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殉’情!

    第225章 ‘殉’情!

    邀月和任意走出酒楼,夕阳已沉,长街上江湖人好像更多了,当他们走出来后,这些人都在悄悄打量他们。

    凤凰楼死了几十人,一个时辰内已传遍了小镇。街道上不时还是些乌簪高髻、玄服佩剑的道人走过。

    道人们腰间佩剑又细又长,神情倨傲。

    他们即像全然不把他人放在眼里,但却又以锐利的目光打量那些江湖人士,特别是任意与邀月二人,他们死死盯着,仿佛要把二人的样貌刻在脑子里。

    他们是峨眉道士,峨嵋剑法以辛辣迅急为主,号称天下无双,门中弟子在江湖上行走向来眼高于顶,况且此处乃是峨眉山脚下,他们自然更是倨傲几分。

    邀月那双眼睛里,根本不瞧别处,她一直就那么跟在任意身后瞪着这人,眼神已不知杀了此人多少次,折磨他了多久。

    而任意一直背负双手,逛来逛去,好像开心得很。

    他看看字画,瞧瞧玉器,这才在暮色降临之时,离开了小镇。

    ……

    峨嵋山山势险峻,所谓“高出五岳,秀甲九州”正是形容峨眉,邀月跟着他,来到了后山,这里正是峨嵋山最最荒凉之地。

    邀月不知他为何要来这,此时星已疏,月已升,他们就走在一片白茫茫的云雾之中,然后任意停下,人站在了一处万丈危崖边。

    要是常人,或许在云雾中根本发现不了脚下危崖,可这绝瞒不过二人耳目。

    邀月凝视着他,见他望向脚下危崖,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人安静之时,其实并不那么讨厌,但那张嘴一旦开口,邀月便觉得此人浑身上下,简直没一处不令她厌恶,憎恨;直令她心烦,气闷。

    她目光微微闪动,突听任意道:“即便你推我下去,也摔不死我。”

    邀月冷哼道:“你……”

    她话还没说话,任意突然就不见了。

    邀月心中一惊,上前两步,看向危崖下……崖下风声呼啸,回荡耳畔,即便是她见着如此被云雾弥漫的深渊,也不免动容失色。

    崖下除了风声,却无任何声响,邀月忍不住道:“喂……你在哪,给我出来!”云雾间,她也瞧不清楚下方的情况,耳畔也只能听到自己的回音。

    过的片刻,仍无任何动静,邀月竟感到心慌起来,她大喝道:“任意,任意你在哪?快给我滚出来。”

    她真慌了,惊慌失措下,她居然也纵身跳了下去。

    风声骤起,邀月宛若驭风,她风姿绰约,抽身换影间,已下得近二十丈。

    她一手抓住崖壁上凸显的岩石,可脚下云雾环绕,依旧见不着崖低,更见不找任意的身影……想到此人就这么死了,邀月更觉得一阵心慌。

    她一咬樱唇,竟还向下纵去。

    如果说江枫让她恨了十四年,恨到最后亲手杀了他的话,那任意足以让她恨一辈子,直恨得她绝不容许这人轻易死去。

    寒风侵蚀着她的身体,她指尖突然冰冷,她全身都在颤抖,除了白茫茫的云雾,她什么都瞧不见,那个人真死了?

    那是种恍然若失的感觉,那是种惆怅、空虚的感觉,这种感觉直令邀月感到恐惧。

    忽然,一条人影如劲箭一般冲了上来。

    一只手已揽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纤腰,接着柔弱无骨,温腻柔软的娇躯,就这么贴在了任意的身上。

    邀月看见了那张熟悉又讨厌的脸,没有挣扎,没有动弹,只是呆呆的看着,竟已痴了。

    面具下,她露出了嫣然一笑,美得令人窒息的笑容。

    任意脚下虚空一踩,两人再度一掠而起,接着飘然回到了崖边。

    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缕缕幽幽沉沉,甜甜腻腻的香气,嗅着醉人魂魄的香气,任意面色古怪道:“你……刚想殉情?”

    邀月一愣,紧接着红晕双颊,容貌娇艳无伦,眼眸之中带着三分薄怒,三分恼怒,三分杀意,一分的羞赧,冰凉刺骨的真气勃发。

    震开了自己,弹开了那个怀抱,刚要一掌拍过去时,任意就道:“你可打不过我。”

    素手止住,她气的直喘粗气……

    吹气如兰,口脂香阵阵袭来。

    邀月一字字道:“忘记刚才那事,不然,不然我就……我……”

    她此时就像一个忸怩的小姑娘,即便是任意,也从未见过邀月这般模样,这还是那冷冰冰的移花宫大宫主?

    任意脸色更古怪了,笑道:“我记性向来很好,即便是现在,依旧记得自己第一次练武学的正是武当剑法,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一套剑法使完,树上落下十七片叶子。”

    邀月快气疯了,她怒喝道:“你住口,你给我住口!”

    任意又笑了笑,就这么看着她……

    邀月狠狠一跺脚,道:“不许你以后提起此事!否则我纵然一死,我也不会要你好过。”

    任意好奇,问道:“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邀月咬牙切齿道:“我恨不得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任意并没应她的话,而是看向了邀月身后。

    只见一个小子从草丛蹿了出来,远远还有人大吼道:“小鬼,出来……出来……”

    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子,一张异常好看的笑脸上,有条疤痕,此人不是小鱼儿还能有谁。

    “你若再不出来,我们一旦找着你,就要你不得好死。小鬼,快滚出来!”

    小鱼儿看着眼前两人,怔了怔,继而气喘吁吁的嬉笑道:“公子、前辈,咱们又见面了,两位真与我小鱼儿有缘。”

    邀月和任意二人都没理会他,身后足音急起,现在有这两位在,小鱼儿当然不用再逃,而且他也记得,似乎公子身边那位仆人可不会见死不救。

    追来了两人,前一个高大魁伟,满脸横肉,一嘴的络腮胡,眼睛却小的很。他喘气如牛,身子也雄壮如牛,摇头晃脑,一看就是个蠢材。

    而他身后之人一身白衣,弯着腰,驼着背,一张脸被拉长,再加上一嘴山羊胡,瞧着就像一张羊脸,他身子本就枯瘦矮小,再驼背,个头才到牛汉子腰间。

    任意看向小鱼儿,问道:“这两人是十二星相的‘白羊’和‘黄牛’?”

    小鱼儿点了点头。

    黄牛大吼道:“呔,你那小子,知道我们是十二星相你还不快……”

    白羊拦住了他,笑呵呵道:“不知公子贵姓,我二人只想找那小鬼,并不想与两位结怨,若两位方便的话。”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