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心热(一更)

2021-04-21 作者: 西子情
  第479章 心热(一更)
  崔言书听完,沉默了老半天,之后,却笑了。

  林飞远莫名其妙,差点儿跟他翻脸,“你笑什么?觉得很好笑吗?你知道不知道,当时看着孙明喻被噎,我仿佛看到了我自己被他欺负的样子?果然不是好兄弟,不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你就看我们的笑话。”

  他忽然觉得自己傻,有点儿后悔跟他说这些事儿了,可是如今将该倒的垃圾都倒完了,他后悔也没用了。

  “我不是笑你们。”崔言书端起茶喝了一口,慢慢地放下茶盏,“我是觉得宴小侯爷这个人有意思。”

  林飞远承认这话,“他可不是有意思吗?据说他做纨绔,做的风生水起,是京城第一纨绔,有一大帮子人跟他称兄道弟,我都怀疑了,就他这样的,虽然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但性子这么坏,嘴巴这么毒,还能有好兄弟?”

  别都是狐朋狗友酒肉兄弟吧?

  崔言书提醒他,“有的,前安国公府秦三公子,不就是他的好兄弟吗?因为是好兄弟,都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代娶好兄弟的未婚妻了。”

  林飞远一下子心梗了。

  若是早知道秦桓是这样的秦桓,他还在漕运做什么累死累活追人啊,早跑去京城跟他称兄道弟了。

  林飞远忽然看崔言书有点儿不顺眼了,当然,以前也没怎么顺眼过,他也提醒道,“咱们三个人,如今有两个人被他欺负了,就剩一个你了,你觉得自己能不能争气点儿?”

  崔言书斜睨他,“我又不喜欢掌舵使,他欺负我做什么?”

  林飞远:“……”

  你不喜欢掌舵使,你牛逼哦!

  凌画并不知道她走后三个人在书房里讨论她和宴轻,也不知道林飞远因为憋的太狠了,将一肚子闷豆子都倒给了崔言书,让崔言书没见着宴轻的人,便对他有了个大概的了解,更改了一番对宴轻的认知。

  她披着雨披撑着伞,风雨太大,伞几乎攥不住,绣花鞋踩在石板路上,因地上的积水太多,没走多远,鞋底鞋面便都湿了不说,裤脚裙摆也跟着湿了半截。

  云落见凌画走的快,几次张了张嘴,还是没喊住她,小侯爷不让他说,他都快憋死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继续憋着了。

  没用一炷香,凌画便回到了她住的院子,走进院门口,她脚步顿了顿,刻意地放慢脚步,一步一步,缓缓地往里走。

  云落跟在后面瞧着十分唏嘘,他家主子在谁面前都游刃有余,只有在小侯爷面前,这人还没走到面前,行止上便已开始小心翼翼了。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宴轻喝完姜汤后,很是心安理得地睡了一觉,他觉得只有睡饱了,才能有精神收拾人。

  他睡醒后,正是晌午,问过云落后,知道凌画还在书房没回来,他皱了皱眉,想着她真是不要命了,昨夜没睡,今天又熬了半日,再好的人这么熬下去,都能熬废了。

  于是,他便让云落去喊凌画回来吃饭,只不过,他不太确定凌画会不会回来。毕竟,早先两个人在雨中不欢而散。他这个不喜欢喝姜汤的人,因为一气之下淋了雨,怕染了风寒吃药丸,还喝了一碗辣死人的姜汤。

  吵这一架,他也是很亏的。

  宴轻坐在画堂里,喝着茶等了一会儿,没等多久,便听到院外传来脚步声,脚步声在大雨声中,不是十分明显,但是他耳目好,听着这脚步声由远而近,开始走的十分急促,踏着石板路面的水,他几乎能听到她脚踩在水里时发出的啪嗒啪嗒的声响,只不过这脚步声在来到院门口,忽然顿了那么一下,然后忽然放慢了,一步一步,慢慢走进来,脚踩在路面上,就连地面上的积水都没溅起多少水花。

  宴轻扬了扬眉,转头向着窗外看去,便看到大雨中,凌画裹着披风,撑着伞,宽大的披风不是十分合身,但也正因此,她看起来纤细又清瘦,一阵疾风骤雨挂到她身上,她整个人都能晃一晃,纤细的手腕似乎连伞都握不住。

  宴轻这么瞧着,觉得碍眼极了,不知是人清瘦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刮倒碍眼,还是因为江南竟然也有这样疾风骤雨的天气而碍眼。

  凌画来到门口,顿了一下,暗暗地深吸一口气,伸手推开了房门。

  入眼处,画堂里,宴轻坐在桌前,翘着腿,端着茶,目光瞥来,轻飘飘地瞅了她一眼,眼神中的不悦十分明显。

  凌画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因他眼中的神色猛地收住脚步。

  宴轻放下茶,见凌画站在门口不动,他眯了眯眼,“不进来?”

  凌画垂下眼睫,慢慢地将手中的伞收起,放在伞架上,然后又动手解了身上的披风,之后看看自己湿透了的鞋子和裙摆,轻声开口,“哥哥,我回屋去换一身衣裳。”

  “热汤沐浴吧!”宴轻从她身上移开视线,拿起了桌边的画本子,翻看起来,“你沐浴后,再吃饭。”

  凌画摇头,“时间不早了,哥哥早上便没吃早饭……”

  宴轻头也不抬,声音微沉,“那又如何?在京城时,我时常起晚,时常不吃早饭,你去沐浴,发热了别指望我哄你。”

  凌画心里叹了口气,“好。”

  她若是染了风寒再发热,也不敢用他哄了,不过她应该不会染风寒的,早先就喝了一碗姜汤,一会儿她再吃两颗曾大夫备的用来预防的药丸,应该没那么容易染风寒,毕竟她没真的让雨淋到身上。

  宴轻已对凌画身后跟着的云落吩咐,“让厨房弄热水给你家主子沐浴,午饭先等等。”

  云落应了一声,立即转身去了。

  凌画转身进了里屋,找出干净的衣裳鞋子,然后穿过画堂,绕过后面的回廊,去了隔壁的净房。

  厨房将温热的水送到净房,凌画关好门,将衣裳褪去,将自己埋进水里。

  还别说,温热的水沐浴,顿时驱散了她一路走回来的一身寒气,她坐在水桶里,撩着水,闭着眼睛,将头靠在木桶的边沿,靠了一会儿,忽然无声地笑了笑。

  他早先将伞给了她,自己冲进了雨里,哪怕生气,也没拿着伞扭头就走,不管不顾,如今他明明还在不悦,空腹等着她回来,应该饿了,却赶她来沐浴。

  这就是宴轻。

  她想给他发个好人卡,但是他需要的根本就不是好人卡,他对别的什么女人从来就躲八百仗远,应该从来就没这个好心。

  想到这,她的心忽然热起来。

  他到底是因为她已经是他的妻子,还是因为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她?所以,才如此对她?
  早先在雨中,两个人在伞下,他说了什么来着,他好像说,“凌画,你觉得,我跟你来江南,是为了什么?真是为了好玩吗?我自己便不能出京,不能来江南?不能去天下哪里?非要跟着你来吗?”

  对,他是跟着她来江南的,来江南的原因,也是因为她给了他两个选择,她说给彼此一个机会,两个人试着相处看看,兴许,他再回京,就不会想着在紫园和海棠苑垒一面墙了,兴许两个人能磨合着过下去。

  所以,他跟着她来了江南。

  所以,在今日她走出书房后,听了他说的他爹娘的事儿,她当时十分感慨,有那么一瞬间良心发现,觉得兴许自己不该拴着他,才头脑一热提了回京后若是他依旧不乐意便和离吧的话,没想到,他却恼了。

  却恼了。

  是因为她说了和离,这一次,跟她恼了。

  凌画一时间心热的厉害,她想立马穿上衣裳冲到宴轻面前,冲出去问问他,是不是对她喜欢了,才听不得她说和离那两个字,但她怕会错了意,又弄得不好收场,也许他只是单纯的怕麻烦呢,毕竟大婚那些流程,已经让他觉得很麻烦了,若真是和离,不是两个人简单就能和离了算的,还要面临陛下、太后的阻力,还有许多牵连的人和事,怕是一堆的麻烦。

  他是一个很怕麻烦的人。

  所以,她还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克制住这种心热得发烫的情绪,让自己镇定下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