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7章 母女情断(二更)

2021-09-21 作者: 偏方方
  第917章 母女情断(二更)
  顾娇拿出了小本本,唰唰唰地写道:“大哥,你嗓子不舒服吗?”

  老侯爷瞥了一眼,差点原地炸毛!

  大什么哥!

  你早掉马了好么!
  皮皮娇:只要我不承认,我就没掉马。

  顾长卿难得见祖父吃瘪,忍俊不禁地勾了勾唇角,对顾娇道:“只是来看你义父吗?”

  顾娇想了想:“轩辕大将军昨晚已经一起吃过饭了……好叭,再看一次也无妨的。”

  顾长卿瞥了脸色铁青的祖父一眼,问妹妹道:“还有呢?”

  顾娇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嗯……了尘?”

  “哼!”

  老侯爷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长卿望着祖父赌气离去的背影,说道:“祖父,来都来了,不如上门拜见一下安国公吧,方才在宫里不是也答应了陛下要好生招待安国公的吗?”

  老侯爷的步子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拐了急转弯,大步流星地进了安国公的府邸。

  顾长卿嘴角一抽:您这反应也太快了吧……是不是就等我这句话来着?

  与顾娇擦肩而过时,老侯爷十分有存在感地斜睨了顾娇一眼。

  仿佛在说:要整就整全乎,面具都没有,差评!

  郑管事对祖父二人挺热情,笑嘻嘻地请进了府。

  顾瑾瑜独自被留在外头,孤零零的,仿佛被全天下抛弃了一般。

  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久久回不过神来。

  众人看向她的目光染上了几分异样。

  本以为那位大小姐不被侯府承认,谁料她才是不被承认的那一个人,人家不知多得亲祖父与亲哥哥的宠爱,反观她,叫一声祖父都遭老侯爷嫌弃。

  “是的了,听说啊,侯府千金自幼与乡下丫头抱错,二小姐才是乡下来的。”

  “山鸡就是山鸡,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可不是吗?人家真拿她当姐妹,怎么会连自己做了国公府义女的事都不告诉她?”

  “什么话都敢说,她方才就是来告状的吧?”

  男人又不是真看不出那一套,只是有些男人恰巧吃那一套。

  郑管事回头,冷冷地瞪了瞪顾瑾瑜:“呵,自取其辱!”

  “小姐……我们……我们走吧……”赶过来的丫鬟小心翼翼地拉了拉顾瑾瑜的袖子。

  顾瑾瑜的脸上火辣辣的,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刻都更尴尬窘迫。

  只因为她当众让顾娇“难堪”,所以祖父与大哥便也当众不给她留后路吗?
  可顾娇不是没有难堪吗?

  她是国公府的千金,不知多风光呢!
  只有自己最可怜!
  “小姐,走了……”丫鬟轻声劝道。

  顾瑾瑜尴尬地回了侯府。

  首饰她也不想拿了,她没有任何心情。

  她直接回了自己院子。

  不过她还没歇上一会儿,小丫鬟禀报,说是夫人身边的房嬷嬷来了。

  房嬷嬷回家探亲了,是中午才回的碧水胡同,她带来了一点无意中打听到的消息,姚氏听说后让她去一趟侯府,将顾瑾瑜叫来。

  顾瑾瑜原本不打算去,可想到顾娇的身份,她又很想知道顾娇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就成了国公府的千金。

  她去了一趟碧水胡同。

  顾小宝还在午睡。

  姚氏在堂屋见了她。

  自从在碧水胡同住下后,姚氏的气色与精神一天比一天好转,如今看上去甚至比前几年更年轻。

  顾瑾瑜的脸色不大好,淡淡地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

  姚氏扭头看向她:“瑾瑜,我今日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想和你说。”

  顾瑾瑜淡道:“真巧,我也有事和母亲说。”

  她从前都是叫娘的。

  房嬷嬷不喜她这副态度,大小姐再怎么冷心冷清,对夫人没有板过脸。

  姚氏倒是没在意她的态度,当心里没了期望,自然不会有失望。

  姚氏道:“那好,你先说。”

  顾瑾瑜冷淡地说道:“我听说,姐姐成了安国公府的千金,这么大的事情,母亲为何瞒着我?”

  姚氏没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只是看向她说道:“你并不关心娇娇,这些事,我认为没必要和你说。”

  姚氏强硬的态度令顾瑾瑜惊了下,随即她委屈又生气。

  当一个人的好成了习惯,那么她偶然的不好就会变成一种罪恶。

  “呵。”顾瑾瑜冷笑,“是啊,我不关心她,我狼心狗肺,她又何时关心过我?母亲是只对我要求吗?”

  姚氏道:“我对你们谁都没有要求,你们没有义务去关心彼此,但既不关心她,就不要打听她。毕竟,娇娇也从来没有打听过你。”

  顾瑾瑜唰的捏紧了手指:“母亲!”

  姚氏淡道:“你的话说完了?接下来该我说了,瑾瑜,我养了你十几年,不论你心里还认不认我这个娘,我都想给你最后一次忠告——昌平侯三子并非良配,你趁早取消这门亲事。”

  顾瑾瑜讥讽道:“不是良配?那谁才是?母亲为我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一个小小黄门侍郎家的儿子吗?你的亲生女儿就可以嫁尊贵的小侯爷!而我,却只能委身一个黄门侍郎之子!母亲!你究竟是有多偏心!”

  姚氏冷冷地看向她:“侯爷不偏心吗?你怪罪我偏心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父亲总是偏心你呢!”

  顾瑾瑜抬手指向二进院:“可祖父和哥哥们也偏心她!就连顾小宝那个傻子也更喜欢她——”

  啪!
  姚氏站起身来,隔着桌子一耳光扇在了她脸上!

  顾瑾瑜被扇得脑袋都嗡了一下,她不可思议地看向姚氏。

  “不许这么说你弟弟!”

  “他不是我弟弟!他摔伤了都不知道哭,一岁多也不下地走路,不是傻子是什么!”

  顾小宝被吵醒了。

  特别乖地坐起身来,呆呆地望着门口。

  姚氏指向门口,声音不大,语气却十分严厉:“你给我出去!”

  顾瑾瑜捂住被打红的脸,眼眶发红地看了姚氏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顾小宝被玉芽儿抱了出来。

  玉芽儿嘀咕道:“她怎么这样啊……好心提醒她,却被当了驴肝肺……她真以为天上有掉馅饼的好事吗?也不想想自己什么名声,怎么进得去昌平侯府的大门?要不是权三公子……算了,我都没嘴说。”

  房嬷嬷道:“她心气高,以为事事比大小姐强,婚事也要压大小姐一头,哪里会觉得这门亲事不对劲呢?夫人已经仁至义尽了,她自己要走一条死路走到底,随她吧。”

  姚氏将顾小宝抱到腿上,顾小宝张开十根手指,轻轻拍了拍自己胸脯,摇摇手,认真地说:“小宝不傻。”

  那句话……被儿子听去了……

  姚氏心疼闭了闭眼,对儿子笑了笑:“小宝当然不傻了,小宝最聪明。”

  她转头,眼神坚毅地说道:“以后不要再叫她二小姐,也不用再向我汇报她的任何事!”

  从今往后,她只有一个女儿,小宝和琰儿也只有一个姐姐。

  ……

  却说顾瑾瑜气冲冲地回到了侯府。

  路过小花园时,听见两个洒扫的婆子小声嘀咕。

  “哎,我那日在老夫人的院子听说了权三公子的事,那权三公子……”

  后面的话声音太小,顾瑾瑜没听清,可她莫名觉得不是什么好话。

  “真的假的?”另一个婆子大惊失色,“那二小姐嫁过去岂不是——”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一道威严的声音自道路的另一头响起,两个洒扫的婆子脸色一变,忙朝对方望去。

  来人是老夫人身边的现任管事嬷嬷,姓张。

  张嬷嬷看了眼曲径小道上的顾瑾瑜,又看向两个洒扫婆子,厉声道:“事情都做完了吗?就在这里偷懒耍横的,仔细将你们撵出去!”

  二人赶忙点头哈腰:“不敢了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张嬷嬷笑着与顾瑾瑜见了礼:“小姐。”

  老夫人身边的人不叫她二小姐,让她感觉自己是府上唯一的千金,这一点十分取悦顾瑾瑜。

  可想到方才听到的谈话,再加上姚氏的警告,顾瑾瑜心中又隐隐涌上一层不安:“张嬷嬷,关于权三公子,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张嬷嬷惊愕道:“小姐何出此言?是不是这两个婆子乱嚼了什么舌根子?”

  “我,就问问。”顾瑾瑜说。

  张嬷嬷笑道:“她们知道什么呀?权三公子是昌平侯嫡子,一表人才,为人正派,除了……念书念傻了,太烂好心,总是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乞丐,弄得侯夫人十分火大,其余没什么了。啊,耳根子有些软!可耳根子软也有耳根子软的好处,日后事事听你的,你在侯府的日子不就更容易了?”

  顾瑾瑜问道:“为何从前不和我说?”

  张嬷嬷摆摆手,笑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也担心你嫌弃人家是个书呆子。你是老夫人看着长大的,老夫人还能害了你不成?”

  顾瑾瑜歉疚地说道:“怎么会?三公子勤奋上进,这是我的福气。对不起,张嬷嬷,我不该怀疑祖母的一番苦心。”

  张嬷嬷握住她的手,慈祥地笑道:“你明白就好。”

  顾瑾瑜微微一笑:“那,我先回院子了。”

  “去吧。”张嬷嬷松开她的手,含笑目送她离开。

  一直到她消失在小路尽头,张嬷嬷的笑容才僵了下来。

  老夫人是曾经疼过你,可老夫人最疼的是她的三个孙子。

  只要能为亲孙子铺路,一个养孙女的死活,老夫人又怎会在乎?

   关于顾瑾瑜,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在她身上开展新的剧情,只是追了这么久,我总要给你们一个完整的交代。

    不然某年某月某一天,就会出现——

    “突然想起来,那个养女到底怎么样了,回昭国后就没写她了,她被赶出侯府没?结局是什么?”

    “不知道啊,作者又把她写没了。”

    “是那条鱼吗?我也很想知道她的结局。”

    连慕如心这个小角色都在评论区被提起,说我把她写没了,顾瑾瑜这种有点儿分量的,我不交代清楚,后面肯定会有人质疑的。

    *
    另外,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节日快乐。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