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骷髅王静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

2021-10-25 作者: 阡南望
  第715章 骷髅王静坐在自己的王座之上

  此时的堪杜拉斯之中,李奥瑞克正默默的坐在自己的王座上。

  如果这个座位还能够算得上一个王座的话。

  有谁见过孤身一人的国王?

  李奥瑞克心中正充满了疑惑。

  【我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有意义的吗?
  我付出的和得到的真的能够让一切都回到最开始的模样吗?】

  这样的问题在过去的时光之中填满了李奥瑞克的一切。

  不管是作为骷髅王的时候,还是作为堪杜拉斯的王的时候。

  他都在这样犹豫着。

  李奥瑞克的脸上一半是人的面孔,另外一半则是那具骷髅!
  头上的王冠一如既往的华丽,只是王冠上看不到任何的宝石作为装饰。

  从骷髅的半张面孔下延伸出来的,是一个骷髅的肩膀和一只只能看到粗壮骸骨的手臂。

  李奥瑞克已经是骷髅王了,即便现在的他能够以人类的形象出现,能够作为“人类”统治这个重生的堪杜拉斯。

  但是他已经是骷髅王了。

  “布尔凯索,我能够相信你吗?”

  李奥瑞克低声的说着,像是在询问着此时并不在这个地方的布尔凯索。

  他的脸上属于人类的那一半露出了一个微笑,就好像得到了布尔凯索肯定的答复一样。

  ……

  “布尔凯索,我能够相信你吗?”

  在李奥瑞克给自己修建的墓穴之中,他这样问着面前那个还显得年轻的野蛮人。

  布尔凯索这个名字,对于李奥瑞克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初代奈非天,锻造和武器的缔造者。

  粗暴和愤怒的力量指向的唯一!

  在李奥瑞克化身成为一具巨大的骷髅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一个没有带着敌意和愤怒的野蛮人来到他的面前。

  所以他开口说出了这番话。

  “你不能相信我,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些什么。

  骷髅王,我知道你的过去,但是请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一切。

  我只是有一种感觉,感觉我好像能够帮助你而已。”

  那时还没有任何老态的布尔凯索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座山脉一般。

  身上的气息如同山间的寒风一样冷冽,但是却能够感受得到那种在寒冷之中在身体之中流淌的血液的热量。

  生命似乎正在寒风和飘雪之中缓缓的盛放。

  被积雪掩埋了大半的枝桠似乎正在积雪之中积蓄着自己重新发芽的力量。

  “布尔凯索,自然的代表。

  或者说你已经掌握了自然,那么你为什么还不是不朽之王呢?”

  瘫坐在王座上的巨大骸骨的口中这样问着。

  空洞的眼窝之中一阵幽蓝色的火焰正在缓缓的燃烧着。

  这个时候的他没有半点疯狂。

  和那些侥幸从王室的墓穴之中逃走的盗墓者所说的骷髅王的气度一点都不像。

  “哈,我为什么要成为不朽之王呢?
  只为了某一天被当做神明和传说,让族人们给我雕刻塑像?

  不朽之王代表的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能够背负着一族的命运而已。

  做到这一点之后,是不是不朽之王还有什么区别?”

  布尔凯索直接盘坐在了骷髅王的面前。

  即便布尔凯索的身材十分的高大魁梧。

  但是在几乎有四米多高的骷髅王的面前还是显得如同孩子。

  野蛮人和骷髅王面对面坐着,骷髅王稍微动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但很快就没有了任何的动作。

  “那么野蛮人,你来到这里是有什么打算吗?

  杀死我,解决掉只是守护着自己生前财富的骷髅王,然后带着堪杜拉斯被埋葬的财富离开这里?

  然后,在盗墓贼的狂欢和崇拜之中成为一个传奇?”

  李奥瑞克有些慵懒的说着。

  这个时候的李奥瑞克显得格外的平静。

  “我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我听说了一个消息而已。

  一个能够战胜一切、终结一切,让人不再作为天使和恶魔的饲养物的机会而已。

  我就直说了,我听说你这里有一块黑暗灵魂石。”

  布尔凯索说话的时候十分的随意,甚至没有去看着面前的骷髅王。

  他一路走到骷髅王的面前,不知道打碎了多少骸骨。

  也不清楚自己手中的守誓者破碎了多少幽魂。

  但是只有在骷髅王的面前,布尔凯索没有展现出任何的敌意。

  只因为骷髅王没有率先发起攻击而已……

  “我可以知道你是从谁那里知道的吗?

  黑暗灵魂石,这个东西带给我的可是无尽的悲伤。

  那么你又是从什么渠道知道的?

  你见过了我的儿子?

  还是说找到了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笔记?”

  李奥瑞克没有半点兴奋的意思。

  他只是平静的询问着,就好像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骷髅王,不属于亡者的行列。

  因为亡者都该老老实实的当一具没有任何行动的尸骸。

  但是他也不是活人,活人可不会顶着骷髅的形象行动。

  骷髅王不过是一场对生命的亵渎而已。

  “你是说艾丹?

  他是一个英雄,仅此而已。

  直说了吧,我是从因普锐斯那里知道的。

  不就之前我才从高阶天堂上回来,那个家伙虽然粗暴。

  但是意外的是个不错的家伙,至少我觉得和他打交道没有什么压力。”

  布尔凯索说着话从背包之中取出了一个陶罐,罐子之中带着浓浓的属于高阶天堂的气息。

  李奥瑞克虽然活着的时候没有踏足过高阶天堂。

  但是对这种气息还是十分熟悉的。

  圣光大教堂之中喜欢用一些看上去就十分珍贵的水晶瓶盛放这些玩意。

  他们管这个液体叫做天堂之泉。

  曾经的李奥瑞克好奇过这是不是真的就是高阶天堂中的泉水,但是现在即便是知道了,也只能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已。

  “这玩意真的是高阶天堂之中的泉水?”

  好吧,李奥瑞克这个骷髅架子还是有好奇心的。

  对于未知的事物存在好奇心,这是不错的迹象。

  至少好奇心能够让他更像是一个特殊的生命。

  “没错,高阶天堂上有一个喷泉,周围堆满了瓦罐。

  我随后拿了一个罐子装了点泉水出来。

  这东西我打算尝试着酿点酒喝喝。

  你知道的,粮食在这个世界上依然珍贵,但只有对于野蛮人来说才是价值千金。

  没办法,谁让亚瑞特圣山周围的土地都被冻的僵硬如铁,想要在亚瑞特圣山上种地实在是太困难了些。”

  布尔凯索和李奥瑞克如同多年的老友一样交谈着。

  他们在此之前从未见过面,不得不说这有些奇怪,但好像又没有那么奇怪。

  “你的力量应该能够轻易的改变一切的地貌才对,为什么不这样做?”

  李奥瑞克又在好奇了。

  布尔凯索身上的一切特质都表面他已经掌握了自然的权柄。

  气候、地貌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他随意能够改变的。

  但是这样的布尔凯索居然会因为亚瑞特山脉之中的土地不适合耕种而苦恼?
  “自然之所以叫做自然,那当然是因为他们本身自然而然的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我需要让高山变成深谷?让积雪化作海洋?

  那不是自然,那是在破坏这一切。”

  布尔凯索的眼神之中带着些诡异的优越感,这种目光让李奥瑞克产生了一点点的不满。

  不过是一个野蛮人而已,这种优越感是从何而来的?
  野蛮人是一个悠久的文明没有错,但是一直在努力生存的他们之中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记录文化。

  这也是野蛮人在富饶的人类世界之中总是被鄙视的原因之一。

  一群强大的战士,每天起来要面对的第一个困难居然是今天能不能让家人填饱肚子?

  这似乎十分的滑稽。

  “说回一开始的话题吧。

  你从因普锐斯那里知道了我有着一块崭新的黑暗灵魂石?
  那个勇气大天使我从未见过他,他是如何知道的?
  甚至我在死亡之前,还希望这些大天使能够出现在我的面前,拯救我的国家。

  那些家伙居然真的是存在的?”

  李奥瑞克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点点的癫狂。

  随着这种情绪,在李奥瑞克的墓穴之中那种阴冷的气息开始蔓延了。

  “那些家伙不是无所不能,所以你还是冷静一点。

  我不想用手中的重刀把你的烂骨头破碎。

  你最好能够好好的和我交流!”

  布尔凯索身上闪过了一瞬怒火。

  怒火让李奥瑞克重新冷静了下来。

  即便是活着的时候高高在上的堪杜拉斯的贤王,在面对面的接触一个野蛮人的怒火的时候也得仔细考量。

  这些家伙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去学习现在人类世界之中流行的礼仪。

  所以他们的态度都是写在脸上的。

  布尔凯索身上自然权柄的气息已经说明了他的强大。

  不过这道也不算奇怪。

  毕竟能够被叫做布尔凯索这个名字的野蛮人,要是连传奇都不是的话那未免有些过于可笑了。

  在和野蛮人打交道的时候,只有一个人有资格暴躁。

  除非那是两个野蛮人在打交道,才会出现两个人都有资格暴躁的情况。

  “好吧,我现在想要知道你和他是怎么交流的?
  他如果知道我手中存在黑暗灵魂石的话,就应该选择闭嘴不谈。

  毕竟我在这里可不是为了等待你这样一个奈非天的到来的。

  这颗黑暗灵魂石也是我打算留给地狱魔王的一个惊喜。

  思维正常甚至高尚的活人无法承受地狱魔王的低语,那么一个死掉的疯狂的骷髅总能够承受了吧?
  虽然我也不介意这么黑暗灵魂石之中封印的是一个大天使。”

  李奥瑞克十分自然的说出了自己呆在这里的目的。

  他愿意用这种姿态留在这个地方,为的不就是等来一个他所怨恨的存在吗?

  不管是来的是大天使和是地狱魔王都可以,在李奥瑞克的眼中这两者一样的可恨。

  至于一般的天使和恶魔?
  那些家伙八成不是此时的李奥瑞克的对手。

  那自然,李奥瑞克也不会有任何的畏惧存在。

  “在我把瓦罐塞进喷泉之中盛水的时候,那家伙就二话不说的冲了出来。

  喷泉在高阶天堂上简直随处可见,我不理解因普锐斯那个混蛋为什么会舍不得这么一点点的泉水。

  所以我们打了一架。

  他说总有一天要把我封印在黑暗灵魂石之中。

  真是搞笑,想要让我闭嘴直接杀死我不好吗?
  我只是一个野蛮人而已,又不是什么不死不灭的存在。”

  布尔凯索提着那个瓦罐看了看,似乎是打算看看这里边的玩意对于因普锐斯为什么会那么重要一样。

  李奥瑞克的目光终于放在了布尔凯索手中的瓦罐上。

  嗯,上边有尸骨的气息。

  还很浓郁。

  以李奥瑞克作为骷髅王操纵骨头的丰富经验来看,这瓦罐应该就是一个骨灰瓮。

  好吧,李奥瑞克发现这一点之后就明白因普锐斯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了。

  高阶天堂当然不会吝惜一点点的天堂之泉。

  那对于天使来说不过是泉水而已。

  这东西即便对于人类来说,也只是弱小的人类用来驱逐同样弱小的恶魔和鬼魂的道具而已。

  问题出在了这个骨灰瓮上边。

  天使们的日常洗漱饮水都是要使用天堂之泉的。

  布尔凯索用骨灰瓮盛水?

  这和在别人家的水源之中塞进去腐烂的尸骸有什么区别?
  要是有人用骨灰瓮给李奥瑞克盛放食物的话,那李奥瑞克这把懒骨头也是会从王座上站起来的。

  然后用狂君权杖一截一截的敲碎那个蠢蛋的骨头!
  “你就没有想过问题出在你手里的瓦罐上吗?”

  李奥瑞克忽然有些无奈。

  他当然察觉了面前的布尔凯索不是一个常规的野蛮人。

  一般的野蛮人且不说力量的问题,至少是不会和他一个骷髅在这里自来熟的闲谈的。

  按照李奥瑞克的经验,要是有冒险者小队来到了他的墓穴之中,并且有幸进入这个大殿。

  那么野蛮人要做的事情绝对是大吼一声,然后一个跳斩就飞到他的面前。

  但是面前的这个布尔凯索不光没有任何战斗的意思,甚至坐在了他的对面和他侃侃而谈。

  为的只是一个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黑暗灵魂石?

  “这玩意着实有点脏,里边的灰都积累了厚厚一层。

  所以我在盛泉水之前先把灰尘倒在了地上,然后洗了洗这个瓦罐。”

  布尔凯索一脸无所谓的说着。

  听到这里的李奥瑞克赶紧换了一个更舒服一些的姿势坐着。

  布尔凯索的所作所为对于高阶天堂来说简直就是挑衅。

  这也是李奥瑞克想做但是没有机会去做的事情。

  他现在对面前这个向他讨要黑暗灵魂石的野蛮人多了一些好感。

  “那么,你是怎么逃过因普锐斯的追杀的?”

  李奥瑞克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逃过?为什么要逃?
  我把因普锐斯的脑袋直接按在了泉水里边,他叽里咕噜的说了半天我才听懂他说了些什么。

  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打算找你要那块黑暗灵魂石。

  我这一次要让地狱魔王那些混蛋全都滚进去!

  最好挤的满满当当,就像是我在家门口的大缸里边塞满了肉一样!”

  布尔凯索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稍微有些狰狞。

  对大天使的时候布尔凯索没有什么劳什子的敬畏,面对地狱魔王的时候,布尔凯索充满了蔑视和敌意。

  这个时候的李奥瑞克意识到了,如果真的打算对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复仇的话,那布尔凯索就是最好的人选。

  甚至比他呆在这孤零零的王座上钓鱼要方便快捷的多。

  于是李奥瑞克作出了一个有趣而且大胆的决定!
  他要将自己珍藏之中用来复仇的最重要的道具交给这个有趣的野蛮人!
   这一章和下一章应该是会讲述布尔凯索封锁自己恐惧和过往记忆的那一部分故事。

    算上本章,最多三章之内就讲完……

    要是三章讲不完,那我就写大章,绝对三章之内结束这部分的故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