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只要保证这狗杂种丧失战斗力

    第350章 只要保证这狗杂种丧失战斗力

    “都怪这算小子,咱们的下线,全都断了!”

    听到大哥这话,黑狗一脚踢到霍立钊后腰上,还不泄气地拳脚并用的打了好多下,满脸恶气喝斥。

    “小心些,道上说了,这小子可是从上头退下来的,要不是身上有暗伤,现在都得是什么长了!”

    罗力冷笑,“给这小子下足点药力,省得麻烦!”

    “桀桀,好的,大哥放心!”

    黑狗又拿了块布,在霍立钊鼻子处捂了捂几秒,也不怕将人一下毒死了,完了才放松的坐下,哼哧:

    “好了,大哥,我睡一会儿,跟了这狗崽子一早上,还不敢太靠近,可累死我了。”

    “嗯,睡吧。”

    罗力点头,跟开车的女人道:“大妮,你先开半个小时,进山后给我来开。”

    “知道。”女人开口,声音沙哑地应了。

    魏秀儿有意识时,就觉得浑身在痛,还感觉到了颠簸感,她猛得想起她昏迷前的事情,气息不敢乱,只尽量平顺呼吸,也不敢睁眼,听着周围的声线、

    立即的,她明白自己是在车上。

    她明显不是躺在车椅上,而是被塞在座包下、感觉到后背胸前的痛感,也许、她是被这车颠簸的抛掉下来的。

    感知到环境,她悄悄地掀开了一点点眼线,发现她周围都没人,她不敢转动头部,确定她是在车上后,她又立马闭上眼。

    幸好,她早上就服下了灵葠丹,要不以她昨天的破身子,就这让她昏迷不知多久的药物,可能就会让她直接停止呼吸了!

    这般过了十多分钟,她听到坏人交流了:

    “大哥,马上要进到山了,这狗崽子怎么带进山里?”

    “你负责看押他跟上,隔着十米距离,由大妮架着这女人进山,只要这女人在咱们手上,他不敢作乱。”

    “嗯,我一定要将这狗崽子斩上十八刀,才能给二狗、招子他们报仇!”

    “放心,等上了山,就随你处置了。”

    罗力冷笑,“这次咱们损失这么惨重,都是这狗杂种坏的事,自然得在他身上补回来!”

    “那这女人呢?”黑狗立马再问道。

    “怎么,你敢动她?不怕你婆娘拿刀来砍你?”

    “不是,大哥,我不碰,咱们山里还有很多兄弟没个后代,要不将她留在山里,给老过他们生个后代?”

    “可以,到时人带回去了,随你们怎么处置。”

    黑狗说着话,淫笑一通道:“嘿嘿,那我代老过他们,谢谢大哥成全了!”

    魏秀儿不敢动,虽然被这话里内容给吓着,却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怕他们现在就敢动她,只沉下心里,想着储物空间里的物品,居然没有任何武器,最多有把剪刀,还有一些辣椒水……

    完全没用啊!

    听到他们骂什么‘狗崽子、狗杂种’,她心里想着,莫非她家老公真的在最后关头,出现了?

    可惜,她不敢睁开眼。

    而且,若是她家男人也在车上,到现在没点声息,自然也是中了迷药了……她只能等!

    这一等,又过了有二、三个小时,她期间都紧张的不敢动,现在倒是累得肌肉发酸了。

    这时,魏秀儿已经能肯定,坏人有三人,两男一女,那个女的从来没有开过口,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罗力看了眼天色,车子熄火了,朝着女人吩咐:“大妮,你将这女人先架上去,我和黑狗将这狗杂种抬下车来。”

    听到大哥这话,黑狗嘿嘿一笑,朝着大哥挤眉弄眼,就差开口调笑他也是个妻管严了。

    “黑狗,快点帮忙,这天都黑了,咱们不能进山,狼太多了,去小木屋里暂住一夜吧。”

    “行。”

    黑狼看了眼暗下来的天色,点头,这一路车开了五个多小时了,一行人也是被颠簸的不轻,他嘴里还不高兴的吐槽:

    “这走陆路又远又慢,还不如走水路,一个小时不到就回到家里了。”

    “好了,别说了,快点过来干活!”罗力叫道,一手将霍立钊揪下来,心下道这狗杂种真沉!

    “来了!怪我刚下药,下得太足了!”

    “别废话。”

    俩个大男人抬霍立钊,居然抬出一身汗来,再看大妮已经拿出一个篮子出来,说明情况:

    “我去山下村里借点粮食,屋里连米都没了。”

    “行,快去吧。趁着天黑前要回来。”罗力点头,“黑狗,将这狗男人抬到山洞里。”

    大妮点了头,快速跳下山。

    “行。”黑狗点头,又迟疑道:“只是,大妮刚刚将那女人也丢山洞里……”

    “你这狗脑袋想什么?就那女人瘦成竹竿样,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在黑了天的大山里乱跑!只要保证这狗杂种丧失战斗力,没啥好怕的!”

    罗力没好气地道:“再说了,这木屋就只有一间,不留给咱们自己住,难道还要让他们这绑票住?你是不怕蛇咬了?”

    “别!大哥,我错了!”

    俩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霍立钊抬进山洞里,就这半个小时大妮也换了粮食和一些菜回来。

    “大妮,我去河里抓两条鱼,让黑狗去山里套套有没有野鸡,你先煮饭吧。”

    “嗯,注意点。”大妮应了。

    魏秀儿是被那女人粗鲁的丢在山洞里,却不敢动,那女人可能觉得她太弱小了,根本也不在意她死活。

    等了一会儿,她听到锁头又开启的声音,一会儿后,锁又关上。

    听到脚步声都离开了,魏秀儿还是没敢动,不过倒是打开眼了。

    发现她在一个脏乱臭的山洞里,山洞口可能约有一米五左右高,用木栅栏堵着……

    借着最后一点光线,她看清楚了山洞里的情况,也看到了山洞口的男人——

    真的是霍立钊!

    这时,魏秀儿也顾不得会不会让对方怀疑了,她紧张的扑到丈夫身侧,小手哆嗦的探了探,有气!

    可是她推了几推,丈夫都没动一下,她害怕的哭了,眼睛落在丈夫脸上,还是不见他有反应,她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丈夫身体,除了背部,她没察觉到有血液,仔细嗅了嗅,只有臭味,没有血腥味!

    那么,她男人只是被药物弄得昏迷吗?

    “……呜、”

    魏秀儿即难过又害怕,生生咽下哭泣声,开始想办法要如何自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