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害羞的小宝(一更)

2021-09-22 作者: 偏方方
  第918章 害羞的小宝(一更)
  却说顾小宝在姚氏的腿上坐了一会儿后,便开始东张西望。

  似乎是没望到,他又跐溜溜地从姚氏的腿上趴着滑下来。

  “小宝愿意走路啦?”玉芽儿惊讶。

  “昨儿就走过了,一个人跑去给他姐姐开门呢。”姚氏提到两个孩子,心情好了不少。

  顾小宝迈着蹒跚的步子来到东屋,推开被风吹得虚掩的房门,巴巴儿地朝里头望。

  姚氏跟过来。

  他转过身,对姚氏摇摇一双小手,认真说:“没有。”

  “没有什么?”姚氏笑着问。

  顾小宝不说话了。

  顾小宝又去院子里找,院子里没找着,他又像昨日傍晚那样来到院门口,手脚并用地爬过高高的门槛,站起来在胡同两头张望。

  姚氏含笑看着他。

  他转过身,再次摇摇小手:“没有。”

  房嬷嬷和玉芽儿也让他逗笑了。

  玉芽儿打趣道:“你昨天不是还不要姐姐吗?怎么现在就找起来了?”

  顾小宝入睡前顾娇还在,一觉醒来人没了,给顾小宝整得很懵逼。

  姚氏知道女儿不在,但还是由着顾小宝将家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嗯,今天把两个月的路也走完了。

  看着他满头大汗的小样子,姚氏最终于心不忍,问他道:“要姐姐吗?”

  顾小宝点头点头。

  ……

  老侯爷与顾长卿没插手顾瑾瑜的亲事。

  顾长卿比顾娇还早三日离开京城,那会儿顾侯爷刚退掉了顾瑾瑜与安郡王的亲事。

  而老侯爷是去年八月奉旨前往赤水关,彼时昌平侯尚未回京叙职,等他本月从燕国归来时,顾老夫人已经在操办顾瑾瑜的亲事了。

  祖孙俩都没说什么。

  郑管事将顾娇与祖孙二人带去了花厅,又让人将安国公请了过来。

  这段日子舟车劳顿,安国公又非武将之身,眉宇间难掩几分疲乏,但见到顾娇,他便瞬间来了精神。

  “义父。”顾娇上前与他打了招呼,“你感觉怎么样?府上还住得习惯吗?”

  “习惯。”安国公笑着说。

  “安国公。”老侯爷与顾长卿也拱手冲他打了招呼。

  安国公坐轮椅,无法起身相迎,只得拱手致意。

  祖孙几人在燕国时是住在安国公的府邸,今日就算皇帝不开口,他们也会主动登门拜访。

  “不见轩辕大将军。”顾长卿说。

  安国公笑了笑:“他精神好,了尘带着他去京城转悠了,他说要看看你和净空生活的地方。”

  顾娇点点头。

  安国公招呼三人坐下,顾娇坐在他身侧。

  他看向对面的老侯爷与顾长卿,问道:“啊,对了,昭国的陛下那边没动怒吧?”

  顾娇与萧珩一行人去燕国的事,瞒得过天下人,瞒不了皇帝,毕竟皇帝是萧珩的舅舅,大婚后萧珩还得带着妻子入宫向他请安。

  顾娇总不能一直戴着面具做人。

  皇帝今日叫祖孙二人入宫,就是为了弄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

  有关顾娇的部分,二人都如实交代了——给顾琰做手术,成为黑风骑统帅、医治安国公被收为义女、边关大战等。

  有关庄太后与老祭酒的行踪则只字未提,皇帝知道的是他俩一个辞了官,一个去行宫静养。

  宣平侯、唐岳山、老侯爷以及顾长卿的行踪也隐瞒了大半。

  老侯爷道:“陛下没生气。”就是很震惊的,一直到他们退下都还目瞪口呆。

  安国公也十分惊讶:“你们的陛下……还真是与众不同。”

  倘若换成燕国的太上皇,怕是不会如此大度,容忍一个将门千金去另一国统帅铁骑。

  顾长卿由衷地道:“陛下是仁君。”

  他并不多疑。

  这是一柄双刃剑,对于他信任的人,他可以无条件地给予容忍,一如曾经的静太妃,也一如如今的姑婆与顾娇。

  “阿珩的身世呢?”顾娇问。

  顾长卿道:“祖父旁敲侧击地打听了一下,似乎信阳公主并未告知陛下真相,我们也就没说了,只道他是陪你去燕国的。”

  这毕竟是皇族内部的事,他们做臣子的不便掺和。

  几人在花厅聊了一会儿,祖孙二人看出安国公没歇息好,提出告辞。

  顾娇本打算带安国公出去转转,眼下也歇了这份心思,她在轮椅边蹲下,仰头望向安国公的俊脸道:“义父好生歇息,我明日再来看你,等你精神足了,我们再去京城逛逛。”

  安国公宠溺一笑:“好啊。”

  三人一走。

  安国公便叫下人拿来拐杖:“去花园。”

  郑管事赶忙阻止:“哎呀,我的爷,我的祖宗!您可不能这么累了!”

  他们都以为国公爷是舟车劳顿才累成这样,事实上也没错,赶路的确挺辛苦,可国公爷不怕苦,他天不亮便起来了,一直在花园练习走路。

  安国公眼神坚定地说道:“我不想坐在轮椅上送她出嫁,我要站起来,亲自将她送上花轿。”

  ……

  三人出了国公府。

  对于顾娇以国公府千金的身份出嫁,老侯爷与顾长卿心里没有半点介怀是假的,可要说太介怀也不尽然。

  一起经历过生死,顾娇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心知肚明。

  她没有攀龙附凤之心。

  何况顾娇自幼在乡下长大,没吃过侯府一粒米,她愿意认谁是她的自由。

  真拿世俗规矩束缚她是不可能的,不然她也不会胆大包天到去和老侯爷拜把子了。

  她充满力量,远比任何人看上去的强大。

  “娇娇,你要去哪里,我送你。”顾长卿问。

  他知道妹妹不会去侯府,也就没提出让她到府上坐坐。

  “我要进宫一趟。”顾娇如实道。

  顾长卿道:“也好,姑婆挺挂念你的,坐我的马车。”

  “早去早回,还有事。”老侯爷淡淡叮嘱。

  “有什么事?”顾长卿不解地看向自家祖父,打了胜仗,陛下准了他与祖父整整一个月的假,接下来他都很闲的好么?
  老侯爷正色道:“随我去一趟袁首辅家。”

  一听到袁首辅家,顾长卿的神色僵住了。

  他差点儿忘了,他当初为了寻借口从京城“消失”,与袁首辅的孙女合演了一出戏。

  顾娇幸灾乐祸地看了某人一眼,唇角微弯道:“既然这样,你别送我了,免得让袁姑娘久等。我有马车,先走了!”

  说罢,她坐上了国公府的马车。

  顾长卿头疼地闭了闭眼,转头望向老侯爷:“祖父,我……”

  老侯爷双手负在身后,大步流星朝前走:“东西为你备好了,上车!”

  顾长卿咬牙:“您不是已经知道我当初下江南寻凤鸟提亲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吗?”

  当初说好的,他寻不到凤鸟,没脸向袁家小道姑求亲,小道姑黯然神伤,自此遁回空门,不再婚嫁。

  “算了,去就去,反正也没凤鸟。”

  顾长卿有恃无恐地上了马车。

  刚一坐下,就见地板上放着两个鸟笼子,每一个鸟笼子都关着一只精神抖擞的凤鸟。

  顾长卿:“?!”

  老侯爷:呵,和祖父斗,你还嫩了点!

  ……

  顾娇来到皇宫才发现自己忘了带仁寿宫的令牌。

  宫门口的侍卫是新来的,从未见过顾娇。

  顾娇寻思着让人前去通传一声,这时,家里的马车朝这边驶来了。

  “小姐!”

  是玉芽儿兴奋的声音。

  顾娇挑开帘子,扭头一瞧:“玉芽儿?呃……小宝?”

  玉芽儿抱着顾小宝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顾娇也忙下了马车:“你们怎么过来了?”

  玉芽儿笑道:“小宝醒来后到处找你,夫人说小姐一定会去宫里的,让我先带小宝进宫。”

  小家伙还会找她。

  顾娇意外地捏了捏小宝的脸蛋。

  顾小宝高冷脸。

  “这是怎么啦?”顾娇弯了弯唇角问。

  顾小宝一把扭过小身子,埋头躲进玉芽儿怀里。

  玉芽儿冲顾娇无声地说道:“生,气,啦。”

  顾娇好笑地将小家伙提溜过来。

  小宝特别傲娇地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动,他又拿出一双小手手挡住自己的脸。

  就是不让顾娇看他。

  顾娇被他逗乐,哈哈哈地笑出了声来。

  她记得第一次离开小净空上山,回到家时小净空也是这个反应。

  她当时是怎么做的来着?

  “好嘛,今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可以原谅我吗?”

  “要一个亲亲才能原谅你!”

  顾娇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十分有经验地在顾小宝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顾小宝还是没拿开挡在脸前的小手手。

  顾娇:“咦?没用吗?”

  顾小宝害羞得不行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