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卡扎爆料,都不服她(两更合一)

2021-06-18 作者: 渝人
  第794章 卡扎爆料,都不服她(两更合一)

  “哦,你有事吗?”江扶月用阿拉伯语回他,语气冷淡。

  卡扎一愣:“……谢定渊问我要了实验设备,给你的。”

  她目光微动:“都送来了?”

  呃!
  卡扎原本是想来探探这姑娘的底,没打算太客气,但此时对上她清澈淡漠的眼神,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送、送来了。”

  他还磕巴!艹!

  “你们帮忙搬进来?还是我自己去搬?”

  “……会有人负责。”

  “哦。”江扶月点头,“你还有什么事吗?”

  卡扎:“?”

  “其实也没、什么事。”

  江扶月抱着手臂,用眼神送客。

  “那我先走了……”

  走到一半,想起这趟过来的目的,卡扎咬咬牙,又折回来,快速开口:“你跟谢定渊认识?那你知道他有女朋友吗?”

  江扶月挑眉。

  卡扎以为她听进去了:“他非常喜欢他女朋友,每天都要拿照片出来看,所以——你要是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可以趁早打消了,谢定渊不吃这套。”

  江扶月眼神微妙:“你说他每天都要看照片?”

  “对!不仅看,还摸,摸着摸着还笑。”

  顿时,女孩儿表情更微妙了。

  卡扎却以为她被自己说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离开。

  两分钟后,他出现在隔壁。

  对着谢定渊:“不用太感谢。”

  后者:“?”莫名其妙。

  ……

  随着新的实验器材陆续送到,江扶月也忙得不可开交。

  检查、调试、测验,每个步骤都需要她亲自把关。

  这下没有团队的劣势就出来了,大事小事都要她亲力亲为。

  好在这批设备质量不错,不用太操心。

  “新设备?哪来的?”

  “她怎么就有新的?我们用的都还是老古董呢!”

  “凭什么啊?”

  “凭她长得好看?目中无人?”

  “不公平!”

  如果说之前江扶月无故旷工,又和谢教授和卡扎看上去关系匪浅,都还在他们的容忍范围内,顶多八卦一下的话,那么此时这种区别对待就无可避免触及到了众人敏感的神经。

  已经不是八卦不八卦的问题,而是资源分配不均!

  单平华老脸微沉。

  白传浩也忍不住皱眉。

  不管什么圈子,都有一套既定规则。

  而江扶月的加入从一开始就是违背规则的!现在居然还变本加厉?

  “单教授!您不管吗?”

  这次单平华居然罕见地不再和稀泥:“我去找负责人。”

  白传浩也坐不住了。

  他虽然对江扶月没那么大意见,也并不排斥与她共事,但这次是原则问题。

  两人一起找到卡扎。

  一番陈情,最后总结:“……显然,这对另外两个团队来说并不公平。”

  “公平?”卡扎低笑摇头,“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尤其涉及到资源分配。别的不提,就说你们两个团队之间,难道就是完全公平的吗?”

  当然不是。

  单平华仗着年纪大、资历深,明明整体实力不如白传浩团队,国家经费补贴却拿得更高。

  即使年轻一辈心头不满,嘴上也不敢多说什么。

  毕竟,老家伙到底有他自身的优势。

  可江扶月呢?
  她何德何能?
  论资历,不如白传浩;论实力,也就三篇CNS勉强够看,但单平华、徐宽,就连讨人厌的辛洪成,谁又不是CNS在手?

  要说唯一的优势,可能就是年轻,前途无量。

  但前途这个东西谁又说得准?

  成龙成虫,一切都是未知数。

  白传浩:“虽然没有绝对的公平,但相对的资源倾斜也需要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理由,不是吗?”

  比如他的实力。

  再比如单平华的资历。

  “那江扶月是因为什么?”

  卡扎鼓掌,抬眼直视白传浩:“问得好!你很有想法。”

  白传浩目光沉静,淡淡回视。

  单平华适时开口:“我想,今天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们以及所有团队成员都很难服气。”

  “当然,设备是基地提供的,你们愿意偏向谁,那是你们的自由,”单平华语气悠沉,“不过,大家心里会怎么想,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

  “华夏有句古话,叫——不患寡而患不均。环境简陋、设备陈旧这些都能克服,但分配不公、人心涣散却无法挽救。卡扎长官明白这个道理吗?”

  单平华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不得不说还是有两把刷子。

  听听人家这意味深长的调调,暗有所指的措辞,到底是老阴阳人了,太极八卦打得炉火纯青。

  反正这拿腔拿调的架势,换白传浩来,肯定是做不成的。

  卡扎作为拥有一半华夏血统的混血儿,从小就受母亲熏陶和影响,不仅会讲汉语,还对华夏传统文化知之甚详。

  自然知道那句“不患寡而患不均”是什么意思。

  他抬眼,平静的目光扫过单平华和白传浩:“资源对江扶月倾斜,自然有倾斜的原因……”

  单平华凝目。

  白传浩也竖起耳朵。

  卡扎轻描淡写:“她要研究减毒活疫苗,在这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团队对此做出尝试,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参考数据和遗留设备,基地为她添置新的,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了一大段,可单平华和白传浩听到第一句的时候,人就已经懵了。

  她要研究减毒活疫苗?!

  不是改良重组疫苗,而是研究减毒活疫苗?!

  怎、怎么会这样?
  江扶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怎么敢?!

  “胡闹!”单平华拍桌而起,大声怒斥,“她发疯,难道基地也跟着她疯吗?!”

  卡扎面无表情,音调泛冷:“单教授,请控制你的情绪。如果不能,我会让人请你出去,等冷静下来,我们再谈。”

  单平华深呼吸,理智回归:“抱歉。但你不能这么做!”

  “哦?”

  “如果减毒活疫苗那么容易研发成功,为什么迄今为止全球大大小小的病毒实验室和研究团队都还没发表过这方面的成果?甚至连相关论文都少得可怜。”

  卡扎顺势接话:“为什么?”

  “因为减毒活疫苗根本不可能成功!碰过的人已经收手,没碰的人就应该吸取前者经验教训,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卡扎:“单教授,我想你要明白一点,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

  “呵,就凭她江扶月?一个人?没有任何团队?也没有任何成绩?就想攻克全球专家学着都无法解决的难题?”

  这太荒谬了!
  “基地如果支持她,那所有投入和付出都将血本无归!不信走着瞧,我先把话撂在这儿。”

  说完,拂袖而去。

  白传浩什么都没说,也跟着离开。

  回去路上,一直都处于恍惚的状态,脑子里回荡的全是那句——

  她要讲究减毒活疫苗。

  无限循环,犹如魔音回荡。

  “老白?老白?!”徐宽凑到他耳边,还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嗯?你说。”

  “什么情况?怎么出去一趟回来脸色都变了?还一个劲儿发呆。话说,你跟单教授去找卡扎有什么结果吗?他有没有答应把咱们的设备也给换换?不然添几台新的也行啊!江扶月那些实在太叫人眼馋了。”

  白传浩摇头。

  徐宽:“啥意思?没答应啊?不是……凭什么啊?”

  “凭她要研究减毒活疫苗。”

  徐宽挥挥手,“切”了声:“管她研究什么,减毒活疫苗也不……”好使。

  话音一顿,戛然而止。

  徐宽瞪大眼,目露震惊:“你说她要研究什么?”

  白传浩:“减毒活疫苗。”

  “草!她是不是疯了?!”

  单平华第一反应也是这么认为。

  白传浩:“她疯没疯我不知道,但我要疯了。”

  徐宽讷讷:“我也差不远了。”

  午饭时间,徐宽特地瞅准时机,跟在江扶月身后。

  他还是不敢相信,所以打算亲自问本人。

  正准备上前,却见单平华从另一个方向朝江扶月走去,停在她面前。

  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反正单平华情绪很激动,唾沫星子乱飞,最后那句话几乎是用尽全身力气吼出来——

  “你简直不自量力!”

  江扶月淡淡回道:“这就不劳您操心了。”

  单平华怒然转身,大步离开,好像多看一秒这个人都是对眼睛的污染。

  江扶月脸上什么情绪都没有,相比单平华的火冒三丈,她冷静得不像正常人。

  “出来。”

  徐宽一愣,下一秒,女孩儿清泠的目光落到他脸上。

  原来早就被发现了。

  他轻咳一声,走出来,表情有些尴尬。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偷……”听的。

  江扶月打断他:“什么事,直说。”

  徐宽:“你真的打算研究减毒活疫苗吗?”

  “嗯。”大方承认,不藏不掖。

  徐宽一时失语,不知道该说什么。

  原来她真的在憋大招,也确实有王炸。

  牌面一亮,就是冲着闪瞎所有人去的。

  “……为什么?”徐宽不明白,“简单的路不选,偏要去选最难的?”

  “因为,无限风光在险峰。”

  说完,江扶月大步走开,徒留徐宽一个人,傻愣在原地,半晌反应不过来。

  无限风光……

  在险峰?
  不到一天时间,江扶月研究减毒活疫苗的消息就传遍两个实验区。

  谢定渊这边——

  “初生牛犊不怕虎,但是说真的,通常牛犊都没什么好下场,多半被吃掉。”

  “谁啊?这么叼?”

  “就经常跑咱们这儿来找谢教授的大美女——江扶月啊!”

  “她?减毒活疫苗?开玩笑的吧?”

  “这根硬骨头谢教授都没能下嘴呢,她倒好,大张旗鼓想啃一口。”

  “只能说勇气可嘉。”

  “我怀疑她是来搞笑的。”

  “等着看吧,估计没两天就得放弃。”

  研究之路何其漫长艰难?这样一个小姑娘能耐得住才怪!
  隔壁,单平华和白传浩两队成员都炸了——

  “我聋了?为什么会听到减毒活疫苗?”

  “我也听到了。”

  “+2”

  “单教授怎么说?咦?单教授呢?”

  “教授今天一早起来说胸口疼,就没过来实验区,在宿舍休息。”

  “是被江扶月和基地这一通骚操作给气的吧?”

  “很有可能!我听说昨天教授去找那位卡扎长官的时候吵起来了,声音特别大。”

  “你怎么知道?”

  “老黄出去抽烟听见的。”

  老黄点头,“嗯嗯!”

  “老黄靠谱吗?上次也是抽烟说看到谢教授抱江扶月,结果爆料爆了个寂寞,这次不会又搞错了吧?”

  老黄:“……”我特么就从来没搞错过!是你们不信!太难了!
  黄黄委屈。

  “……”

  “所以,消息都是真的江扶月要研究减毒活疫苗?”

  “这么大的事应该不会乱传。”

  “她脑子是不是坏了?”

  “基地也支持她这么做?负责人搞什么鬼?稍微有点常识都知道,研究一种新疫苗有多困难。江扶月根本不可能成功!”

  “设备都送来了,你觉得呢?”

  “如果她只是想表现自己的特立独行,大可不必用这种方式。”

  “先不说学术水平,这人人品就有问题!”

  “不可能成功的。”

  “我也觉得……”

  只有徐宽,在这一片唱衰声中若有所思。

  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能睡着。

  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江扶月镇定自若的样子。

  从她当时的反应来看,显然已经预料到消息传出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她依旧从容,不畏不惧。

  那种由内而外的自信,稳操胜券的底气,让她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

  尤其是那句“无限风光在险峰”,掷地有声,震耳欲聋。

  “老白,说不定她会成功……”

  “什么?”

  徐宽转头,看着他,一字一顿:“说不定江扶月会成功。”

  白传浩却轻声一笑,笃定摇头:“你想得太简单了。”

  成功如果那么容易,那他们的努力又算什么?
  江扶月固然是天才,但也有天才攀越不了的高峰。

  她,没那么强。

  至少在白传浩看来,还不够。

  ……

  不管别人如何议论,江扶月半点也不受影响。

  此刻,她正跟谢定渊坐在基地的堡坎上看日落。

  太阳缓缓西沉,是温暖的橘红色,圆圆一颗,像个鸭蛋黄。

  风起,黄沙纷扬。

  夕阳,大漠,黄昏,日落,交织成画。

  突然,她朝谢定渊伸出手。

  “什么?”男人一愣。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