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决战前夕

2021-02-23 作者: 小刀断情丝
  第366章 决战前夕
  八公山上处处人影幢幢,一副阵容鼎盛、严阵以待的气势。

  太阳没入八公山后,天色渐暗,黄昏尽去。

  代之是峡石城暗弱的灯火,比之寿阳城头则是灯火通明。

  刘裕与燕飞两人正藏身在一处密林中,看着守备森严的寿阳城,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一丝苦笑。

  刘裕心中十分着急,为了明日的决战,他必须今夜就混进城中。

  明日一战,不仅关乎南晋王朝能否延续,亦是他汉族的生死存亡,一想于此,刘裕便感觉一股莫大的压力,直令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比起刘裕,燕飞却生出一种茫然而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这一战似乎与他无关,可他自己偏又像已被深深牵连,这种同为参与者和旁观客的情况,仿佛如在梦境里的经历。

  刘裕忽然问道:“燕兄为何愿意帮我?”

  燕飞心中无奈,他知刘裕对他还甚有一丝戒心。

  “刘兄还是不愿信我?”

  刘裕苦笑道:“若是平常,像燕兄这样的朋友,我愿把性命托付。可此刻刘裕背负的却非仅仅自家性命这么简单。”

  燕飞轻叹道:“我若告诉刘兄,家父也是汉人呢?”

  刘裕惊讶的看了燕飞一眼,逐而又歉意的点了点头。他本就知晓燕飞不愿多提及自己的过往,此刻说出这话,刘裕也终于放下心来。

  燕飞道:“你前去见那任公子,他如何给你的答复?”

  刘裕又苦笑道:“我尚未见着他人,就先被拦下。”

  燕飞道:“燕云十八骑?”

  刘裕点头道:“他们只告诉我:‘君上在休息,不得打扰’。任我如何说有要事求见,他们也不肯放我踏进一步,也不愿通报一声。”

  燕飞愕然!

  刘裕看着一队队从寿阳城使出的秦军,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等换装成士卒混进去如何?燕兄出生鲜卑部落,自然懂鲜卑语,而刘某也略通匈奴与氐族的语言。”

  燕飞双眼一亮,点头道:“这不失一个好办法。”

  说着两人当即就从密林掠出,慢慢向远处一支回来的小队靠近。

  ……

  苻坚立在寿阳城头,紧握的双拳微微颤抖,显出了他此刻的心情。

  族弟苻融败亡,仅过一日时间,又传来亲子苻丕战死的消息,俯瞰着那具被运回来的尸首……尸分两节,苻丕的脸上还僵住了一脸惊恐的表情。

  苻坚心中一片悲痛,转而既是目眦尽裂,咬牙切齿。

  感受到他这位大秦天王的怒意,陪伴身边的慕容永、慕容垂、姚苌、朱序等一众将领,无一不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姚苌犹豫再三,开口道:“大王,探子来报,八公山上的北府军严阵以待,大有驰下八公山,临滩布阵之势。”

  苻坚仍是看着尸首,沉声道:“淝水对岸又如何?”

  姚苌道:“横布岸原!”

  苻坚怒道:“好个谢玄小儿,他是要渡河与朕一战!”

  姚苌道:“怕他是想与那十八骑合兵,共同对抗我大军。”

  苻坚嘶声道:“他明白,明日朕必会亲临战场,为我儿报仇。”

  姚苌张了张嘴,不知该不该劝阻,然而吕光却附声道:“谢玄来到正好,明日我大军便顺势击败他北府小儿,一战决定天下。”

  苻坚长吐了口气,道:“世明说的不错,明日朕誓要将那十八人碎尸万段,挫骨扬灰,再将北府小儿一并碾碎。”

  语罢,苻坚又悲痛的看了一眼尸首,继而转身面对众臣开始发出号令。

  众将一一受令退下,而朱序便是被苻坚命其驻守寿阳。他本乃南晋判将,如今还尚不得苻坚信任,所以苻坚绝不会让他有在战场倒戈的机会。

  之所以放心令他驻守寿阳,是因为苻坚与其众将都不认为己方会败,且驻守寿阳也并非只有朱序他一人。

  苻坚已发号施令,众将退下修整。

  朱序渡步离开,回到了自己落脚的西苑。

  此刻他疲倦欲死,可是脑中却是乱成一片,心神更是一阵恍惚。

  如今他已走上一条叛祖背国的不归路,而事实上,他亦深信南晋远不是符坚氐秦的对手。

  所谓南晋之繁华,名士之风流,其实皆是建立在寒门百姓的血肉之上。现今偌大的南晋朝堂,若无谢安叔侄扶持,怕早已被粉碎的一干二净。

  可纵然如此,他也不想背负着这‘万世骂名’,‘叛祖背国’的他也不过是为了保住自身性命罢了。

  若能生,谁又想死?

  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自己厢房,窗门突然“咯吱”一声张开来。

  朱序立生警戒,手按剑柄。

  一记声音在窗外低声道:“朱将军勿要张扬,我是玄帅派来的人,有密函送上。”

  朱序愕然时,两条人影已先入厢房。

  这两人都是一身氐秦的军服,两人一入屋内,一人便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另一人则跪在了他的身前,双手举头奉上密函。

  朱序知晓,此时若自己敢出声高呼,站着的这人定会出手取他性命。微一迟疑,他终接过密函,微惊道:“你是谁?抬起头来!”

  刘裕依言抬首,微笑道:“大人曾见过刘裕两次,可还认得在下?”

  朱序借着烛光凝神细看,点头道:“我还记得你,你的相格十分特别,所以有些印象。你二人为何要来,难道想杀了我?”

  刘裕恭敬道:“大人误会了,请大人先查阅密函!”

  朱序默然片刻,拔开藏着密函竹筒漆封的木塞,取出信笺,刘裕已起身移动烛台。

  朱序缓缓坐下,展笺细读。

  刘裕与燕飞二人没有打扰,站在一旁,定睛的看着他……

  看着信笺,朱序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复杂之色,像是惭愧,又有些犹豫,直到最后他浑身一震,脸上犹豫之色尽去,转而露出惊喜的表情。

  刘裕知道,自朱序降于北胡,朝堂众臣皆是进言要夷朱家九族,但得安公求情,朱家并未遭受夷九族之厄。

  想来朱序在信笺中得知此事。

  朱序的确知晓家族无恙,他站起身来,接着把信笺折成一卷,放到烛焰上点燃。

  刘裕目睹一切,终于吐出口气,不禁露出喜意。

  朱序仰望屋梁,沉声道:“请回去告诉玄帅,朱序对安公施加于我朱家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朱某会依计而行,明日定会为玄帅拿下寿阳,绝去苻坚最后的生机。”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