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真是太阴险了

2021-02-25 作者: 肥皂快乐水
  第413章 真是太阴险了
  高九琢磨了半天,总算是想出了一个方案,但是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够去试一试。

  这件事情能否成功,取决于日军的态度,某种程度上来说,取决于滨田义至的态度,因此,这件事情必须首先要做通滨田义至的工作。

  对于日军派来的谈判代表是滨田义至,高九感到有些庆幸。首先,滨田义至是个聪明人,而且是一个有理智的人,如果换上一个愣头青,一根筋地盲目地维护日军的荣誉,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法往下谈。

  其次,滨田义至一直跟高九打交道,是高九的手下败将,在心理上高九就占据一定的优势。而且,滨田义至了解高九,知道高九是一个讲信用的人,这样就不会因为诚信的问题而节外生枝。

  高九决定亲自会一会滨田义至,之所以说是亲自会见滨田义至,是因为他这次要以自己的本来面目,来跟滨田义至谈判。

  高九吩咐人准备一些简单的酒菜,他要单独跟滨田义至会谈。

  滨田义至被带到了高九的帐篷,就听到高九说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要跟滨田君单独谈话。”

  滨田义至听到了其他人离开的脚步声,他的眼睛仍然被蒙着,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他听到高九说道:“滨田君,你可以取下眼罩了。”

  滨田义至摘下了眼罩,帐篷里的烛光昏暗,他很快就适应了过来。这时他就看到眼前坐着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高大英俊,英武中带着一些儒雅的气质。

  滨田义至向来对自己的外貌相当自负,可是面对着高九竟然有一些自惭形秽的感觉。

  高九微笑着说道:“滨田君请坐。”

  滨田义至看到眼前摆着酒菜的桌子,就走过去在高九的面前坐了下来。

  高九亲自给滨田义至倒了一杯酒,他说道:“滨田君,咱们算是老朋友了,在我遇见的日军将领中,你算是一位令我尊敬的对手。”

  滨田义至十分尴尬,他自负聪明,可是屡次都败在了高九的手下,他有点儿怀疑高九说这番话的诚意。

  高九认真地说道:“咱们二人已经有过多次的交锋,每一次交锋你所抓住的时机、制定的作战计划、采取的战术,应该说都是十分恰当甚至可以说是高明的。

  比如说,你制定的长途奔袭知远县城的作战计划,堪称完美。虽然最后是失败了,但是不能否认你制定的作战计划,在执行过程中的瞒天过海,都是相当成功的。”

  滨田义至也是这样认为的,一直以来他都感到困惑,不明白高九为什么会这么厉害,粉碎了他制定的所有的计划。他诚恳地说道:“高先生,您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对手,我实在是有些不明白,我究竟败在了哪里,您能否指点一二?”

  高九说道:“这件事情好说,咱们现在正好有时间,就好好地谈谈。”

  说完他端起酒杯,跟滨田义至碰了杯,然后又让滨田义至吃了几口菜。

  高九接着说道:“咱们就以第128旅团长途奔袭知远县城的那次战役来说吧,你有什么疑问尽管问,我保证知无不言。”

  滨田义至说道:“那一次战役开始的时候,第128旅团秘密南下,长途奔袭,首先炸毁了大清河大桥,控制了韩摆渡,切断了新编第187师与第41军的联络,这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而且当时山口大队佯攻桃花山,也牵制住了你们桃花山的兵力,这一切进行的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后来,事情却急转直下,我就是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

  那一次战役日军的损失太大了,给滨田义至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他很想弄清楚这其中的缘由。说到这里,他目光殷切地望着高九,希望高九能够给他解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十分信任高九,相信高九会很坦诚地告诉他。

  高九真的很坦诚,他说道:“战争的胜败,不仅仅取决于指挥员的聪明才智、参战人员的战斗力,也取决于其他的因素,就是兵法上常说的天时、地利和人和。

  坦率地说,你制定的那一次战役计划堪称完美,在执行的过程中,前期进展顺利,日军的战斗力也可圈可点,但是天时、地利和人和你们都处于劣势。

  咱们先说天时。

  第128旅团南下的时候,选择的时机可以说是很好的。当时日军大举南下,举行了武汉会战,第128旅团秘密南下,就具有很大的隐蔽性。事实证明,你的瞒天过海的计划是成功的。

  当时guo军的41军受到郑州方面的第38师团的牵制,你们抢先夺取了大清河大桥和韩摆渡渡口,对第187师进行了分割包围,总的来看,战术上的时机把握得很好。

  但是,这还不是天时。第128旅团所选择的战役时机在战术上固然十分恰当,但是,这个战役进行的时机在战略上仍然是有问题的。

  那就是你们远离后方作战,主力部队投入了武汉会战,山东地区的日军兵力不足,可以说是孤立无援。

  另外,因为是长途奔袭,携带的辎重、武器有限,一旦作战不顺利,辎重跟不上,第128旅团的战斗力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所以说,是整个战役发动的时机不对,这就是不占天时。具体战役发动的时机虽然恰当,但是从整体的战略态势上来说,你们从一开始就错了。”

  滨田义至听到这里,恍然大悟。他跟这个时代的日军将领们一样,都太迷信日军的战斗力了,因此,才犯了孤军深入的错误。

  他点点头,诚恳地说道:“高先生,您说得对,还请您继续指教。”

  高九说道:“咱们再来说地利,战役开始的时候,山口大队去牵制着桃花山的兵力,他们对那一带基本上可以说是完全不熟悉,因此打起仗来就十分被动,失败也是难免的。

  第128旅团同样也存在这个问题,对于知远县城一带的地形也不熟悉。guo军的新编第187师在那里已经经营了很长时间了,拥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在地利上就占了很大的优势。

  日军的战斗力强大,如果是遭遇战,新编第187师绝不是日军的对手,然而,他们坚守在坚固的工事里,却可以阻挡得住日军的进攻。

  而且你们是长途奔袭,战线拉得很长,补给线暴露在我军的打击范围之内,很容易就能够被切断。所以说,你们也不占地利。”

  滨田义至在上次战役结束之后,也进行过反思,对于这一点,他也是这样认为的。于是,他点头表示同意。

  高九说到这里,吃了几口菜,又喝了一口酒,然后接着说道:“接下来咱们就说人和,在这一点上,你们天然的就具有劣势。

  你们是侵略者,受到中国人民的仇恨是必然的,人心的向背一目了然。

  具体到那次战役上来说,第128旅团在鲁西南作战,得不到百姓的支持,补给线被切断以后,他们无法得到补给,战斗力急剧下降。

  guo军的新编第187师却得到了广大百姓的支持,粮弹充足,没有后顾之忧。同时,他们得到了我们桃花山游击队和地下党方面大力的援助,这也是造成第128旅团失败的最根本的原因。”

  听完了高九的分析,滨田义至的内心受到了震撼。他曾经和大多数的日军官兵一样,进入中国的时候都十分骄狂,认为很快就能够征服中国。当初制定的战略目标是三个月内灭亡中国,如今,已经一年过去了,日军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中国军民的抗战力量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削弱,反而有越战越强的趋势。

  滨田义至虽然仍然认为最终日本人能够征服中国,但是现在已经失去了短时间内,达成这一战略目标的信心。

  在山东的这一年多时间,山东方面的日军遭受了惨重的损失,这些都是滨田义至亲身经历的,其他的地方不好说,但是对于战胜桃花山游击队,滨田义至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信心了。

  滨田义至沉默了片刻,由衷地说道:“高先生,感谢您的指点。”

  随后,滨田义至又向高九请教了很多问题,高九基本上是有问必答,两个人之间的谈话就像老朋友之间一般,气氛十分融洽。

  滨田义至对于高九的能力和人品,从内心还是认可的。高九给予他的尊重,也令他感到很满意。在谈话的时候,他甚至有种知己之感,认为如果不是双方的立场不同,他跟高九应该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不过,滨田义至还是保持了清醒的头脑,眼前的这个家伙对于日军来说,是一个凶残的敌人,他必须小心地应对。他说道:“高先生,眼前的情况必须是要解决的,还请您提出您的条件。”

  高九依旧态度和蔼地说道:“滨田君,咱们二人达成的协议,已经说明了双方的诚意,我也没有反悔的意思,
  但是guo府和地下党方面都不同意。咱们也算是很熟悉了,我的处境你也是了解的,我必须考虑他们的意见,因此,协议草案条件的改变,还请你谅解。”

  滨田义至说道:“高先生,您说协议该如何修改?”

  高九说道:“让第18联队放下武器投降,并且要举行一个正式的投降仪式,其他的条件不变,我保证让他们平安地离开桃花山。为了不让你为难,在经济上我做一些让步,你们付给我30万大洋就行了。”

  “这不可能。大日本黄军绝不能这么做,上级也绝不会同意的。”滨田义至马上说道。他有点儿急眼了,因为这个条件不要说他的上级不可能同意,就连他本人也不会同意的。

  高九说道:“那不见得,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咱俩慢慢地谈,看看事情究竟会如何发展,或许你们的上级会同意呢。”

  滨田义至对于高九的说法,心里十分抵触,如果不是谈话的气氛一直很好,他恐怕会蹦起来的。他耐着性子说道:“您说说看,我们的上级如何会同意?”

  高九说道:“滨田君,我问你,你认为山上的日军情绪如何?你们的纪律还能够约束他们多久?约束到什么程度?”

  滨田义志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他知道山上的日军的意志力已经崩溃了,他不想接这个话茬,说道:“高先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绕弯子。”

  高九说道:“山上的日军的意志力已经消磨殆尽,他们现在只想着回家,如果你们不让他们回家,你认为他们会不会同意?”

  滨田义至已经说了让高九直说,因此,他仍然不吭气。

  高九也就自己接着往下说道:“假如你们不同意我提的条件,那么我就把你们的态度告诉山上的日军,我就说,你们日军高层想牺牲这些日军官兵,就让他们死在这里。后果是什么?这恐怕就不用我说了吧。”

  滨田义至的脸色十分难看,后果他是清楚的,他咬着牙不吭气。

  高九说道:“假如我告诉山上的那些官兵们,说你们日军方面确定牺牲他们,我会为他们指出一条明路,那就是让他们杀掉那些阻止他们回家的军官们,你猜猜他们会不会那样做呢?”

  滨田义至听到这里,忍不住说道:“高先生,你实在是太恶毒了,不能这么干。”

  高九也不理他了,说道:“我会告诉那些官兵们,只要他们杀掉那些阻止他们回家的军官,我就给他们提供美食,给他们治疗伤口,送他们回家,你猜他们会不会相信我说的话?”

  滨田义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上了高九的当。高九不久前给日军官兵提供了食物和药品,就是在赢得这些官兵们的信任。

  他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那些官兵们宁可相信高九的话,也不会相信中岛奉吾那些日军的军官了,假如高九真的煽动的话,兵变是无法避免的。

  滨田义至愤怒地说道:“高先生,你真是太阴险了,手段也太不光彩了。”

  高九淡淡一笑,说道:“滨田君,你这就不对了,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很尊重你,你这样的态度就太没有风度了。”

  滨田义至听到这里,也觉得自己情绪有些太激动了,他必须冷静下来,不能被高九牵着鼻子走。因此他深吸了一口气,换了一副态度说道:“高先生,很抱歉,是我不对,你接着说。”

  高九说道:“当山上的官兵们发动了兵变,他们下山之后,我让他们举行一个投降仪式,他们应该会同意吧?所以说,即使你们不同意,这一点我也能够轻松地做到。”

  滨田义至心里清楚,高九并不是在说大话,事情发展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他基本上是无能为力了。

  滨田义至告诫自己要冷静、再冷静。他再次做了一个深呼吸,问道:“高先生,既然如此,那咱们谈判还有什么意义呢?”

  高九说道:“不一样的,谈判还是要进行的,举行投降仪式这些事情,其实与我无关。我有我自己的打算,因为是你们先来打我的,因此,你们必须要付出代价。

  我这个人呢比较贪财,我还是要钱,不谈判,我就拿不到这些钱。为了打这一仗,我可是花了很多钱,如果拿不到钱,那我的损失就太大了。”

  滨田义至说道:“高先生,你这就太过分了。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还好意思要钱,当我是傻子呢?”

  他真的很生气,不免又有点儿激动了起来。

  高九说道:“滨田君,冷静,要冷静,希望你耐心听我说完。”

  他不等滨田义至说话,就接着往下说:“滨田君,谈判和不谈判是不一样的。假如你选择不谈判,那么在山上的日军发动兵变,举行了投降仪式之后,我会答应放他们回家,但是在放他们回家之前,我会把他们先送到武汉,在那里召开一个国际记者招待会,这恐怕对日军的形象影响会很大吧?”

  滨田义至听到这里真的害怕了,要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糟糕了。他的脸色苍白,身体有些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

  高九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儿,第18联队还有一面联队旗,你说我如果把这面联队旗给缴获了,然后也拿到记者招待会上去,你认为如何?”

  “不能这样。”滨田义至真的有些控制不住了,他急切地叫了起来。

  日军有一个传统,他们是以联队为基本作战单位的。步兵联队和骑兵联队都有一面联队旗,这面联队旗是由田黄亲自授予的,联队旗代表了联队的荣誉。联队旗损失了,这个联队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日军对于联队旗十分看重,每一个联队都会有一个专门的小队,负责保卫联队旗。

  由于日军对联队旗的严密保护,在八年的抗战中,抗日军民没有缴获过一面联队旗。

  高九的这个说法又打中了滨田义至的要害,滨田义至都快哭了。

  他说道:“高九,你就是个恶魔!你太阴险了。”

  高九也不生气,他依旧态度和蔼地说道:“滨田君,你觉得咱们还能谈判吗?”

  滨田义至到现在还能有什么选择吗?他只好说道:“要谈判,你刚才说的事情我都不同意,你到底要怎么样?”

  高九说道:“滨田君,我把你当朋友,肯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不会让你太为难。”

  滨田义至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说道:“高先生,是你说的把我当朋友,那么你就不要提出太苛刻的条件,否则的话我没有办法向上面交代。”

  高九说道:“好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你看如何?”

  滨田义至满怀希望地说道:“高先生,请讲。”

  高九说道:“日本战国时期的历史你熟悉吧,当一个大名战败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做的呢?”

  听到这里,滨田义至不由得眼前一亮。

  日本战国时期,各个大名(诸侯)互相攻伐,通常的情况下,战败了的大名会被要求自杀,以保全其亲属和下属。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高九说,滨田义至也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要中岛奉吾举行投降仪式之后,剖腹自杀,日军的颜面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存。

  高九说道:“滨田君,我把你当朋友,绝对会给你面子,联队旗的事情我就不提了,你们可以把它带回去。”

  滨田义至感激地说道:“谢谢高先生了。”

  高九说道:“为了让你好交代,原本说好的50万大洋,你们给我30万就行了。

  你不要担心你们的上级不同意,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两害相权取其轻,你们的那些将军都是聪明人,只要你把话说透了,我相信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滨田义至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高先生,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我尽量说服上级,而且我相信你也会严守承诺的。”

  高九很高兴地说道:“滨田君,你真的很好,咱们俩喝一杯。”

  滨田义至哪里有心情喝酒啊,他说道:“谢谢高先生了,我不胜酒力,酒就不喝了,我现在去发电报。”

  高九对外面喊道:“来人啊!带滨田君去发电报。”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