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2章 存在着不同

2021-11-11 作者: 暖心月
  第2332章 存在着不同
  “你这是在安慰我?”

  吴梅满目忧郁地看着叶夏:“可是怎么办,我对宁总是真得动心了,真想要嫁给他啊!”

  “要按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可难住我了,毕竟感情的事勉强不得,人宁总若是真对你无意,咱们总不能强行让人娶你吧?

  再说,就算咱们想用强,不担心触犯法律,被抓去局子里喝茶,可人宁总能让咱们如愿?”

  听叶夏这么说,吴梅怔了下,随之喷笑:“瞧你说的,把我都说成是土匪了,还用强,我是这么没品的人吗?”

  “就你这一眼万年的痴情样,难说。”

  叶夏眼神揶揄,看得吴梅不自在地别过头轻咳了两声,须臾后,她的目光重新挪向叶夏,满目好奇问:“给我说说宁总在你老家做知青时的事儿吧!”

  “不是我不想说,是我和人宁知青不熟。”

  叶夏耸耸肩,笑得一脸抱歉,见吴梅不信,她又说:“你别不信,我是真得和人宁知青不熟,那会我正在读高中,

  后来我妈突然过世,我提前结束高中课程回家,担起养我那三个弟弟妹妹的责任,成日忙得很,哪里有工夫去打听村里知青的八卦。”

  “就你这美貌和宁知青那张帅气的脸,你们俩之间就没发生点什么?”

  吴梅八卦心起,得到叶夏一个白眼儿,就听好友说:“你这话要是敢在我爱人面前说,只怕再想进我家的门,靠近我,再没可能。”

  见吴梅一脸我不信,叶夏给对方一个“我不是和你开玩笑”的眼神,继而说:“我提前结束高中课业前,是我妈刚过世不久,

  由于很难承受住失去母亲的打击,在我妈入土后,有一日我去河边洗衣服,一不小心掉进河里,正好那会我爱人从河边经过,及时救下了我。

  你知道的,这年月女孩子的名声有多重要,就当时的情况,我爱人浑身湿漉漉地抱着同样湿漉漉的我,村里说什么的都有,

  为了我的名声考虑,我爱人家里向我提出结亲,那会,我就算不为自个考虑,也得为我妹妹和俩弟弟考虑,总不能让他们同我一起被村里人喷唾沫星子。

  于是,我和我爱人订了婚,可以说,我爱人是我的初恋,而我也是他的初恋,我们中间从不曾出现过第三者插足,
  又怎会和人宁知青扯上关系?再说,你说句良心话,我爱人难道不比宁知青好看?”说到最后,叶夏禁不住挑挑眉。

  吴梅只觉自己被一股甜腻的爱情味儿齁得够够的,要是放在现代,吴梅脑中肯定会反映出一句“能不能别这么大力度地撒狗粮”?
  “你就嘚瑟吧,要是我和你同生长在一个村里,一定做你的情敌,把你家五哥变成我家五哥。”

  叶夏被逗得笑出声:“这是不可能哒!在五哥心里只有我一个,谁都抢不走呢!”

  吴梅哼了声,说:“我看未必,只怨我没生在清溪村,没和你们一起长大,不然,今日的洛太太不定是谁呢!”

  “行,你够自信!”

  叶夏笑。

  “坏人!人家不就是没你长得漂亮吗,有这么直白地打击人的?”

  吴梅故作生气,瞪眼好友,接着,她和叶夏不约而同笑出声。

  “咱原归正传,作为朋友,我很希望你能得到一份真诚,独属于你的爱情,但我不希望看到你去痴迷一份无望的爱情,咱要理智,
  毕竟爱和被爱是不同的,和彼此深爱亦不同,你如果真放不下,就给自己一个期限,要是在期限内依然无法打动宁总,
  那咱就抽身,免得追求不成,反被厌恶,这可是很伤女孩子自尊的,我是真不希望你在寻找爱情的路上栽这么个大跟头。”

  吴梅知道叶夏这番话是发自肺腑,是把她视作真正的朋友,才对她道出的,她领这个情,因此,笑了笑,吴梅点头:“知道啦,相比较我那个亲妈,你倒更像是我妈。”

  听吴梅提到吴母,叶夏嘴角动了动,问:“你爸妈这两年真没再和你联系?”

  吴梅嘴角漾出嘲讽的笑:“他们倒是想,那也得看我愿不愿搭理。从我当年毕业参加工作,我妈几乎月月问我要钱,

  一要就是好几年,全拿给我那位不争气的弟弟花用,她这是将我当成了她的摇钱树,两年前,我忍无可忍,直接和她撕破脸,
  许是担心我真闹到她和我爸工作的厂里去,害得他们丢了工作,无法再养他们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吓得就没在跑到我面前刷脸。”

  “你爸妈在厂里都算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就重男轻女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我是实在想不通,他们简直像是活在封建时期的旧社会,
  可他们各自的工作却是极好的,脑子为何要偏激到不把女儿当成自己的血脉看待?”

  “谁知道呢!或许他们的脑子构造和大众有所不同吧。”

  吴梅眼里的阴霾散去,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我早就看透他们了,也不期待他们的爱,随便他们想怎样便怎样吧。不过,我等着看他们极其疼爱的小儿子,日后会不会给他们好好养老。”

  “不还有你大哥么,你弟靠不住,你大哥总能靠得住,再说,就你爸妈的思维逻辑,没准为了减轻小儿子的负担,老了缠上你二哥给他们养老呢。”

  “他们想得美!我那位不争气的弟弟刚一结婚,就把我大哥给分出去,家里的钱几乎一分都没给,和净身出户几乎没什么差别,
  说什么日后不需要我大哥养老,所以才没多分我大哥东西,如此被对待,除非我大哥大嫂傻透顶,才会无怨无悔,给他们养老送终。”

  “你就嘴硬吧,等哪日你弟真不管你爸妈的死活,你和你大哥还能真不管两位老人?”叶夏淡淡说着,闻言,吴梅抿唇,并未做声。

  被吴梅记挂着的宁总,也就是宁臻这会正坐在他的总经理办公室和好友方伟说话。

  大三那会,宁臻创业,方伟有入股,不过毕业后,方伟接受学校分配,进工商部门工作,今个正好在臻和公司附近办事,就趁着午饭时间过来找宁臻坐会。

  此刻,方伟亦谈到宁臻的感情问题,只听他说:“这都三十的人了,你说说你怎么就还不找个对象把婚结了?
  做知青那会,你身边不是没人追,咱们上大学那会,你身边同样不缺女孩子追,可你就像是心静如水,

  没有为任何一位女同志起过涟漪,你说说你到底是咋想的?难不成真打算做苦行僧,打一辈子光棍?”

  “你很闲?”

  睨眼方伟,宁臻背靠真皮老板椅,双手十指交叉,置于办公桌上,淡淡说:“结婚很好吗?如果很好,你做什么动辄大晚上约我出去喝酒?”

  方伟脸上浮起抹不自在,哼声说:“我不是一不小心找了个母老虎么,那女人动辄就和我闹,我一大男人和她吵起来,显得太小肚鸡肠,只能避开,好叫我家那母老虎冷静冷静。

  其实我从结婚后没多久就挺懵的,明明我媳妇和我刚认识那会,是多温柔多可爱一姑娘,谁知道,结了婚,脾气大得简直像我祖宗,
  我喝酒,她嫌弃,我抽烟,她照样嫌弃,即便不在她面前抽,只要闻到我身上的烟味,就嫌弃得不行,偶尔我忙工作太累,
  回到家忘记洗脚,她开口就是一句‘臭死了’,而且月月要我上交近百分之九十的工资,这些事放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怕是都难接受。我算是好的了,
  她吵,我不和她吵,只是把空间留给她,自个躲出去总成了吧,就这,第二天她还得在我爸妈和她父母面前告状,如果不是顾及到我儿子,我……”

  方伟没继续说下去,宁臻“呵”了声,问:“你怎样?想离婚不成?”

  方伟沉默片刻,点头承认:“有过这年头。但你小子可别觉得结了婚又离婚,和你这没结婚的一样,
  我是有儿子的人,你有吗?何况到目前为止,我和我媳妇儿仍是一对受法律保护的正经夫妻,你呢?老光棍一个!”

  “你厉害。”

  宁臻语气轻淡随意:“我不想将就。”

  方伟翻个白眼儿:“你这是想说我的婚姻是将就,对吧?”

  哼了声,方伟说:“将就就将就吧,这世上的福气有多少对不是将就着过日子。”

  微顿片刻,方伟眼里染上羡慕之色:“我其实很羡慕洛怀民同志和叶大夫的婚姻。”

  “是叶教授。”

  宁臻瞥对方一眼,纠正。

  “不就是一个称呼么?!况且人家叶同志那一手医术的确相当了得,称呼一声叶大夫没什么错。近期我曾有遇到过那二位两次,

  你是不知道,看着他们走在有一起的样儿,还有说话时的样儿,我就忍不住心生羡慕,他们真得很般配,仅两人走在一起的背影,便让人觉得他们很是相爱。

  你知道的吧,其实唯夏是那二位创立的,这些年唯夏旗下的厂子和这公司那公司如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很多,且子公司几乎遍布全国各大城市,
  是国家的纳税大户。有不少厂子和公司都借鉴唯夏的军事化管理,学唯夏做公益、慈善,派出专人将款项落到实处。

  要说我这辈子同龄人最佩服谁,你算一个,再加上那二位,我是打心眼里敬佩。赚钱的同时不忘国家不忘提高职工方方面面的待遇,
  奖罚分明,制度严明,我媳妇儿在被唯夏录取为正式员工后,高兴得差点掉金豆子。”

  “那两位确实值得人敬佩。”

  宁臻说得认真:“你放心,臻和有向唯夏学习,公益和慈善都有在做,只不过咱们能力有限,在支持公益慈善的力度上远不及唯夏,不过,臻和会努力的。”

  “你说过,这个我知道。”

  方伟从不插手臻和的事宜,他知道年底领分红。

  “走,去公司食堂吃饭,下午我还有得忙。”

  起身,方伟招呼宁臻前往臻和专为员工设的食堂就餐。

  宁臻没意见,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用过午餐,方伟告别离开,宁臻站在办公室窗前,望着窗外的天际想着心事。不是他不想找个人组成属于他的小家庭,是他真没遇到第二个能被记在心里的女性身影。

  宁臻无数次想过,不是他要可以记住那抹身影,是那抹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入驻到心底深处。是啊,不仅方伟羡慕那两人的爱情,他何尝不羡慕?
  两人不管是相貌还是才学,都极其登对,她……即将要生了吧?
  生下属于她和她爱人的孩子,生下他们的爱情结晶。宁臻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如果当初没有姚青青突然拦下他去河边散步,

  那日,救下下河救人的会是他吧,继而……可世上哪里有什么如果,宁臻嘴角牵起抹苦笑,眼底染上一抹遗憾,随之心里酸涩难耐。

  让宁臻没想到的是,就在这日的夜里,他从梦中突然醒过来。原来……原来他和那人曾经是夫妻,他相信刚刚做的那个梦并非只是一个梦,因为梦中的一切实在太过真实。

  下乡插队落户清溪村,他被一名叫叶红的女孩子追求,一幕幕情景再现,和他这一世落户清溪大队如出一辙,就连叶家传出丧事,

  直至叶红的姐姐落水都是一模一样,而不一样的是,正如他白日做的假设,救人的是他,不是洛支书家的小儿子洛怀民,后面,碍于村里的流言蜚语,他娶了叶红的姐姐。

  他承认,一开始两人不存在爱情,但在婚后的相处时间里,他喜欢上了那个眼神清澈,聪颖温柔的女孩儿,他的妻子。

  他们的婚姻生活谈得上幸福,他们有一儿一女……姚青青,姚青青绝对有问题,是她改变了他梦中的人生轨迹,让他错失了本属于他的妻子。

  双拳紧握,宁臻深邃的眸中瞬间涌起风暴,但片刻后,宁臻的眼神渐变迷茫。不一样……梦中的妻子和现实中的那人,存在着不同。

  虽然是相同的样貌,且有着同样清澈明亮的眼睛,但那人从他在河边见第一面起,其言谈举止,是他梦中妻子同一时间所没有的。

  成熟稳重,优雅大方,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难道梦只是梦?
  宁臻陷入沉思。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