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什么叫霸王啊?

2021-04-25 作者: 历史系之狼
  第515章 什么叫霸王啊?
  冒顿很快就在匈奴部落内立足,凭借着他过人的勇武,他击败了部落内一众好手,无论是骑马射箭,还是以刀剑搏斗,都没有人能胜过他,就是头曼最器重的几个贴身武士,也不是冒顿的对手,冒顿非常的强壮,可是他的勇武却不只是局限在强壮的体格上,他的射术,骑术,剑术,博斗术都是非常的高超,天生勇力加上熟练的格斗技巧,这才是他恐怖的地方。

  除却这过人的勇武之外,他身上还有更多的闪光点,他拥有着非凡的魄力,在战胜对手之后,他不会去羞辱对方,会去鼓励自己的对手,他会将自己赢来的财宝分发给自己的朋友们,他有些时候外出狩猎,会将猎物分给部落的老弱,他遵守自己的承诺,温和的对待朋友,残酷的对待敌人,很快,匈奴部落都开始赞扬这位王子了。

  在无形中收纳了赵括身上的那些闪光点之后,冒顿的个人魅力在这草原上被放大到了极致,冒顿的朋友很快就遍布了整个草原,所有人都愿意歌颂他。头曼最初还是非常开心的,他看到冒顿的这些举动,认为这都是冒顿从秦人那里学来的东西,更加坚定自己当初派他前往大秦是最正确的决定。

  只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跟他所想的有些不同,冒顿远比他所想的出色,也学会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冒顿回来之后,就开始整顿自己的部落,整编自己的军队,将自己在赵括身边学到的东西都用在了这里匈奴部落的落后,野蛮,原始,都让这位武成侯的养孙感觉到了不适,他想要改变这样的局面。

  这样的结果就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随冒顿,甚至很多大部落的首领都表示愿意听从冒顿的命令,头曼渐渐有些不适,尤其是在头曼的新妻的家奴殴打一位老人被冒顿直接杀死之后,头曼感觉到了威胁,新妻整日哭诉,控诉冒顿的暴行,而其余两个儿子,也是有些害怕,他们都害怕这位兄长。

  头曼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需要一位率领匈奴前进的猛虎,可是,这头猛虎要听他的话才行。而此刻的冒顿,却开始操练自己的骑士们,他带着这些骑士们外出狩猎,无论冒顿的箭射中了什么,他的骑士们就要跟着他来射击,不能迟疑.冒顿如此操练了一段时日,在一天外出的时候,冒顿忽然将箭矢射向了自己心爱的骏马身上。

  骑士们大惊失色,对于草原子民而言,骏马的地位是相当高的,哪怕在后世,也有一些草原民族是不吃马肉的,故而,在冒顿射击之后,不少骑士们选择跟随,可还是有很多人呆愣住了,没有跟着射击,冒顿大怒,即刻将这些人抓住,以不服从命令的罪名处死,众人大惊,再也不敢违背冒顿的命令。

  这一天,冒顿再次带着骑士们外出,途中,冒顿发现正在率众奸淫民女的弟弟,冒顿手里的响箭猛地飞出,射中了自己前来拜见的弟弟的胸口,骑士们惊惧,可还是有很多人却开始迟疑,不敢跟着他射击,看着弟弟变成了刺猬,倒在了血泊之中后,冒顿转过身来,看向了自己的骑士们。

  冒顿再次处死了那些不敢跟着射击的骑士们,而他的这个举动,却是在匈奴部落引起了巨大的风波,头曼单于格外的愤怒,即刻派人去抓住冒顿,只是,没有武士敢前往,头曼看着面前这些沉默着的武士们,险些咬碎了牙,如今,想要抓住这个不孝子,似乎只能派出军队,可是这样的结果,却会引爆一场匈奴的内战,这不是头曼所想要看到的。

  头曼叫来了自己最信任的将军顺,跟他询问该如何对付越发狂妄不听管教的冒顿,说起来,顺此刻也是有些懵,他之前也是知道一些关于冒顿的消息,知道他曾被武成侯所收养,后来又被马服侯所养大,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人如此的残暴,刚来没多久,就将自己的亲弟弟给射杀了。

  他却不知道,因为赵括的关系,这位残暴的统治者,却是比历史上要收敛了很多,而他迅速崛起,犹如狼群里的新王,就是头曼这头老狼王,都没有办法直接干掉他,只能找自己来商量。顺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老头曼,心里不由得感慨,狼王已经年迈了,新狼王的时代要开始了。

  尽管如此,顺还是提出了自己的几个想法,匈奴内战,是他所想要看到的,匈奴内部斗得越是凶狠,对秦就越是有利,故而当头曼询问对策的时候,顺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在这件事上,请您宽恕我的无礼,我认为,冒顿为人凶残,他敢杀死弟弟,就未必不敢射杀您还是要做好准备,愿意听从他命令的人很多,您就是将他杀了,其余人也一定会为他复仇”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与他的跟随者一同杀死.”

  “杀死??”,头曼呆愣了许久,头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一直都想要改变匈奴颓废的局势,为了让匈奴崛起,他耗费心思将长子送到秦国,如今长子返回,的确,他的才能以及各方面也都很出色,正如他所期待的那样,虽然他不听话,可是如此杀死他,那匈奴之后要何去何从呢?

  有谁比冒顿更适合率领匈奴崛起呢?头曼第一次开始想这个问题,他的确是很厌恶冒顿,他不喜欢冒顿看自己的眼神,那种冷冰冰的,不夹杂任何感情的眼神,他不喜欢冒顿的狂妄自大,不喜欢冒顿无视自己,可是,他却有些不舍得杀死冒顿,他是匈奴未来的希望啊
  看着面前的顺,头曼沉思了许久,他终于睁开了双眼,他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杀死他和他的追随者呢?”,顺有些惊讶,就在刚才,他看到头曼有些迟疑,心里还有些惶恐,他陪伴在头曼身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他很了解这位单于,老单于身上有不少的缺点,可是也有很多闪光点。

  这位单于还是很看重匈奴的,他的很多行为都是为了自己的部落,对于匈奴而言,这位单于是一位明主,他一直都在想办法让匈奴得以崛起,而冒顿,无疑就是他所培养出来的最合格的继承者,是他心里能带着匈奴走向巅峰的雄主,他怎么会杀死自己的希望呢?可是,单于最后还是询问他,该如何杀死这位未来的希望。

  顺有些不明白,难道说,单于真的要为了自己的地位与权力来抹杀匈奴的希望吗?

  顺告诉了单于一个不算太好的计策,可以私下里召集心腹,趁着冒顿没有防备的时候,袭击他的部落,将他与他的跟随者一同杀死。顺觉得,只要头曼如此行动,无论冒顿有没有被杀死,匈奴内乱都是不可避免的。头曼从顺这里离开,整个人显得还是有些茫然,冒顿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地位,可是,冒顿同时又是他心里的希望。

  头曼抬起头来,冷笑着,喃喃道:“新的狼王想要崛起,就必须要与先前的狼王血战,若是连老狼王都无法击败,还说什么未来呢?”

  头曼开始下令,将自己的心腹召集到王帐附近,而冒顿却没有任何行动,就仿佛他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匈奴迎来了一次大型的狩猎祭祀,头曼亲自参与这次狩猎,冒顿也是携带自己的骑士们一同来参与。父子两人相隔很远,头曼自从决定要对付冒顿之后,就再也没有与他亲近过。

  头曼是一个坚信弱肉强食主义的人,他对自己长子的培养,即使如此,不断的折磨他,磨练他的能力,让他变得更加强大,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率领匈奴,若是他连自己都无法击败,还说什么崛起呢?倒不如让自己继续率领匈奴!头曼心里做好了与冒顿争锋的准备,却不知道,冒顿心里早有了完美的计划。

  当众人骑着骏马在草原上奔驰的时候,头曼正在与自己的心腹们聊着冒顿的事情,笑呵呵的说着,只听的一声破空声,冒顿射出了自己的响箭,当冒顿的响箭射中了头曼的时候,头曼瞪大了双眼,盯着自己的胸口,一时间没有能反应过来,随后,冒顿的那些骑士们,没有丝毫的迟疑,跟着响箭的方向就拉弓射箭。

  在一瞬间,头曼看到了漫天的箭雨,是那样的好看,只是,他没有多少时间来欣赏这美丽的风景。

  在头曼与心腹们全部倒地身死的时候,那些射箭的骑士们方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射杀了单于.他们浑身颤抖,无比的害怕,说起来,他们从来都没有要弑君的想法,他们只是下意识的,跟随冒顿射箭而已,在这里,真正想要弑君的,只有冒顿一个人而已,也就是说,他一个人就完成了弑君篡位的壮举.
  当头曼被射死的时候,所有参与狩猎的人都惊了,他们瞪大了双眼,惊惧的看着冒顿,说不出话来,冒顿骑着骏马,胸口仿佛有什么正在燃烧着,他看着所有人,大声的说道:“我之所以射杀头曼,是因为我的母亲,死在了他的手中,我是为了母亲而复仇,他的过错不会连累其他人!二三子可以放心!”

  “只是,有几个人,我却是不能放过的.”,冒顿咬着牙,眼里满是凶狠。

  会稽郡,这里从前是被战争所摧残的城池,而在如今,这座城池也彻底恢复了从前的繁荣,甚至比在楚国时更加的繁荣富裕,这里的百姓数量越来越多,楚人也渐渐变成了秦人,除却一些老人,年轻人都已经忘却了曾经的故国,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年轻人都是如此。

  在一处院落内,年轻人正在举着石块,锻炼身体,过了片刻,他又趴在地面上,开始另类的锻炼方式,一位年长者坐在不远处,看着疯狂锻炼的年轻人,他眯着双眼,无奈的说道:“武成侯所书写的《练兵纲要》还真是不凡,这里头的锻炼方式,闻所未闻,却是如此有用.”

  年轻人所做的俯卧撑,就是赵括编写的《练兵纲要》里锻炼体能的办法。

  年轻人却没有回话,他身体高大强壮,双臂跟年长者的腿一样粗,他卖力的锻炼着,一言不发,年长者沉思了许久,方才说道:“籍,你也长大了我先前教你读书,你读了几个月就不愿意继续读,我教你剑法,你练了几个月也就不愿意练了,你到底是想要学什么呢?”

  项籍停止了锻炼,猛地站起身来,看向了自己的叔父,他瞪大了双眼,大声说道:“读书识字只能记住个人名,学剑只能和一个人对敌,要学就学万人敌!”,项梁一愣,看着手里的《练兵纲要》,他似乎明白该教对方学什么了他们一家都是当初的楚国将军项燕的后代,项燕战死之后,他们隐姓埋名,躲在了这里。

  后来秦国官吏来登记,他们也是以假的身份瞒了过去,从此成为了秦人。只是,他们心里,始终都没有忘记过去的仇恨,尤其是项梁,更是不敢忘记杀父之仇.只是,这些年来,项梁却没有什么作为,楚国旧贵族都被迁徙,在这里,他找不到什么帮手,他只能等待着机会。

  等了这么多年,秦国却越来越强大,复仇的机会也变得更加渺茫。

  只是,他面前这个少年,虽然只是读了几个月的书,却能清楚的说出他们如今所面临的问题,只是学了几个月的剑法,却能轻松的击败自己,这兵法就不知道他能学多久,项家有这样的儿郎在,或许真的能有复仇的机会吧。项梁开始教导项籍兵法,项籍起初非常的开心,只是学了几个月,就不愿意再学习了。

  项梁大怒,与项籍谈论兵法,却惊恐的发现,对方已经能轻易的说赢自己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