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得了个便宜

2021-11-02 作者: 咕行
  第638章 得了个便宜

  稻秧插播农具,李冲元还能看得明白。

  至少,这玩意需要推拉,方便把稻秧往田泥里插。

  可这稻子收割农具,李冲元却是怎么看也看不明白,总觉得墨非弄出来这个玩意,有点现代化农业机械的味道。

  组装起来复杂不说,各种配件也多到李冲元都不知道有多少。

  虽说绝大部分都木制的,仅有一把铁制的镰刀。

  甚至,连绳子都没有一根。

  李冲元捡起那把被捆好的稻子看了看,这才豁然发现,捆稻子的绳子乃是用的是稻杆。

  “这太神奇了,实在是太神奇了。”李冲元瞧着手中的这把捆好的稻子,实在有些惊奇了。

  惊奇不止李冲元,现场所有人都惊奇于墨非所制作出来的这个东西。

  墨非把稻子收割农具提了过来,往着李冲元身边一放道:“李郎君,东西已经帮你做好了,你答应我的酒可不能少啊。”

  “那是,那是。不过,墨先生,不知道能否把这两样农具的组装方式告知我们啊。刚才就看你一通的组装之下就把这两样农具组装好了,可大家估计都没看明白。墨先生你也知道,如只有这两样可不能惠及天下农人百姓的,所以我需要把此物献给朝廷,好让朝廷大力推广。到时候,在农忙时期,或者夏天的双抢时机之时,可以省去不少的时间。墨先生,你看如何?”李冲元放下手中的一捆稻子,看向墨非问道。

  墨非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可以。不过,这两物组装之后就不易拆卸了,只要一拆卸,就会损坏。所以,如李郎君你想记住组装的方式,那得重新打制这些东西了。”

  “万宏,墨先生说的话,你们可听清楚了。这两天,还请麻烦你们多打制一些各种配件出来,最好不能少于五十套,到时候大家一起学习组装。另外,把图纸给我收好,切莫损坏了。”李冲元见墨非应下自己的请求,心中欢喜不已。

  有了这两件农具,李冲元都可以想像到。

  在南方,有此两物,所有的农人百姓,皆可以惠及到。

  至于北方。

  李冲元虽还有些无法肯定能否用到这两件农具,但只要试验一下,想来应该是可以用到的。

  东西已经做出来了。

  墨非自然也就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这不。

  墨非一没事,就喜欢在李村到处闲逛。

  每到吃饭之时,就会赶回来。

  对于墨非在李村到处闲逛,李冲元也从不在意。

  李冲元需要在几天之内,让万宏他们打制那五十套农具的配件出来,然后让墨非当作大家的面组装好。

  到时候,所有人可以学上一学。

  至于图纸嘛。

  李冲元虽说让万宏他们小心一些,莫要损坏,但李冲元也没有那么傻,更是亲自复制了几份,予以保存。

  这可是好东西啊,而且还是惠及天下农人百姓的好东西。

  图纸必然是不能只有一份。

  要不然,图纸一损坏,李冲元就算是有实物在,估计一拆之下全得坏。

  墨非可是说了,这两样农具只要组装过后,就不能再拆了。

  只要一拆,就会损坏。

  李冲元虽不明白一拆就损坏,但为了以防万一,李冲元只能复制图纸。

  直到李冲元把图纸复制了三份之后,把复制的一份放在船厂,另外两份,以及墨非所画的原稿,李冲元直接收了起来。

  某天中午。

  墨非回来吃完饭之后,李冲元把明轮船的设计图拿给墨非瞧,“墨先生,这是明轮船的设计图纸,还有最近你改动的核心动力的设计图。墨先生你乃是大能人,要不,你帮忙帮我看看这明轮船设计的可合理?”

  “李郎君,你可真是无利不起早啊。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心的多给了我一壶酒,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不过,李郎君你怕是有所不知啊。机关术在下懂,但这造船之术,在下却也只是懂一些皮毛。而且,在下观你们所造的明轮船乃是一种新型船只,世上仅有。再者,在下也仔细观过你们的明轮船,前两天,在下也与万宏他们讲过一些修改了,所以,这设计图就没必要再看了。”墨非摇了摇头道。

  李冲元一听墨非之言,感觉墨非甚是谦虚啊。

  但人家不想再看了,李冲元也不好强求。

  而且,人家墨非已经说了,前两天他跟万宏他们提过明轮船的一些修改点,想来应该没有什么好的修改方案了。

  不过,到底有还是没有,李冲元也不知道。

  人家乃是大神。

  谦虚也好,还是真只是懂一些皮毛也罢,到了此间,李冲元还真就不能再强求了,“即然如此,那小子就多谢墨先生了。墨先生来到我的封地,这实乃是小子的荣幸。墨先生,我前两日听你说你居无定所,要不,以后你就留在我这里如何?”

  “呵呵,李郎君,你这是要在下帮你做事啊。”墨非笑了。

  墨非的笑,让李冲元倍显尴尬,“哪能呢。墨先生乃是大能人,小子哪敢让墨先生做事。”

  “李郎君你贵为李氏宗亲,又是这洋州的刺史。在下虽不知道你造船何用,但就从你为天下百姓所做之事,在下佩服。可是,在下习惯了游荡江湖,如居于某处,反到是不自在了。如有朝一日,在下想寻个终老之地,到时候李郎君要是还愿意收留于在下,在下就感激不尽了。”墨非正色而道。

  李冲元一听,虽有些小失望,但听墨非言语之中并没有完全拒绝,心中到也安了,“只要墨先生不嫌弃,小子的大门,永远为墨先生开着。”

  数日后。

  万宏他们打制的两件农具所有配件都已经搞定。

  随着墨非手把手的教着众人组装两件农具之下,李冲元也好,行八他们也罢,均已经可以完全熟练的组装了。

  而组装之时,李冲元这才发现,墨非先前所说的,两件农具一拆即毁,终于是明白了这话中之意了。

  如墨非所言。

  两件农具当中,有一些小配件,乃是这两件农具当中的精华所在。

  更是机关所在。

  只要一拆,这些小配件必然会在外力之下毁坏,而且会毁坏的体无完肤。

  即便是想把这些小配件拾起来量制,也基本无望了。

  这也让李冲元明白了,机关术就是机关术,即便你有万般的能耐,你也别想从实物中学了去。

  换成铁制的?
  李冲元到是想过。

  可眼下却是不合适,毕竟人家墨非还在呢,总不能当作人家的面,来研究人家的成果吧。

  “墨先生,这两件农具,小子想献给朝廷,想让朝廷向全天下农人百姓推而广之。所以,还请墨先生为这两件农具命个名如何?”事情结束后,李冲元向着墨非询问道。

  墨非却是摇了摇头,“农具只是农具,有名与无名基本都如此。李郎君你想献给朝廷那是你的事情,这与在下却是无关了。在下只是帮李郎君一个小忙罢了,李郎君你可莫要把我牵涉其中。”

  额.
  李冲元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即不命名,也不求功。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

  放在今天下,谁要是弄出个好东西出来,谁又舍得把东西给别人,让别人得了功利去。

  可眼前的这位,却是把话都说死了。

  即是不想给这两件农具命名,也不想因为这两件农具而受到朝廷的封赏。

  李冲元无法想像,无法想像眼前的墨非为何能做到如此。

  不过。

  当李冲元再深想之后,心中也就释然了。

  墨家子,居无定所,长年不显山露水的,甚至情愿隐于深山老林之中过活,他们早就把功名利禄抛在一边去了。

  否则。

  以墨家人的学识,或者手艺,这天下早就有他们的一席之地。

  佩服!

  李冲元实在是佩服至极。

  不佩服都不行了。

  至少,李冲元做不到如此,哪怕天下也没几个人能做到这般地步。

  几天后,墨非离开了李村。

  墨非离开前,李冲元把所有剩下的烧刀子都送给了墨非。

  甚至,在墨非离开前,李冲元还送了墨非三十个金饼子,当作墨非一路上的花销。

  可是。

  人家墨非到是豪气。

  酒他收了,可这金饼子却是一个都没收。

  最终,李冲元只能送出一包调料,算是当作感谢墨非对他李冲元的帮助了。

  墨非的离去,让李冲元稍稍有些失落。

  一个大能人从他手边溜走,李冲元恨不得把墨非绑起来。

  可是,人家要离去,李冲元即便是想求人家留下,可也是没有办法。

  万宏他们继续忙着,忙着根据墨非的指点,修正明轮船的一些地方。

  当然,核心动力这一块,也在加紧修正当中。

  而此时。

  李冲元却是忙着把两件农具打包,准备送往长安了。

  而其他的农具,李冲元让向四放发给李村的村民去使用。

  当村民们使用过这两件农具之后,皆是惊呼不已,更甚至,每天一到晚上,就跑到李冲元这边来,询问那两件农具能不能卖与他们。

  卖?
  李冲元又怎么可能卖。

  自己的佃户,有啥可卖的,拿去用就行了。

  同时。

  李冲元又开始组织起不少的木匠来,开始大量生产这两件农具。

  两件农具的名字到现在也没有取,李冲元在等长安那边的消息,等李世民给这两件农具取个好名。

  当然,李冲元也提供了两件农具的粗略名字。

  比如插播机,和收割机。

  看似简单,但确实如此。

  李冲元把这两件农具以及图纸,还有明轮船的设计图一起打包送回长安,他都可以想像到。

  只要李世民以及朝廷的那些大臣们见识到这两件农具之后,必然会叹为观止不可。

  好东西嘛,就得惠及天下所有的农人百姓。

  李冲元此时大量生产两件农具,当然也是想赚笔小钱的。

  大钱,李冲元到是想赚,但百姓手中又有多少钱可赚呢,所以李冲元的打算,也只是生产一批出来,然后卖给洋州的百姓使用。

  至于价钱嘛,就在成本价上加上个几十文钱就成了,也算是给那些木匠发放工钱用了。

  曲辕犁李冲元没赚钱,这两件农具,李冲元自然也不可能用来赚钱的。

  数日后。

  朝廷的公文,以及各部官员们也都到了洋州了。

  当朝廷的公文一到洋州后,州衙门的官吏们纷纷赶到了李村,给李冲元贺礼来了。

  李冲元封为西乡郡王的消息,终于开始出现在西乡了。

  而后。

  州衙门的人又开始要为李冲元封地扩大而忙碌了。

  原本。

  李村的田地面积就不多,也只有一千五百亩。

  可随着李冲元被封为西乡郡王之后,这封地面积就得扩大到五千亩,而且还有食邑什么的,都得重新拟定。

  所以,朝廷各部的人都会赶到西乡来,为新的郡王拟定诸事。

  “小郎君,你回来的时候怎么没跟我们提过这事啊,你被封为郡王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透露一点风声出来。小郎君,你太低调了!”向四对于李冲元回到西乡之后,未把被封为郡王之事向他言上一二,使得他对李冲元实在是有些无语。

  同时。

  向四更是瞪了一眼向八他们等人。

  向八等人很是无辜的向着李冲元投去一道求助的目光。

  李冲元却是嘿嘿一笑道:“向四啊,这事你现在不是知道了嘛。反正只是提爵位罢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再说了,这事也不能广而告之吧,让所有洋州人都知道,我李冲元提爵了吧。”

  “小郎君,你提爵这可是大事。你低调就算了,你至少也得为我们想一想啊,为村中的佃户们想一想啊。不行,我得准备准备,在咱李村办一场大宴席,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小郎君你现在已经不是县侯了,而是郡王了。”向四对李冲元的解释很是无语。

  又办宴席。

  李冲元都有些怕办宴席了。

  可是。

  向四乃是这里的管事,更是老夫人安排在李村的管事。

  李冲元就算是想拒绝,可这宴席还真就得办。

  毕竟,这里乃是他的封地,不管如何,还真就得如向四所言,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李冲元不再是西乡县侯了,而是这西乡郡王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