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兄弟初见

    第230章 兄弟初见

    这两人皆一身洁白的衣衫,肤若如雪,黑白分明的双瞳扫向四周,瞧着似乎只是两个娇柔无力,弱不禁风的绝色少女!

    但两人冷漠傲然,这种傲岸之意仿佛与生俱来,丝毫不显作态,室中之人反而因她们到来,敛止,收手!

    啸云居士先被自己至交打了一掌,现在身上已多处剑伤,虽还要不了他的命,但继续待下去恐也性命难保。

    他目光闪动,突然冷笑道:“竟有女子闯入峨嵋禁地,峨嵋派弟子这般眼睁睁的瞧着,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神锡道长已然站起,见任意没有再出手的打算,早远离了这人。

    他此刻面沉如水,脸色难看,四下的峨嵋弟子亦现怒容。

    两名白衣少女仍神色不动,好似全然不在乎,左面一人身材较为纤细,美人脸、柳叶眉,冷傲中带几分娇俏。

    右面少女身材娇小一些,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瞧着妩媚娇憨。

    圆脸少女冷笑道:“荷露姐,你听见了呢,原来这里咱们来不得。”

    被称呼为荷露的少女,冷冷接话道:“天下间,无论什么地方,咱们要来便来,要去便去,没人能拦着咱们,没人敢拦着咱们!”

    神锡道长忍不住怒喝道:“哪来的女娃娃,好大的口气!”

    比起这位掌门尚还沉住气,两名峨嵋弟子却已忍受不住了,两道剑光同时飞出,宛若飞矢刺向那白衣少女。

    然而,白衣少女却是好像连瞧也未瞧,直等剑光临近,那被叫荷露的少女方才出手。

    素手纤纤一折一去,谁也看不明白她用的何种手法,只见刺来的剑锋被她一引一拨,剑锋半途一转,绕身疾走,错开了她后,竟刺向峨眉弟子各自肩上。

    两人仿佛没感到痛觉,只感心胆俱裂,愣在那里在不敢乱动,仿佛怕身不由己杀了同门。

    年轻人尚还不觉得如何,只认为叫荷露的少女武功颇为玄妙神奇,但年长者却是脸色惨变。

    “这……这莫非是‘移花接玉’?”

    荷露轻笑一声,淡淡道:“亏你还有点眼力。”

    圆脸少女冷笑道:“你现在还嫌我姐妹口气太大么?”

    神锡道长稳住心神,出言道:“我峨嵋与移花宫素无瓜葛,敢问两位姑娘此来,为的什么?”

    荷露淡淡道:“咱们听说燕南天的藏宝在此,所以过来瞧瞧。”

    “燕……燕南天的藏宝?”

    圆脸少女冷笑道:“你还要装糊涂?”

    神锡道长道:“此乃我峨眉历代掌门安葬圣地,何来燕南天的宝藏?”他忽然脸若恍然,目光四顾,惨笑道:“我明白了,你们……你们也是为那什么宝藏而来?”

    王一抓几人自不会再开口,如今移花宫已至,无论宝藏是真是假,他们都不敢再有染指之念。

    神锡道长忍住怒火,沉声道:“两位姑娘,这里并无燕南天的宝藏,想必是有人设下毒计,要我等互相厮杀。”

    圆脸少女冷冷道:“是否是圈套,等咱们搜过自会知晓。”

    神锡道长嘶声道:“棺中乃我峨眉先师之灵昔,谁也不许动。”

    圆脸少女冷笑道:“我若偏要瞧呢?”

    神锡道长怒喝道:“实在欺人太甚,我峨嵋派和你拼了!”

    语落,他当即出剑,含怒出手,剑下自不会留力,剑光一闪,快如电击直取圆脸少女的咽喉!

    其他峨眉弟子纷纷出手,也向那荷露攻了过去。

    若比起功力,她二人当不是这峨眉掌门的对手,但幸好移花宫的武功胜在巧妙轻灵,二人以身法妙手,倒是周旋在剑光之中。

    这时铁心兰扶着小鱼儿站了起来,即便已过半晌,他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铁心兰道:“你待在这,我去帮她们。”

    小鱼儿瞪眼道:“你帮她们?”

    铁心兰急道:“我迷途荒山,幸得她们所救,如今我怎能……”

    她话还未说话,邀月已冷冷道:“移花宫的事,何须你这外人插手?”

    铁心兰被她一句话打断,居然真一时不知该不该出手了。

    陡听一个声音道:“此事的确无须姑娘插手。”

    一条白影忽然从他们身旁飘过,语声犹在,但那白影竟已掠进了战局……这里除了任意与邀月外,其他人纵然是在火光下,也未瞧清来人。

    这人不仅身法迅若疾风,就连出手也迅急无比,人影闪过,闪入剑光。

    刹那间,只见一条人影在剑光之中闪转腾挪,接着便听到剑击之音不绝于耳,数十柄长剑几乎一齐被打落在地。

    别人不知他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但峨眉弟子在那瞬间感觉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道,引得他们手中长剑互击在一起,最后他们手中之剑却被自己的力道震脱。

    若说之前那叫荷露的少女一手‘移花接玉’不过是皮毛的话,那此刻出现这人,使得才是真正的‘移花接玉’。

    神锡道长仰天长叹道:“罢了!”

    他眼看自己不是来人的敌手,不能眼看师门受辱,掌门佩剑一起,剑锋已向自己咽喉抹了过去。

    谁知清风一拂,他手中一轻,掌门佩剑竟消失不见。然后一个白衣少年已自他身后缓步走出,双手又把佩剑递了回去。

    “道长请恕弟子无礼,若非贵派弟子向女儿家出手,弟子也不会得罪。”

    任意轻笑道:“移花宫倒是教出个不错的徒弟。”

    邀月看见了花无缺,又看了看小鱼儿……

    她目光一转,冰冷的目光最后看向了任意,冷漠冰冷的目光,忽然变得比火还热,她眼神中突然充满了痛苦,又充满了仇恨。

    任意微笑道:“我并不觉得他今日会死。”

    邀月整个人突然都颤抖了起来,她一字字缓缓道:“我绝不许任何人破坏它,你也不能……”

    任意摇头道:“我不会出手。”

    “好,好!”

    没人知道他二人在说些什么,此刻花无缺才刚刚表明身份,邀月便在这时叫出了他的名字。

    “花无缺,你给我过来!”

    所有人都看向了邀月,花无缺也真走了过来。

    他的确英俊不凡,他的风度,他的风采,便是柳玉如见了,也觉心神皆醉。

    花无缺站在了邀月身前,抱拳道:“敢问前辈叫无缺,不知所谓何事?”

    补更一章,还差两章,今天没有,有些卡文。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