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防线渐破

2021-09-17 作者: 犁天
  第521章 防线渐破
  丁有粮不是哑巴,也不是不想开口。

  他只不过是想用沉默来争取一些时间,观察一下来的这位“山子哥”到底是什么路子,是否真是行动局的,是不是好说话,有什么弱点,应该怎么去应付,去突破。

  却没想到,江跃一开口,差点让丁有粮破防。

  对方话里话外的意思,分明就是要杀人灭口!
  之前三狗说代为保存的那串钥匙,在江跃手中抛了抛。

  “这里一共有十六个钥匙,是不是意味着,你有十六个窝点?了不起,了不起,星城有钱人是不少,可像你这么豪气,光窝点就有这么多的人,那可不多。我猜得不错的话,你这厮非富即贵,定是星城有头有脸的人。”

  江跃说着,掏出手机,凑到丁有粮面前,咔嚓一声,拍了一张正面照。

  同时自言自语道:“除非你是高级涉密人员,否则,行动局的系统里,一定能找着你的信息。”

  丁有粮闻言,真是坐不住了。

  他虽然是物资储备局的处长,可终究也只是一个处级干部,在星城也不算最顶层,自然谈不上什么高级涉密人员。

  行动局的权限又高,警方系统内查不到的人员,行动局都能查到。

  更别说他丁有粮压根就不是什么涉密人员。

  自然是一查一个准。

  “山子哥,怎么办?要不干脆一刀抹了算啦!”三狗凶神恶煞,一脸跃跃欲试,仿佛他的人生不是杀人就是在杀人的路上。

  江跃叹了口气:“一刀抹了倒是容易,就可惜了这些钥匙啊。说不定,这都是一个个窝点,是大批大批的物资啊。这年头,谁手里有物资,谁就是爷。”

  丁有粮忙见缝插针道:“朋友,咱别急着喊打喊杀。就算你是行动局的,你真把我交给行动局,顶多记你一个口头表彰,撑死给你一些微薄的奖励。你觉得划算么?”

  “你想怎么着?”

  “我之前就说了,我愿意用物资来买命买自由。”

  “你觉得你的命和自由值什么价?”

  “新月港湾的物资你们看到了吧?”

  “那又怎样呢?”

  “只要你们放我一马,我还可以再加价。而且我保证,事后咱们两清,你们别找我,我也不找你们。咱们就当之前的事没发生过。”

  “啧啧,你当我三岁小孩么?你都知道我是行动局的人了,回头你要找我,去行动局一打听啥都知道了。我怎么确定你不会回头找麻烦?”

  丁有粮急道:“我可以发誓,绝不找你。而且我找你干什么呀?咱们是公平交易,你们救我的命,我出钱买命,这是买卖,又不是偷抢。”

  江跃冷笑:“成年人别说什么发誓不发誓,发誓要是有用,这满世界就没坏人了。我在行动局干的时间不长,明白的第一个道理就是,不要轻信人言,话说得再好听都没用,一定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上。”

  丁有粮心中一沉。

  听了这话,他更加意识到,这位可比刚才那个喊打喊杀的少年人更加难缠多了。

  要取信对方,只怕是千难万难。

  江跃倒是没有咄咄逼人,示意三狗也别冲动。

  “朋友,是你自己表明身份呢?还是要劳烦我回行动局查一下?”

  只有两个选择,丁有粮明白,自己选择的空间越来越小了。

  这人可不是那个少年,根本没法糊弄。

  丁有粮低沉问:“兄弟你这是何苦?我先前已经说过,知道我的身份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你们到底图什么?行动局介入,这些物资自然便宜了公家,还能有你们什么事?更何况……”

  他还想滔滔不绝说下去,江跃却粗暴打断。

  “你说得都对,可我还是那一条,我必须知道你的身份,我必须掌握一切信息,必须把主动权掌握在手中。”

  这让丁有粮无言以对。

  “你真的是行动局的人?”丁有粮还不死心,觉得对方会不会是诳他?
  “我没必要向你证明,你等着就是了,明天我自然能搞清楚你是谁。”江跃淡淡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行动局的人,我也认识一些,你是行动局哪个处的?”

  “怎么?我没打听你,你倒先打听我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行动三处的,我们处长是罗腾,副处长韩翼明。你要是能脱困,回头可以去告状。就怕你没这个命了。”

  行动三处?

  丁有粮暗暗叫苦。

  整个星城行动局,公认最难缠,业务能力最强的就是行动三处。行动三处在万一鸣那里都是挂了号的。

  因为行动三处是周一昊局长最信任的嫡系,是星城主政韩翼阳的铁杆心腹。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早听人说过,这行动三处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里头的队员一个个都被吸了脑似的,油盐不进,极为难缠。

  这位要真是行动三处的,丁有粮觉得,自己想不暴露都难了。

  江跃笑呵呵道:“看来你还是想顽抗到底,那也成。你就等着吧,等我明天搞清楚你的身份,咱们之间说话,可能就没这么客气,场面可就不是这么和和气气的了。”

  说完,江跃直起身来,吩咐道:“三狗,盯紧点,他要耍花样的话,不妨上点手段,断个手断个脚什么的,他也就蹦跶不起来了。”

  “嘿嘿,山子哥,我先前就说挑断手筋脚筋,我姐硬是不让啊。照我说,这种人就不该太客气,先干到他老实再说。”

  丁有粮有些慌张,眼看江跃要离开,真去行动局一查,他丁有粮的身份轻轻松松就能查出来。

  听对方的口气,查明身份后,就得上手段了。

  行动局一向颇有恶名,整人那必然是有一手的。

  真要上手段,他丁有粮这养尊处优的身板,肯定是扛不住的。

  想到这里,丁有粮急道:“且慢。”

  江跃笑呵呵回过头:“最后一次机会。”

  丁有粮长叹一声:“朋友,你这实是不智的选择啊。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便告诉你好了。不过……你一旦知道了,上报了行动局,就等于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后面的事,可能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

  “如果你下一句话不说出你的身份,我掉头就走。明天你就等着我来好好伺候你吧。”

  丁有粮颓然道:“别心急,我既然决定告诉你,就一定会说的。我叫丁有粮,星城物资储备局物资管理第一处处长。”

  江跃闻言,不由得露出玩味的笑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物资管理处的大处长,难怪家底这么厚。丁大处长看来没少干中饱私囊的事啊。”

  丁有粮黑着脸:“朋友,都这份上了,说这些有的没的还有啥意义?这可不像要干大事的人的格局啊。”

  江跃笑道:“见笑了,见笑了。你说得对,反腐不是我的工作,说这些的确没有意义。”

  他本以为丁有粮咬死不会说出身份的。

  没想到他居然自报身份,这无疑是重大的突破。丁有粮肯说出身份,便意味着,他的心理防线已经慢慢松动。

  说到底,丁有粮对万一鸣的恐惧,必然大过了对行动局的恐惧。

  否则的话,明知自己落到行动局手中,他还是坦白身份,这便意味着,两杯毒药之间,他宁愿选择行动局,也没有选择万一鸣。

  江跃暗暗感叹,这万一鸣是得多么霸道,才让丁有粮惧怕到这种程度,这么不得人心?
  如果真像丁有粮说的那样,除了他,还有好多同伙,都防着万一鸣一手?
  这说明什么?
  说明万副总管这伙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得人心,靠权力靠手段让人臣服,终究只是一时的权宜。

  并非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归依认同。

  丁有粮说出身份后,内心固然是有些忐忑,但更多的是一种解脱。

  自然,他也在冷眼观察江跃的反应,想知道对方接下来会怎么处理。

  “丁大处长,你们物资局最近很威风啊,整个星城的物资都在管制,你们物资局可谓是肥的流油。你这个大处长日子应该很逍遥才对,何至于这么狼狈?你这是被人劫了,还是得罪了谁?”

  “朋友,你想知道身份,我已然告诉你了。何必再问那么多为什么?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处置我?”

  “你觉得呢?”

  “那要看你是不是聪明人。”

  “聪明人应该怎么选?”江跃笑呵呵问。

  “这世道,聪明人自然是为自己多打算。只有不聪明的人,才会凡事都往上报。好处不见得捞得着,倒霉起来却要第一个背锅。”

  江跃不由笑了起来:“丁大处长,我怎么听你这话有些怨言,你是有感而发吗?你该不会是被你顶头上司给绑票了吧?”

  丁有粮脸上火辣辣的,这还真有些打脸。

  虽然不是顶头上司,可却是顶头上司都怕的鬼见愁。

  丁有粮明知道对方埋汰他,这时候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朋友,就算这是我的肺腑之言吧,可也是你的前车之鉴。”丁有粮语重心长道,“这事你要是上报行动局,行动局知道我的身份,肯定会深入调查我,从而牵扯出更多的东西来。问题是,你能得到什么?我私底下是偷偷搞了很多物资,可你们觉得,行动局还能将整屋整屋的物资奖励给你?你觉得现实吗?”

  三狗都忍不住劝道:“山子哥,他说的有道理啊。公家奖励一向小气,能给咱们奖那么多吗?”

  丁有粮顺势道:“你看,连小孩子都看得明白的事,阁下不可能看不明白。”

  三狗一听,顿时不乐意,一瞪眼:“说谁小孩子呢?”

  丁有粮忙解释道:“没恶意,没恶意。”

  江跃盯着丁有粮,挂着玩味的笑容。

  “丁处长,我承认,画饼很诱人。正常人面对这种诱惑,都会选择私了,我得物资,你得自由。”

  “难道你不是正常人?”丁有粮忍不住道。

  “我自问是正常人,但却比正常人会多想一些。物资是很诱人,可谁知道你这些物资干不干净?背后有没有黑手盯着?你看你都被人绑票了,必然是得罪了什么势力。我要是得了这些物资,天知道这些人会不会盯上我?我到时候成了你的替罪羊,替你背了黑锅?”

  丁有粮一听,急了:“你这完全是多虑了。我被人绑票,完全跟我私人的物资储备没关系,这是另一桩恩怨。我担保,你就算把我私人的物资全搬走了,也绝不会有麻烦。”

  “你拿什么担保?真要放你离开,你到时候比老鼠还溜得快,你的保证拿什么兑现?”

  “那你要怎么才能信?”丁有粮有些无语了,这位还真是难缠。

  身份都告诉他了,居然还这么喋喋不休。

  “很简单,我得搞清楚到底谁绑票了你,看我能不能应付得了,是不是得罪得起。”

  丁有粮闻言,心态当场差点崩了。

  说来说去,他不就是想保留这最后一条底线,不能让行动局知道他和万一鸣的事?
  这一旦暴露了万一鸣,就等于彻底点燃火药桶,彻底摊牌了。

  这个后果,丁有粮完全不敢预测。

  “朋友,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知道这些对你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是毁灭性的灾难。你在行动局干,难道不知道好奇心能害死人?”

  “你把这当成好奇心?我还是那句话,我要掌握主动权。”

  “我要是坚持不说呢?”

  “那我只好上报罗处长,行动三处对待顽固分子,办法倒是挺多的。我看着丁处长也不是那种能死咬着不开口的硬汉。”

  要不是丁有粮被绑着,他此刻真有打人的冲动。

  咋就那么油盐不进呢?
  “我真没见过你这么一根筋的,你这是在玩火,这火烧起来,分分钟可以把你们全家都烧成灰烬。”

  “那又怎样?我要是不明不白把你放了,没准另一把火也会把我烧成灰烬,那我还不如趁现在你在我手里,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头。”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