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3章 戳破目的

2021-11-11 作者: 暖心月
  第2333章 戳破目的
  良久,宁臻躺回床上,神色无比怅然,他在心中苦笑,就算……就算梦中的一切是真实的,是他经历过的,

  就算那抹不知何时被他放在心底的身影和他梦中的妻子不是同一个人,亦或者是同一个人,又能怎样?

  在梦中,他无疑有个幸福的家庭,可那也仅仅是在梦中,即便很真实,可现在的他却没有参与过,

  而眼下被他放在心底的那个人,对方有自己的家庭和爱人,且很快会有属于她和她爱人的孩子,且……

  他和她根本没多少交集,更甚至这个被他不知何时放在心底的女人,早不记得有位叫宁臻的男知青曾在清溪村落户过。

  右手覆住双眼,宁臻满心都是失落,同时,他狠不得立时立刻出现在姚青青面前,掐住其脖颈怒声质问:“为什么要坏我的姻缘?”

  也就在这一刻,宁臻愈发觉得姚青青有问题,他需要把这个女人找出来,弄清楚对方身上的秘密。

  如是想着,宁臻翌日一早,就手握大哥大,拨通清溪大队的电话,问大队长有关姚青青的情况。当然,他有想到姚青青或许已经回城,
  不过,他需要落实清楚。一通电话结束,宁臻从大队长口中得知姚青青通过七九年高考回了城。虽说成绩不怎么样,却有达到专科线,当年一拿到录取通知便离开了清溪大队。

  几经周折,宁臻从曾经和他同期在清溪大队落户的几个知青口中,问到姚青青的近况。

  于是这日,一个电话将人约到距离臻和公司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谁的电话?”

  姚青青大学毕业结的婚,其老公是机关干部,两人是相亲认识的,婚后育有一女,年四岁,原本夫妻俩约好趁着今个周末带宝贝女儿去游乐场玩,

  可一个电话打过来,姚青青的老公见其脸色不怎么好,想着原定的计划怕是得取消,不由问了句。

  “一起插过队的知青,说多年不见,正好来京市出差,约我们同期插队的知青聚聚。”

  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姚青青谈不上有多满意,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她大学期间读的是会计专业,

  是没考上本科类院校,可她就读的大学在全国大专院校中排行数一数二,地址又在首都,所以,文凭比之普通本科类院校毕业的大学生差不多哪。

  过往种种在姚青青看来皆已成烟云,本打算靠着重生“先知”过上富贵生活,奈何现实和她开了个大玩笑。

  这一世被她从一开始就嫌弃,前世只是个二混子,没什么出息的丈夫,竟来了个人生大逆袭,让她悔之不及;
  这一世本想抓住,前世要家世有家世,要财富有财富的那个男人,在她靠近时,压根就不待见她。

  现实将她的脸打得“啪啪啪”响!前世没进过局子,这一世她被公安带去溜了一圈,没定什么罪,

  可她的名声被她的所作所为毁得七七八八。不想再想前世凄凉死去,她只能选择脚踏实地过日子。

  考大学,毕业后安分嫁人,这一世的丈夫谈不上有多出色,然,家世还是不错的。在京市有住房,在机关工作,
  大大小小是个干部,对她不说百依百顺,却也很尊重她这个妻子的意见,如今两人膝下有一女,因此,姚青青对现在的生活态度是还行,就这么平静淡然,顺遂一生,没什么不好。

  可这突如其来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为何宁臻会联系她?
  对方能把电话打到她这,想来没少费工夫,毕竟回城后她和同期在清溪大队落户的知青没怎么联系过。

  他到底找她做什么?
  隐约间,姚青青生出几分不安,她在想,难道……难道和另外两个人有关?这另外两个人不外乎是叶夏和陆向北,

  而姚青青脑中之所以会跳出叶夏二人的名字,源于在姚青青心里,她和宁臻的交集,就是从破坏宁臻到河边,救下意外落水的叶家大女儿,进而害得宁臻措施宁臻错失姻缘开始。

  姚青青心眼不少,越是琢磨宁臻给她打电话的用意,越是把事情往她当初的所作所为上挂钩,越是感到心虚,自然就联想到被她一个小伎俩,扰乱姻缘线的另外两个当事人。

  说起来,姚青青不是没有后悔过。如果她没有去阻止宁臻靠近河边,如果她照旧嫁给前世的丈夫,再靠着她重生一世拥有“先知”这么个本事,

  她的日子怎么都不回前世那样,那么洛家小儿媳仍会是她。姚青青可没忘记洛怀民(陆向北)考上大学有多风光,

  全国高考状元,名牌大学,据说如今搞研发,是科学家,多么高的荣耀,生生被她自以为是地给错过,简直悔得肠子青!

  “什么时间?”

  姚青青的老公又问。

  “最晚三点半到。”

  这会是一点多钟,姚青青的回答,很显然无法再配女儿去逛游乐园,见小公主委屈得嘟起嘴吧,姚青青看向男人说:
  “要不你带萌萌去吧,要不然咱家小公主怕是要哭鼻子,下次我再和你陪着咱家小公主一起去玩儿。”

  姚青青的老公叫周浩,身高近乎180,浓眉大眼,国字脸,是个很精神的男人,闻言,点头:“也行,今个就由我陪我们的小公主逛游乐场。”

  小姑娘哼哼了两声,奶声说:“妈妈说话不算数,萌萌决定今天不要再理妈妈啦。”

  爬到爸爸膝上,小姑娘伸出两只短胳膊,环住爸爸的脖颈:“爸爸咱们走吧,萌萌不要理妈妈。”

  周浩佯装生气:“不可以这样和妈妈生气,妈妈是有正事要办,不是有意不陪咱们去玩的。”

  站起身,周浩拎起女儿的卡通背包:“和妈妈说再见。”

  小姑娘娇气得很,哼了声,扭身趴在爸爸肩上,就是不搭理妈妈,周浩笑得无奈宠溺,看向姚青青:“那我们走了。”

  姚青青点头,叮嘱:“看好萌萌,游乐场是拍花子常去的场所。”

  “好。”

  周浩应了声,抱着女儿出了家门。

  姚青青是踩着点来到约定的咖啡馆,一进咖啡馆的门便看见宁臻。西装挺括,比之做知青时的样儿,内敛成熟很多。

  脚步微顿,姚青青忍着不安,神色平静地走至宁臻对面落座。

  “多年不见,你倒是没变多少。”

  姚青青嘴角动了动,说句开场白。

  “你也是。”

  宁臻淡淡回应一句。

  咖啡馆这会子人不多,起码在两人周围不见有第二桌客人。不想扯闲话,宁臻帮姚青青点了杯咖啡,继而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轻抿一口,说:
  “洛怀民同志的姻缘其实本是我的,我想知道你那日为何要阻拦我去河边。”

  这话一出,姚青青当即浑身一僵,果然被她猜中,他约她在这见面,问的就是她重生回来一开始做的那件事,可是……可是这人又是如何知道洛怀民的姻缘本属于他?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姚青青佯装一脸迷茫。宁臻嗤笑,片刻后,他索性戳破姚青青在清溪大队落户那会的言行用意:
  “你想嫁给我,所以破坏本属于我的姻缘,导致我没能及时出现在河边,救下叶家意外落水的大女儿,不要不承认,在那之后,你的举动无比让我恶心,为的还不就是想锁定你我之间的关系。

  告诉我,你是如何想到要破坏我的姻缘,达到你成为我妻子的目的?按理说,我现在已有妻有子还有一位可爱的女儿,但却因为你搞破坏,使得我错失本属于我的姻缘,

  今日我能找到你,就是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如果你不说实话,我不介意联系特殊部门,将你送过像小白鼠一样做研究,你既然能打我的主意,就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神色冷峻,宁臻深邃看不见底的眼眸直视着姚青青,明显看到对方眼里出现慌乱。

  “你……你不能那样做!”

  姚青青脸色苍白,像是失去所有血色,她额头冷汗密布,颤声说:“我……我告诉你便是,其实……

  其实我在到清溪大队落户那会一看到你就做了个梦,梦中,我同样落户清溪大队,由于……由于做不了农活,又成日饿肚子,日子过得很不好,
  后来知青点有不少人考上大学,可我却没有考上,直至国家放宽回城政策,我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家,而你在救了叶家大女儿后,
  就和对方结了婚,后面你考上大学,带着她回到京市,大学还没毕业,你就创业,短短数年,你的事业做得特别好。

  我是无意中看到你的,看到你们一家四口坐车来到一家酒店,为的是给你的妻子庆生,这个梦很真实,我……我就免不了信以为真,

  想着若是我能嫁给你,那我是不是就像你梦中妻子那样,过上无忧无虑的好日子,事情就是这样,信不信全在于你。”

  她是不会说出重生这件事的,否则,难保这人不会把她送往有关部门切片做研究。

  “洛怀民同志是你梦中的丈夫吧!”

  宁臻不是问,他用的是陈述语气。

  姚青青抿唇,眼里闪过一抹挣扎,终在宁臻逼视下,轻点点头:“梦中他就是个二混子,而梦中的我少不经事,被他的甜言蜜语欺骗,

  结果他一直没出息,梦中的我忍无可忍,在得知知青可以回城时,和他前往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对于姚青青的说辞,宁臻没说信也没说不信,他屈指轻叩桌面,忽然,神色骤然一凛:“梦中的你少不经事?
  在我眼里不管是你那所谓梦中的你还是现实中的你,都是一样的贪婪阴毒,既害得我错失本属于我的姻缘,

  同时将本属于我的妻子推到洛怀民同志身边,如果洛怀民同志当年没有做出改变,那么叶同志是不是要一辈子被她的丈夫拖累?
  可你没想到你那所谓的梦还是出现了岔子,洛怀民同志没了你这个祸害在身边,人家振作起来,不仅有和叶同志同时考上大学,

  且和叶同志以全国高考状元的身份走进B大校门,如今,人两位一个是B大教授,并出版不少小说,一个搞研发,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好。”

  两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但宁臻的语气充满威慑力,同时透着对姚青青的嘲讽:“听好了,你那所谓的梦到底是不是梦,
  我不会去探究,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不是看在你这几年还算安分的份上,现在你应该已经被带到了特殊部门。”

  “那你呢?你是如何知道……”

  姚青青听完宁臻所言,心下暗松口气,却又不知死活地想要探究宁臻的秘密。

  “我有必要告诉你?”

  宁臻冷冷吐出一句,起身,拿起车钥匙,提步走出咖啡馆。

  透过玻璃窗,姚青青看到宁臻开车离去,心里滋味难辨,端起面前的咖啡一口饮尽,方离开咖啡馆。她没有直接回家,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臻和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我说哥们,你干嘛呢,这大周末的,不好好在家休息,一个电话把我叫来公司,难道就是为了陪你喝酒?可这要喝酒,不是该去酒吧等娱乐场所么,在这办公室喝个什么劲啊!”

  方伟在家睡懒觉,一个电报被宁臻喊到公司,推开总经理办公室门,铺面而来的酒气令方伟禁不住皱眉,再看到茶几上拜访的这酒那酒,一个头两个大,不由一开口就噼里啪啦说了宁臻一通。

  “不干嘛,就是想找个人陪着喝两杯。”

  宁臻差不多醉了,靠坐在沙发上,随口回了句。

  “行了,你可不是没事就随便喝酒的人,说吧,到底怎么了?”

  坐到沙发上,方伟将宁臻面前的酒水挪远,说:“能把我喊过来,你不外乎是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放心,不管你说什么,兄弟都不会传到第三个人耳中,更不会笑话你。”

  “我要是说叶同志原本该是我的女人,你信吗?”

  宁臻坐正身形,一脸认真,神色间像是一下子看不出丝毫醉意:“不信是不是?告诉我,你为什么不信?”

  见方伟双眼圆睁,一脸难言表情,宁臻的神色越发认真:“她当年意外落水,应该是我救上来的,可我当时却没能出现在河边,以至于支书家的小儿子救了她,这才有了后面的事。”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