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4章 自个找苦吃

2021-11-11 作者: 暖心月
  第2334章 自个找苦吃

  “你喝醉了。”

  方伟这回答明显是没将宁臻所言当真:“走,我送你回家,再这么喝下去,你明早起来铁定头痛。”

  说着,方伟就欲起身,却被宁臻一把拽住胳膊,拉坐回原位置。

  “你这是不信么?可我没有骗你,昨晚,就在昨晚我有做了一个梦,那个梦中有我、有你、有咱们同期插队的那些知青战友,
  很真实,就像是我亲身经历过一生,而梦中的我因为意外救下叶同志,然后我们两人结婚,后来我考上大学带她回了京市,

  就读大学期间,像现在的我一样,没必要便开公司,公司名称就叫臻和,随着时间推移,臻和发展得一年比一年好,

  我有儿有女,夫妻恩爱,一家人过得和和乐乐。从梦中醒过来,我确实有些难以置信,可我一想起当初在清溪大队,
  闻知洛怀民同志和叶同志订婚那一刻,好像有件很重要的事与我擦肩而过,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却就是想不到那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是什么。

  现在来看,是我错失了本属于我的姻缘,叶同志落水被洛同志搭救,不是我梦中那样,由我从河中救起。方伟,你现在可能明白我的心情?
  那日我本可以出现在河边,是姚青青那个女人突然出现,拦住我的去路,和我说些有的没的,让我错过了本属于我的姻缘。”

  说到这,宁臻挪离视线,在眼角用力抹了一把,续说:“不管那个梦是否真实,不管我梦中的妻子和现实中的叶同志有何区别,现在的我,注定无缘和叶同志走到一起。”

  方伟做沉思状,听宁臻哑声说着。

  “今个下午我有和姚青青见过一面,不想和她绕弯子,我直接问出心里的疑惑,你猜她是怎么回答我的?

  她说她有做过一个梦,在她的梦中,洛同志是她的丈夫,由于洛同志到改革开饭那年都没有出息,她选择离婚回城,

  差不多过去数年,她无意中看到我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在一家酒店门外下车,打听到我在酒店为妻子开办生日宴,又得知
  我身家不菲,于是就想着接近我,取代叶同志做我的妻子。这都是姚青青亲口说的,她承认那日拦住我去河边,没话找话,好让我错过救叶同志,达到破坏我姻缘的目的。”

  见宁臻溢满失落和痛楚,方伟嘴角动了动,说:“我不是不信,我就是觉得这事太过于玄乎。”

  微顿片刻,方伟问:“那你喝成这熊样儿,难不成是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入手?”

  这年代可没有网络穿越、重生笑说看,亦没有穿越重生影视剧看,从而了解到什么叫穿越和重生。

  因此,不管是宁臻好还是方伟,都想不到姚青青口中所谓的梦,实际上是其从未来重生回来,也就是有活过一世,于是,想要通过自己知道的,来改变这一生的命运。

  “我……我想见见她,可我……可我找不到理由走到她面前,再就是,我若是和她见面,会不会让她爱人误会,影响到她的感情生活……”

  宁臻神色萎靡,双肘撑在膝上,两手抱头,闷声说:“我明白即便能见上面也改变不了什么,但……”

  言语打住,宁臻没再说下去。

  “既然都明白,做什么还要想东想西?如果真想见一面,大不了抽空前往母校看望看望那些曾教授过咱们的教授,
  到时,制造一个偶遇的机会,这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对了,得提前打听好她那日的课程安排,否则,要偶遇到估计只有一半的几率。”

  方伟给出主意。宁臻却摇头:“她身怀有孕,产期就在最近,一两个月内怕是不会出现在校园里。”

  “你是如何知道的?”

  方伟随口就问。

  “公司近期正在和唯夏洽谈一合作事项,有位叫吴梅的经理是她大学同班同学,得知我同是B大毕业,
  闲聊时无意中提到咱们那届同学中出的两位风云人物,又得知我曾在清溪大队落户,吴经理不由聊得起兴,说起叶同志和洛同志的事……”

  “那位吴经理该不会在追求你吧?”

  方伟古怪地看着宁臻,两人四目相对,宁臻皱眉,眼里直白地写着“你到底会不会抓重点”?
  但他嘴上却对方伟所言做着回应:“我对吴经理没感觉。”

  “人吴同志能担任唯夏一个部门的经理,这说明人女同志很有工作能力,估计样貌也不差,有这么一位优秀的媳妇儿人选送上门,
  你竟然告诉你对人家没感觉,宁总,咱能不能抓住机会,别再去想一些不可能的事啊?!”

  “你似乎忘了,我说过我不想将就。”

  宁臻靠回沙发上:“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将就着过日子,自个憋屈不说,对另一半也不公平。”

  “行,我说不过你,这样吧,等叶同志生下孩子,我陪你一块儿去探望叶同志和叶同志生的宝宝,你觉得怎样?”

  方伟觉得这是他能想出的最好的法子,若不是为了帮哥们,他才不会绞尽脑汁来琢磨。宁臻抿唇,沉默良久,点点头:“就这么办吧。”

  “现在可以回家了吧?走,我送你。”

  “我能开车。”

  “你想玩刺激,但请顾及他人的生命。”

  拽着宁臻的手,方伟将人拉着一起站起:“酒驾是不好的行为,你的车就放在公司,我拦辆出租送你回去。”

  “你过来没开车?”

  两人走出办公室,宁臻被方伟搀扶着进入电梯边问。“你约我喝酒,我开车出来合适?”

  给宁臻一个白眼儿,方伟嘴里嘀嘀咕咕:“之前不是给你说过,我那媳妇儿特别不喜欢我喝酒抽烟,
  接到你约酒的电话,出门前我直接扯谎,说你找我有事,这才没被我媳妇儿盘根问底,顺当出了家门。”

  “管你是对你好,再说,抽烟喝酒不是好习惯,很影响身体健康。”

  宁臻给了一句。

  “你知道那自个为什么又是抽烟又是喝酒?”

  方伟“呵”了声,看眼宁臻问。“我日常基本上不沾酒不抽烟,今个不是情况特殊么。”

  宁臻苦笑。

  “我看你是没事找事。”

  方伟怼了句,说:“不管你做的梦是真是假,可你眼下清楚知道,叶同志早已和洛同志结婚,人夫妻恩爱,至今已有十年,你现在想着念着,纯粹是给自个找苦吃。”

  “或许如你所说,我确实是自个自个找苦吃。”

  宁臻回应。

  “好好走路。”

  被方伟扶着走向马路边挡出租,宁臻两条大长腿像是风中扬柳在那摆动,累得方伟狠不得将人直接仍在地上。

  “我这不走得好好的么!”

  宁臻委屈。

  “快收起你的委屈脸,看得我心里犯膈应。”

  又不是美女,对着他摆出这么个表情,想做什么?方伟没好气地瞪眼。

  “瞎说,我这张脸很下饭的。”

  宁臻反驳。

  “谁说的?”

  方伟随口问。

  “大学时期的女同学说过,咱们公司的女员工私下里也说过。”

  宁臻醉意重新涌上头,靠在方伟身上回应。

  “你怎么知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哥们还挺臭美!
  “我无意中听到的。”

  宁臻说着,一双眼睛锁在方伟脸上,慢慢露出嫌弃表情:“你这脸越来越像大饼,你媳妇儿看着很嫌弃吧?”

  “你就埋汰我吧!我不就是这两年稍微有点发福,等着吧,我很快就能锻炼回我大学时期的身段,到时,颜值自然回归。”

  他没想发福的,可目前的职业时不时被人请吃饭,不去,领导在旁喊一起,真不去的话,那就是不给领导面子,
  没得法子,只能跟着去,这么一来,少不了得喝酒,于是喝着吃着,吃着喝着,身材不走样都难。

  当然,饭可以吃,但要想让他做违反工作原则的事,对不起,免谈。方伟丝毫不担心被领导穿小鞋,他有好哥们每年给的分红,养家糊口不成问题,完全用不着担心失去工作。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的工作岗位除非他自个不相干,主动离职,旁人想随便找个借口免除他的工作,没可能。

  他不是软柿子,能任人拿捏。送宁臻到宁家,方伟没做停留,乘出租返回自个家,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方伟禁不住回想起宁臻说的那个梦,

  及宁臻说姚青青做的那个梦,越是想着俩梦,方伟越是觉得玄乎,不自主地打个哆嗦。

  为了能尽快入睡,他强行让自己不再去想宁臻口中的那两个梦,奈何效果甚微,不得不把心思往旁出想,最终想着工作中的事方慢慢进入熟睡。

  距离叶夏预产期仅剩下五日,不料,这日后半夜,叶夏突然推醒陆向北:“五哥快起来,我怕是要生了。”

  听到媳妇儿的声音,陆向北迷迷糊糊睁开眼,待看到叶夏额头上布满的细汗和脸上忍痛的表情,瞬间清醒,坐起身就麻溜穿衣裤,

  待把自个收拾齐整,又连忙给叶夏穿好,接着横抱起亲亲媳妇儿就出卧室。“怎么了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两人动静不小,王大菊披着外套走出和洛支书住的那间屋,就见儿子抱着儿媳一脸焦急地朝门外走:“这是要生了?”

  陆向北“嗯”了声,下一刻,王大菊返回屋,喊醒洛支书,老两口动作迅速,不多会,拎着大包小包到院里。

  “爸坐副驾,妈做后面看顾夏夏,我来开车。”

  叶夏和陆向北,及洛四哥一人有一辆车用做代步工具,且洛四哥早几年就在京市有了自己的住房,但在婚姻这块,

  一直是单身,洛四哥不想再婚,不是他恐惧婚姻,是不想儿子洛修平不开心,更不想娶个满腹心思的女人进门,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苛待儿子。

  对于洛四哥不想再婚这个事,洛支书老两口没什么意见,只是郑重其事问洛四哥,确定不后悔?洛四哥回应“不会”。

  得到洛四哥极为肯定的答复,洛支书老两口没再多言,亦不催促洛四哥重新找个女人娶进门,总之就是洛四哥自个想好了变好,他们二老不会插手去管其感情生活。

  陆向北开车前往叶夏孕期常做产检的那家医院,途中,车开得又稳又快,等一到医院,叶夏很快被送进产室,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东方破晓,晨阳初升,产室里蓦地传出婴儿响亮的啼哭声,须臾后,又一阵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

  陆向北和王大菊还有洛支书三人候在产室外面,听到接连响起的婴儿啼哭声,紧张的心情齐齐得到些许缓和,看到两名护士一人抱着一个襁褓出来,王大菊和洛支书迎上前,一人接过一个襁褓,
  就听其中一护士说:“是对龙凤胎,大的是哥哥,小的是妹妹,身体健康,产妇的情况也很好。”

  “我爱人什么时候能出来?”

  陆向北问。“很快,同志在这稍等一会,就能看到你爱人。”

  听到护士回答,陆向北道了声谢谢,一双眼睛始终没离开产室门。

  “小五啊,你就不看看你儿子闺女?”

  王大菊和洛支书抱着孙儿孙女被护士领着去往病房前,王大菊看向陆向北问。

  “我在这等夏夏,以后有的时间看他们兄妹。”

  没转身,亦没回头,陆向北淡淡地回了句。在他心里,媳妇儿最重要,他要看着媳妇儿出产室,看着媳妇儿好好的,可没工夫现在去看那俩肉团子。

  “哐当”一声,产室门被从里拉开,随之护士推着移动病床出来,见媳妇儿躺在上面,发丝被汗水湿透,陆向北眼里溢满心疼,上前握住亲亲媳妇儿的手,柔声问:
  “媳妇儿辛苦你了,可有哪里不舒服?”

  叶夏只感到有些疲倦,闻言,她嘴角微弯,漾出抹笑,摇摇头:“我好着呢,有没有看过宝宝?”

  陆向北实话实说:“我在等你出来。”

  换句话说,没有看那俩小东西。

  “大的是哥哥,小的是妹妹。”

  叶夏说。

  陆向北颔首:“嗯,我知道。”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