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菜鸡互啄

2021-04-19 作者: 荣誉与忠诚
  第510章 菜鸡互啄
  奔袭一座城池这种事情不是没人干过,鬼方就特别爱干这种事情,犬戎曾经就偷袭镐京成功迫使周王室迁都。

  异族一再寇城对当代人来说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别说是年轻人,老年一辈也没那种记忆。大概只有一些史官才进行过特别了解?
  “俺们何时夺取城门?”

  “待骑兵现身之时。”

  看穿着就是一些异族,懂得辨认能看出是狄人。

  这一帮人刻意弄成了赤狄的装扮,秦人搭讪就用狄人的语系。

  他们拉来了皮革、皮草、奶酪制品以及一些牧畜,几乎没费什么劲就成功进城了。

  说起来,没谁搞过伪装,混进城再干夺取城门的事情。

  负责看守城门的秦军士兵,他们因为没有多想,得知商队在城外有驻地,带来了数量不少的牧畜,哪怕是看到那些人不时在城门附近转悠,内心里只是觉得烦闷,真的没有往其它什么方向思考。

  事实上是大家的概念中就没那么一回事,又怎么去进行提防?
  作为都城的“雍”不可能完全放空,平时要说有数量过分的驻军则会非常的不春秋。

  现在哪个国家的哪一座城,不存在任何时刻都有数量太多的驻军。一般是等到需要用到武装力量,某某谁向某某家族发出征召,某某家的家主再集结家族武力,有建制的军队才会形成规模。

  所以了,作为都城的“雍”会有城防力量,他们来自公族的一种义务,干的就是看门和巡逻的活。

  第一次干伪装偷袭的阴氏人员,他们要说有多么专业就是在开玩笑,破绽和漏洞挺多,耐不住负责治安维稳的秦军也不是什么专业人士呀!

  加洛进城后根据得到的指示找到阴氏在“雍”的细作,双方笨拙地互相确认身份,一些交谈也就展开了。

  他是谁?是第一个投靠阴氏的异族部落首领,数年过去从少年长成了青年,思维方面也变成了晋人模式。

  “城内常备秦军不足两千,各家‘徒’与‘羡’大多受征召出征,余下之数难以计算。”沛作为一个细作小头目,该掌握的信息还是有的。

  只不过,沛提供的情报一点都不专业。

  真正专业的细作小头目,他应该汇报驻军数量,再摸清楚城内一共多少人,估测有多少人在爆发交战后能加入战斗;同时,城内留下了哪些身份尊贵的秦人,要攻打“雍”该是先攻占哪里,再去解决哪一个家族,之类的也应该说清楚。

  硬要有个评价,阴氏在干脏活和秦军防备上面,弄了个菜鸡互啄的既视感出来。

  加洛在沉吟,脑子里则是有些思维空空。

  那啥,要咋整?

  秦人对他们的到来只是表达过欢迎,接下来就不管不问,没有多么森严的戒备。

  要是加洛的脑子够用,会发现秦人的心思全在东出远征军上面,对近在咫尺的“吴阳”战事都缺乏关注度,又哪来的多余热情去管远来的异族商队。

  “有一事。”沛很是迟疑地说道:“秦公子籍每日皆往东城门而去,随行护卫不多,或可擒之?”

  加洛怔怔地看着沛,一副傻了的模样。

  俺不是贵族啊?

  怎么能够擒拿秦国公子!

  再说了,哪怕是贵族,怎么都要是“上大夫”的身份,要不哪够资格去俘虏一国公子呢?

  这就很春秋了!

  诸侯国贵族不能俘虏一国之君。这个种例子非常多,要说哪次最出名,或许是郤至在“鄢陵之战”的五进五退?当时楚君熊审厚脸皮就是不跑,搞得郤至每次都要退兵。

  沛无比纠结地说:“秦庭刺杀主,无礼仪制度在先,我等亦可效仿?”

  加洛精神一振,说道:“主有言,秦庭不复于礼,阴氏何言理栽。”

  两个人找到了干坏事的理由,嘀嘀咕咕一阵商议。

  沛负责联络同在“雍”的阴氏细作,查清楚嬴籍出宫城的时间和行动路线,再摸一摸路线上有哪些家族要特别留意。

  加洛则是跟伪装进城的其余队伍协商,调来多少武力,合适在什么时候动手,动手之后又该干些什么。

  他俩这么搞,总算是有点干脏活该有的素质。

  率领大军急赶南下的宋斌,内心里其实慌得一批。

  偷袭一国的都城?这事异族有干过,诸夏的国战真没有相关的例子。

  诸夏诸侯国的内战,无外乎就是派人宣战,约个地点,再带军队过去,双方还能阵前唠嗑,军队摆开阵势干一场,输了的认怂,嬴的一方不干赶尽杀绝的事。

  这种战争历来不以破坏为主,甚至会刻意避开生产区域,哪怕周边有耕田什么的,信不信双方会约束不得践踏?
  真的开打之后,什么断掉敌军粮道,截杀对方传令兵,干那是绝对不会干的,玩得就是互相克制,贵族还要显示出彬彬有礼的一面。

  当前的各国,认为出现最过分的事情是什么?近的只有“鄢陵之战”中楚军逼到晋军营寨之前,没留给晋军用来摆阵的空间。

  看看,瞧瞧,楚军没有偷袭,只是军队向前压进,过程中还一箭未发。这都能被视为过分?能充分了解到现在的主流思想,搞清楚什么是“君子之战”的!

  楚国被骂蛮夷,大多数时候却执行诸夏的交战规则。

  时间向后推移个一两百年,人们再去了解楚国,得出的结论只会有一个:这特么不是君子之国,又是什么!
  当然,要是时间再流逝个两千多年,人们的看法又会出现改变:有个傻子明明能打半渡而击,偏偏要等敌军过河再列阵。输了纯属活该,那人就是个24K金的傻逼啊!

  “如此作为,是好是坏?”宋斌手抓住车护栏,心里一片乱糟糟,想道:“国中各家如何看待阴氏,列国会否侧目?”

  周边是一再呼啸而过的骑兵,他们不用带脑子,执行上面传达下来的命令就行。

  霍擅骑马靠近过来,大声说道:“‘雍’已遥遥可见,是否点燃狼烟?”

  宋斌将心神收回来,一咬牙喊道:“点!”

  这特么,来都已经来了,顾不了那么多了喂!
  一个字:干!

   悲剧,刚好写到这,肚子超级疼,先发后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