不动就是全打脚踢。

  这几十个土匪中,可谓是装备齐全。

  “把村子里的粮食全部搜光一个不留!”

  刀疤淡淡的道,留下这些村民,他就可以不断的抢劫这些人的粮食,这也是他们的目的之下。

  紧接着,土匪非常的兴奋,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疯狂的抢夺村民们的粮食,就连门口的干辣椒,和包谷都抢走一个也没留下。

  这就是这群人的手段,心狠手辣,完全没有给这些村民留活口。

  至于他们会不会饿死,土匪根本不会管。

  这些土匪把抢劫的粮食全部放在了丽几辆马车上面,上面堆满了粮食,一袋袋的大米,而这群村民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阻止的。

  上一次,也是这样,他们被抢走了粮食,其中只有一个人敢出来,帮助他们夺回粮食,那个人就是邓逊。

  古城村,经常会面临一些土匪抢夺粮食,因为有邓逊的存在,这些村民家的粮食,一直被保留着。

  可有一天,刀疤知道了这个消息,直接把这些村民给抓了起来,还抢劫了村子的所有粮食。

  本来就不多的粮食,这一次又被抢了去,村民们根本就吃不饱,现在又要面临饿肚子的情况。

  他们只能把这一份仇恨记在心里。

  陈天与苏雅菲就这样被这群土匪顺理成章的抓了起来。

  他们两个被关在了一个牢笼里面,这个牢笼很坚固,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木头之作而成,上面还有刚硬的钢铁。

  这笼子恐怕也是防止修炼者打破才精心设计的吧,如果陈天想要破开,那边是轻而易举的是,对付一些银魂境的人还可以。

  但他,并不能。

  当然。

  这个村的村长也关在了这个笼子里,苏雅菲坐在了笼子的一角处,她的腿上依靠着陈天。

  他发现依靠在苏雅菲的大腿上,这柔软的枕头,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那股傲人般的束缚。

  当然。他并不想就这么快的醒来,毕竟他可是被这群人给打伤,不好好的沉睡一会,也对不起他那奥斯卡影帝的称号。

  抢完东西后,这群人满载而归,浩浩荡荡的朝着山寨的方向而去。

  从这个村子开始出发,约莫需要走上五六个小时。

  因为,这群人的速度并不快,虽然在这个期间,他们还要抄近路。

  抄近路对他们而已,完全不用担心,山林中野兽的袭击,人多势众丝毫不用担心,他们会遇到什么麻烦。

  当然。

  这条山路,常年都会有野兽出没,这些野兽要么就是一群一群,几十只的出现。

  就当这群土匪行走之间,山顶上的哮夜犬已经是恭候多时。

  这也是陈天的计划之一,他的刘六叔的口中得知,这群人定然会抢劫村民的粮食。

  因此,他让哮夜犬去山林中找一些帮手,阻拦这群土匪,尽所能的把粮食给抢回去带走,交给村民。

  众所周知,陈天并不知情,哮夜犬可是带了数只野狼,它身为这狼的最上方,成功当上了狼王之位。

  被押韵的过程中,这群土匪神色轻松,领头的当然是刀疤。

  他胯下的马儿,突然一惊,双腿一登,突然停了下来。

  而上面的刀疤皱了皱眉,他并不知道这匹马儿这么了,为什么会如此的害怕。

  一眼望去。

  山林之中,寂静无声,这种压抑中的山林,刀疤也感觉到这种安静着实有些诡异。

  “驾!”

  刀疤丝毫不惧,爆喝一声,双手牵着马绳,双脚一登,他还以为是这匹马儿饿了,这才停了下来。

  因为他并没有在这附近,发现任何一丝的风吹草动,也没有人敢打劫他们,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

  随着这一声爆喝,马儿终于开始行走了起来,但马儿的眼神中,充满了畏惧,它仿佛闻到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这片山林,是需要穿梭一个峡谷,而这个峡谷也是土匪们的休息之地,峡谷上,一群野狼已经准备顿时。

  领头的自然是哮夜犬。

  马车上的笼子也随着停了下来,这时陈天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当然,苏雅菲还真以为陈天昏厥了过去。

  她死死的抱住了陈天,那双傲人束缚紧贴着。

  他并不是自然醒,而是觉得呼吸不畅,这才憋红了脸。

  陈天睁开一看,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够体会一处舒服的感觉。

  感觉怀里有些异动,苏雅菲这才松开了陈天,却看到的是一张幸福而享受的样子。

  她这才明白,陈天一直以来都是在装的,怪不得,一直以来就没醒来。

  她环顾四周,发现这群土匪懒懒散散的开始吃起了东西。

  这放松的姿势,苏雅菲缓缓的松了一口气,恶狠狠的瞪了陈天一眼,轻嗔道:“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快死的。”

  “嘿嘿,你就咒我吧!”

  陈天嘿嘿一笑,随着他这一笑,突然感觉浑身酸痛。

  ”哎哟,我的腰,我的腿,我的胳膊肘!哎哟,疼死我了!”

  他躺在苏雅菲的怀里一阵撒娇,微微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还好这群土匪并没有观察这边。

  “你装吧,你继续装!我才不相信你了。”

  苏雅菲愤愤的咬了咬牙,轻声道。

  “我摊牌了,这回可真痛呀!”

  陈天故弄玄虚一阵叫苦,从他这个表情来看,的确是很难过的样子。

  “要不你给我揉揉呗,揉一下就不痛了。”

  “哼哼,就这一次,如果不是看待你受伤的样子,我才不给你揉。”

  苏雅菲气的涉涉发抖,她只好帮助陈天微微的揉了起来。

  感觉肩膀上的玉手,陈天心里美滋滋。

  他看了看旁边的村长也关在这里,他笑了笑道:“村长不好意思,把你也给你连累进来了!”

  “没…!没事!这件事本来就不怪你!”村长微微一叹道:“柳伯今天迟迟为出现,应该被你们给杀了吧!唉,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你们。”

  平时这群土匪进村时,柳伯都会第一个出现,但今天,他一直没现身,看来已经遭遇不测。

  “额!…!”

  陈天微微一笑:“村长他可是触犯了滔天大罪,害了村子的所有人,这种人都可以死上千百次,你也不用为这种人叹气默哀。”

  村长点了点头道:“相比,你们两个小娃,已经见过那些人的吧。”

  不过他在说之前,非常的谨慎,看了之下周围,轻轻的道。

  陈天点了点头,笑道:“村长,我有一个疑惑,这些人为什么要抓我们呢?他们的目的要干嘛,为什么要抓村子里的年轻人呢?”

  这才是陈天最想问的问题,他一直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抓壮丁。

  “唉!”

  村长再次叹气,他们村子已经被抓了上百人的壮丁,他也不知道这些人终究去了哪里,被抓去干嘛,做些什么。

  陈天也看的出,村长并不知道这群土匪到底抓壮丁做什么。

  就在陈天还以为村子不知道时,他缓缓的用手指在木板上,微微的比划了一下。

  一旦说出来,后果很严重,尤其是被土匪们给听到。

  陈天皱了皱眉,看着木板上写了一个字。

  矿!

  什么意思?

  陈天便想追问。只见村长已经闭上了眼睛。

  留下一脸疑问的他,哭笑不得看了看苏雅菲道:“你知道这个字代表着什么吗?”

  苏雅菲微微一想,她发现这个矿代表很多含义,有可能抓壮丁的原因,可能是去挖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