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维山帝和三先祖

2021-04-16 作者: 阡南望
  第513章 维山帝和三先祖

  “我们来到这里可不是怀着什么坏心思的。”

  阿戈摩托这样说着,维山帝的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三先祖。

  三先祖在面对维山帝的时候表情都有些奇怪,卡恩有些紧张,像是在戒备着对方一样。

  塔力克则是微微阖上了双眼,眉头紧锁着。他正在担心长者圣殿之中和纳兹波建立联系的这件事。

  而科力克倒是稍微热情一点,至少脸上带着些笑容。

  在面对维山帝这样高纬度的存在时,本来应该是由更具有地位的人出现在这里接待才算是严肃。

  这无关于力量什么的,而是一种尊重。

  外交上边的事情一点都不适合用力量来作为衡量的标准。

  但是这个时候哈洛加斯圣山上有这个地位的存在只有蕾蔻一个,而蕾蔻现在根本不可能走开。

  至于桑娅,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并不在圣山之上。所以只能是由三先祖共同出面了。

  况且三先祖在野蛮人之中地位比较特殊,共同出面也不算是什么失礼的事情。

  “我们倒不是担心这个,而是这个时候我们的情况有些特殊。”

  卡恩的话里还是带着戒备,但双手还是好好的放在身体两侧,并没有攥住传奇双剑的剑柄。

  他没说谎,他的戒备也只是停留在审视的程度上。

  毕竟能够让沃鲁斯克点头的存在,怎么也不会犯傻的。

  “我们有了一些危险的感觉,但是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来到这里,想要问问你们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消息。”

  阿戈摩托作为维山帝之中的代表和三先祖对话着,他的语气有些严肃。

  自从他们从野蛮人这里知道了高阶天堂和燃烧地狱之后,就一直对这些存在专门留意了一下。

  虽然只是捕捉到了地狱魔神所表现出来的一些痕迹,但是圣山上那两个大天使可从来没有刻意的隐瞒自己的行踪。

  在维山帝的视角之中,他们多少有些难以理解因普锐斯和奥莉尔的行为。

  这两个大天使越是表现出了对人类的宽容,就越是让维山帝感到不安。

  维山帝所追寻的东西,可不是大天使的成为“人”来找寻自我。

  他们是在相反的道路上前进着,追寻的是纯粹的“知识”和伴随而来的“强大”。

  “危险?这个世上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危险。不过不巧的是,哈洛加斯圣山正在迎接危险。”

  皱着眉头的塔力克这样说着,语气有些飘忽。

  他的手不断的在耻辱之证的手柄上摸索着,这种显而易见的不安让维山帝有些奇怪。

  “对了,我记得三先祖之中不是有一位马道克吗?”

  阿戈摩托察觉到了氛围的紧张,想要转移一下话题。但是他所说的东西却是让卡恩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

  “马道克消逝了,那个混蛋把一大堆的麻烦交给了我。”

  卡恩身上的怒火一闪而逝。

  对于自己被逼无奈成为了三先祖之一这件事,他还是有些怨言的。

  虽然剑圣卡恩早就做好了为野蛮人这个族群奉献的准备,但是这不该是被赶鸭子上架。

  至少他希望自己的继任能够稍微有仪式感一点,比如在战场上用双剑在恶魔群之中掀起血雨之类的。

  而不是忽然就被圣山的大门给直接抓进了三先祖的行列之中。

  至于马道克的消逝,野蛮人也早就做好的准备。

  他们会思念,但不会沉浸于悲痛之中。

  “真是遗憾,我以为他会和我们告别的。那么请问沃鲁斯克现在有空吗?”

  奥淑图有些紧张的插入了话题之中,她本想避开马道克消逝这种尴尬的话题,但是却提起了更尴尬的事情。

  沃鲁斯克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三先祖很清楚二代不朽之王承担了什么,但是这不是一个能够拿出来说的事情。

  即便奥淑图表现的像是询问一个朋友的近况一样。

  “我想沃鲁斯克会对你的问候感到欣慰的。”

  科力克讪讪的说着。

  然后他的脚就被圣山之中的能量给狠狠的戳了一下。

  沃鲁斯克还在,只是他不能离开那个圣山之中了。

  话题又一次的陷入了尴尬之中。

  “好了,别再那么多弯弯绕了,我们来只是想要问一下,古一去了什么地方?”

  大老虎霍格斯直接接过了话题,他的话让三先祖的表情舒缓了一些。

  这种问题还是挺不错的,只是这也不太好回答。

  古一个布尔凯索去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还是说他们去旅行了?
  要么说他们去帮别人拯救世界了?

  怎么说好像对,但又都存在一些问题。

  他们是去帮助神秘博士拯救自己的家园了,但是那就像是被雇佣了一样。

  为的是好处,做善事也是需要成本的。

  正是神秘博士对此心知肚明,才会对布尔凯索发出邀请。

  他们也早就准备好了相应的报酬,这算是心照不宣的事情吧。

  其中即便是有着野蛮人发了善心的成分,但也不能说是他们就毫无所求。

  “我们还是来说说马道克的事情吧。”

  卡恩表情有些扭曲的说着。

  相比较后面的几个问题,还是第一个问题比较好回答一些。

  “别担心,野蛮人。你们的力量不用担心我们有什么坏心眼。我们寻找古一只是想要知道她有没有从永恒那里得到什么消息。

  至尊法师之中只有她的灵魂得到了永恒的青睐,虽然我们清楚她已经获得了自由,但是她能够联系上永恒的。”

  霍格斯的老虎脸也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这样诡异的对话让维山帝有些紧张。

  对外来着心怀戒备这种事情很正常,但是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来说,野蛮人和哈洛加斯圣山才是外来的那个。

  “马道克提着斧子给了迪亚波罗和巴尔一个狠的。”

  卡恩自顾自的说着。

  只是表情变得和他转移话题的方式一样僵硬。

  “对对,那一下老狠了!我感觉迪亚波罗至少血压会升高十几个点。”

  科力克讪笑着说着。

  “好了,不要在出丑了。老实说,圣山上正在和我们原来的世界构建一些联系。只是我们无法确定,马萨伊尔会不会顺着这个联系直接来到这个世界上。”

  塔力克的手紧紧的攥住了耻辱之证的手柄,他在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维山帝会选择动手来试图阻止这件事的准备了。

  这个世界可不是属于野蛮人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资格制止这样危险的事情。

  虽然即便是这一次阻止了野蛮人联系上纳兹波,但也阻止不了马萨伊尔的到来。

  智慧擅长探索,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找到来到这里的方法的。

  只要马萨伊尔还是想要实现那种危险的打算,那就不会错过自己的兄弟姐妹,还有那份大魔神的力量。

  维山帝当然看到了塔力克的动作,也知道了野蛮人的意思。

  所以现场一度沉默了下去。

  良久之后,还是奥淑图打破了沉默:“那么,我能问一下沃鲁斯克的消息吗?”

  这个话题虽然也有些尴尬,但总比谈论马道克的消逝和纠结于立场要稍微好一些。

  “按说我们是不该提这件事的。”

  科力克常常的叹了一口气。

  谈论感情这种事情对于三先祖来说有些难以开口,但是这总比维山帝对长者圣殿之中发生的事情感兴趣要好一点。

  “告诉他们吧,这有什么?不过是野蛮人在面对曾经无法战胜的敌人的一些反抗而已。现在我们也不太需要这些了。”

  卡恩带着些不满吼着。

  剑圣卡恩算是圣山上对于失败这件事最能接受的先祖了。

  其他的先祖们的执念多少是有着“失败”作为组成部分的,但他不是。

  卡恩的执念和失败无关,他的执念只是荣耀罢了。

  “我们脚下的圣山有着强大的能量,这一点你们一定能够看出来。但是能量如果只是单纯的压缩,那终归是会有爆发的一天。

  所以我们之中终归需要有人去梳理这份能量,不管是供应我们的力量,还是在需要的时候引爆。这些总不能设置一个机关来控制。

  卡奈的痕迹消逝之后,现在做这件事的就是沃鲁斯克。”

  卡恩完全无视了科力克那有些踌躇的眼神,直接说出了沃鲁斯克的消息。

  就像卡恩之前说的一样,这种做法不过是野蛮人在曾经为了对抗无法用常规手段战胜的对手的时候,用来同归于尽的保障而已。

  类似于人造世界之石,虽然只是积蓄了类似的力量,没有那种规则的构成。

  “简单的来说,就是沃鲁斯克必须呆在圣山的中心,然后用自己的意志无时无刻的管理这些能量。

  他之前只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边,大概就是因为畏惧这种漫长的孤寂而提前适应吧。”

  卡恩一股脑的说着,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够明白这些东西。

  “好了卡恩,没有必要向别人倾诉另一个人的苦难。你要是想要讲故事的话,倒不如去找那些年轻人,给他们讲讲剑圣是怎么被手撕了的。”

  塔力克有气无力的抱怨着,然后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眼底之中有火星在不断的闪烁着。

  “维山帝,不邀请你们进入圣山之中似乎有些失礼。所以跟我们进来吧。

  现在的圣山上气氛有些紧张,还请见谅。

  对了,因普锐斯和奥莉尔也在这里,如果你们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关于高阶天堂的问题,可以去问问他们。虽然我对大天使们的自吹自擂不屑一顾,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够从不同立场的讲述之中对我们和高阶天堂能够有一些真正的了解。”

  塔力克说完就直接转过了身子,走在最前方带路。

  卡恩撇了撇嘴,也转身跟在了后边。

  对于之前塔力克的抱怨,卡恩决定等到没有什么重要事情的时候再和他谈谈。

  现在三先祖之中最强的就是他剑圣卡恩,他觉得有必要让塔力克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更深刻的地方。

  科力克脸上的讪笑在他转过身的时候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一片冰冷。

  说真的,科力克是最爱操心的一个了。

  敬畏生命,所以总是担心。

  甚至会忽略一些关于立场的东西。

  他还是在担心马萨伊尔到底会不会循着和纳兹波建立的这份联系直接到来。

  维山帝彼此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的意识相连,但还是会在外在的形象上有些表现的。

  但他们几乎没有犹豫,直接跟在了三先祖的后边,朝着长者圣殿的方向走着。

  等到几个人的身影走远之后,圣山的大门后边,一言不发的躺在石块底下的卡尔裘才翻身站了起来。

  然后表情扭曲的把身上的大石头给扔到了一边。

  他之前想要去找拉苏克,但是却被欧隆古斯用一颗巨大的石头给砸翻在了这里。

  然后又被圣山的力量给禁锢在了原地。

  因为他总是会在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对着圣山里边的沃鲁斯克嘲讽几句。

  “沃鲁斯克,你还是最受女性欢迎的那个家伙。”

  卡尔裘歪着嘴,用古怪的语气说着。

  这又是一次赤果果的嘲讽,但是沃鲁斯克却没有在意这种事情。

  沃鲁斯克当然听得见,他的工作可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

  只是随着圣山上的力量不断的随着时间增强,即便是二代不朽之王的灵魂和意志也无法过多的从这种繁杂的工作之中抽调多少心神出来了。

  偶尔给卡尔裘一些教训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这样和你对话,难道就能让你的意志总是活跃吗?”

  卡尔裘依然念叨着。

  他正在做的事情,也算是沃鲁斯克最后的一个愿望吧。

  最自卑的不朽之王害怕自己的意志在漫长而又枯燥的工作之中陷入疯狂,所以他拜托了一个最不可能消逝的先祖来帮助他维系清醒。

  沃鲁斯克崇拜卡奈,但他也自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做到卡奈所能做到的那种事情。

  “得了吧,这样的对话和嘲讽不可能永远让你打起精神的。我倒是害怕你有一天真的被我整破防了,然后带着圣山里边的力量来和我同归于尽。

  沃鲁斯克,你是不朽之王,卡奈只是大长老,你早就超越你的偶像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正视自己的存在,你可是硬撼了死亡的不朽之王,要是你能够活到现在,只怕马萨伊尔那个智慧根本没有机会掌握死亡吧?

  你是最强的,虽然比不过布尔凯索,但是我们都知道那是必然的。”

  卡尔裘摇晃着的脑袋,然后在圣山大门的底下刨了一个坑,从里边抽出了一瓶烈酒,然后歪着脑袋拍了拍地面。

  随后圣山之中冒出了一顾能量冲进了卡尔裘的身体之中,让这个战斗大师凝结出了实体。

  暂时的圣山守门人正在以权谋私。

  毕竟有实体才能够尝到滋味,这瓶酒又不是布尔凯索专门给灵魂酿造的那种。

  他卡尔裘作为沃鲁斯克选择的打工人,得到一些酬劳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每天一次的,只能凝结出喝一瓶酒的实体时间就是酬劳。

  没有多余的力量让他战斗,就只是尝尝酒水的滋味而已。

  “好吧,三先祖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看门呢?我还没有上岗,就得承担这份工作了。

  还好,守御者自己不想死话,那就不会死。我应该不会像是卡恩那个倒霉鬼一样被强迫上岗吧?”

  卡尔裘灌了一口酒之后随意的说着。

   腱鞘炎按说是要缓着的,于是我选择左手单手码字……

    感觉像是掌握了什么不得了的技术一样……

    所以近几天的更新可能得画上一个“危”字了……

    虽然说把手腕夹在加热的盐包中间挺舒服的……

    每日更新不会断。

    谢谢。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