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不准(二更)

2021-04-21 作者: 西子情
  第480章 不准(二更)
  凌画没洗多久,怕宴轻久等,她让自己心绪平静下来后,便赶忙从浴桶里出来了,穿戴妥当,回了画堂。

  这种天气,她最是怕冷了,所以,穿了好几层不说,还给自己裹了一件十分厚实的披风,披风没有毛领,但却是夹棉的,很是暖和,所以,一时间,受沐浴热气和穿的多影响,她小脸红扑扑的,粉面桃花,虽一夜未睡,半日又没歇着,除了眼底十分明显的青影外,虽然看起来也不怎么精神,但也不见疲倦就是了。

  听到回来的脚步声,宴轻抬眼瞅了她一眼,眼神顿住,眸光微凝。

  凌画慢慢地坐下身,见宴轻抬眼看她,她莞尔一笑,“我洗的快,没让哥哥久等吧?”

  宴轻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嗯”了声,对外吩咐,“云落,开饭吧!”

  云落时刻听着吩咐,闻言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以前这种跑腿的活,宴轻身边都是端阳干,凌画身边都是琉璃干,但自从云落寸步不离地跟了宴轻后,这种活都是他干了。

  云落开始时有点儿不适应,后来发现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他竟然觉得跟在小侯爷身边比跟在主子身边风里来雨里去的日子好过多了,最起码,悠闲看画本子的时间都多了不止一倍,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小侯爷性子奇葩,他很是受煎熬。

  宴轻动手给凌画倒了一盏热茶,递给她。

  凌画端起来捧在手里,道谢,“谢谢哥哥。”

  宴轻不说话。

  凌画端着热茶抿了一口,茶水温热,微微的烫,由喉咙咽下,润到腹中,热到心里,让她本来强压下去的心绪又涌上了一股热。

  她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闭了嘴,只捧着茶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

  宴轻忽然说,“我沏的茶怎么样?”

  凌画立即说,“好喝。”

  “怎么个好喝法?”宴轻问。

  凌画不明白宴轻怎么盯着她问起这一盏茶来,但她还是细品了一口才回答,“唇齿留香,温度虽有些烫,但在这样的雨天喝正好,暖人心脾。”

  宴轻挑眉,“那孙明喻沏的茶和我沏的茶,谁沏的更好?”

  凌画顿住,猛地抬眼,看着宴轻。

  宴轻神色漫不经心,似乎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凌画很想说哥哥你沏的好,但她做不到违心,哪怕人家孙明喻不再跟前,孙明喻的茶艺,是真真正正的学过的,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而宴轻沏的茶,也就是用水一泡,显然从来没下过功夫,这不是一盏功夫茶,所以,水很烫,水温不适度,茶泡的有些老,口感差很多。

  见她不语,宴轻扬眉,“怎么?不好说?”

  凌画摇头,拿不准宴轻这比较的心思,但还是如实说,“孙大人的茶艺是苦心学过的,哥哥这茶,若是论茶艺来说,是有些不及,但……但对我来说,自是爱喝哥哥沏的茶。”

  宴轻闻言忽然一笑,不知是认真的,还是玩笑的随口一说,“既然你觉得我沏的茶比他沏的茶好喝,以后就不准喝他沏的茶了。”

  凌画微微睁大了眼睛,有一种想法要冲破胸腔,她忍了忍,没忍住,似岩浆要汹涌的往外冒,她咬唇,忽然豁出去的问,“哥哥不准我喝孙大人沏的茶,是为何?”

  宴轻继续低头看画本子,“不是你说爱喝我的茶,不爱喝他沏的茶吗?既然如此,那就别喝他沏的茶了。”

  凌画盯着他的侧脸,想从中盯出什么来,“不是这样说吧?”

  “那怎样说?”宴轻依旧头也不抬,似乎就是与她闲话家常。

  凌画觉得不能这样算,但宴轻不摊开直白说,她也没法摊开说的直白,只能见招拆招地拐着弯地说,“孙明喻这个人,心很细,因自小家境原因,比较会照顾人,往日在书房里办公处理事情,不止我喝他沏的茶,林飞远和崔言书也喝他沏的茶。”

  言外之意,孙明喻不是特意给她沏茶,而哥哥你也不会随时跟着我给我沏茶。

  宴轻“哦?”了一声,“这总督府多少伺候的人,怎么偏偏让孙大人自己动手?书房就没安排一两个人伺候茶水?”

  凌画道,“是安排了打扫和伺候的人,但是孙明喻习惯喝自己沏的茶,所以,多数时候,茶水他来沏,我们就是沾光而已。”

  宴轻眼神终于舍得从画本子上挪开,看着凌画,漫不经心的表情突然换了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确定你只是沾光而已吗?依我看,他是特意给你沏茶。”

  凌画:“……”

  人太聪明了,真是让人招架不住,尤其这个人还是她的夫君,更招架不住。

  既然他这样说,她索性豁出去了,直直地看着宴轻,直白地问,“所以,哥哥的意思是,不喜欢我喝孙明喻给我沏的茶吗?”

  宴轻对上她的眼睛,“你说呢?”

  凌画品味这句反问句,品了好一会儿,才凭着感觉,故意地说,“哥哥应该不是这个想法,应该是觉得,我总是在这等小事儿上麻烦人家,不太好。”

  宴轻嗤笑一声,“你说错了,我就是这个想法。”

  凌画惊讶地盯住他,一时间脑子没反应过来。

  宴轻已重新看手里的画本子,口中的话漫不经心却很是清晰地响彻在画堂,清晰地钻入凌画耳中,“若是寻常对你没有特殊心思的人,给你沏一盏茶,你喝了也就喝了,但孙明喻的茶,以后不准喝了。”

  凌画呆怔地看着她,整个人有些惊,脑子似乎一下子不会转了,木木僵僵的。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但耳中回响的声音,明明是那么清晰。

  她看着宴轻,也许一个人跋山涉水太久了,出现幻觉了?应该是幻觉吧!宴轻怎么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在来京之前,他还要与她在紫园和海棠苑之间垒一面墙抬头不见低头也不见呢,来京后,这些日子,他们也不曾好好地培养感情。她自觉是没有刷够好感度的,曾经她那么费尽千辛万苦的刷好感度,都不能让他给她一个回应,如今来江南漕郡后,她整日里忙,也唯有昨日夜里,才与他下棋,还单方面地因他让棋跟他闹了个不愉快,后来他跟去书房,他跟林飞远和孙明喻倒是聊了聊,跟她却也没说几句话,直到今早,出了书房,在雨中,还因为她一句和离,弄了个不欢而散。

  怎么如今……

  她整个人似乎处在冷热水中,一会儿是热水,把她的心都泡了个酸酸软软,一会儿是冷水,浇下一盆,让她头脑清醒清醒。

  整个画堂静静的,只听到宴轻的翻书声,厨房的人不知怎么回事儿,饭菜一直没送来,大约是因为雨大,要将篮子护的细密些,让食盒里的饭菜不受冷雨影响,所以,才送来的慢了。

  凌画呼吸在这一刻都不可闻了。

  宴轻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她吭声,这才又抬头看她,见她脸上不停变幻着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人怔怔的愣愣的,虽然看不出傻意来,但总不那么激灵聪明的样子。

  宴轻想着她不是素来聪明吗?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肝儿吗?会算计他,会哄他,会骗他吗?但如今,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出聪明的样子了?

  他瞅了凌画好几眼,见她都没什么反应,便也不再管她,又低下头,继续看画本子。

  不多时,外面传来脚步声,细细碎碎,是厨房送来了午饭。

  云落打开门,觉得画堂里面明明坐着两个人,但这也太安静了吧?

  厨房的人进了屋,先给凌画和宴轻见礼,然后井然有序地逐一将饭菜摆上桌,之后又退了下去,一番下来,并没有弄出太大的动静。

  饭菜的香味都没能将凌画拉回神,她的心此时在漂浮着,忽上忽下的,有些没着落。

  宴轻放下画本子,“吃饭了。”

  凌画勉强地稳了稳心神,“嗯”了一声,慢慢地伸手,拿起筷子。

   没写到,虐在明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