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月下夜话

2021-09-14 作者: 小刀断情丝
  第519章 月下夜话
  当夕阳最后一道余晖消失在西方的空际后,洛阳城已一片万家灯火,安宁静谧模样,日间曼清院的恐怖惨状,仿佛丝毫没有影响到洛阳。

  江边船泊停泊处,像一条条灯龙般沿岸盘绕延绵。

  河水上吹拂着令人刺骨的寒风,夜空上高挑着一轮明月。

  明月高挂,令月下蒙着一层淡淡的银辉……

  码头虽仍有人挑灯卸货,但大部分的地方,都已是一片忙碌后的平静。

  这是艘精巧的三桅船,洁白的帆宛若月光,狭长的船身拖拽出诡影,坚实而光润的木质,给人一种安定、迅速,又华丽的感觉。

  月色水波间,三桅船缓缓从码头使离,乍听得吱吱两声,一只小兽迅捷异常的从码头向着使离的帆船追来。它奔行如电,速度竟比江湖上有数的高手还要迅疾。

  倘若有人目力可见,那他定睛细看,却能发现,这只小兽奔行时竟是一种变幻无常,高明到极点的身法,不仅行若鬼魅,一跃而起还灵动如飞鸟。

  白影一闪,任意伸手就将它给捏在了掌中。

  见之这小畜生此刻还高举在头顶的酒壶,嘴角忍不住微一抽搐,任意没好气道:“给我扔了。”

  貂儿连连摇头,嘴里还“吱吱”的乱叫。

  随手将它掷了出去,只见貂儿直去如飞矢,“噗通”一声,一头栽进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扑哧”一声娇笑,婠婠换的一身白衣,人像幽灵般忽然立在了任意身旁,如梦如幻的凄迷美目落在他身上,俏脸神态娇俏可人。

  一对赤着的纤足在裙下露了出来,即便是世上最挑剔的人,也找不到任何瑕疪。

  婠婠笑意盈盈的道:“公子这只貂儿倒可爱的紧,也不知你如何养的。”

  任意淡淡道:“你不去歇息,出来做什么?”

  一声柔美悦耳的叹息,婠婠风情万种的白了他一眼,道:“婠儿也是关心公子,你这几日来似乎还未曾阖上眼过,公子就一点也不累么?”

  这番话虽甚为亲昵,但也没什么特别,只是她语声轻柔婉转,如同勾魂魔咒,却直教人产生无限遐想……

  任意不响不应,整个人迎着冰凉的寒风,微微昂首,眺望着天边的月色。

  在这月色之下,天地间好像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婠婠在他的那双眼睛中,也好似看到了一种莫名的,无法形容的,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寂意。

  他人就这么站着,仿佛连月色都因他而变了颜色。

  幽香扑鼻,婠婠又靠了过来,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你在想什么?”

  任意收回了心神,瞧着巧笑嫣然,美目流盼的人儿,开口道:“有些念家罢了。”

  婠婠眸光一亮,竟是问道:“公子家在哪?”

  任意余光轻瞥,淡淡道:“即是告诉你,你也不曾听过,说了也是白说,不说也罢!”

  婠婠香肩微耸,接着似是漫不经意的,再问道:“其实婠儿更加好奇的是,日间在曼清院,公子为何放过了那师妃暄?”

  任意忽然笑道:“一剑杀了她岂不是太过无趣了些。”

  婠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又一道轻柔娇媚的语声响起:“你叫我圣门助他宋家争夺天下,倘若宋家事成之后翻脸不认账,又待如何?”

  任意回过了身。

  脸纱已去,一张充满醉人风情的俏脸,映入眼帘。

  一对秀眉斜插入鬓,本就一双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倾倒的眼眸,再配合她宛如无瑕白玉雕琢而成娇柔白皙的玉容,谁能不生出惊艳的感觉。

  无论是风姿还是美貌,她实不在婠婠之下,且横看竖看,她的样貌都只是比婠婠大上几岁的样子,且成熟而风韵的曼妙身段,尤为过之……

  任意脸色古怪的问道:“你真是单丫头的祖母?”

  婠婠俏脸紧绷,忽现肃容,她憋着笑意,纵然眼前之人乃是她师尊,是她最为尊敬之人,但听得此句话,仍是差点没忍住这股笑意。

  祝玉姸银牙紧咬,胸膛不住的喘息,现出一阵机具诱惑的曲线,她秀眸怒瞪,一副好像要将人挫骨扬灰的模样。

  而任意则一副无事人般,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她一番,还似感叹般道:“便是我在初见之时,也险些被你样貌所骗。”

  祝玉姸忍住气,冷冷地道:“你说够了?可是能回答我了?”

  任意轻晒道:“你认为他们敢做出这种犯上作乱之事?话既是我说出来的,那宋家自会乖乖听话。”

  祝玉姸冷哼一声,道:“无论是谁做了皇帝,那他便绝不可能还能忍受你这样的存在,皇权至高无上,世间既然有了天子,那便不能有你这位天君。”

  任意笑道:“你是说,宋家一旦得到天下,那么他们下一个要对付的就会是我?”

  祝玉姸“哼哼”两声,似是还发泄着先前心中不满,接话道:“无论哪个成为了皇帝,都容不下你这么个人物。”

  任意像是赞赏她一般,点了点头道:“可我却是个例外!正是这世间有我这么一人,那么即便是登上帝位的天子,也依旧会小心翼翼,不敢怠慢。”

  祝玉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就如此自信?自信世间没人有办法能对付的了你?”

  任意笑道:“‘行到九垓八埏处,卧看天地寿尽时’,你又怎么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你不明白,天下也无一人能明白!”

  婠婠目瞪口呆,祝玉姸亦是美目瞪圆,一副不可名状的模样。

  任意看着二人摇了摇头,继而不在理会,直径向着船舱走去。

  其实祝玉姸与他说这些,也只是有些不敢相信那段被慕清流记载的史录:他从五十万步卒前出现,以一人,以一刀,直面五十万大军,杀出了一片连绵百里的赤地伏尸。氐秦因此大败,苻坚领千余人马溃逃,于汝阴城北密林处,毙于天君掌下。

  这一着史录详细的记载了边荒惊世一战的经过,乃当代圣君慕清流亲眼所见,亦是他亲笔记录。

  可正是如此,祝玉姸才无法相信,相信天君仅凭一己之力,竟能做到如此可怕,可恐之事!

  祝玉姸喃喃自语,轻吟道:“行到九垓八埏处,卧看天地寿尽时……难道史录记载真未出错?”

   码字很慢,反复阅读,还有些卡文。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