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农具

2021-10-15 作者: 咕行
  第636章 农具
  虽说。

  李冲元听得有些迷糊,但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墨非所说的连动杠的原理了。

  连动杠相当于李冲元前世的汽车下面的连动杠。

  至于如何解决,这并不是他李冲元去想的事情。

  有着这么一位大神在,哪里还需要用到他李冲元。

  况且。

  万宏他们肯定是听懂了,而且也听进去了。

  听的那么认真,要是没听进去,那自然是会出言询问的。

  李冲元也不去打扰他们,轻轻的抬动着脚步退出了造船厂。

  一出造船厂之后的李冲元,真想放声大笑一声。

  “小郎君,你今日不去县城吗?”正当李冲元退出船厂没多远后,向四跑了过来询问道。

  李冲元看向向四,“去县城干嘛?”

  “姚空前段时间好像有什么事弄不下来,而且,最近州衙门那边好像有什么事使得姚空都压不住,前两天姚空回来的时候还向我报怨呢。即然小郎君你回来了,我看还是先去衙门找姚空问问吧。”向四解释道。

  李冲元不解。

  这衙门又发生了什么事,连姚空都压不住,难道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不过。

  李冲元到也没想着现在就去衙门。

  再大的事情,也大不过船厂。

  除非有暴乱。

  当下的洋州,或者说当下的唐国,谁要是敢暴乱,等待他的,可不是什么招安,而是灭杀了。

  李冲元一边往着码头方向走去,脑中一边想着姚空到底碰到了什么麻烦。

  当李冲元一边往着码头走去之时,道路两旁的田地里,不少村民正在收割庄稼。

  李冲元抬头望去,一片金,“一转眼就又是稻子收割季了,没想到,回一趟长安再回来后,就已是农忙时节了。”

  当下,已是七月中下旬了。

  此时农田里面全是一片金黄,稀疏的稻子怵立在稻杆上端,风一吹,稻浪绵绵。

  “这样的稻种,还真难以丰收啊。看来这稻种寻找,以及培育也得加紧了。”李冲元蹲下身来,捧起一稻穗,很是有些无奈。

  育种。

  对于水稻的育种,这是李冲元心中的梦。

  前世。

  李冲元听长辈们说,那个时候在没有杂交水稻之前,一亩田产粮五六百斤就已经算是丰收了。

  而且,这还是在有着大量化工肥料,以及农家肥的加持之下,才有着如此的亩产。

  而放在当下。

  一亩农田要是能产个五六百斤,那绝对是超级大丰收。

  当下。

  一亩农田也就将将产个两三百斤,顶天了也就三百斤。

  这样的产量,也使得众南方的百姓每天还都得像是钉在农田里一样,一日不得闲才有如此的收成。

  要是稍稍懒了一点。

  别说三百斤了,哪怕就是能有个二百斤,这都要感谢老天爷了。

  前世。

  大家都活在太平的时代,水稻又有着那位伟大的杂交水稻之父,以及他的团队在攻关,所有人都感受不到国家缺粮的困境。

  李冲元记得。

  前世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得依着田亩数来交公粮。

  而当公粮一交,家中所剩的粮食就不再是那么多了。

  甚至,如果农田里的水稻一减产,那下一年过的日子,那可就得紧紧巴巴的了。

  南方不比北方。

  南方山多林多,水田相对而言所分到每个人的头上,也就几分田。

  要是人口多,农田相对还多一些,但也架不住人多嘴多,这粮食的需求也就大了。

  所以。

  南方很多地方,在早些年的时候,很多人都饿过肚子。

  反观北方,大部分都属于平原,什么地方都能种上些庄稼,所以,北方只要不是遇上干旱,或者水灾什么的,这饿肚子基本是少有发生的。

  西乡属于南方。

  虽地处汉水之下,离着终南山也近,但依然还是属于南方。

  南方嘛,当然以种水稻为主。

  李冲元怀念前世的水稻收成,但当下却是没有办法。

  李冲元不是学这个专业的,即便是听过这样的课程,可也知道,想要培育出产量高,而且抗病抗旱抗涝等优良的稻种出来,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搞定的事情。

  一种优良的稻种培育,少则七八年,长则二三十年。

  据李冲元所知。

  伟大的杂交水稻之父袁老爷子,曾经为了寻找野生稻,脚步遍布华夏南方各省。

  可见。

  想要培育出优良的水稻出来,那就得有着吃苦耐劳的精神。

  同时。

  也得有一定的基础知识,才能够抓住机会。

  吃苦耐劳的精神,李冲元有。

  但这基础知识,李冲元却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补了。

  不过。

  好在李冲元知道,不管什么农作物杂交,都得是同一科,或者亚科才能进行杂交。

  而且,李冲元前世读书的时候至少还听过了些农业课程,也知道一些大致的育种方法。

  要不然。

  他李冲元也不至于能培育出一些新的蔬菜出来了。

  正当李冲元蹲在农田边,捧着一稻穗囔囔自语之时,一村民老汉却是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小声的问道:“小郎君,你在看啥呢?”

  李冲元突闻声音,抬头看了看那村民,笑了笑,“没看啥,就是想着今年的收成实在有些低。你家今年是没怎么上肥料吧,要不然,这产量也不至于如此之低的。”

  “小郎君,我到是想上肥料,可没肥可上啊。你让我们去西乡县城弄夜香,可夜香就这么多,分到大家手上的也没有多少了。”那老汉脸带无奈的说道。

  李冲元缓缓起身,轻轻的拍了拍手道:“夜香没有,那就想办法积肥。我记得积肥之事我早先就跟你们提过,你不会是偷懒没去弄吧?”

  “这个.我到是想弄,可今年家里的小孙子刚出生,而且又多病,所以也就没去积肥了。”那老汉一听李冲元的话,顿时更是尴尬不已。

  积肥。

  李冲元去年就交待下去了。

  而老汉所说的,李冲元到也能理解了。

  这老汉李冲元当然是识得的,也知道他家今年添丁进口了,而且那口还是这老汉家三代单传的第三代,可谓是香火传薪啊。

  家中的香火不能断,在当下谁都看得非常之重。

  李冲元听后,笑了笑,“你家的事我知道,娃儿重要。怎么样了?你家那小娃现在可还好?没什么大问题了吧?”

  “没啥事了,这事还得多谢小郎君你。要不是小郎君你,我家小牛可就真没了。”老汉见李冲元一问及他的孙子后,立马向着李冲元一通的感谢。

  小娃出生就有病。

  在当下,基本可以说是判了死刑了。

  而这老汉一家求到了李冲元这里,李冲元呢也不吝啬,又是给钱,又是帮找大夫。

  最后,还帮着写信到李庄,让张文礼依着这边大夫出具的诊书开了方子。

  有了张文礼的方子,小娃的病情到也控制住了。

  虽说没啥大事了,但李冲元却是知道,他家的小娃天生心脏病。

  能活多久,李冲元无法估算。

  如果能好好将养着,说不定到也能活到老。

  可就老汉家的情况,李冲元实在有些不知道怎么去评说。

  但话又说回来了,身为他李冲元的佃户,能帮就帮,孩子才出生没几个月,如果去了,连这个世界都没有瞧出个名堂出来,那还真有些可惜了。

  钱嘛,李冲元还是有一些的,所以只能尽能力帮了。

  李冲元不再问娃儿的事,到是指着他家所佃的农田稻子问道:“你家的稻子得赶紧收割了,可别一下雨之后,就全部废在田里了。”

  “小郎君你放心吧,只要我们还能干得动,哪怕没日没夜的,也会加紧把稻子收割的。”老汉点头应道。

  农田多,佃户少。

  李村将将二十来户不到三十户人家,农田却是拥有一千五百亩。

  平均下来,一人差不多要佃六七亩农田了。

  这可是纯农田,可不是山地。

  而且每年所种的,只有水稻。

  这里不是北方,有着大量的田地耕种。

  在南方,少有轮耕的情况,而北方却是一两年就得轮耕一次,所以北方的田地分到百姓手中,却是多的很。

  当然。

  山地也是有的,只不过那些山地只适用于种植一些蔬菜,或者一些豆类的东西,少有占农田来种植这些东西。

  李冲元也不再往着码头去了,而是开始往着农田里钻去,一路查看各家稻子的情况。

  李村的村民,基本都是携家带口的,各自拿着镰刀,弯着腰,顶着初升的太阳,卖力的收割着成熟的稻子。

  瞧着农忙的村民们,脸上虽挂着汗珠,但依然扬溢着幸福的神情。

  每年一到农忙收割季,百姓们就算是再穷,再苦,在此时也都是开心的。

  当李冲元各家的田地里巡视了一番过后,忆起自己前世弯着腰在农田里收割稻子的情况,这脸上就抽抽不停。

  “看来,得弄出个收割农具出来,要不然,就这样的收割速度,实在让人无法恭维。累人不说,如果一旦下几天雨,这些稻子就得烂在田里了。”李冲元望着众村民忙碌的身影,又忆起自己前世收割稻子的种种辛苦,心有所思道。

  说做就做。

  李冲元拐了个弯,往着船厂急走而去。

  当李冲元人还未来到船厂,就迎面碰上了从船厂被簇拥而出的墨非。

  万宏等人纷纷向李冲元行礼,言语之中多有对墨非的能力竖大拇指。

  李冲元向着万宏等人抱拳回应后,又向着墨非行了一礼道:“墨先生,小子有点事需要向你求教,不知道现在可方便。”

  “李郎君,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原本,我还以为李郎君只是某个勋贵子弟呢,原来李郎君还是这洋州的刺史。墨非之前失了礼,还请李刺史莫要见怪。”墨非在船厂得闻了李冲元的身份,赶紧回了一礼。

  李冲元尴尬的笑了笑,“墨先生可别这样。我只是一个晚生后辈,在墨先生面前可不敢称大。墨先生,还请随我去看看,小子需要墨先生的帮助。”

  李冲元有些急切,也不再讲什么礼节,直接拉着墨非往着农田方向走去。

  待来到了农田间,墨非好奇的望着眼前的一片农田问道:“李刺史这是做何?把在下拉到此地难道是因为这些稻子?”

  “墨先生慧眼如炬啊,正是因为这些稻子。墨先生你瞧,众百姓们收割庄稼实在太过辛苦,不知道墨先生可有何方法改变这种收割方式。此种收割方式慢且不说,还非常的累人,一旦天公不作美,下几天雨的话,那这些已经成熟的稻子就会烂在田里。小子知道,墨家以机关闻名于世,想来墨先生肯定有方法的,还请墨先生看在天下百姓们的面上,造出一种帮助农人百姓收割庄稼的农具出来。”李冲元还真叫一个不客气,一到这农田边,就急切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墨非听完李冲元的话后,望了一眼农田中的稻子,又回头盯着李冲元。

  墨非如此盯着他李冲元,这种眼光盯着他,像是自己拔光了之后扔在他人眼前一样,这顿时让李冲元更是显得尴尬不已。

  墨非没有说话,但这脑袋却是轻轻的点了点。

  李冲元一见墨非应下了这事,立马大喜过望道:“小子在此代表百姓们谢过墨先生了。墨先生,你需要什么东西,可以直接跟我说,只要我有的,我一定提供,哪怕没有的,我也会让人弄来。”

  “不需要太多东西,李刺史你的那个船厂应该都有我需要的东西。不过,李刺史,在下帮你造一个收割庄稼的农具,你可得让在下尝一尝你说的那个美味熊掌,要不然,在下可不依哦。”墨非此时到是要起了好处来了。

  好处只是一口吃的。

  李冲元一听后,连连点头,“墨先生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熊掌而已,只要墨先生尽心帮在下造出那个农具出来,不要说熊掌,哪怕别的美味,小子也绝不会吝啬的。”

  有了墨非的应承,李冲元把墨非带回到船厂,并且让万宏他们配合墨非。

  而他李冲元却是回去给墨非准备做熊掌去了。

  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对于李冲元来说,那都不叫一个事。

  而能用菜肴解决的事情,这对于李冲元来说,那更不叫一个事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