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证据浮出

2021-09-18 作者: 犁天
  第522章 证据浮出
  丁有粮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的防线一步步松开,对方却一步步紧逼,让他无路可退,退无可退。

  眼前这个家伙看着年纪也不大,却是异常固执。

  大有挖根刨底的意思。

  换句话说,他丁有粮不把事情来龙去脉说清楚,对方大概根本不可能跟他谈什么私了的事。

  而对方口口声声说的掌握主动权,丁有粮虽然厌恶,其实还是理解的。

  换作他丁有粮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会云里雾里就把人给放了,必然也要把事情搞清楚了,才能做最终决定。

  也就是说,对方做出的这些决定,其实才是真正聪明人的决定。未必是最有利的做法,但绝对是最稳妥的做法。

  “丁处长,你信不信,即便你不肯说,我也能打听出来。或许三天,或许五天,只要时间够,我一定能弄清楚。只不过那样的话,有些风险罢了。”

  丁有粮顿时急眼了:“你可千万别去打听,你这一打听,我得死,你也得死,你们所有知情的人,都得死!”

  丁有粮面目狰狞,语气惶急。

  显然是生怕江跃去打听。

  这一打听也就等于自投罗网了。

  物资储备局哪哪不是万一鸣的眼线?真要去打听,等于就是送人头。

  “瞧你急的,我这不是还没去打听么?”

  “我不能不急,你只要出去一打听,我担保在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死无葬身之地,包括小孩子。”

  “啧啧,看来丁处长还真得罪了很了不起的人,我这就更得上报了。”

  “兄弟,我叫您一声兄弟行嘛?你把其他人支开,我想单独跟你聊几句。”丁有粮几乎是带着哀求的语气。

  江跃笑了笑:“三狗,你先回避一下。”

  三狗有点不情不愿,将手中的刀递给江跃:“山子哥,他要是不老实,就给他一刀好了,贱骨头不打不行。”

  江跃顺势接过,将丁有粮提到角落的一个房间。

  “说吧,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兄弟,你们全家就你一个明白人,我这话你也别不爱听。我可以把实情告诉你,但我有两个要求。”

  “说说看。”江跃笑道。

  “第一,我得确定你是行动局的人。”

  “这个好办,我明天就能把我们罗处请过来,你们都是处级干部,彼此应该认识的吧?”

  “不,我第二个要求就是,这事你不能上报行动局。”

  江跃有些懵圈:“这两个要求岂非自相矛盾?”

  “一旦都不矛盾,你不上报行动局,不代表你不能证明你是行动局的人。行动局队员,有证件,有档案,有各种各样的物证。”

  “证件好办,明天我带过来便是。”

  “你难道不随身携带证件的吗?”丁有粮狐疑。

  “私人行动,带证件干嘛?不过我手头有星城行动局的通行路条,有行动局戳的章。”

  “这个也行!”丁有粮想了想,点头说道。

  这路条是这个局事先就准备好的一部分,之前三狗也提到过。

  因此拿出路条倒是很简单。

  路条可不是随便开开的,也不是每个部门都有资格开的。行动局需要长期在外执行任务,戒严自然不能戒到行动局头上,因此行动局整个单位都有资格开路条。

  但是路条不是长期的,每日的路条只限当日有效,这也是避免有人拿着路条天天在外晃荡,影响戒严大局。

  这张路条确然是今天的,行动局和行动三处鲜红的章印清清楚楚,一个是行动局的印,一个是行动三处罗腾的印,造不得假。

  丁有粮看完之后,心里头竟长长松了一口气。

  直到此刻之前,他心里一直是忌惮着的,他一直担心江跃他们是万一鸣派来的托儿。

  担心从头到尾是万一鸣安排的一个局。

  直到现在,他才彻底相信,这竟真不是万一鸣派来的人。

  万一鸣在星城能量是很大,但也并非能指挥动所有人,至少,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的人,他绝对指挥不动。

  别说万一鸣,就算是他老子,也渗透不进。

  江跃将路条收了回来:“现在,可以说了吧?”

  “第二个要求,阁下还没答应呢。”

  不能上报行动局?

  “这件事,必须局限在你我之间的私人交易,绝不能上报行动局,上报行动局便意味着事件升级,后果不堪设想。相信我告诉你真相后,你一定会庆幸自己没上报给行动局。”

  “既然你都觉得我会庆幸,那又何必我答应呢?用事实说话不就好了?”

  “不,我还是要你的承诺。”

  “丁处长你竟相信承诺?”

  “我相信阁下为人。”

  这是马屁,江跃自然听得出,却也没揭穿。

  “我暂时答应你,只要事态在我能控制的范围,我便捂住不报。如果你玩花样想套路我,那又另当别论了。”

  本以为丁有粮会讨价还价,没想到丁有粮却干脆得很:“好,我还是那句话,我没有玩花样,只求脱身,只求自由,事后咱们两清,我绝不找你麻烦。”

  江跃点点头:“这么说,这就算谈妥了。那我就洗耳恭听了?”

  丁有粮叹道:“绑票我的人,是中南大区万副总管的公子万一鸣。”

  “什么?”江跃故作惊讶,眼睛一瞪,肢体语言夸张。

  “我说了,这事你知道未必是好事。”

  “万副总管的公子,这人我知道啊。最近在星城很活跃,听说杨家的闺女为了投怀送抱,不惜背叛杨家原先的恩主也就是星城主政大人,是这个万一鸣吗?”

  “就是他。”丁有粮语气复杂道。

  江跃眼神中闪烁着几分将信将疑之色:“丁大处长,恕我直言,你们俩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万一鸣会搞你?你该不会糊弄我吧?”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丁有粮现在只求早点脱身,只求说服对方早点放他走。

  星城这个地方,早晚会成为火药桶,他现在就希望,早点脱身逃离星城,摆脱万一鸣的魔爪。

  丁有粮一口气将他跟万一鸣之间的勾当,以及万一鸣为什么要绑票他,包括他手头上的证据等等,一点都不保留,一口气劝倒了出来。

  江跃这还是头一回听丁有粮详细说他和万一鸣的交易内幕,之前他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此刻才知道这许多细节。

  尤其是听到丁有粮提到万一鸣最近要他签字的这批物资数量,江跃简直是惊呆了。

  万一鸣的胃口确实太大,难怪丁有粮这么胆大包天的人,都不敢签这个字。

  这可是涉及到好几个储备仓库,里头涉及到不少物资,更是十分稀缺宝贵的物资,总额度达到了近千万吨。

  如果仅仅是粮食,千万吨倒也就罢了。可这千万吨里头涉及到的物资,并非只是粮食。

  此刻丁有粮和盘托出,江跃很快明白丁有粮的心态。

  丁有粮这是怂了,他是被关怕了,绑怂了。眼下的丁有粮为了不落在万一鸣手中,为了早日逃脱,已经松开了他的心理防线。

  这对江跃是极大的利好,需得趁胜追击。

  “丁处长,不得不说,我有点被吓到了。”

  丁有粮却不意外:“我提醒你很多次,让你们别打听。现在,你也算知情人了,要是万一鸣知道,你马上就会陷入危险当中。”

  “我怕他个吊,他真要对付我,我就上报给罗处。星城现在谁都知道,万副总管跟主政大人不对付。主政大人正愁没有下手的地方呢。”

  丁有粮苦笑道:“我说你到现在还没搞明白么?你真要上报,两边肯定就要发生你死我活的冲突,你这个导火索,引爆炸药桶的人,你还想善了?”

  江跃沉默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得装出一点被吓到的样子。

  丁有粮却趁机道:“兄弟,话已经说透了。现在该是谈价格的时候了吧?你若今日就放我,我愿意加三倍的价。”

  “你仔细想想,你越早放我,我可以越早逃离星城,我越早离开星城,你这边也越放心不是?”

  江跃忽然摇摇头:“不行,还不能放你。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你要是离开星城,到时候万一鸣找我怎么办?”

  “你不说出去,万一鸣怎么知道你?”

  “谁知道你小子离开星城前,会不会祸水东引,把黑锅甩到我头上?”

  “我……我没那么无聊吧?你这人咋那么多疑?”

  “这不叫多疑,这叫稳健。”

  “那你到底怎么才肯放我?”

  “把证据拿出来我看看,让我确定万一鸣是因为这个才绑票你。”

  丁有粮忽然面色一变,试试盯着江跃:“你要证据干什么?你该不会是万一鸣派来的吧?”

  虽然江跃的谈吐言行,确然是行动局的无疑。

  可丁有粮还是忍不住有些怀疑起来。

  不过事到如今,丁有粮都已经坦白了,自然也就不惧了,一脸决绝道:“就算你是万一鸣派来的,就算你拿到了这些证据,那又如何?你以为这些证据我们只保存一份吗?”

  言下之意就是,即便你是万一鸣派来的,你拿到了证据也没卵用,这些证据我们有很多份,鸡蛋根本没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江跃哭笑不得:“丁处长,你是被万一鸣吓破胆子了吗?万一鸣算哪个葱,他凭什么指挥我们行动三处的人?”

  “真不是?”

  “丁大处长,要不要我请罗处来跟你叙个旧?”

  “叙个旧就免了,我跟他没旧可叙。你要证据,我都可以给你,但你得明确给个说法,你打算啥时候放我?”

  “我没法给你准确的日期。”

  丁有粮皱眉:“这就是你的诚意?照你这么说,你可以无期限关着我,那我又何必给你证据,何必给你物资?”

  “关着你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是要确保没问题后,才能放你。你在提防我,我何尝不要提防一下你使诈?那么多物资,我总要时间来转移吧?”

  “三天够不够?”

  “三天肯定不够,我每天还得上班,至少十天。”

  “十天太久,万一鸣找不着我,他肯定会对付我家人的。”

  “你被他关多久了?他要找你家人,等得到现在?”

  “之前我在他手里,他没必要找我家人。”

  “呵呵,我放你走,难道你就敢去找万一鸣?他要找你家人,照样可以去找。而且,他知道你失踪后,说不定早就在你家附近安排了天罗地网,等着你回去钻呢。”

  丁有粮默然,他也没法否认,人家说的有道理。

  “所以,不管怎样,他要找你家人,跟我有没有放你离开没关系。你要做的就是保证自己安全,你安全了,你家人自然安全了。”

  丁有粮还是没法反驳,只要他丁有粮不露面,万一鸣怕他狗急跳墙,还真未必敢动他家人。

  “我怎么确保你十天后会放我离开?”

  “你丁处长确实没那么大面子,不过三倍物资还是很有诚意的。”

  “另外两处物资,我得脱困之后才能告诉你地址。”

  “万一你逃之夭夭,毁约呢?”

  “我毁什么约?证据都给你了。我要毁约,你有的是办法对付我。”丁有粮不悦道。

  江跃愉快地笑了:“行,就这么定了。不过你还没说证据在哪呢。”

  “证据我有很多份,其中一份就在新月港湾那套房子里。我放在二楼主卧保险柜里,保险柜密码是870317。朋友,别怪我多嘴,这些事最好只你知我知,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份风险。你要是真让行动局知道了,引爆这个炸药桶,我不信你我有好果子吃。”

  “丁处长,你是觉得我比你傻么?”

  丁有粮忙陪笑道:“都是聪明人。对了,我还有个请求。”

  “你说。”

  “我要换个地方,这栋楼不安全,万一鸣要是再来,进进出出很容易碰到的。我可不想再次落到他手里。”

  “行,今晚就转移。”江跃很痛快地答应,“不过,要是在新月港湾没有你说的这些东西,我还是会把你送回楼上那个衣柜里。”

  丁有粮显然被万一鸣吓破胆了,忙道:“你现在就去查看,我要是有半句假话,随你怎么处置。”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