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何谓“燕云十八骑”

2021-09-16 作者: 小刀断情丝
  第523章 何谓“燕云十八骑”

  在祝玉姸与婠婠的惊愕的目光下,十八人齐声道:“十八骑领命!”

  任意随手一挥,道:“好生准备,下去吧。”

  语落,燕云十八骑于黑暗中,慢慢淡去了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下,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即便是“阴后”祝玉姸,再见着“燕云十八骑”后,也露出了动容之色。纵然十八骑只是稍现人眼就立即隐去了踪迹,但世间又有谁能泰然处之,毫无异色?
  有,也唯有他能如此!
  娇美无匹的玉容上,惊色未消,祝玉姸回身惊讶道:“七日后你打算带领燕云十八骑,出征讨伐高丽?”

  任意摇头轻晒道:“不过一个高丽国罢了,何来‘出征讨伐’如此郑重一说。”

  祝玉姸听闻,立即冷笑道:“就你口中的这个高丽国,却引得杨广下诏征兵天下,前后讨伐了三次,三征无功而返。”

  任意淡淡道:“你是在拿我与杨广比较?”

  “你……”

  祝玉姸本意是想提醒此人小心为上,可见着他这一副不以为意,满不在乎的样子,不由得心中来气;可面对着眼前这位,即便心中有气也只能咬牙忍着。

  狠狠瞪了他一眼,接着又娇哼了一声!
  婠婠美目一转,立即岔开话题道:“燕云十八骑真如传说中那般厉害?”

  任意悠然自得的自斟自饮,俨然没有要说话的打算。

  祝玉姸看了眼自己衣钵传人,开口道:“‘燕云十八骑’之所以极负盛名,被各方势力所畏惧,是因他们十八人一旦临敌,不论面对着多少人马,不屠尽杀尽绝不罢手,一经出动,皆是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可若说到十八骑如何战无不胜……”

  语至此处,她目光一转,看向了那个真正一手打造这支“无敌之师”的男人。

  其实祝玉姸自己也十分好奇,“燕云十八骑”以不过区区十八人之数,他们是如何做到抵之千军万马,甚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

  任意淡笑道:“纵观汗青风云,历史上不乏以少胜多的战役,若不算当年的边荒一役,应属西楚霸王的‘破釜沉舟’最叫人称颂乐道。你说巨鹿一战,项羽为何能胜?”

  看他是向自己发问,祝玉姸还是缓缓说道:“破釜沉舟虽绝去了自己的后路,却极大的鼓舞了将士的决心,令楚军个个士气振奋,以一当十,越战越勇。”

  任意颔首道:“楚军能胜,是因为将士万众一心,抱有死志;十八骑战无不胜,一则有他们以屠尽杀绝敌人为决心,同心决意的原因,二则乃是他们的战法!”

  祝玉姸黛眉微蹙,忍不住问道:“什么战法?”

  任意笑道:“两军对垒,胜负无关人数多寡,只在士气高低,只要能一举击溃一方的士气,那另一方既会得尝胜果。自然的,若有一军人强马壮,兵锋极盛,那想要一举击溃自是千难万难,而十八骑攻克之法只有一字,那便是‘杀’!”

  祝玉姸似乎听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不太明白的样子。

  任意续道:“‘九息回生法’回气急快,‘断岩碎风枪’石破天惊,‘灭世修罗刀’凄艳诡谲,‘追风逐月箭’无物可阻,‘疾风掠影步’迅疾无双,再配合‘冥煞厉狱阵’据六合,占乾坤,隐十强,纳罡、势、煞、杀四气为己用,分守阵、进阵、杀阵三大变化。”

  他瞟了眼两个一脸惊奇之人,笑道:“守之无物可撼,进之无可阻挡,杀之万物皆破,所谓的‘杀’便是以最纯粹的杀戮,击碎敌军将士的心防,唤醒他们最原本的恐惧,从而引之畏惧,不敢再战,只能退散而逃。”

  两人听完他的话,露出了片刻若有所思之色。

  婠婠率先醒悟过来,拍手娇笑道:“我明白哩,公子的‘燕云十八骑’对敌时只会越战越勇,越勇越杀,愈杀愈烈;而直面十八骑的大军,则会越战越惧,越惧越退,以至最后士气散尽,再不敢一战。”

  任意对她似赞赏般点了点头,随之不屑的瞟了另一人一眼。

  正好瞧见那个一眼,祝玉姸有些气急败坏道:“这是什么战法,战场上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说这么多还不全身废话。”

  任意摇头叹道:“他们杀的是士气。”

  祝玉姸俏脸一红,竟是生出一抹羞涩。以她的才智,早能想明白“杀”之战法精粹,只是这些天被这人一直呼来喝去,心有怨念,影响了自己的心境,方才如此。

  想明白后,她颇有些难以置信道:“这就是‘燕云十八骑’?”

  任意颔首道:“无论是九息回生法、断岩碎风枪,亦或者疾风掠影步、冥煞厉狱阵,皆是我以行战阵杀敌所创;且要入‘十八骑’之列,那必须对人的性命,看得不重,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他们自己的。”

  祝玉姸身形一颤,终于明白了“燕云十八骑”真正可怕之处。

  以绝强的技法为基,以无惧无畏的意志冲锋,以杀之士气的战法败敌,这看似简单直接的方式,却是造就了如今的燕云十八骑。

  祝玉姸娇叹一声,道:“所以在你看来,覆灭高丽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任意微微颔首,淡淡道:“本就不是件难事。”

  他轻描淡写的说出这话,祝玉姸听之一怔,转而有感所抒道:“我还真未见过你这样的人,仿佛世间就没甚你办不成的事。”

  任意举杯,轻呷一口杯中之酒,望着明月,幽幽道:“知天象命数,懂八卦奇门,医卜杂学,农田水利……并非世上无我不能之事,而是世间本不该有我这么一人。”

  明月洒落,雪花飘飞。

  祝玉姸望着亭中之人,目光落在他的脸上,没有满足,没有欢愉,亦没有那种自得,反而在这人身上似有种旁人所不能理解的空虚与寂寞。

  不知为何,见着这样的任意,婠婠心中泛起了一种怜惜的情意,竟当着自己师尊的面,靠在了他的身上。

  安静的月色下,祝玉姸悄然退去。

   还有一章。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