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三阶灵符

2021-09-22 作者: 犁天
  第526章 三阶灵符
  丁有粮的证据确实备得很周到,几乎囊括了跟万一鸣每一笔见不得人的交易,甚至还有视频和录音,这也算是胆大包天了。

  让江跃和罗处没想到的是,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勾当,包括万一鸣和那个组织的关系,甚至万副总管跟那个组织的关系,丁有粮竟也提供了不少细节上的佐证。

  这些佐证或许不能直接将万副总管拉下马,可要是用来雪上加霜,伤口撒野,效果绝对是不会差的。

  知道丁有粮有料,却万万想不到,竟然这么有料!
  罗处仔细看完之后,也不禁感叹:“这个丁有粮,实是胆大包天。小江,这些材料,还是你来交给主政大人吧。”

  “你交我交有区别么?”

  “有,按程序,我不能越级报告,最合乎程序的是交给周一昊局长,然后再转交给主政大人。这中间至少多一道程序。”

  江跃稍微一琢磨,便知道罗处的意思了。

  少一道程序,便等于少过一个人的耳目,少一份风险。

  周一昊局长固然是主政大人的心腹铁杆,可架不住周一昊局长身边还有其他人。

  这些东西万一落在有心人眼里,可就容易失了这好不容易的先机。

  “行,这事交给我,在主政大人跟前,我不会忘了提你的功劳。”

  “功不功劳没关系,现在咱们这边容不得半点疏忽啊。”

  “小江,你去送材料,我去负责转移丁有粮。”

  “转移啥?带他到楼下兜一圈,再送回去换个房间便是。他从头到尾就不知道自己关在哪,换不换他哪里知道?”

  罗处仔细一想,不由笑了起来。

  还真是这个道理。

  丁有粮以为自己是被万一鸣给软禁了,却不知道,这里头从头到尾就没万一鸣什么事。

  两人分头行动,江跃来到主政大人那里,已经是下半夜的事了。

  本以为主政大人这会儿应该睡了,吵醒他休息多少有些失礼。可眼下的情况,也容不得江跃想那么多。

  当江跃抵达的时候才知道,主政大人压根就没睡,不但没睡,精神头还很足的样子。

  “哈哈,小江,一天没见你过来,我这心里头还真有些不踏实。看到你过来,我就踏实了,回头能睡个安稳觉。”

  “我之前还担心惊扰您的睡眠,没想到压根还没睡。”

  “睡不着啊,星城现在的局势,让我着急上火,很是难受啊。对了,要不要我把晶晶叫起来?”

  “不用,我这回过来,是有重大发现要交给您过目。”

  江跃没有拐弯抹角,将那份丁有粮的证据直接呈上。

  主政大人何等聪明,这些材料一到他手中,稍微翻了几页,脸色就变得十分凝重起来。

  显然,这份证据吸引了主政大人的注意力,让他本来看上去很是疲倦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些光彩。

  第一遍,主政大人看了很久,足足二三十分钟过去。他才重新看第二遍,第二遍的时候就快多了。

  “小江,这个丁有粮,倒是无形中帮了咱们一个大忙啊。听说他这样的,还有一伙人?”

  “是,这些人都是人精,跟万一鸣打交道,都知道是与虎谋皮,所以多做了一手准备。不过丁有粮应该不会把那些人招供出来。而那些人手头的东西,应该也是大同小异。”

  “嗯,材料有这些就已经够分量了,其他人手头的材料并没有那么迫切。我更感兴趣的是还有哪些人。这件事,小江你不用操心,我会安排人去调查一下丁有粮的交际圈,做一些私底下的筛选。这些动作暂时不宜太大,免得打草惊蛇。”

  江跃只负责送材料,送证据。

  调子怎么定,行动怎么开展,他并不打算过多涉入。

  “对了,主政,杨笑笑那边,最新透露了一些重要的情报,值得咱们引起警惕。”

  杨笑笑最近一次透露的情报,料也很足。

  江跃事无巨细,认真转述了一遍。

  主政大人听完之后,果然有些吃惊。

  “小江,你是不是也认为,我秘密回星城,时间拖得太久了?以至于失去了突袭的先机?”

  “我是这么考虑过,不过仔细想想,主政大人一定有你的难处,或者说有您自己的考量。”

  “考量是有的,难处也是有的。不是我不想迅速发起反击,确实是情况复杂,有心无力。”

  “小江,这里没有外人,我不怕跟你说句心里话。现在整个盖亚星球,到处千疮百孔,咱们大章国也是处处漏风,人手哪哪都不够用。我从京城借来的人马迟迟没有完全到位,星城这边的人手统筹,推进也极为缓慢。军方那边,本是我的考虑方向,奈何军方一来不愿意干涉地方,二来他们也有自身职责。除非上头下了号令,否则军方也很难轻易请动。”

  “小江,说来惭愧,星城这盘棋,我每天都在推演。最终你知道我得出了什么结论么?”

  “什么?”江跃一怔。

  “我得出的结论,我手头最得力的帮手,对我帮助最大的一步棋,竟然是你,是一个我之前完全没有计算在内的因素。”

  “主政,您这是过奖了。”

  “不,这一点不是过奖。小江,私人的救命之恩,这些我都不提。咱就说星城的情况,如果不是你一次一次从那地下组织得到情报,不断给我这边送来情报,光靠我手底下的情报工作,真的远远不够。我甚至一直都找不到任何破局的希望,完全没有突破口。”

  “而这个突破口,这次又是在你身上打开了。这份材料,是政治上的突破口。而你针对万一鸣的计划,可能是针对那个组织的突破口。这两个突破口双管齐下,或许将彻底让星城的局势迎来巨大转机啊!”

  听得出来,主政大人语气是真诚的,是兴奋的。

  这种兴奋在他这种大人物身上,是极为罕见的。

  主政大人兴奋地拍了拍这份材料:“小江,你这份证据,堪比给我一个武装师的份量啊。”

  “主政,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离不开行动三处罗处长的统筹。”

  “罗腾嘛,这个罗处长确实是一名干将,一昊局长总想着离休卸任,我一直请他顶一顶,给年轻人成长的时间。小江,这个罗腾同志,我觉得很有必要挑更重的担子啊。”

  行动三处处长,能一下子提到行动局局长?
  这未免升得有点快?

  就算是非常时期,这似乎也有点过于夸张了。

  主政大人大概也猜到了江跃的心思,笑道:“小江,官方的操作,有很多弹性空间。罗处长在行动处几个处长里头,无疑是最突出,业绩最显赫的一位。获得提拔也属情理之中。他再升一级,提到副局长的位置。完全合理。”

  就是当初那位闫长官的位置?

  以副局长的位置,主持星城行动局的工作?
  这倒是说得过去。

  如果周一昊局长不卸任,那就挂着。

  如果周一昊局长非得卸任,找一个上了年纪没有野心但又想进一步的老资格,往哪里一摆。

  位置给你,待遇给你,当一尊大神供着,但是具体工作您别插手,过度两年安安稳稳退下就好。

  这样的好事,多少人抢着要干。

  江跃大致懂了这里头的道道,心想罗处兢兢业业干了这么多,也该提这一步了。心里自然也替他感到高兴。

  看得出来,主政大人对这份材料非常感兴趣,江跃索性不再打扰,起身告辞出门。

  主政大人再次想把韩晶晶叫醒,都被江跃制止了。

  这大晚上的,就别折腾韩晶晶睡觉了。

  回到九号别墅,江跃心情大好。

  一进门,眼前忽然一道影子倏地闪过,留下一道残影。

  然后,残影又出现在大厅,接着又出现在楼道口。

  砰!
  壁橱上猛地发出一声撞击。

  团子就跟一滩烂泥似的,软绵绵从墙上滑了下来。

  显然,刚才那道残影就是团子。

  这货显然是害怕江跃揍他,慌慌张张到处乱窜,不小心撞了墙。

  江跃一看这架势,就明白过来了。

  这厮一定是贪嘴,又吃了神行符!
  不然,以这家伙肥嘟嘟如同圆球一样的身材,绝对不可能有这速度。

  而它逃跑,自然是因为江跃警告过他,吃了灵符非得折腾,不要在屋子里折腾。

  可这家伙明显没把这话放在心上。

  看到满屋子东倒西歪的家具,江跃眉头涌起一道黑线。

  猫七幸灾乐祸地笑道:“小子,这货我是真管不了,你可别怪我。”

  团子可怜兮兮地拖着一只拖鞋,想把它放回原位。

  可是满屋子乱七八糟,又岂是一只拖鞋的问题?

  江跃扶额,努力平复了一下火气。

  要不是团子这厮确实有惊人的天赋,让江跃对它多了几分耐心,今儿个必然逃不过一顿暴揍。

  “天亮之前,如果家里没整理干净,我一刀砍了你祭天!”

  团子连忙跟孙子似的不住点头。

  猫七却郁闷了,忍不住酸唧唧道:“就这?小子,你也太没脾气了吧?”

  猫七自然是失望的,它幸灾乐祸,一直没有制止团子搞破坏,就是想围观一下江跃的家庭暴力。

  没想到,江跃这回居然这么宽大为怀,这让猫七大感失望,看热闹的心态大感欲求不满。

  “七兄,做人要厚道。”江跃摆了摆手,朝地下室走去。

  他还要继续打磨精神力,冲击三阶灵符。

  现在只差那一线,每一天都可能是契机出现的时候,他不想错过任何一个机会。

  猫七顿感郁结,厚道啥啊?换你被囚禁了几千年,你能厚道嘛!
  再说,老子压根就不是人好吧?

  回到地下室,江跃将门反锁。

  再次盘腿而坐,梳理情绪,将各种杂乱情绪清楚,进入清净冥想状态,慢慢的,他的精神状态便进入到了巅峰状态。

  江跃的手,自然而然地动了起来。

  制符的灵毫便如魔法棒一般落在江跃手里头。

  在这一瞬间,江跃脑子里的灵感就像打开的水龙头,哗啦啦激射出来。

  三阶灵符,定魂符!

  江跃此刻已经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脑子里涌出无数意象,无比活跃。

  陡然间,这些画面忽然定格,仿佛整个世界忽然被摁下了暂停键,一切都戛然而止。

  但是,江跃挥舞灵毫的手,却一直在挥洒,仿佛有一种奇妙的意境在支配着他。

  那张兽皮裁剪精修过的符纸,在灵毫的作用下,也出现了一道道神奇的纹路,每一道纹路的出现,便好像往里头注入了一股神秘的力量。

  灵毫一直在动,每一笔都精密无比,可却偏偏条理分明,一点都不至于走偏,就好像精准的机器一般,不会出一丝一毫的纰误。

  时间一分一秒不断流失,江跃的额头开始出现汗珠,呼吸从绵长变得急促起来,面色开始有些苍白起来。

  显然,他的体力和精力,到了此时已经接近到了极限。

  三阶灵符的消耗,确实远超江跃的想象。

  而这定魂符对精神力的消耗,似乎又比寻常的三阶灵符更加夸张。

  呼!
  江跃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手中灵毫终于停顿。

  朱砂一点,结煞完成,就好似画龙点睛,整张灵符完成最后引灵结煞的程序后,跃然纸上,似真龙点睛,便要活过来一般。

  完成了!
  江跃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变得困顿无比。

  这么看来,第一张三阶灵符,终究还是成了!

  此符一成,江跃心中大定。

  这意味着,他从此更近一步,在制符一道真正登堂入室,不再是初出茅庐的生手,不大不小也算得上是个制符的能手了,甚至在这个圈子里,都能被人尊上一声大师了。

  休息了好一阵,江跃缓过神来,盘腿又调整一番,这才满足地回到楼上睡觉。

  这一觉也没能将江跃损耗的精神力完全补回来,江跃早上醒来之后,又调整了一番,总算表面上已经看不到困顿之色。

  但江跃估计,要恢复到可以炼制灵符,估计还得两天时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