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煮盐,制耗油

2021-10-15 作者: 清酒白茶兮
  第304章 煮盐,制耗油
  一锅又一锅,柴火都快烧完了,海鲜才煮了一半。

  厨房里,船满和黑子在挑肉。

  外面,船归抱了个大石头,对着生蚝一顿猛砸。

  刚开始力气控制的不好,将好好的生蚝砸得稀碎,后面熟练了,砸出来的生蚝虽然还是有些残缺,但也还行。

  与匕首相比,算是快多了。

  看着稀碎的生蚝,云溪只能默默安慰自己,这也算是省了切的功夫。

  空闲间,便随口问,“船归,你知道哪里的海水最咸吗?”

  最咸?
  船归想了一会,还真让他想到一个地方,不等云溪多问,挑着桶就跑出去了,没一会儿,就带了两桶黄澄澄的海水回来。

  “你说的可是这咸水?村子东面有片茅草地,我去割过茅草,里面的水又黄又咸又苦,我就记住了。”

  竟有卤水!

  云溪有些惊喜,凑近确认,就是制盐最初的卤水。

  有这样的地方,那是不是代表附近会有盐井。

  云溪没有多问,搬出陶罐放在院子里,将船归取回的黄水倒进去,大火,慢悠悠的熬。

  等忙完这些,船归已经将生蚝全都砸完了。

  云溪端了一个木盆,喊钱程。

  “你来帮我把这些生蚝剁了。”

  剁好后,钱程兴冲冲的跟着云溪,又搬了一个罐子,生了火,将剁碎的生蚝直接放入罐中熬煮。

  一旁,船归看那黄水竟然能熬出盐,稀奇的不得了,围在旁边看来看去,生怕一会就化了。

  想碰又不敢碰的模样,逗得几人不禁捧腹。

  “这真的是盐吗?跟我们的盐水是一个味道吗?怎么我们熬不出来这样的?”

  “它好白啊!像浪花似的!”

  云溪笑他,“你沾一点尝尝就知道真假了。”

  钱程虽然听过,但没见过海水直接煮出盐,也直勾勾盯着那一罐析出白色颗粒的海水。

  只见陶罐底下,白色颗粒物愈来愈多。

  船归当真沾了一点放进嘴里。

  “好咸啊!”

  众人大笑。

  船归苦着脸,认真道:“我说真的,这盐真的好咸,我原先吃过的盐水,都是苦咸苦咸的,这个吃进去不一样。”

  黑子问,“哪里不一样?”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形容,只理直气壮道:“总之就是很好吃!很咸!”

  黑子试了试,觉得与他们吃的精盐也差不了多少,奇怪的是,这盐竟有些回甘。

  锅里的海鲜煮完了,船归又挑回来一挑黄水,在厨房里继续熬。

  几人将肉取出来后,又出门将其清洗干净。

  船家婆媳回来的时候,锅里已经在熬第三锅盐了。

  耗油也装了两小罐。

  船奶奶看着锅里白花花的石块,有些奇怪,听到船满说是盐巴,激动得手忙脚乱,拿出了家里最好的罐子盛放。

  有盐吃,人就有力气,日子就有盼头。

  云溪看着一旁的生蚝渣,有些发愁。

  炒了放着呢,还是摊饼呢。

  “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么多的生蚝肉,怎么吃好。”

  钱程认真的想了想。

  “加些调料炒炒,就像在家里,奶奶她们熬的肉酱那样。”

  肉酱,也可以。

  云溪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罐子里就又香气四溢。

  船满在一旁帮不上什么忙,只好出去晒扇贝和蛤蜊肉了。

  她有些挫败,但外乡吃法太过精细,一时半会肯定学不会。

  今日除了云溪和钱程还捡了些别的,其余几人都是专捡昨日吃过的,所以院子里,除了海带和生蚝,就是八爪鱼,螃蟹和各种海螺贝壳居多。

  太多,吃不完,便晒干存起来。

  家里地方小,需要在院子搭架子。

  让船家三个女眷,将今日抓的鱼破开,去除内脏洗净,云溪他们几个,就出门去了趟龟山。

  出了院子,海鲜的腥味散去,几人深呼吸几口气。

  走在路上,旁边的树木矮但遮天蔽日,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陆离的光影,落在人脸上,晦暗不明。

  一阵阵混杂着草木香的海风,只让人觉得惬意极了。

  咕咕咕~
  钱程捏了石子的手,被云溪按住,她小声的说:“去看看还有没有其它野鸡。”

  这么好的机会,自然得顺藤摸鸡。

  于是转过身跟船归和黑子小声说道:“你俩先去砍竹子,我们跟过去看看能不能抓到野鸡,抓回去给你啊奶和你啊娘养在家里。”

  养鸡,村长家都没的养!

  船归激动得连连点头,拉着黑子小心翼翼的走远了。

  云溪和钱程两人,轻手轻脚的跟在野鸡后面,果然,只见附近另外一只母鸡,带了一群喳喳喳的小鸡仔在踱步,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今日运气真好。

  云溪眯眼往后一抓,想提醒钱程不要轻举妄动。

  只见一群野鸡,接连倒下。

  歪过头,见钱程拍了拍手,不在意的撇撇嘴。

  “又浪费小爷一包毒粉!”

  云溪:“……”

  他什么时候研制的,她怎么不知道。

  好在出门背了竹筐,将野鸡扔进筐里,两人便继续往前走。

  山上草木茂盛,但多为灌木丛,没有什么大型野物。

  后面又抓了两只野鸡,便没有其它收获了,没找到船归他们,两人只好原路返回了。

  另一边,船归和黑子砍好竹子,等了许久都未见人来,便拖着竹竿往回走。

  路上,遇到了船归他们做绳子和衣物的藤蔓时,黑子还砍了几条一道拖了回去。

  等回到院子的时候,架子已经搭好了。

  船归迫不及待的接过他们背上的筐,看着满满当当的野鸡,只觉得不可思议。

  “真抓到了?”

  他摸着毛绒绒的鸡毛,愣愣的不敢相信。

  他们家竟真能养鸡了。

  只是,这鸡怎么要死要死的。

  钱程扬扬下巴,“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谁出马!”

  更激动的,还是船家几个女眷,听说是给她们抓来养的,感动又兴奋。

  云溪怕他们没养过不会,还顺口提醒道:“先用竹筐罩着养,等过几日请人编个鸡笼子,再放进去就是了。”

  船奶奶笑眯眯的。

  “哪用请人,啊归他二伯就会。”

  云溪说了几个注意事项,又大概描述了一下形状,船归就去了隔壁。

  钱程扯了扯粗粗的藤蔓,十分结实。

  “黑子,这是做什么的?”

  “这就是船家村人编制绳子衣物的藤蔓,船归说在水中锤扁,搓成大小不一的绳子,就可以用来编制各种东西了。”

  还能这样,钱程摸着下巴思索,总觉得这手法好像在哪里听过。

  哦,造纸!

  当时听说青阳郡突然爆火的竹纸,就是将竹子在水中捣烂,然后用竹框捞出晒干。

  听起来,这个应该也能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