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大楼另有玄机

2021-02-27 作者: 犁天
  第319章 大楼另有玄机
  第

  可要说不像,从形态上看,还真是仿着箭矢的形态削成的。

  树干上面的枝丫被削掉了,整体像是箭矢末梢的羽毛。

  而插入泥土中的树根,被削得尖尖,则像利箭的箭镞,形状上大体确实可以辨认。

  童肥肥惊呼道:“难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第七根箭矢?”

  韩晶晶一双美眸也充满惊讶,望着江跃手中的树干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候,江跃之前顺手放在办公桌上的纸扎人,也跟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竟然毫无征兆地跳了起来。

  本来就是一张纸片,再没有任何外力的情况下,竟然悬空漂浮起来。

  也不知道是惊恐,而是挣扎。

  这张纸片看上去就像忽然间获得了生命,仿佛注入了无数情绪。

  在三人的注视下,那纸扎人就像只牵线的风筝,飘飘荡荡,竟然不断往那盆栽的大盆方向荡去。

  只是,隐隐之间,之前那道稚嫩哀怜的求救声,又开始在三人耳畔响起。

  那纸扎人在虚空中摇曳,晃荡之间,竟好像有一个小女孩的影子在虚空中晃啊晃。

  起初还是若隐若现,就跟透明状态似的,慢慢的形态越来越丰满。

  这形态看着极为奇怪,就像一个透明的水晶人体,就跟刚刚蜕变的蝉蜕。

  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人类。

  “这……这就是鬼魂的形态吗?”韩晶晶还是头一回见到如此诡异的状态,虚虚渺渺,没有实质,但又真真切切的存在。

  就在江跃三人想跟这鬼魂形态对话时。

  这小女孩形态的鬼魂忽然扭曲起来,小脸儿变得异常痛苦,在虚空中扭动个不停。

  “不好!”

  “肥肥,晶晶,去把那些箭头擦掉!”

  “快去,不管用什么办法!”

  江跃二话不说,将手中的树干往地板上狠狠一戳。底部尖锐的部分被直接戳断,磨了几磨,那尖锐如同箭镞的部分就被磨掉了。

  果然,那小女孩形态的鬼魂痛苦顿时减轻。

  随着童肥肥和韩晶晶将几处箭头不断磨掉,症状也明显越来越轻。

  这鬼魂显然意识到,这三人对她释放的善意。

  那冰冷没有温度的眼神,竟也好像生出了一点点感激之意。

  看着这鬼魂还是一个劲绕着那大盆栽转圈,江跃忽然若有所悟。

  “肥肥,你们退开点。”

  江跃走上前去,腿部用力在那大盆上一劈。

  那大盆居中裂开一道裂缝,缓缓向两边分开。

  江跃双手上前一掰,彻底将这大盆给分解成了两半。

  噗!
  上层的泥块应声而落。

  下一刻,泥块下方也掉下一坨物事。

  三人定睛一看,赫然是一具蜷缩的尸体。尸体四周裹着一层厚厚的蜡,乍一看就跟一具蜡像似的。

  韩晶晶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便连童肥肥也是面色如土,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江跃痛苦地摇摇头。

  虽然他早有些猜测,但是看到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江跃还是感到一阵阵痛苦和愤怒。

  这是何等残忍的凶徒,才下得了这种毒手?

  这么小的孩子,竟被如此残忍歹毒,丧尽天良的方式对待。

  砰!
  江跃狠狠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那办公桌顿时应声断开,散了一地。

  童肥肥喃喃骂道:“这是哪个畜生干的?要是让我知道谁干的,老子一定干死他,活活打死他!”

  “还能有谁?一定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说不定就是这孩子的爸!”韩晶晶一向沉得住气,可这时候也明显不淡定了。

  江跃一时沉吟未决。

  那小女孩形态的鬼魂被镇压了这么久,显然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江跃虽然不知道在这可怕的诅咒下,为什么小女孩的鬼魂还是一灵不昧,没有散去。

  想必,一定是那股执念支撑着她,不断给外界发出信号?
  直到……

  江跃他们出现?

  毫无疑问,那个诅咒,对她鬼魂形态明显有压制作用的。导致这小女孩的鬼魂形态,根本无法离开这栋大楼,甚至,鬼魂形态每一次出现,都要受到钉头七箭书的攻击。

  这一点,从刚才小女孩鬼魂遭遇箭头攻击时的痛苦状态便能判断出。

  由此可见,之前江跃他们在下面看到小女孩在窗台上爬动,接着坠下深渊的情形,其实是小女孩冒着被诅咒攻击的代价,给外界发出的信号。

  当然,小女孩的鬼魂明显又对江跃他们有些忌惮,要不然的话,当她真正把江跃他们吸引上楼之后,她完全可以直接出现。

  根本无需用各种细节来提示他们。

  看来,哪怕是这么小女孩的鬼魂,在长时间的折磨下,也形成了一点警惕性,没有直接现身。

  不过,此刻小女孩的鬼魂显然已经看出江跃他们的善意,对江跃他们的提防之意也是尽数消失。

  看着小女孩的鬼魂形态越来越虚弱,韩晶晶的爱怜之心大增。

  “江跃,你看,她好像不太行了!有没有办法救救她?”

  江跃当然看出了这个鬼魂形态早就是强弩之末,只不过一直在硬撑而已。

  被这诅咒长期镇压,要不是小女孩心事未了,只怕早就灰飞烟灭了。

  江跃心里也是伤痛。

  只可惜,这种情况,只怕是大罗金仙也难以逆转。

  肉身死亡,鬼魂状态摇摇欲坠,这根本不可能逆转。

  要不是小女孩纯善,遭遇如此厄运,只怕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变为厉鬼,成为祸害世界的祸端。

  看到江跃轻轻摇头,韩晶晶轻轻啜泣起来。

  小女孩悲惨的身世,无疑让三人大为同情,尤其是韩晶晶,她非常渴望小女孩的生命可以延续,哪怕是鬼魂的形式。

  “晶晶,问问她还有什么心事未了吧……”

  小女孩鬼魂在自己的尸体跟前,形态已经越发不稳固了。

  “妈妈,妈妈……抱抱诺诺,抱抱……”

  “告诉妈妈别找诺诺了,诺诺爱她……”

  三人心如刀割,便是江跃看到此情此景,也是潸然泪下。

  “妈妈,我好痛,我不敢告诉你。他说,要是我告诉你,他就打死妈妈。诺诺不要他打死妈妈……”

  小女孩的鬼魂喃喃说着,断断续续,显然已经到了消逝边缘。

  就在这时,小女孩的鬼魂朝江跃他们深情地望了一眼,眼神依旧单纯,充满了善良童真的色彩。

  “大楼里,有好多虫子,紫色的……会吃人……大哥哥大姐姐要小心。”

  说完这段话,小女孩的鬼魂形态,就像一张烧成灰烬的纸,被一阵风呼地吹过,彻底消散在虚空中。

  三人怅然若失,就好像失去了生命中一个至亲。

  默默悲伤了一阵,三人才稍微从哀痛的情绪中缓过神来。

  “我们不能把她留在这栋破楼里头。”韩晶晶语气坚定。

  “带走倒是不难,可是该怎么安顿?总不能随便找个地方把她埋了吧?”童肥肥也觉得留在这里不合适,但怎么安顿是个难题。

  “听小女孩的口气,她的妈妈应该还在世,甚至还在满世界找她。”

  “把遗体交给她妈妈?”

  “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不过茫茫人海,要找到她妈妈并不容易。现在通信终断,找个人不像以前。”

  “不管怎样,这个凶手绝不能放过。说不定,凶手现在还堂而皇之跟小女孩的妈妈在一起。”韩晶晶咬着银牙恨恨道。

  江跃也深以为然。

  虽然小女孩没有明确说出谁残害了她,但从刚刚那些细节完全可以推断出,虐待她,杀死她的人,就是她母亲身边的人。

  也许未必是父亲,也许是男朋友。

  这事简直是细思极恐。

  一方面用隐秘的手段害死人家女儿,同时还跟人生活在一起,把当事人蒙在鼓里。

  这是多么可怕的心机,多么可怕的手段?

  这种人简直比毒蛇猛兽还可怕。

  江跃从抽屉里选了三张机票,有机票上面的信息,要找到这三个人就不难了。

  虽然不确定机票上这三个人,就百分百是对应的三位当事人。

  但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

  甭管是不是这么回事,先朝这个方向去调查总不会错。

  这样的凶手,千刀万剐都不过分。

  江跃哪怕再忙,哪怕时间再紧,调查这件事的凶手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这时候却不适合把遗体带走,毕竟这会儿他们要去扬帆中学,大晚上带一具尸体进学校,怎么看都有些诡异,不免要惊动其他人,平白无故给小学带去麻烦,造成恐慌。

  三人商议了一阵,最终敲定,先把小女孩的尸体安顿在大楼内。

  等事情办妥了,小女孩的家属亲自来办这件事比较妥当。

  反正这栋废弃待拆的大楼,恐怕不太可能等得到拆迁那天了。

  诡异时代到来,所有的工程,所有的基建只怕都难以为继。

  这栋废弃大楼,也许将成为诡异时代无数废弃大楼中的一栋罢了。

  不过,韩晶晶很快提出疑问。

  “刚才她好像说,大楼里有紫色的虫子,会吃人?江跃,你觉得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问题,他们三个人其实一直都记挂在心里。只是谁都没有先提出来罢了。

  “鬼魂的形态,有些方面的感知能力远超人类。这小女孩对我们又有善意,应该不会骗我们。”

  这是江跃的判断。

  童肥肥面色大变:“紫色的虫子,这……难道是七螺山的异卵已经搬到这栋大楼来生根发芽了?”

  “未必!别忘了,七螺山的虫卵,是谁带到扬帆中学的。而这地方,离扬帆中学直线距离,也不过是几百米罢了……”

  “林一菲?”韩晶晶轻呼。

  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韩晶晶忍不住轻掩樱唇,仿佛生怕自己声音太大,惊动了这栋大楼深处的怪物。

  江跃面色有些难看:“肥肥,你还记得,之前上楼的时候,你被偷袭的事么?”

  “难道林一菲竟躲在这栋废弃大楼?”童肥肥本来是大嘴巴,大嗓门,这会儿也极力压低着声音。

  他的脸色顿时很难看,忧心忡忡瞥了一眼自己胳膊上的伤口。

  “多半是的。”

  “攻击我的人是林一菲?”童肥肥面色惨然。

  “是不是她攻击你我不知道,但多半和她有关。”

  “惨了惨了,我该不会也跟那个汪浩一样,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吧?”童肥肥想到那种可能性,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不至于,从汪浩的描述看,对方要想把怪物的虫卵植入他人体内,绝非那么容易的事。要是随便砍一刀就能完成,那现在满世界的人,估计都要成了他们养虫的蛊了。”

  江跃这个判断,让童肥肥稍稍安心了些。

  不过童肥肥还是壮烈道:“班长,要是我变了怪物,你照着我脑袋给我一刀痛快的。我宁可死,也不想变成一个嗜血杀人的怪物。”

  “死肥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江跃说你没事,你肯定没事。人家汪浩是跟戴娜鬼魂了一晚上,才变成怪物的好吧?”

  童肥肥嘿嘿贱笑:“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还好当时我反应快,真要是被林一菲拖走,说不定做一晚上新郎官,明天一大早,我也变成怪物了。”

  “想什么大好事呢?”韩晶晶撇撇嘴,“林一菲就算要抓个新郎官,那也轮不到你啊?”

  “那是那是,说不定现在林一菲就在角落里候着,随时把咱们班长大人抓去当新郎官呢!”

  江跃见这俩活宝都斗上嘴皮子,忍不住打断:“你们斗嘴也不分个时候。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先撤为妙。”

  “对对对,咱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天亮了之后,再带大队人马包围此地,到时候,再给它们来个底朝天!”

  童肥肥从来都不主张硬刚。

  想到黑漆漆的大楼里,可能潜伏着无数恐怖的虫子,还是汪浩那种攻击力极强的怪物,童肥肥第一个念头就是走为上计。

  “晶晶,以你现在的觉醒程度,几楼跳下去可以确保无事?”

  韩晶晶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迟疑道:“六七楼肯定没问题,十二楼的话,我估计有点危险。”

  童肥肥听说要跳楼,脸色顿时绿了。

  这可不是他的强项,一个二百斤往上的胖子,引力对他的恶意都要比常人要重一些。

  如此规模庞大的一坨往下跳,童肥肥想想就觉得屁股辣辣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