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真是个痴情种啊,黑狗,你去

    第349章 真是个痴情种啊,黑狗,你去

    魏秀儿头皮发麻的出了脏乱的公厕,浑身不受用,没想到愚蠢撞到了个女人身上,她自己倒是被撞的后退一步!

    她懵了半秒,马上软和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女同志,我有没有撞到你?”

    对面是位跟她差不多身高的女人,偏瘦。

    但她身体很结实!

    因为她们俩人明显身量差不多,她还是主动撞人的那个,居然是她被撞的后退,她捂着被撞痛的小肩头,赶紧一脸和气的道歉。

    只是,她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身体就发软,眼前的一对男女霎时就模糊了,下一秒,她无力撞倒在那女同志身上——

    陷入昏迷前,魏秀儿好歹明白,她被这俩人算计了!

    似是在遥远的地方,她听到了那鞋店里小禟子的尖喊声,太远了她听不清楚,随后、还有她丈夫朝她追来时发出的吼叫声:

    “媳妇!”

    魏秀儿努力想睁开眼,只模糊看到有道高大的人影疾来,却没办法看清模样,最后陷入黑暗……

    事实上、

    最先发现魏秀儿不对劲的,是鞋店大姐。

    她见小男孩,带着他妹妹在店里看鞋子,她便无聊的看向街外,正好看到那小姑娘走出公厕,还被个高挑的女人撞到了!

    直到看到魏秀儿软了身子倒在那女人肩头上,鞋店大姐才觉得不对劲!

    鞋店大姐急急招手陈则禟,大声问道:“小朋友,你婶婶认识那对男女吗?”

    “什么男女?”

    陈则禟一惊,很有危险意识,丢了手上鞋子,光着一只脚立马跑出店外,一眼就看到他婶婶被人挟持了——

    那是对陌生而高大的男女,他婶婶还晕了!

    他正想跑过去,一扫就看到大叔回来,当场朝他喊道:“大叔,有人要拐走我婶婶!在公厕那!”

    什么!

    霍立钊犀利的目光立即扫向公厕,身体已经全速动了起来,“小禟子,照顾好妹妹,打电话给你张伯!”

    “我知道了!”陈则禟一回身,就被妹妹抱住了腰身,只听妹妹大哭,惊吓嚎叫:

    “妈妈,宝淳要妈妈!”

    “妹妹乖,不哭,哥哥在这里!”

    陈则禟将妹妹抱进怀里,想到身上也装几块钱,朝着鞋店大姐感激道:

    “这位大姨,谢谢你提醒我们,我家出事了,这鞋子先不买了。等救我婶婶后,我们一家定然上门感谢你!”

    “不、不用,这种没人性的东西,遇上了怎么能不问问!”

    鞋店大姐也是被吓了一大跳,她人也有些被吓着了,第一回见有拐子,不拐孩子,而是拐一个成年的大姑娘啊!

    之前,不是都拐小孩子吗?

    鞋店大姐一脸惊魂未定的望着公厕方向,只见小男孩喊的那位大叔,居然也不见了人影——

    “不好意思,大姨,把你的鞋子弄脏了,你放心,这双鞋子我回头过来买。”

    陈则禟抱着妹妹坐下说道,快速将新鞋子脱了,套上自己的手工鞋子,朝着鞋店大姐问:

    “大姨,请问这里哪里有电话亭!”

    “呜呜……”霍宝淳吓得很厉害,此时还嘤嘤的哭着。

    小萌娃亲自看到她妈妈被人架着拐跑了,对她的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搂着陈则禟的脖子还颤着身子在害怕。

    陈则禟听了很心疼,贴着她小脸哄道:“妹妹乖,不哭,大叔一定可以救回婶婶的。”

    鞋店大姐看得眼眶一红,撇开脸面,手指着公厕那边方向道:

    “小朋友,就在公厕旁边就有一家,我领你们去!”

    她看了这对半大的孩子,真怕这孩子也在她这店里出事了,叫来旁边的大姐帮忙看一下店,她领着俩孩子去了公厕旁边的电话亭。

    这时候,公厕已经没有人影了。

    鞋店大姐一直盯着,自然是目睹了那俩个坏人,拿着刀架在小姑娘身上,让后来的青年不能反抗,反而被架着上了面包车离开——

    陈则禟自然是记得张伯家的电话,不过他记得的是和宴楼的电话而不是张家家里的。

    所以他电话一打到和宴楼,只有小方师傅接了,一听他这边出事了,让他呆在原地,他马上打电话给老板!

    将电话亭的电话号码,报给小方师傅后,陈则禟又给阿公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谢过鞋店大姨,便老实抱着妹妹坐在一角里,一直轻声哄着她,还不断的揉她虎口位置,渐渐的,小萌娃不哭了,只是还搂住他脖子不放手。

    陈则禟也不敢放手,就怕妹妹在他身边丢了,那他真的无颜面对大叔和婶婶了……

    而这时,张国辉和陈启在不同的地方,同时拿起了电话——

    ……

    …………

    “媳妇!”

    霍立钊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跑得太快的后果,便是收不住身势,眼见他妻子要被歹徒带上面包车,他只能放开速度奔跑,不管是遇上障碍物还是人群,他都是凭着惊人的弹跳力,借力跃过去、

    这不,他人一下子就挡住了歹徒和面包车之间——

    为此,惊动了不少路人,可看到有人拿出了机械戗和开山刀,哪还敢靠近,只能迅速离开!

    毕竟这里逛街的,多是女性居多。

    “不许动!”

    一听到后头传来异响时,高大的男子已亲自带着昏迷过去的魏秀儿飞跑,眼见女人已经开着面包车过来,他架着刀抵在女人脖子上,正好对上腾空出现的霍立钊,威胁道:

    “你再靠过来,我现在就杀了她!”

    “罗力,你们的目标是我,放了她,我随你们回去!”

    “放了她,我还能控制你?”

    似是对于霍立钊已经查出他的讹名,罗力一点都不奇怪,阴着黑脸冷笑:

    “你当老子是傻的,地上那有块白布,你自己嗅一把,老实让黑狗绑了你,我便带你一同离开,如何?”

    “可以、你别伤她!”

    霍立钊顺从的颌首,一秒不停的蹲下身,捡起地上这块白布,在对方监视下,利索的嗅了三回,等了几秒,他晃了晃身子,药力要发挥作用了。

    “真是个痴情种啊,黑狗,你过去将他绑死了!”

    “是,大哥。”

    叫黑狗的小矮子,速度上前,将霍立钊反手一扣,绑紧后,押着他上了面包车,为了以防意外,他连脚都绑住了。

    瞧着霍立钊瘫软在后车包里,黑狗也随之坐下看守住他。

    而罗力将魏秀儿抛到后车包里,朝着开车的女人道:“大妮,回山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