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了解(二更)

2021-04-20 作者: 西子情
  第478章 了解(二更)
  凌画快速地拿起伞,推开门就要往外走。

  外面的雨下的比早上还大,噼里啪啦砸在地上,地面已堆积了不少水,以至于排水沟咕咚咕咚往外排水都没那么及时能排开。

  崔言书说的不错,他若是不冒雨赶回来,阳河涨水,他没准还真没法过桥过河而被大雨阻在半路上如期赶回来。

  书房里有暖盆,暖和的很,她一身热气刚踏出门槛,便被迎面的雨气寒意打了个激灵。

  孙明喻立即跟出来,对凌画说,“掌舵使,雨太大了,你还是披上雨披再回去吧,只撑伞不抵用,仔细受寒。”

  凌画也觉得这样走出去伤不起,江南的油纸伞接不住这么大的雨势,还真得披上雨披,她迈出的脚又缩了回来,赶紧地说,“那给我拿件雨披吧!”

  孙明喻转身去找雨披。

  林飞远睁大眼睛,“这雨也太大了,不知道要下几天,这势头有点儿可怕啊,可别发大水,否则咱们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了。”

  崔言书骂他,“乌鸦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林飞远捂住嘴,“我说的话素来不灵验的,老天爷都当我是放屁。”

  崔言书嫌弃地看着他,似乎无语了。

  孙明喻很快就找了一件雨披,递给凌画,嘱咐她,“路上都是水,走路当心些,别摔着了。”

  凌画点头,快速地披上雨披,撑了伞,转身就冲出了房门,她走的脚步有点儿急,一阵风似的就走了。

  林飞远纳闷,“她急什么?”

  孙明喻站在门口瞧着,“这雨太大了,寒气也大,冷的很,快点儿走能早点儿回去。”

  林飞远撇嘴,“是这么回事儿吗?你是不是忘了,两年前,咱们一起去姑苏城,也遇到了一场大雨,那时正是雨季,比现在的雨要大多了,她慢悠悠地走在官道上,不急不慌的,我都快要冻死了,又冷又饿,她当时说了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说多饿一会儿,能多吃一碗热锅子。”

  孙明喻转过头,“那你说,她急什么?”

  林飞远撇嘴,“急宴轻呗,宴小侯爷喊她吃饭,她怕人家久等,怕饭菜凉了,就急哄哄地回去了。”

  孙明喻看凌画已走了没影,脚步虽然很急,但行走步子却很稳,他伸手关上了门,笑着说,“这样说也是该急的。”

  林飞远翻了个白眼,“孙明喻,我算是服你了。”

  多少年了,无论是什么时候,他都是这样,就算是别的东西变了,对他来说,也有一样东西没变。就连他都心灰意冷了,他依旧如故。

  崔言书若有所思,“掌舵使很喜欢宴小侯爷?”

  “是呗。”林飞远提起宴轻就有些气闷,“那就是个魔鬼。”

  “你不是说二殿下是魔鬼?”崔言书挑眉,“宴小侯爷怎么也是魔鬼了?”

  “他与二殿下不一样。”林飞远总算是找到了吐槽的人,恨不得将一肚子的郁闷都发泄出来,倒给崔言书,“你不知道,他有多邪恶。”

  崔言书洗耳恭听。

  林飞远打开了话匣子,“端敬候府威名赫赫,传言中,老侯爷和侯爷什么样?是不是堂堂正正的做人?明明白白的做事儿?无论是活着时候,还是已故多年,无论是在朝还是在野,就没人说他们一句不是,提起来,都是响当当的翘起大拇指,称一句将门英雄当世仁杰,是不是?”

  崔言书点头。

  林飞远气郁,“但这位宴小侯爷,他可不是这样的,他怕是投错了胎,骂人都拐着弯的,气死人不偿命,噎死人没商量,除了那张脸……”

  林飞远顿了顿,似乎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宴轻,琢磨半晌,才继续说,“除了那张脸,他当然也有优点,但是吧……”

  他又顿了一会儿,很是一言难尽,“我心够黑吧?我手段够狠吧?死在我手里的人够多吧?这么多年,谁敢得罪我,无论是明的,还是暗的,我能拧掉他脖子,让人死无全尸,是吧?但是吧,他欺负人不露痕迹,喝顿酒,吃个饭,勾着你的肩膀哥俩好,笑呵呵的便将你一脚踩死了。”

  崔言书:“……”

  他好奇了,“你能不能具体说说?”

  林飞远也不嫌丢人,他是真有话憋了两天了,孙明喻与崔言书不同,孙明喻就不是个适合让他倒话篓子的人,就算知道了,也就听听而已,不会跟他一起背地里骂宴轻,但崔言书不同,表里不一,他就是有这个自信。

  于是,他将宴轻如何欺负他的事儿,极尽详细地复述给了崔言书。

  崔言书听完:“……”

  林飞远看着他,“你看看,是吧?他竟然是这样的人。”

  崔言书沉默半晌,然后偏头打量他,发出灵魂的怀疑和质问,“你这么好欺负的吗?”

  林飞远一肚子河豚气在倒豆子般说完后已散的差不多了,无可奈何地说,“不好欺负又能把他怎样?他一没打我,二没骂我,背后也没搞手段,就当面不声不响的,我能怎么办?”

  崔言书笑,“倒也是。”

  他就说嘛,单单一张脸,掌舵使怎么这么快就嫁了。果然从掌事儿的嘴里,听不到最有用的,没法真正的了解这位宴小侯爷。

  “不止我,今儿你没回来之前,明喻也让他给欺负了。”林飞远转头瞅了孙明喻一眼,问崔言书,“用不用我也跟你说说?跟你给掌舵使的雨过天晴有关。”

  “哦?”崔言书瞅向孙明喻,“那我倒也要听听了。”

  孙明喻无奈地摇摇头,没打算开口掺入二人的话题,对二人问,“已经晌午了,是让人将饭菜送来书房?还是各自回去吃?”

  “送来书房吧!边吃边说。”崔言书并不觉得累,打算多听听宴轻的事儿,好好地了解了解掌舵使嫁的这位夫君。

  他年少时,与所有人一样,都听过他的名号,但又与所有人都不同,因为他爹时常对他叹息着说,“可惜你托生成了我儿子,清河崔氏的旁支虽然在外人看来,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但只有咱们自己知道,比起嫡支来并不尊贵,比起京城皇子王孙来,更是没法比,哪怕你再聪明绝顶,有这个身份也是误了你,就拿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爷来说,年少便如此惊才艳艳天下知,待他成年,那还了得?”

  他不太服气,也许因为他的身份,世人夸大了呢,他不是清河崔氏的嫡支又如何?他也能把清河崔氏攥在手里,让旁支将来成为支撑清河崔氏门楣的那一支,他有这个成算,京城那些王孙勋贵府邸高贵又如何,清河崔氏是世家底蕴,并不比他们差多少。

  只是,清河崔氏旁支,不止他一人年少聪慧,还有一个崔言艺,因为他们俩,彻底瓜分了清河崔氏,嫡系一支子孙无大才没出息无建树,也只能在他们的手腕下勉强靠着身份过活。

  四年前,听闻端敬候府的天之骄子弃学业跑去做了纨绔时,世人都大呼可惜,大感意外,他也不过是觉得看来他爹说的不对,天之骄子又如何,没待长成,不也废了?

  三年前,他来到漕运,自然不单单是为了表妹,不过遇到凌画,被她软硬兼施恩威并重收买,还是在他的计划之外,也是在他的人生规划之外。

  他觉得,换一条路跟着她走,似乎也不是不行。

  于是,黑瞎子摸路,一走三年,硬是创出了一片天地。他以为她那样的人,将来要嫁的人,定然是二殿下萧枕,入主东宫,但没想到,她出乎意料,回京的短短时间,就给自己换了个未婚夫,择了个夫君,竟然是端敬候府的小侯爷,四年前堕落的天之骄子。

  传回的消息说是因为一张举世无双的脸,他都无奈了,知道她有看人先看脸的毛病,但不知道这个毛病竟然这样大,把一生都赔进去。

  不过如今,他却不这样想了。

  林飞远见孙明喻不开口,便自说自的,将不久前凌画和宴轻三更前后脚来到书房,因为一盏茶,与孙明喻打了一番机封的话,说给了崔言书听。

   明天有虐,不喜欢的避开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