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一个人,一把刀

2021-02-23 作者: 小刀断情丝
  第368章 一个人,一把刀
  谢玄和谢石驰下山城,隔河瞭望。

  刘裕此刻也跟在谢玄身边,所有的北府将士皆在等待,等待八公山的讯号。

  一旦狼烟飘起,谢玄既会率北府军渡河参战,誓要一举击杀苻坚。可直至此刻也无狼烟升起,这已说明,燕云十八骑仍未战败,仍还活着。

  三人看不清战场的全面,只远远见着,边荒平野上,十八骑被秦军的人潮淹没。

  厮杀声,呐喊声,马蹄声,声震四野,即使在淝水东岸的北府将士,也听得清清楚楚。

  宽达三十丈的淝水,在刚升起的太阳照射下闪闪生辉,然而仅仅一水之隔,却已是碧落九幽之分。

  六万北府军皆是能远远瞧见那漂泊在半空的血雾,浓浓的血雾!
  谢玄一身白色儒服,傲立在岸边,原本他从容油然的神态,现已经有了变化。

  是惊诧,更是惊骇!

  隔岸瞭望,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他们都看见了,看见了秦军溃散,这一刻,所有北府将士都看见秦军霍然散开,丢盔弃甲,正四处溃逃。

  血雾笼罩在那里,遮住了众人目光,忽地一阵长风,掀起了血雾的一角。

  尸首横飞,血光惊现,而在片尸山血海间,十八骑正挥舞弯刀银枪,尽肆杀戮。

  但凡窥得这炼狱一角的人,无一不手脚冰凉,浑身发寒。

  另一处,高踞马上的苻坚在慕容垂、姚苌、杨安等诸将簇拥下,来到箭盾步兵阵的后方,朝前瞧去。

  长风刮过大地,苻坚等身后的数枝大旗随风猎猎作响。

  此战开始之前,苻坚心中本涌起万丈豪情,但是此刻,当他目光落在溃败的前锋军时,脸上竟透出了一丝惊恐。

  那里是血与尸,那里还有十八尊魔神。

  未见燕云十八骑的可怕,谁也无法想象那可怕究竟是如何可怕。

  苻坚尽力稳住心神,双目杀机大盛,厉声道:“左右发令,命我军两翼骑兵截击他们,朕定要诛杀这十八人。”

  鼓手闻令,立即鼓声雷动,三通鼓响后,两翼骑军开始收敛阵型,直向燕云十八骑杀去。

  就在鼓声刚歇的一刻,苻坚所在中军三十丈外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待众人看清他面目时才发现,他竟是个‘年轻’人。

  一袭无垢白衣,此人年纪似在二十许间,可他却有一首银白雪发。

  只见他笔直的走来,对周遭一切好似浑然未觉,予人一种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味道。

  他神情虽然懒散,但腰边却悬着柄长剑,剑鞘雪白,映若生辉。

  没人知道他是谁,亦无人知晓他是如何出现。

  见着如此大胆妄为之人,苻坚怒喝道:“你是谁?”

  来人没有说话,既没有停下,他就连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变化,嘴角上扬,修长的眼睛仿佛带着嘲弄般的笑意。

  他忽然撩起白衣下摆,露出了一柄刀鞘。

  “铮”地一声,刀被拔出,泻出一片银辉,那是一柄有着曼妙曲线的弯刀。

  刀,亮如一泓秋水,刀身优美,就如绝代佳人的纤腰;那是柄令人一见钟情,一见难忘的弯刀!

  见他拔刀,苻坚勃然大怒道:“南方小儿,欺我太甚!”

  正待苻坚想命人将其乱刀斩死之时,人不见了,弯刀也消失了。

  消失的刀变成了一抹刀光,人在刀光之后。

  接着,刀光破入了军阵。

  刀光一闪而没,当刀光消散之时,不见的人忽然就站在军阵之前。

  他站在那里,好像根本没有动过,可是他手里的刀,却有一滴血珠从刀尖滑落。

  然后大军第一列,站在他面前一百零八名士卒的人头突然掉落。

  他们的人还在站着,他们的盾甲还立在身前,但他们的头却掉了下来。

  没有头的人是什么?
  是死尸,一百零八具无头死尸!

  伤口平滑如境,鲜血喷涌如泉,滚烫,猩红,落满长空……

  所有人都露出了惊恐之极的表情,没有人能形容他们此刻心中的这种恐惧,在他们看见前锋军被十八骑屠杀之时,也没现在这般恐惧。

  任意拔刀,挥刀,他一刀所留下的是一百零八颗人头,一百零八具尸首,是无可想象的可怕,以及挥之不去的恐惧。

  恐惧过后,嘶声,喊声。

  第二片刀光已至!
  刀光再次掠起,带着千般风情,万种烈艳。

  绝情的刀锋,绝世的刀光,面对那样的弯刀,那样的刀光,士卒如落虚空,毫无征兆的,浑身突爆无数血痕。

  杨安拉住苻坚的战马连忙疾退,众将无一不迅速后退。

  刀光骤然再起,在军阵之中横扫而过,刀刃所过之处,所有秦军尽皆人首分离。

  那把刀仿佛暗合天地至理,那把刀仿佛可隶万物生死。

  任意只是随手挥洒,全无章法可寻,但他的刀,每一刀都是即兴的佳作,仿佛每一刀都已与天地间所有神奇融为一体。

  妙韵刀,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刀!

  刀锋锐不可阻,刀光避无可避,刀气触之既分,无论是兵器和人,只要被刀光掠过,一切都一分为二。

  任意身挪影动,脚踏玄妙无双的步伐,挥手一道道风情绝艳的刀光……

  以一人抵一军,以一人胜一军,以一人屠杀一军。

  马蹄疾。

  箭急啸。

  刀,掠起了动人之极的刀光!
  刀光绰约,像一抹月色,化作一场细雨。

  刀还是刀,箭已不是箭。

  弯刀在他手中,任意以神御刀,刀身瞬间涌出无数刀气,刀光纷飞,如旋风般围绕发放,破风裂石,碎甲取命。

  苻坚和一众将领忽然发现,自己六十万大军竟已阵不成阵,队不成队,变得混乱不堪。

  见着此情此景,苻坚差点晕厥。

  他怒喝道:“指挥阵型,朕还未败,朕有百万大军。”

  然而,一声清吟,一缕金气,一道庞然的刀光。

  苻坚几人远远的看向那边,那白衫人就气定神闲的站在那,在他四周已无活人立足,方圆数十丈尸横遍野,形成了一地伏尸,一片血地,几无杂色。

  轻风动衣,飘飘若仙。

  面对那样的人,苻坚空有百万大军,却无法发挥应有以众凌寡的威力,士卒尚未靠近,就被其凌空一斩,撷下人头。

  他持弯刀,轻踏步,一步一步的朝着这儿走来。

  他每踏出一步,苻坚心中的恐惧都递增了一分,他每挥出一刀,苻坚心中的勇气都消减一分。

  三刀十步之后,苻坚终于退了,这一退不是躲避锋芒,这一退已代表大秦百万大军就此败亡。

   还有一章,这几天更一章都要三四个小时,我也不知道为啥!

    好像自己有点注意力不集中,码字的时候码着码着就想到了大唐剧情。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