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对话

2021-04-05 作者: 爱吃肉的老寒
  第492章 对话
  杨宏志在流哈喇,胸口处的衣服全被他的哈喇给打湿了。

  顾倾城花容失色,不管杨宏志正不正常,她都知道杨宏志敢做出这种事,她挣扎了几下,绳子绷得太紧,根本就挣脱不了。

  “别白费劲了,就算给你松绑,你也走不了。”

  一个略显沧桑低沉的嗓音响起,身着西装的杨景霖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他的头发向后整齐的梳理,额上有三道抬头纹,目光凌厉,不怒自威。

  而在他身旁,一名神色阴寒的黑装保镖紧紧跟随。

  顾倾城一眼就认出来了,把她打晕带到这的,就是杨景霖身旁的这名黑装保镖。

  杨景霖一抬手,吹唢呐的乐队和帮助顾倾城沐浴更衣的下人便退了出去。

  “杨伯伯,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倾城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试图以正常的对话方式跟杨景霖交流。

  “当然是让你跟宏志成亲。”

  杨景霖冷冷的说了一句,旋即走到大厅中央的灵位上上了三炷香。

  灵位上供着一张女人的黑白照片,女人很年轻,杨宏志长得和她有几分相似。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宏志的母亲,她的命很苦,年轻的时候跟着我受苦受累,在我成功时却患上癌症去世了,一天福都没享过,她死后,我发誓终身不娶。”

  杨景霖边拜杨宏志的母亲,边对顾倾城说道。

  顾倾城眸光微颤:“杨伯伯,我跟杨宏志之间不可能,我已经……”

  “嘘~”

  杨景霖回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打断她继续说下去。

  在他那鹰顾狼视的眼神下,顾倾城只觉一股寒意从天灵盖灌输而下,整个身躯都是一片冰凉。

  她很清楚,现在的杨景霖很危险!

  “爸爸。”

  杨宏志跑到了杨景霖面前,眼神里满满的都是依赖。

  杨景霖摸了摸他的头:“宏志乖,去给你妈磕头。”

  听到这话后,杨宏志乖巧的点点头,兴趣盎然的跪在灵位面前,给他死去的母亲磕头。

  结果磕的过猛,额头跟地面用力碰了一下,杨宏志当场疼得哇哇大哭起来。

  “宏志乖,不哭,让爸爸摸摸,很快就不疼了。”

  杨景霖赶紧上前劝哄,用内力慢慢安抚杨宏志额头上的包,杨宏志才停止了哭泣,只是还时不时的抽噎一下。

  顾倾城看得愣住了,也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杨宏志的心智好像降到了四五岁孩童的水平。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疑问。

  “你想知道宏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杨景霖让那名保镖看着杨宏志,走到顾倾城面前道。

  顾倾城目光瞥向远处:“我不想知道,杨宏志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啪~”

  杨景霖反手便是一巴掌抽在她那张精致的脸蛋上:“不,你必须知道!”

  一抹嫣红的血迹从顾倾城嘴角溢出,几道手指印也在她的脸上慢慢浮现,火辣辣的痛楚在脸颊上传来。

  泪腺不受控制的分泌泪水,她咬紧牙关,有泪水在打转的美眸,愤怒的盯着杨景霖。

  杨景霖一点儿也不觉得下手重了,脸上布上阴冷的笑容:“昨晚,宏志被人扔进了满是人类排泄物的粪池,吃了一肚子屎尿,他是给人硬生生折磨成这副样子的!”

  最后一句,近乎咆哮。

  这……

  顾倾城一怔,怎么也没想到在杨宏志身上居然会发生这种事,而且谁这么胆大包天,敢这样对杨宏志,手段还如此的残忍恶毒?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杨景霖的双眼爆红,身上的气息也陡然攀升,就像是处在精神暴走的边缘状态。

  顾倾城的心跳陡然加速,紧张窒息,因为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一道身影。

  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可如果不是他,杨景霖不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不满情绪。

  “把宏志逼疯的那个人姓肖!”杨景霖沉声道。

  顾倾城美眸睁大,震骇的看着杨景霖。

  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肖寒他哪有这么大的本事,他不可能对杨宏志做出这么残忍恶毒的事。

  “看来你知道是谁了,没错,就是你现在名义上的丈夫,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崽子肖寒!!!”

  杨景霖额头青筋暴起,整个人都处在愤怒和癫狂状态之中,面目睚眦欲裂,杀气腾腾,令人不寒而栗。

  顾倾城心神剧震,在杨景霖还未说出肖寒的名字时,她还心存侥幸,觉得不大可能是肖寒,可最终这丝侥幸被碾碎得一点不剩。

  不过出于一种本能,她抬头倔强的的道:“肖寒不会无缘无故伤人,一定是你儿子杨宏志先对他做了过分的事,如果是这样,那杨宏志就是咎由自取……”

  “你给我闭嘴!”

  杨景霖暴怒,抬手便要再抽她一巴掌。

  “爸爸,不要打我老婆,不要打我老婆。”

  杨宏志这时候不顾一切的奔了上来,带着哭腔阻止杨景霖。

  杨景霖的手抬到半空停住,没有扇下去,看了眼杨宏志,把手放下,阴冷的对顾倾城道:“看到了吧,就算宏志的心智只有五六岁孩童的水平,他还是认得你,会本能的保护你。”

  顾倾城没有说话,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对她嬉皮笑脸的杨宏志。

  “他是如此的喜欢你,可你呢,从来不拿正眼看他,他追求了你那么多年,你却跟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臭泥鳅领证结婚,你可真是过意的去啊。”杨景霖冷声讥讽道。

  顾倾城虽然惶恐,可她的傲气不允许她低三下气,抬起头直直的盯着杨景霖道:“他如果真心喜欢我,就不会换女人如同换衣服一样勤快,也不会收买我的秘书,让我的秘书对我下药。”

  声音不算响亮,但清晰、有力。

  杨景霖不以为然:“在草原上,狮王可以和任意母狮交配,狼王也可以和任意的母狼交配,一个王的身边从来都不会缺少女人。”

  “是吗?”

  顾倾城冷笑起来,“先不管你这套理论正确与否,我就想问问,杨宏志算得上一个你口中所说的王吗?”

  这番话,直接让杨景霖语塞。

  顾倾城接着奚落道:“他不是,他只是一个仗着殷实家庭背景就肆意妄为的富二代。”

  “可正是他这个富二代,帮你们顾家的星天度过了危险难关。”杨景霖的手抓在她的肩膀上。

  顾倾城感觉自己的肩胛骨仿佛都要被捏碎了,疼得她几近晕厥过去。

  杨景霖把手拿开,她那白玉似的额头上已遍布涔涔汗珠,脸色也是一阵发白。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