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旧人犹在,可堪欢喜

2021-09-19 作者: 犁天
  第523章 旧人犹在,可堪欢喜

  以丁有粮狡诈多智的性格,要不是被绑了这么两三天,要是在精气神饱满的情况下,想让他开口,几乎不可能。

  也就是这种筋疲力尽,急于求生的心态下,丁有粮的心理防线才会渐渐放松下来。

  双方谈妥后,丁有粮也明显松了一口气,大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兄弟,给点吃的吧。”丁有粮这时候也顾不得大处长的面子不面子了,开口央求道。

  “那必须给,不过暂时不能给你松绑,多担待。”

  “有口吃喝就行。”丁处长现在心态也放松了,只要不落在万一鸣手里,对他来说就不是最坏的情况。

  这回吃的可比上次小面包丰盛多了,虽然还是包装食品,不过有荤有素,还有水果。

  丁处长以前全然看不上的卤鸭腿,这时候啃在嘴里觉得特别香。

  “丁处,这些东西,平时你压根看不上吧?”江跃打趣道。

  丁有粮嘴巴就没停,都顾不得回答江跃,只是一个劲吞食。

  “你不用陪我,赶紧去新月港湾,赶紧搬东西去,我还等着你转移地方呢。”丁有粮反过来催促江跃。

  这人还真是贱骨头,平时贪得无厌,囤积物资,倒霉物资,谁敢动他半点利益,他绝对会往死里收拾对方。

  可眼下,他又生怕人家不收他的东西,恨不得把物资推江跃这边推,人家接收的动作慢了点,他还不高兴,还担惊受怕。
-
  江跃笑眯眯道:“行,丁处,希望咱们合作愉快。我助你逃离生天,你助我发点小财。”

  来到楼下,江跃将情况跟罗处一五一十说了。

  “所以说,真有这个证据,而且你还拿到了?”

  “应该不假,我这就过去看看。对了,罗处,拿到这些证据,咱们怎么处理?”

  “不宜打草惊蛇,先交给主政大人,这些证据只有到主政大人手里头,才能最大化发挥作用。”

  “是这么个理。”

  “小江,这个丁有粮,你打算怎么处理?”

  “先不动他,这人留着还有用处。他的价值在于那些证据,证据拿到手了,这人办不办他,对大局已经无关紧要。”

  江跃倒不是啥菩萨心肠,不过丁有粮能这么配合,虽然不是丁有粮本意如此,但客观上他已经立了功,再整人家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毕竟,如今是诡异世道了,反腐这些事只怕也不可能像阳光时代那样推进下去,也不是江跃关注的重点。

  罗处显然也没打算在这事上纠缠不休:“走,咱上新月港湾看看去。你有一阵没回新月港湾了吧?”

  “是挺长一段时间了。”江跃些微有些惆怅。

  新月港湾,有着江跃前十八岁人生所有的记忆,美好的痛苦的愉悦的心酸的,都在那一百多平米里头。

  母亲失踪,父亲离家出走,对于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极为残忍的。

  可即便如此,新月港湾在江跃心中,依然不可替代。

  回到新月港湾,整个小区跟往前比,明显少了很多生趣。

  往常这个点,小区都还热闹着,广场舞大妈都还没散场,小朋友们还在四处追逐打闹,街坊邻居三三两两聚在一块闲聊……

  这些往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场景,却从此一去不返,再也看不到了。

  小区的树木花草,也明显没人打理,开始出现野蛮生长的状态,一些野草甚至蔓延出草坪,窜到了路面上,看上去让人心头泛酸。

  “要先回家看看么?”罗处问。

  江跃家罗处已经很熟悉了,之前复制者案件中,这个新月港湾小区就是重灾区。他来江跃家都好几回了。

  不过这回,心境自然又不相同。

  当时整个社会构架还算完整,社会秩序并没有失控,人们的正常生活其实还在运转。

  现在么?
  抬头四望,一栋栋高楼就像沉睡的巨人一样杵着,没有一盏灯火是开的,没有一道人影在走动,整个小区就好像冰封了似的。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新月港湾,整个世界估计都是这么回事。

  江跃和罗处都很清楚,看着寂静的小区,并不意味着就真的没人了。

  相反,但凡还活着,这时候估计都窝在家里苟着。

  夜里,是最危险的时候,谁都知道,离开家门便意味着风险提升。

  即便是窝在家里头,也得门户紧闭。

  不仅仅是惧怕邪祟上门。

  人类也同样是需要戒备的生物。

  在这种世道里,人类的危险程度,甚至超过了邪祟怪物。

  虽然现在星城官方还勉强分发一些食物,但分配的食物量明显越来越少,分发食物的周期也越来越长。

  当然,与之对应的,是出来领取食物的人类,也明显在快速减少。

  每一个夜晚,都会有人类悄没无声地离开这个人世。

  死于饥饿,死于疾病,死于邪祟鬼怪,死于各种诡异状况,当然更不缺乏死于同类……

  来到自家单元门口,单元门已经失修,轻轻一拉便开了。

  电梯自然是不运行了,两人脚步轻盈来到八楼。

  801,就是江跃家。

  隔壁802,王大妈跟何姐这对婆媳也不知道近况如何?经历了食岁者的灾难后,何姐的求生欲望本来就很弱。

  在这种乱世当中,这样的婆媳组合,估计生存的几率会很低。

  江跃叹了口气,想去敲敲门,想想还是罢了。

  如果王大妈跟何姐还活着,他江跃也帮不了啥更多的。要是都不在了,敲门也只能是徒增伤感。

  江跃打开自己家门。

  跟上次离开时,并没有太多变化。除了积了些灰尘以外,一切如旧。

  上次跟许纯茹来过一回,经历了鬼物风波后,江跃便没有再回来过。显然大家都已经知道他们不住这了,也就没人盯着这套房子了。

  不过,屋子里还有些物资储备,江跃顺手拿起一瓶饮料,丢给了罗处。

  两人默默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罗处忽然道:“小江,丁有粮那一屋子物资,要不搬到你家来算了。”

  这还是两人头一回谈到那批物资的归属问题,而且还是罗处主动的。

  江跃有些惊讶地看着罗处。

  “你也别瞅着我,现在各地是物资紧缺,不过缺也缺不到我们行动局头上。你要是让给行动局,顶多是锦上添花,落不到多少好。再说,丁有粮是你的功劳,战利品归你分配也很合理。行动局确实也没脸掺和。”

  在江跃一直的印象里,罗处是个一板一眼都很认真的人。

  真实接触下来,江跃也慢慢认识到,严肃也许只是罗处工作方面表现出来的一面。

  真实的一面,罗处其实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而且也很懂做人。

  就说这批物资,行动局如果要,江跃估计也不好意思去争。

  可罗处却主动开口表态,都归江跃。

  江跃倒没矫情:“罗处,谢了。”

  “你谢我什么?这件事你就算完全绕开我,独立也能完成。说不听点,我就是来蹭你功劳的。这要是再分你战利品,吃相就太难看了。要我说,那丁有粮确实是大户,还有很多潜力可以榨取。就算将来要放了他,他的这些物资,不能便宜了他。”

  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丁有粮这十几个窝点的物资,必然是以公肥私,不干不净的赃物。江跃取之,自然是理所当然。

  “不过丁有粮那套房子不是说使用面积有几百平?你这一屋肯定是装不下的。”

  “先过去看看吧。”

  江跃轻轻锁好门,准备离开。

  忽然心念一动,想到了叶叔一家,不知道他们还住不住这里?
  来到叶叔家门口,江跃定了定神,用精神力感知了一番,很快便感应到屋子里有人。

  又在叶叔家隔壁感应了片刻,没人。

  江跃放下心来,伸手敲门。

  要是隔壁有人,敲门还可能惊动邻居。隔壁没人,倒是省了一些麻烦事。

  不过即便如此,江跃敲门的声音还是压抑的,尽量轻柔。

  嘟嘟……嘟嘟……

  敲门的方式对屋内的人而言,感受是不同的。轻柔的间断的敲门声,给人一种礼貌感和安全感。而急促连续的敲门声,则容易让人心生不安。

  足足过了半分钟,江跃才听到屋内有细微的脚步声接近房门,轻轻拨开猫眼朝外看。

  只是外头一团漆黑,透过猫眼也看不到啥情况。

  江跃却能判断出门后面是叶叔,当下低声道:“叶叔,是我,江跃。”

  江跃的声音穿透性拿捏得刚好,让叶叔正好可以听到,又不至于惊动楼上楼下的邻居。

  叶叔辨别了一阵,确然是江跃的声音,这才拉开一条门缝。

  一看竟真是江跃,叶叔也是面色一喜:“真是你啊,小跃,有日子没见着你了,怎么大晚上回家了?”

  屋里传来张姨的声音:“老叶,你说哪个小跃?”

  张姨说着,也快步凑过来,手里还拽着一把防身的菜刀。

  叶叔的手上则是一根金属棍子。

  很好嘛,安全自卫意识都很强,这是好事。

  “快进屋,快进屋。”

  江跃跟罗处都不是陌生人,叶叔连忙将他们迎了进去,有些惭愧地把防身武器搁到沙发边上,苦涩笑道:“小江,罗处长,让你们笑话了。”

  “叶叔,这有啥笑话的?有安全意识是好事啊。大晚上的,我敲门前其实也犹豫,怕惊动你们。”

  “不惊动,不惊动。”张姨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尤其是对江跃,怎么看怎么喜欢。

  说话间,已经搬出了许多吃的东西。

  不愧是有官方身份的人家,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家里物资比普通人家要充裕很多。

  不过,江跃扫了一眼,终究还是看出来一些端倪。

  跟以前阳光时代比,这些吃的明显是有些捉襟见肘了。

  “小跃,罗处长,你们别客气啊,吃东西。我去给你们倒点水。”

  这年头,大家都不容易。走家串户这种事几乎已经不可能发生。

  这时候要是狂吃人家的东西,那就真不懂事了。

  江跃和罗处都是笑了笑,并没有动手。

  叶叔也看出他们在客气,招呼道:“小江,罗处长,你们真别客气。我现在总算单位架构还在,每周都还能领点东西。你们吃,真的不用客气。”

  “叶叔,这一向日子还好吗?”

  叶叔叹道:“好是实在谈不上好,不过跟一般人家比,咱家算是幸运的了。至少一家三口还全乎着,也能保证有口吃的。只是,这世道再这么下去,也不知道能维持到多久……”

  连叶叔张姨这种国家官方人员都这么悲观,可见现今的局势对于普通人家来说,真的已经是崩溃,至少也是在崩溃边缘。

  而且叶叔不是那种没有见识的人,相反他是有些想法,有些远见的人,他也看出来,即便是这么凄惶的日子,怕也很难维持很久,情况还会更坏,远还没有触底。

  “叶叔,小依呢?上回我听说她体测成绩挺好的啊。”

  “小跃哥哥。”正说着小依,小依便欢快地从屋子里蹦跶出来,身上还穿着睡衣,毫不避嫌地一屁股坐到江跃边上,双手很自然地楼主江跃的胳膊,满满都是惊喜。

  “小跃哥哥,你是特意来看我的吗?”

  这丫头从小对江跃就特别崇拜,特别亲,长时间不见,忽然得知江跃上门,小姑娘自然是喜出望外。

  看着小丫头那单纯幸福的眼神,江跃倒是不好否认。

  微笑道:“我回新月港湾有点事,特意上来看看叶叔张姨和你,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对了,叶叔,小依体测成绩那么好,叶叔就没给她安排个前程?”

  以叶叔官方小领导的身份,渠道肯定是有的,女儿又是觉醒者,按说不应该是现在这种状况啊。

  “小江啊,这事说来话长。不是没有人给小依抛来橄榄枝,也接到了很多邀请。唉,可小依才十四岁,年纪太小了啊。那些势力,也不纯粹,里头弯弯道道太多。小依一个女孩子,除了觉醒者之外,心智方面哪斗得过那些老狐狸?那些邀请,看着诱人,其实处处都是陷阱。我跟你张姨商量过后,还是决定观望观望,不急着决定小依的未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十四岁的孩子,一向都像金丝雀一样照顾得好好,忽然把她丢到险恶的乱世当中,哪个当父母的能放心?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