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年年有余的鱼

2021-11-02 作者: 清酒白茶兮
  第306章 年年有余的鱼
  云溪爬上马车,拿了一些菜籽,找了几个今日新开的蚌壳,用水泡上。

  还加了滴灵泉。

  怕是明日下地就能出芽。

  忙完这些,她才进了屋子。

  “你看见今日黑子拿回来的藤蔓没?”

  云溪有些疑惑的扭头。

  “没有,怎么了?”

  钱程懒懒的翘起脚,也不绕弯子,直接道:“这里的人将藤蔓锤软,之后制成藤线来编制各种东西,我怀疑这种藤蔓可以造纸。”

  “明日试试!”

  听起来,这种藤蔓造纸,是要比竹子容易些。

  次日,依旧是平旦时分,众人就起床去赶海了。

  今日运气好,收获了很多鲍鱼。

  似是听到了船归和黑子的念叨,俩人还发现了鱿鱼群,光是鱿鱼就抓了两篓子。

  基于昨日的经历,今日船家婆媳还有船二爷家夫妇,都是直接坐在海边撬生蚝的。

  黑子翻出了一把生锈的小刀,打磨锋利后,直接送给了二爷爷,可把老人家高兴坏了。

  船来和船满,专在沙滩上捡贝壳,这东西肉厚又好吃,煮了穿起来晒干,什么时候拿出来吃都方便。

  海带这些到处都是,什么时候有时间出来,顺手薅一筐背回去就行。

  钱程也跟着黑子他们凑热闹,覆手立于礁石上方,看见成群的鱿鱼就喊黑子和船归,两人被指挥的团团转,但也收获颇丰。

  衣袂翩翩,绝世独立。

  船归还奇怪,他的眼神怎么这么好,而且怎么会有人,可以将一件寻常的衣裳,穿得这般好看。

  云溪捡了几个颜色鲜艳的扇贝,又薅了一把海豆芽,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快得抓不住。

  只能机械的在沙滩上拾猫眼螺。

  圆滚滚的猫眼螺,卧在湿润的沙子上方,吸满了水,像一坨有韧劲的海绵。

  云溪一抓一个准。

  遍地跑的梭子蟹,她都懒得捡,肉少还不易保存,自然不能作为存粮的首选。

  但收获的喜悦,还是让她异常投入。

  突然,耳畔传来一道稚嫩的声音。

  云溪抬头看了一眼,转而继续刨沙。

  这时,一个胖墩墩的,大概七八岁的小男孩儿,朝她跑了过来。

  “喂!你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你?”

  小男孩儿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她旁边,围着她仔细打量了一圈,确定不是他们村子里的人,顿时提高了声音。

  “喂,你个小偷,竟然敢来我们村里偷鱼!我要告诉我爷,让他将你扔进海里喂鱼!”

  “怕了吗,怕就快将你篓子里的东西交出来!”

  “我一高兴,兴许还能让我爷放过你!”

  云溪:“……”

  这又是村里哪家的小霸王!
  她扶额转身,当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叉着腰,趾高气昂喊她的时候,顿时就破防了。

  好小一个弥勒佛!

  “噗嗤~”

  这人一看就是在笑他,所以船有余一下就火了。

  “你笑什么笑!”

  云溪忍住笑,温声问他。

  “你又是谁?”

  小男孩儿理所当然道:“我是我娘和我奶的宝贝!”

  云溪故意将脸一板,答道。

  “我也是。”

  小男孩儿愣了愣,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

  转而又骄傲道:“我有名字!我叫船有余,年年有余的鱼,我爷说了,这样我年年都有鱼吃。”

  云溪被他那副,你肯定没有名字的模样逗乐了,顿时眉眼弯弯。

  “是水里的鱼那个鱼吗?”

  小男孩儿还是骄傲的点了点头,难不成还有其他鱼。

  云溪笑笑,假装没看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继续捡海鲜。

  船有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看的人。

  这肯定就是他爷说的外乡人了!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看出这个好看的外乡人,有任何想要跟他说话的意思,船有余别扭的跟上去。

  “喂!你怎么不理我!?”

  “我跟你说话呢!你敢不理我信不信我揍你!”

  云溪被逗得不行。

  “你怎么一直跟着我,你不去找你娘么?”

  船有余脱口而出,“我娘不是小孩子,又不会丢,我找她干嘛?”

  云溪一边摸螺,一边问他。

  “你娘没有教你不能跟陌生人讲话吗?”

  船有余想了一会儿,从衣兜里掏了一把东西出来,然后不舍的递了过去。

  “喏,这是我大哥给我摘的麻子,你吃了就不是陌生人了!”

  麻子!

  这里竟然有麻子,云溪灵光一现,兴奋的接了过去。

  “你大哥在哪里找的?”

  “龟山,多着呢!”

  见自己的零嘴儿又收获一个小弟,船有余得意极了。

  他就说嘛,没有人不爱吃零嘴。

  云溪握着手里的麻子发呆,神情隐隐有些兴奋。

  见小男孩儿还在盯着自己看,悄悄从空间里摸了几个蒸熟的螃蟹,递在小男孩儿手里,叮嘱了几句。

  然后转身就走。

  “快回家,我有时间再来找你玩儿。”

  船有余提着红彤彤的螃蟹,咂咂还残留着香喷喷味道的嘴,满足的又蹲在石头后面吃了一个,才揣着这好吃的东西回家。

  吃饱了,回家找他啊奶和啊娘。

  对了,还要让大哥给他抓这多脚吃,抓几桶,他就坐在桶旁边吃。

  船有余越想越高兴。

  云溪一口气跑到钱程他们那里,一口气还没喘匀,就伸出手迫不及待的问船归。

  “你在龟山见过麻子树吗?”

  船归点头,有些疑惑他问这做什么。

  听到答案的云溪,一高兴,竟是连海鲜都顾不上抓了,拽着几人直接上了山。

  听她的,几人扯了不少藤蔓,之后又砍了好几捆麻子树。

  意外之喜,就是云溪还发现了苎麻。

  回到院子,几人将担子一放,累得气喘吁吁。

  船归猛灌一瓢水,好奇的跟黑子打听,这是要做什么。

  结果越问,心里越犯嘀咕。

  麻子,应该不顶饱吧?!

  钱程知道她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风风火火,前一秒还在海滩上捞鱿鱼,后一秒就到山上砍藤蔓去了。

  他一个指点“江山”的头领。

  竟也沦落到了,扛麻子树,干苦力的地步。

  放下背上的重物,钱程累得嘴角直抽,“怎么这么着急?”

  云溪一脸兴奋。

  “我好像知道麻线怎么做了!”

  麻线,钱程仔细回想了一番,青山村这会也有不少人穿麻衣,只是记忆中的麻布,怎么着都比船家村现在穿的衣服好。

  麻子,应该与麻衣有些关联吧。

  这么想着,也就正正经经的听云溪安排。

  造纸他倒是看过步骤,所以手法大体也能猜出来些,但制布就不一样了,造出来线后,还得纺织,挺麻烦的。

  云溪安排道:“你们先将藤蔓,麻子杆,还有苎麻尽量以丝状取下来。”

  几人连忙动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