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时间

2021-04-19 作者: 阡南望
  第516章 时间
  总是充满愤怒的人不见得是一个坏人,但是充满愤怒这种情绪的人大多都不太好打交道。

  即便野蛮人的愤怒很多时候都只是一种力量而已,但他们在进入战斗状态的时候,那是真的不太好说话。

  布尔凯索并没有因为塔迪斯的话而变得冷静下来,即便这个时候布尔凯索和无限之间还没有展开正面的交锋。

  毕竟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什么挑衅之类的程度了,相互威胁,并且好不隐瞒心中的敌意。

  战斗已经一触即发。

  这又怎么会因为轻飘飘的几句话而收敛起来。

  毕竟两者都是强大无匹的存在。

  “我最多会选择了换一个战场,或者让你的主人开辟一个新的战场给我们。”

  布尔凯索随口说着,漫天的怒火随着他的话一同颤抖着,犹如正在呼吸一样。

  而此时的无限选择了沉默。

  她可没法保证自己一定会赢,尤其是永恒那边不断的传出了愤怒的吼叫声的现在。

  光是听动静无限都知道,现在的永恒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

  在那场战争之后,生命法庭可不是一无所获,只是他终归没有得到什么额外的权柄。

  生命法庭的所作所为可向来不被无限他们理解。

  在无限和永恒看来,世界之间的战斗不是什么“正义”与否的抉择,而是作为独立的意志追寻强大的必经之路。

  他们始终相信,在面对一个超脱甚至成就更强的机会面前,即便是他们不主动出手,对方也一定会作出这样的决定的。

  所以他们毫无愧疚。

  利己也是生命的天性,这一点似乎不用多谈。

  再说了,死亡在得到了对方的死亡之后,可是将那些“有趣”和“伟大”的生命从王者国度之中放了回来。

  抹消了那一段战争的记忆之后,很多存在一样活的十分的“自由”。

  自由、有时不过是“愚昧”的借口罢了。

  “我不会屈服。”

  无限这样说着。

  “谁要你屈服?”

  布尔凯索瞪着眼睛看着无限,眼神中有些古怪。

  “算了,我才不管你怎么想,但是你的存在已经挡住了我的路!这不是什么正义,也不是私人恩怨。只是我们都需要前进而已!

  这场战斗没有立场!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掠夺!

  我需要你身上的规则,你也想要从我身上夺走规则,那就干脆点直接来战斗吧!”

  不布尔凯索没有给无限辩解的机会。

  从无限苏醒的那一刻起,这场战斗就好像是被注定要存在了一样!
  “我们没理由迁就你!”

  塔迪斯那轻佻的女声充斥着气急败坏的味道大声吼着。

  凭什么这个世界要作为对方的战场?
  道理面对强权的时候,好像有些薄弱。

  “当然如此,谁有理由迁就别人?你可以给我们一个战斗的地方,但是没必要?”

  布尔凯索嗤笑着。

  这个世界的主宰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阻止梅林释放出无限?
  他当然能够做到!
  就凭借梅林所能撬动的时间权柄不少就能在时间的面前做到这种事情?

  开什么玩笑!
  盯上无限身上权柄的存在又不是只有布尔凯索一个!
  甚至这个世界本身才是最想要这样做的那个!

  之所以这个时候才冒出来,那不过是看到了无限的孱弱和布尔凯索有能力杀死无限,现在想要分一杯羹而已!

  甚至这家伙很可能打着将两份权柄都收入囊中的打算,甚至还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一样。

  面对这种程度的利益并且有了行动之后,再说什么高尚都是无聊的掩盖而已。

  塔迪斯沉默了下来,现在她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一个被时间青睐的交通工具而已,她可不敢说出任何没有被授意的内容来。

  战争忽然出现在了布尔凯索和无限的身边,依靠着自己的塔迪斯。

  充满了老态的他在这个时候变得混乱了起来,每一眼看上去他所处的人生阶段都不太一样。

  婴儿、少年、青年……

  按照生命的顺序不断的变化着,像是在展现时间的某些痕迹一样。

  他绕开了古一留下的保护,站在了两个强者冲突的正中心,但就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现在,我来了。你有什么想法要说?”

  这个声音和战争的声线有些相似,但不管是谁都清楚,眼前的这个家伙可不是那个背负了战争和终结的神秘博士。

  或许用时间来称呼他更合适一点?
  “收起你恶心的伪装,从我到来的那一刻起,你就在觊觎我的一切!别说梅林能够成长到这个程度没有你的帮助!”

  无限身上的条纹似乎在运动一样,她已经分辨出了是什么降临到了战争的身上。

  她才不会轻易的认为这一切都是梅林的算计!

  到底是梅林发现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发现了梅林?
  就好像她们贪图另外一个世界的权柄一样,这个世界一样会对权柄产生欲望。

  那个盒子为的可不是什么成为武器,而是无限对外界的一种隔绝而已!

  有什么比“无限”的灾难更加的让人敬畏?
  况且这个世界可不会贸然的亲自接触无限,无限是有兄弟姐妹的。

  众位合力的时候可不是一个世界能够抵挡的!

  “既然你连本体都不愿意前来,那有有什么资格和更强大的我们谈论条件?”

  布尔凯索收起了笑容,看着占据了战争的那个家伙。

  意志降临?

  这活三先祖很熟。

  只是大多数情况都不会选择这样做而已。

  毕竟先祖召唤对于三先祖来说也是一种消耗。

  召唤出来的先祖之躯被打散的时候,总得付出一点代价。

  而三先祖付出的是战斗中狂暴的本能。

  这样会让他们逐渐的平静下来,更好的去思考未来。

  初代布尔凯索的做法从来都不是一拍脑子的决定,这是一条道路!
  三先祖只要被意志降临的手段消磨掉了对战斗的热忱,那就能成为长老了。

  卡奈能够在他自己的克制下成为大长老才是一个意外。

  正常的道路应该是传奇野蛮人→三先祖→长老→大长老。

  而卡奈则是从传奇直接成为了传奇之中的传奇。

  眼前的这个家伙让人感到了一阵阵的不爽。

  “那又如何,难道你们还打算让我亲自出现在这里,然后被击中火力攻击?

  对你们来说我一样是一个香饽饽,时间的伟大你我都很清楚。”

  时间这样说着,毫不避讳自己对布尔凯索和无限的警惕。

  “一开始我送给了你一份时间的规则,但是你好像没有领情?”

  时间说着属于过去的东西,战争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表情。

  “你是说那个探寻我过去的玩意?呵,那东西给我提供了不少的帮助,所以我没有对那些无聊的探索产生敌意。

  但是你要是想说什么关于我的‘过去’,我劝你闭嘴。”

  布尔凯索手中的双刀继续对着无限劈了出去!

  神秘博士的身体被时间所占据了,他没打算付出一个“伟大”的人去让时间闭嘴。

  时间要是不打算显露出真正的自己,那也没资格要求布尔凯索住手!
  能聊上几句,已经是看在这个神秘博士的面子上了。

  无限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正面”去面对一切,她不打算继续暴露出自己身后的伤势。

  而“正面”这个概念则是在她的影响下变得空前强大。

  那是“上帝”所遗留下来的伤势,她不能保证对方会不会从中看到什么对她不利的东西!

  “如果你不打算加入战斗,那就早些滚蛋!”

  无限毫不客气的说着,然后挥手调动着身上的规则,用来和雷霆与狂风对抗着。

  但不管是无限还是布尔凯索,多少都有些收敛,他们无法确定眼前的家伙会不会真身出现在眼前。

  而就在双方决斗变成了三方威胁的同时,佐敦库勒和梅林的战场之中发生了一些变化!
  “你想要吞噬我,从而得到什么?我对于时间的理解吗?”

  梅林苦苦在佐敦库勒的攻击下支撑着,口中碎碎念一样的问着。

  虽然都是法师,但是佐敦库勒和梅林所认识那种不是一回事,强大的力量和精妙的对于规则的利用,梅林左支右挡十分狼狈。

  力量的层级上两者的区别不大,但是在战斗之中,佐敦库勒就像是在进行着一场狩猎游戏一般!
  梅林所面对的攻击每时每刻都在增强着,甚至有时候都不是法术,而是一只巨大的拳头或者粗壮的法杖!
  甚至还会被佐敦库勒拿着卡奈魔盒直接对着脑门重重的敲下来!

  卡奈“魔盒”?这玩意就算是叫做卡奈的板砖也没什么违和感。

  一开始这个盒子就是被当做武器创造出来的。

  “如此伟大的力量,你居然就拿来躲避?我就是在说你,梅林!你就像是一个蠢货!”

  佐敦库勒用他惯用的腔调说着,似乎还带着些愤怒?
  梅林有些难以理解,挨打的是他,佐敦库勒又在愤怒些什么玩意?
  难道是愤怒于他梅林不够能打?
  “我向来被称之为‘先知’‘法师的导师’,但是愚蠢这个形容词可从来没有落在过我的头上!”

  梅林这样说着,然后有些拙略的挨了一记卡奈的板砖。

  因为动作蠢的恰到好处,让佐敦库勒一时间分辨不出来梅林是真的菜还是别有用心。

  但这不妨事佐敦库勒继续发起攻击!
  一道蕴含着沙粒的旋风在佐敦库勒挥手间倾洒了出来!
  这些沙粒可不是佐敦库勒当年在面对年轻奈非天的时候使用的那种随处可见的沙尘,那场战斗他还是放水了。

  现在这些沙粒可是饱饮了一位超级奈非天的血液,坚固程度已经有些难以想象了。

  他相信即便是布尔凯索使用熔炉来破坏这些沙子,能够做到的不过是将其中一些属于他的血提取出来而已,甚至不会是完全的提取。

  这些沙子已经是传奇了!

  沙粒形成的旋风就在佐敦库勒的身边,替他抵挡着梅林时不时作出的反击。

  这解放了佐敦库勒一部分心力,让他在战斗之中更迫近胜利了。

  “‘先知’现在这么廉价了?难道你就是用自己的天真打动了时间的?”

  佐敦库勒依然充满了对梅林的鄙夷,但是他一时间没有收敛住自己喜欢提醒别人的习惯。

  这种尴尬的感觉瞬间涌上了心头,好在他表情管理能够过关,没有展现出什么来。

  “你是想说,我早就成为了时间的傀儡?那又如何?你也是一个法师,一个探索未知的几乎放在你的面前,你难道就会止步不前?只因为那可能是一个陷阱?”

  梅林这样说着,但好像他在做和佐敦库勒之前的事情一样。

  言语之中充满了对现状的隐秘提醒。

  法师几乎全部都充满了探索的欲望,没人能够摆脱。

  只是选择了“智慧”道路的法师要表现的更强烈一些,他们探索世界的未知,将探索这个过程演变成自己的力量。

  而选择了“知识”道路的法师,对于尚未掌握但已经被理解的存在一样充满了热忱,他们选择将“知识”彻底的掌握,然后让自己在面对任何局面的时候都能有办法解决。

  未知在被探索到的时候统称为“未知”,但已知的麻烦却是千千万万。

  “的确,你是一个优秀的法师,但是你的‘先知’头衔还是太廉价了!”

  佐敦库勒稍微认可了一些梅林,但这不妨碍他继续用卡奈魔盒朝着对方的脸上狂抡。

  这种感觉让佐敦库勒找到一些年轻的时候用法杖抽爆沉沦魔的独特快乐。

  暴力有时候比法术要过瘾多了。

  梅林和佐敦库勒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没有实质的身影已经走进了他们战斗的这个空间之中。

  动作轻柔而自然,就像是饭后的散步恰好走到了这个地方一样。

  佐敦库勒手中的卡奈魔盒在没有闪烁光辉的情况下传递出来了一阵热量,它在提醒佐敦库勒。

  佐敦库勒收到了这份提醒,面不改色的继续狂殴着梅林,但是心底已经做好了准备!

  梅林已经说了,他是时间的傀儡,那么除非时间已经厌弃了自己的木偶娃娃,不然绝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傀儡可不一定会喜欢当一个傀儡,尤其是傀儡有着自己想法的时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