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人不要太得意

    第203章 人不要太得意

    小正月,元宵佳节。

    这本是团圆,赏花灯,看舞狮的日子,可在这片阴森的山谷中,绝不是团圆过节的好地方。

    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所以称正月十五为“元宵节”。

    今夜的月,的确很圆。

    山谷很陡,终年被雾气笼罩着,月光与雾气相融,月色雾水间,让山谷看来愈发虚幻,愈发的神秘起来。

    那是瘴气,浓烈的瘴气,常人只要吸着一点,极易倒地昏迷不醒。

    在这险恶的山谷中,有着数不尽的毒虫毒物还有毒蛇,倒地几乎就代表死亡,所以这也是死亡之谷,谷口已有人树了木牌,表明了谷中的凶险,相戒行人勿入。

    但如此恐怖的地方,却还有个美丽的传说……

    传说谷中住着“魔神”,魔神本不该美丽,但有人见过魔神,那位魔神就是一位极其美丽,美丽的令人忘记一切的女子。

    ……

    热闹的忘忧谷,安静的小楼上。

    白小楼正看着手中信笺,嘴角露出冷笑,道:“原来她一直躲在这里,难怪多年来都没找着她。”

    信笺是春花送来的,是铜驼带着春花来到了教主面前。

    春花和秋月是白小楼送给丁鹏的侍女。

    白小楼看着眼前跪着的春花,赞叹道:“好,你做的很好,想不到你竟能找到他们。铁燕就这么死了,算是便宜了他们,不过金狮和银龙,还有那个贱人……他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说着,他又柔声道:“你起来吧。”

    春花起来,脸上满是难掩的笑意。

    “说说看,你是如何找到那三个叛徒踪迹的?”

    春花定了定神,缓缓说了出来。她说的甚为详细,详细的自她和秋月跟着丁鹏出谷后所发生的一切,从日常琐事,到跟着丁鹏去了谢家庄……

    白小楼开始微微皱眉,只觉得这丫头无用的废话太多,但仍是耐心的听她徐徐道来,未曾打断。

    最后,春花终于说到了关键,她正是在谢家庄内看见了金狮与谢小玉,然后她才偷听到两人的对话。

    白小楼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以这丫头的本事,绝不可能偷听不被发现。

    春花笑道:“老爷一定怀疑婢子在说谎。”

    白小楼不可置否。

    春花仍笑道:“其实老爷猜的不错,婢子的确说谎了,不过信笺上的那个地方却没错,他们也的确在那,婢子只是骗了老爷,我不是偷听,是谢小玉亲自告诉我的。”

    白小楼目光如刀一般盯着春花……谁想她不仅不怕,笑容愈甚。

    忽然铜驼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白小楼一惊,正想动弹时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竟浑身无力。他不敢再动,生怕自己与铜驼那样软到在地上。

    春花娇笑道:“老爷不必再装了。”

    白小楼勉强开口道:“我不管你使了什么手段,你莫忘了这里是哪,以你一个人……”

    春花打断道:“婢子当然不是一个人。”

    话音刚落,小楼已传来足音……来者一男一女,正是柳若松与秋月。

    柳若松微笑道:“教主不用担心,因为药效只有半个时辰,晚辈时间有限,没功夫把外面的人都杀了。”

    白小楼看了眼秋月,沉声道:“好手段,果然是好手段,元宵佳节,你们选了个好时段。”

    柳若松一笑道:“晚辈得到谢小姐赏识,特此前来替她处理魔教残余。不过晚辈一直以来都卑鄙无耻,若教主可以给晚辈一样东西,晚辈另投教主麾下也不无可能。”

    白小楼大笑道:“好个卑鄙无耻,你想要什么?”

    柳若松笑道:“自然是教主的绝学,神刀斩。”

    白小楼扫了眼两个丫头,冷笑道:“是你们告诉他的?”

    秋月道:“柳大爷虽然卑鄙无耻了一些,但也不真是个废物,特别在床笫之上,倒还是像几分男人。”

    春花娇笑道:“他既能满足婢子二人,那我们也自然要给他点甜头。”

    听到这,柳若松颇为自得,尽管为了满足她们,这段时间他用尽了办法,喝了不知多少副汤药,差点就让自己死在了床榻上。

    但一切还是值得的。

    白小楼心中一沉,又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以为你二人换了个环境,可以变得好一点了,可现在看来,你们和那贱人一样。”

    秋月也叹了口气道:“老爷你说错了,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是少主的人。”

    白小楼道:“少主是谁?”

    春花道:“是天美宫主的女儿,也是谢小玉小姐。”

    白小楼一愣,接着笑道:“谢晓峰啊谢晓峰,原来你也不过是个好色之徒。”

    秋月道:“老爷你该明白宫主的能耐,她若施展媚术来,谁又能逃过她的手心。”她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谢大侠也不亏是谢大侠,最后他还是离开了宫主。”

    春花道:“宫主因为在老爷与谢大侠身上两次失败,引以为耻,宫主居然自毁容貌。这些年来,她幽闭深谷,专练武功绝艺,宫主发誓定要有一日靠真正的武功胜过老爷与谢大侠,一举征服武林。”

    秋月忽然又叹道:“不过……”

    白小楼不等她说完,已仰天大笑道:“不过他回来了,天君回来了,那贱人的武功无论怎么练,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春花没有否认,继道:“宫主自知晓天君出现在江湖上后,便开始沉迷酒色。宫中一切事物都交给了少主打理。”

    她又道:“其实宫主早就知道了老爷藏身之所,但是为了神刀斩,一直没对老爷动手。”

    白小楼道:“怕是她还忌惮我手中弯刀,所以一直在寻找制住我的办法吧。”

    秋月笑道:“老爷说的不错,少主不亏是宫主的女儿,一年前她就找到了办法。”说着她拿出个香囊来。

    “这是少主在西域得到的宝贝,里面的东西气味极淡,可只要嗅上半个时辰,再厉害的高手也会成为软脚虾。”

    柳若松淡淡一笑,道:“好了,就此打住,我们的时间可不多。”

    白小楼冷笑道:“人,还是不要太得意为好。”

    柳若松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哈哈大笑道:“我难道不该得意?”

    白小楼淡淡道:“你可知道乐极生悲这个道理?”

    柳若松笑道:“我……”

    话被打断了。

    “他会有所体会。”

    声音响在三人身后,白小楼一脸讥笑的看着他们……

    语声很轻,很淡,很平静。

    三人绝不会听错,三人僵硬的转过身子,接着双目睁大,瞳孔紧收……

    他们看见了这条人影,人影就在圆月中。

    白发胜雪,白衣如云,没有人能形容他们三人看见这条人影时,心中的感觉。那种感觉胜过恐惧,就像一个人看见自己无法相信的事物是那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