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双喜临门(二更)

2021-10-13 作者: 偏方方
  第919章 双喜临门(二更)
  顾小宝是仁寿宫常客,顾娇抱着他,感受了一把刷脸入宫的特权。

  顾小宝在碧水胡同找姐姐时耗空了全部电力,这会儿是一步也不走了。

  顾娇力气大,倒也乐得抱他。

  玉芽儿帮顾娇提东西,也喜滋滋地一并进了宫。

  庄太后而今不理朝政,没事便去碧水胡同打打牌,小日子过得不可谓不悠闲,就是前段日子太过担心顾娇,生了几场大病,一直到前线传来边关大捷的消息才逐渐转好。

  “姑婆。”顾小宝很亲姑婆,进寝殿了就朝姑婆伸手。

  姑婆嫌小孩子吵,不过顾小宝不吵,是少有的安静小奶包。

  姑婆允许秦公公将他抱过来。

  秦公公笑着走上前:“郡主可算回来了,太后日日惦记您,茶不思饭不想的,您若再不回呀,太后又得——”

  去燕国找您了。

  这话秦公公识趣地咽下去了。

  “给老奴吧。”秦公公伸手去抱顾小宝。

  顾小宝唰的一扭身。

  不给抱。

  秦公公哎哟了一声。

  “我来吧。”顾娇说。

  “那,老奴去泡茶!”秦公公笑着退下,将寝殿内的宫女们也带了下去。

  庄太后正坐在窗边喝茶,顾娇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轻声打了招呼:“姑婆。”

  庄太后:“哼。”

  玉芽儿屈膝行了一礼:“太后!”

  庄太后:“嗯。”

  顾娇:不是,这么区别待遇的吗?

  顾小宝爬到庄太后腿上坐了会儿,发现挺无聊,扭了扭小身子爬下来了。

  玉芽儿将食盒放在桌上,抱他出去玩。

  顾娇打开食盒,把里头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蜜饯,姑爷爷做的,玫瑰糕,我娘做的。”

  庄太后臭着脸,不为所动。

  顾娇将最下层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桃酥,我做的。”

  庄太后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

  不过下一秒,她的眉头又狠狠地拧了起来:“谁让你进灶屋了?哀家这里是缺一口桃酥了还是怎么?你当自己做的东西很好吃么?”

  顾娇压下翘起来的唇角,使坏地伸出手去抓那盒桃酥:“哦,那我拿回去了。”

  庄太后将桃酥抱住,十分幽怨地瞪了她一眼。

  顾娇笑翻在了椅子上。

  阳光明媚,少女笑容独好。

  庄太后嘴上嗤了一声,唇角却不自觉地勾起,眼底闪过点点水光泪意。

  她的娇娇回来了。

  全须全尾地回来了。

  顾娇不在京城的这一年多里发生了不少事,先是太子妃温琳琅“病逝”了,随后萧皇后为太子甄选了两名侧妃,令顾娇惊讶的是,其中一位侧妃居然是瑞王妃的亲妹妹。

  她叫杜晓芸。

  顾娇对她有点印象,原因是初来京城时,她遇见过杜晓芸几次,杜晓芸是温琳琅的忠实拥护者,将温琳琅视为心目中的完美女神。

  就不知她被选入东宫做侧妃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杜晓芸的肚子十分争气,入宫三月便怀上了,如今已有五个月的身孕。

  萧皇后曾向庄太后透过底,若是杜晓芸能为太子生个儿子,便请旨晋她为太子正妃。

  另外瑞王在朝堂上展露拳脚,得到了皇帝的器重,皇帝命他为钦差大臣,下江南体察民情。

  瑞王妃母女与他同行,已经出发了。

  皇甫贤也一起去江南游玩,值得一提的是,他能用义肢走路了。

  “宁王呢?”顾娇问。

  庄太后叹气:“老样子,依旧被圈禁在府邸。自从楚玥与他和离后,他性情变了许多,哀家听闻,他一直在派人暗中打听楚玥的下落,可惜一无所获。”

  宁王心里明明是有宁王妃的,对温琳琅只是少年时期的求而不得,奈何他明白得太晚。

  楚玥早不知去了哪里,他追悔莫及。

  “庄玉恒呢?有他的消息吗?”顾娇又问。

  “你记挂的人还挺多。”庄太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明白,顾娇是在替她记挂。

  宁王也好,安郡王也罢,都曾经是她真心疼爱过的孩子,谁也没料到庄太傅身为宁王的外祖父,不仅没好生管教宁王,反倒暗中撺掇宁王谋反。

  宁王倒了,庄太傅落败,庄家满门被流放。

  庄玉恒被庄太傅逐出家门在先,又立功在后,本可留在京城,却义无反顾地一起被流放了。

  庄家如日中天时,他舍弃一身荣华,离开了庄家。

  庄家跌入泥潭时,他又放弃了锦绣前程,回到了庄家。

  想到他,庄太后又心疼又惋惜。

  她心里积攒着情绪,可别人不敢问,不敢提,只有顾娇能让她开口。

  庄太后长长一叹:“他在边关的一家小私塾当了教书先生,白日里教书,夜里帮人写写信,抄抄公文,赚点微薄的银子贴补家用。”

  虽是流放,不过庄玉恒本人并不是戴罪之身,因此他可以去私塾任教。

  饶是如此,日子也过得分外清苦。

  庄玉恒自己不觉得苦,当庄太后派去的人问他过得怎么样时,他说这些苦萧六郎从前都吃过,萧六郎能扛过来,他也可以。

  庄太后哼了哼:“还和六郎较上劲儿了。对了,小薛给你来信了。”

  顾娇:“哦?”

  庄太后懒得动,指了个位置,顾娇去将信取来。

  一共有六封信。

  古代交通不便利,一封信可能在路上就能花上两三个月的功夫,顾娇走的这一年半里能收到六封,可见薛凝香写信的频次并不低了。

  薛凝香在信上主要说的是后山的事,以及她在乡下的日常。

  “字比我写得还好了……”

  顾娇嘀咕。

  后山已开荒完毕,按顾娇的需求种下了不同种类的药草,预计明年就能采摘一部分。

  狗娃五岁了,很调皮,总是满大街地跑,害薛凝香好找。

  狗娃与黎院长相处得不错,他真以为自己是黎院长亲生的,黎院长教他写字,猜怎么着?他居然学得很好。

  倒数第二封信上说,姑婆给薛凝香寄了信,让她带上相公与狗娃一起来京城耍耍,她说马上来。

  最后一封信则是紧跟着寄来的,薛凝香怀孕了,暂时不能来京城了,等把娃生下来,再来探望姑婆与顾娇。

  顾娇听了一下午的消息,又看了这么多封薛凝香的信,忽然间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她刚穿过来时,狗娃才一岁,如今都五岁了。

  原来不知不觉的,她竟然已经在这里度过了四年。

  感慨间,顾小宝蹒跚地走了进来。

  他站在顾娇与庄太后的面前,用一种特别无辜与乖巧的眼神望着庄太后。

  “姑婆。”他奶声奶气地唤道。

  庄太后鼻子一哼:“呵,又闯什么祸了?”

  顾小宝的一双小手放在身前,右手捏住左手的食指:“没有。”

  庄太后一针见血:“你没摆你的小手,那就是有。”

  话音刚落,玉芽儿与一个仁寿宫的小宫女惊慌失措地走了进来。

  二人低下头。

  玉芽儿也不知那是什么,不知该如何禀报。

  还是小宫女硬着头皮开了口:“凤……凤印摔坏了。”

  庄太后脸色一沉,眼底嗖嗖嗖的闪过一整排眼刀子!
  顾小宝走上前,抱住庄太后的手:“姑婆,小宝爱你。”

  庄太后凤躯一震:到底谁教他的!!!

  顾娇在仁寿宫吃了晚饭才回去。

  顾小宝已经累得睡着了,在顾娇怀里甜甜地打着小呼噜。

  顾娇看着他:“唔,小孩子怪可爱的。”

  玉芽儿笑着说道:“小姐,不用羡慕,你很快也能和姑爷生一个啦!”

  她?生孩子?顾娇一脸懵逼地呆住。

  ……

  袁家。

  袁首辅与老侯爷在花厅相谈甚欢。

  顾长卿在老侯爷的身边如坐针毡。

  忽然,他瞥见窗外一道人影闪过,对方似乎朝他看了一眼。

  他会意,起身道:“抱歉,我去一趟恭房。”

  老侯爷不满地睨了亲孙子一眼,说正事儿呢去什么恭房?
  袁首辅笑着抬抬手:“无妨,去吧。赵三,带顾世子去恭房。”

  “是。”

  被唤作赵三的小厮领着顾长卿去了恭房。

  顾长卿面不改色地说道:“我知道路了,你先回去,我有点久。”

  “是。”赵三回了花厅。

  顾长卿脚步一转,施展轻功来到了附近的一座小花园。

  那里,一袭道袍的小道姑早已等候多时,她手里拿着一本新出的话本。

  小道姑合上看了一半的话本,转过身来看向顾长卿:“你总算来了,再不来,我都要亲自去请你了。”

  他说道:“方才是你让人叫我?”

  “嗯。”小道姑点点头。

  他问道:“有什么事吗?”

  小道姑往他身后瞄了瞄,又冲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

  丫鬟会意,走到不远处放起哨来。

  小道姑这才问道:“你祖父和我祖父谈得怎么样了?”

  “他们……”顾长卿想起二老一拍即合的场面,神色一言难尽,“对不起,我也没想到我祖父会找来凤鸟,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找别的办法退了这门亲事。”

  袁宝琳顿了顿,试探地问道:“你退亲了,以后就不用成亲了吗?”

  “什么?”顾长卿不明白她为何如此一问。

  她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原先的计划就有漏洞。我没那么容易回道观,尤其我祖母前些日子还以死相逼……你也一样吧,就算与我退亲了,你家里也会再为你说下一门亲,一直到你娶妻为止。”

  顾长卿沉默。

  袁宝琳说的没错,他身为侯府世子,将来要继承侯府家业,他祖父是不会放弃他的亲事的。

  袁宝琳想了想,问他道:“你现在……还是和当初一样,不想要成亲吗?”

  “嗯。”顾长卿坚定地点点头。

  袁宝琳说道:“我也是,我不想嫁人。男人有什么好?我见过的那些长命百岁的女人,都是男人死得早的。珍爱生命,远离男人。”

  顾长卿:“……”我竟无言以对。

  袁宝琳抱着手中的话本,眼珠子一转,促狭地看向他,笑道:“既然你不想娶妻,我不想嫁人,不如我们两个合作。”

  顾长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你的意思是——”

  袁宝琳往前走了几步,云淡风轻地说道:“反正骗过他们就好!将来你若是有了心上人,或者我有了心上人,我们再和离也不迟!”

  顾长卿犹豫片刻,说道:“可是这样对你来说不公平。”

  男人和离了没什么,女人若是和离,多少会遭到非议,哪怕她是袁首辅的嫡亲孙女,也避不开这世俗规矩。

  袁宝琳笑了笑,说道:“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老实说,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他们的眼光和言语伤害不到我,你只说你答应不答应吧?”

  这个特立独行的性子……倒是和妹妹有几分相似。

  顾长卿蹙了蹙眉,这件事对他百利而无一害,可对她确实就——

  袁宝琳坦坦荡荡地说道:“你不要把女人看得太弱,也不要以你的思维来度量我,我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除非你不想和我合作,那就当我什么也没说。”

  顾长卿沉思片刻,神色复杂地看着她,给出了自己的抉择。

   月票可以留到月底,也可以现在投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