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无限在逐渐苏醒

2021-04-18 作者: 阡南望
  第514章 无限在逐渐苏醒
  咖喱福瑞,或者说这里是无限的藏身之所更加的合适一点。

  布尔凯索此时已经走向了眼前的无限,没有人知道他现在是在想着些什么东西。

  但至少,他没有表现出愤怒之类的情绪。

  或许这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你觉得时间领主的存在到底算是什么东西?监狱之外的隐藏吗?”

  第九任博士有些失神的问着,身上的皮衣都有些颤抖。

  显然他的内心一点都不平静。

  “或许我们一直以来都忽略了什么东西。”

  战争这样说着脸色有些古怪。

  他的耳朵之中听到了属于他的那一架塔迪斯的引擎的响动。

  终于,他那失踪一段时间的伙伴要回来了。

  战争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无限和布尔凯索,然后将自己的注意力击中到了古一的身上。

  “嘿,法师。老实说我讨厌法师这个称呼。”

  战争苦着脸这样说着。

  “法师”该算是一个名词,但是在神秘博士这里,这一边会被用来称呼另外一个时间领主。

  那个家伙总是会给神秘博士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所以连带着神秘博士也讨厌法师这个称呼。

  这不是奇异博士那种关于“博士”和“硕士(法师)”的纠结,只是对于叫这个名字的家伙的不满而已。

  “你们现在还笃定自己是来帮助我们的吗?”

  战争说这句话的时候,手就在胸前。

  看上去像是随时都是抽出音速起子的样子。

  而一边的几个神秘博士表现倒是不怎么意外,他们很清楚站在那个地方的“自己”是个什么性格。

  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那就不是他来成为战争了。虽然心怀悲悯,但是他就是为战争而生的。

  “我想,至少到现在,我们并没有对你们的家园造成什么损伤。非要说的话,我们还帮你们找到一个一直隐藏在你们家园之中的混蛋。”

  古一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微笑。

  宁静而带着一种飘渺的气质。

  在看见无限的真身的那一刻,她似乎是作出了自己的决定一样。

  无限所展现出的那些规则,并不是未知的探索,而是无穷尽的已有的知识。

  在见到了这样的存在之后,古一理所当然的作出了决定。

  “你们的家园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可以保证。不是因为力量之类的,更不是其他的什么,而就是你们一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所看守的那个存在。

  她的名字叫做无限。你们当然知道什么才是无限。”

  古一这样说着,身上的法力开始顺着无限在身体表面流转的那些规则的轨迹开始了运转。

  古一选择了知识作为法师道路的下一步,因为她已经不需要成为什么开拓者了。

  至尊法师本就是一个守护者的身份,而已知的被掌握在手中的知识要比对未知的探索更适合守护这个职责。

  至于“无限”的这个话题,神秘博士们都选择了沉默以对。

  他们本就是“一个人”,只不过每一个博士都像是生命的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表现一样。

  “无限”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可能”,而非“未来”。

  神秘博士就像是一个观测者一样,只有被他们观测到的一切才会不可改变。

  所以“可能”才是他眼中的“无限”。

  “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她的力量?但是有谁会对关押自己的监牢心存感激?”

  第十任博士有些犹豫,他总是表现的像是有些软弱,但那只是流于面容上的慈悲而已。

  “关押无限应该是对她的保护才对,至少现在看上去,这位无限女士还在沉睡之中。你会在自己的房子被拆掉之后还死死睡着?”

  十二任博士的语气向来有些跳脱,但是他说的没错。

  虽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唤醒对方这件事,不是正在进行吗?”

  古一坦然的说着,她的手已经松开了阿戈摩托之眼,让那一件宝物开始散发着独有的光芒。

  时间的力量无处不在,但只有在神秘博士身边的时候才会显眼到这个程度。

  随着几人的交流暂时结束,布尔凯索那边已经开始了动作。

  虽然那张战士的面孔已经不再表现出苍老,但是那种亘古存在一样的气氛却显得布尔凯索和往常迥异。

  或者说,一个人的身上开始充斥起了神性。

  这或许是一个危险的讯号,神性之余人类可不一定是美好的东西,更有可能是一味毒剂。

  “醒来吧,没有必要沉睡了。你所仰仗的兄弟们在或许漫长的时间之中已经有了变化。你该亲自去看一看,不管是寻求帮助还是认定敌人,你都该亲自去看一看。”

  布尔凯索的声音不大,但是这个世界都随着这样的声音开始了颤抖。

  世界对于外来者可不总是欢迎的,尤其是这些外来者已经拥有了动摇世界根基的能力之后。

  就好像大多数人都不会让自己的一切被另外一个“人”所掌握,个体信任群体要多过信任另外一个个体。

  布尔凯索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已经是群体之中一个,而是可以和一个世界同等对话的存在了。

  这个世界的轻颤,像是轻柔的手推搡着沉睡之中的无限。

  无限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动了,像是正在做着一个噩梦一般。

  肌肉紧绷起来,那些依附在她身体表面的规则开始加速流转了。

  无限就是一切可以被知晓的存在本身,虽然不见得会被理解,但是这些都会被认可其存在。

  布尔凯索的胡须在无风的环境之中颤抖着,金色的长发像是雄狮一样招摇了起来。

  好像是呼应着这个世界对于无限的唤醒动作一样。

  冒失的唤醒很容易招来敌意,谁知道无限会不会有起床气这样的东西呢?
  “我得说时间是不可被掌握的东西,如果你们的打算是通过我们来明白时间的真面目,那大概只会得到失望。”

  战争有些紧张了起来。

  塔迪斯的引擎声已经不再是只有他才能听到的了。

  虽然他不知道之前他的塔迪斯为什么会久久不回应他的呼唤,但是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尤其是是在这个有些敏感的时机传来的响动,他大概猜到了自己的塔迪斯之前在什么地方了。

  川泽洛,时间领主的埋骨之地。也是无限囚笼的入口所在!
  当监牢被破坏的那一刻,时间领主的埋骨之地自然也就失去了一开始存在的“意义”。即便那个“意义”是被外人所赋予的。

  “我们是来提供帮助的,当然也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帮助。但这并不能混为一谈。”

  古一这样说着。

  在这个佐敦库勒裹挟着梅林离开,布尔凯索专注于唤醒无限的时候,只有她才能和神秘博士交流了。

  “无限被唤醒的那一刻,你们被强加的职责也就结束了,然后你们就能按照一开始的打算联系个个时间段中的自己,然后完成这场伟大的,救赎自己家园的壮举。

  之后除了在另外一个世界的我们之外,不会有人再知道这个时间短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会和未来的你们一样,只知道‘自己’终结了时间之战。

  而神秘博士将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刽子手。”

  古一说话的时候双眼没有看着和她交流的对象,而是一眨不眨的看着无限身上的变化。

  她身上的法力开始有了独特的韵律,那不再是曾经继承自维山帝的白魔法了。

  法师的道路对于原本的世界来说,可真的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那就是单纯的借贷,终归是要偿还的。

  非要说维山帝带来的白魔法比其他的法术要好,那只不过是因为维山帝的“利息”不急于一时而已。

  但现在,古一真正从自己过往之中对法术的理解中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或许吧,但是我们这些因为布尔凯索的缘故而保留了自我的家伙又该去什么地方呢?”

  第九任博士低着头说着。

  他身材高大,而内心充满了童趣以及悔恨和怜悯。

  只是现在他好像已经失去了悔恨的根源。

  战争之后的神秘博士,最直观承担了过往记忆之中的“罪责”的存在。

  现在忽然得知“自己”没有毁掉家园,也没有“终结”时间之战。这种空虚感只有他最为强烈。

  “你们可以作为自己,而不是‘神秘博士’了。你们可以不用离开,成为另外一个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志去生存。”

  古一这样说着,法力已经成为了靛青色围绕着她的身体。

  其中似乎能够看到一些对于时间的粗浅了解,还有一些对于物质的各式各样的认知。

  “是谁~”

  一声如同梦醒时的呼喊在这个时间响起,无限的身体终于有了更大的动作。

  她轻柔的翻了一个身,露出了自己的后背。

  无限的身体充满了各种条纹,带着无法被辨认的色彩。

  但是当她展现出了自己后背的一瞬间,在场众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那和无限的身体所蕴含的东西完全不同,那中痕迹只会被称之为“伤痕”!
  无限的身体依然在沉重的伤势之中,而且那不是用生命力能够补充的东西!

  布尔凯索依然能够使用“药瓶”来恢复自己的伤势,那是因为他依然是一个人类。

  即便强大,但血肉和生命才是他存在的理由。

  生命力的权柄能够治愈生命本身,但是生命力又怎么能够治疗规则本身呢?
  看着无限的身躯,古一身周的法力也随之一滞!
  她在向着无限代表的知识进行着变化,但是被当做参考的存在本身却是残缺!

  变化随之停歇了下来!
  “伤势的概念是这个样子的吗?”

  战争搓着自己的下巴说着,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无限的苏醒能让咖喱福瑞不在当做一个囚牢,但是他们的世界之中好像从未见到过这种级别的存在。

  或许用世界的守护者来形容也没有什么问题。

  一个世界总得有一些对待外敌的手段,不然无限身上的伤势总有一天会落在这个世界之上的!
  “或许,我们早就见到了我们世界伤势的表现。”

  第十二任博士正了正自己的领结说着。

  所有人都想到了他所说的是什么。

  那个时间裂缝!

  神秘博士的世界之中最为伟大的存在是时间,最为神秘的存在也是时间。

  时间不可琢磨,难以掌握。

  甚至在产生悖论的时候还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破坏一切的存在。

  但是这些悖论的形成,怎么可能会对时间本身毫无影响呢?
  一个孩子回到过去破坏了自己的出生,那么他就不存在,自然也吃无法回到过去破坏自己的出生。

  这种事情在神秘博士的世界之中是可能发生的!①
  “你们世界的守护者?他们不是早就出现在了你们面前吗?”

  古一这样说着,身上的阿戈摩托之眼发出一阵剧烈的光芒,照耀在了无限光辉所笼罩的范围之外!
  那里有密密麻麻的难以数清的时空死神!他们双目赤红的看着无限光辉所笼罩的范围之内,那看着场内众人的视线之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意!
  时空死神表现出了自己的情绪!
  作为时间的清道夫,他们所表现出的就是时间的意志!
  时间对无限、或者连带着唤醒了无限的所有存在都表现出了敌意!

  “这不对!这里没有发生悖论,时间也没有被打乱!”

  战争的声音变得尖锐了起来,像是随时都会破声一样!
  带着惊慌!

  时空死神只会出现在违背了应该的轨迹的地方,但这里并没有发生时间上的困难!
  “无限被关在你们的世界之中,或许不是强制性的。这可能是你们的世界、或者世界的掌管者所希望发生的事情。而现在,他的打算落空了。”

  古一看着那些狰狞的时空死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她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袖子之中,慢慢的抽出了那柄会发出唧唧唧的匕首。

  与世界为敌?
  古一说不准。虽然她打心底里觉得这不太可能。

  毕竟这种事情真的很难。

  倒不是因为无法战胜之类的理由,而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世界的意志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甚至于世界是否真的存在意志这个问题到现在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

  这个意志究竟是这个世界,还是时间?

  是类似于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的存在的意志还是,某一个只是世界顶端的存在所希望的事情?
  世界总是沉默不言,而人类总是会赋予它们无限的想象。

  就好像是宣传环境保护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的忽略掉一些,那就是保护环境不是为了地球,而是为了人类本身!

  地球存在了大约四十六亿年,甚至可能还会继续存在四十六亿年。

  自然界不会产生塑料,或许地球创造了人类的目的就是让人类制造出地球上本来没有的东西,塑料。

  人类说:“地球,我要保护你!”

  地球要是会说话,那可能会说:“滚去造塑料!”

  海洋上升还是土地荒漠化,地球也许根本就不在乎。

  因为它会继续存在下去,但是人类或许不会。

  有了意志,那就难免傲慢。

  拥有斗争心的存在怎么可能是世界本身呢?

  那些时空死神好像有些不安了起来。

  而站在正中间的布尔凯索扭了扭脖子,朝身体两侧伸展粗壮的布满了伤痕的手臂,然后慢慢收回了腰间!
  他已经攥住了双刀!

   呼……

    左手打字的体验真的好难受,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学习打字的一指禅……

    而且我还不是左撇子,感觉脑子都混乱了……

    谢谢书友JETYGUO的建议……

    我其实还是有偷偷看评论的,……

    虽然不会太频繁,但每周还是会偷偷看几次。

    谢谢,真的很感谢。

    笔者顿首。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