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 当年真相(两更)

2021-06-09 作者: 偏方方
  第706章 当年真相(两更)
  大雨滂沱,街道两旁的屋檐下挤满了推着摊子的小贩以及避雨的行人,偶尔有行人撑伞而过,但也很快收伞躲雨了一旁的商铺中。

  一辆马车踩着雨水自街道的东头缓缓驶来。

  雨势太大,路面湿滑,加上视线也受阻,是以车夫不敢行驶太快。

  忽然间,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匹十万火急的骏马飞快地追上了马车,又嗖了一下自身旁窜了过去!

  马车上的景二爷刚掀开车窗,想看看谁家的马跑这么快,就被那匹马的马蹄带起的雨水溅了一脸。

  景二爷:“……”

  景二爷可给气坏了,他抬手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合上车窗,挑开前面的帘子朝那匹疾驰而过的马望去,只一眼他就给认出来了。

  “诶?大哥,你看,那是不是天穹书院的马?就特疯的那个!”

  马王大战黑风骑的事早在击鞠圈成为传奇,但凡去关注击鞠赛的人都知道天穹书院出了一匹吊打黑风骑的悍马。

  国公爷坐在景二爷身旁,目光深深地望着骏马离去的方向,马儿跑得太快,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不过他仍是艰难地抬起清瘦的指尖,在轮椅的扶手上敲了一下。

  这代表是。

  若是两下,则代表不是。

  “奇怪,那匹马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景二爷再次推开车窗,冒雨将脑袋伸出去,往后望了望,不见有天穹书院的马车,他更感到古怪了。

  安国公抬起手,沾了沾扶手上的朱砂,用颤抖的指尖艰难地写下一个字:“追。”

  ……

  雨势越来越大,饶是安国公府的马也是一等一的良驹,可要追上马王的速度还是十分不容易。

  万幸马王跑跑停停,似乎在寻找什么,速度并不是一直飞快。

  他们跟着马王越走越偏僻,渐渐来到了一条萧条冷清的街道。

  “这是……”景二爷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昔日盛都最繁华的地方,车水马龙,门庭若市,每日上门求见之人如过江之鲫,若是没个拜帖兴许十天半个月也进不去。

  可眼下,这条街早已物是人非。

  咚!
  咚!
  咚!
  前方大雨后传来沉重的撞击声,每一声都好似撞在了人的心上。

  景二爷掀开帘子一望:“那个方向是……”

  黑风王撞得头破血流,遍体鳞伤。

  马王远远地看见它,马不停蹄地朝它奔过来。

  马王一脸迷茫地看着它,似是不明白它为何会要撞这扇门。

  马王见它撞,自己跟着撞。

  不过,马王并不知这座破旧的府邸对黑风王而言意味着什么,它直接扬起来自己充满力量的前蹄,就要朝着被铁链锁住的大门踩踏过去。

  谁料黑风王竟然生生将马王撞开了。

  马王歪头,一脸懵逼地看着它。

  黑风王继续用自己的头、用自己的身体去撞门。

  国公府的马车停在了不远处。

  景二爷挑开帘子,雨水迎面打来,全浇在了他与安国公的身上。

  安国公目不转睛地看着,搁在扶手上的手一点一点拽紧。

  景二爷的心里也有些五味杂陈,他看向黑风王,蹙眉说道:“那匹马怎么回事啊?是疯了吗?再这么撞下去会死的!”

  黑风王受伤太严重,马王不让它撞了,两匹马打了一架。

  就在二马打得不可开交时,车夫忽然叫了一声:“国公爷,二爷!那边有人过来了!”

  那是一个骑着高头骏马的少年,他一手拽紧缰绳,一手握住一杆红缨枪,自大雨中奔赴而来,他浑身被雨水湿透,发丝凌乱地粘在脸上,一双冷静的眼眸却透出不羁的从容。

  他朝着轩辕家的府邸策马而来。

  景二爷不由自主地恍惚了。

  是雨水太大,还是脑海中幻想太真。

  他竟仿佛看见昔日的大舅子从军营归来,也是这般从容不羁的神态。

  就在这条街上,就在这座府邸前。

  大舅子翻身下马,走上台阶,像往常那样推开府邸的大门——

  景二爷的呼吸都屏住了。

  他睁大眸子,那一瞬,他感觉一切惨剧都没有发生,大门打开,里头的人就会笑吟吟地走出来。

  然而大舅子并没有这么做,他来到两匹马的面前,制止分开了它们。

  景二爷如梦初醒。

  不是大舅子。

  不是。

  大舅子已经死了,是他亲自给大舅子收的尸。

  他亲自将大舅子从城墙上放下来的,他拔下贯穿了大舅子身体的红缨枪时一双手都在颤抖。

  景二爷转过头,不让大哥瞧见自己发红的眼眶。

  安国公没有哭。

  他的眼泪已经流干了。

  在轩辕家覆灭之后,在痛失了身怀六甲的爱妻之后,在音音也在怀中永远地闭上双眼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眼泪了。

  景二爷抬手胡乱抹了把眼睛,压下喉头哽咽,语气如常地说道:“是萧六郎那小子。”

  安国公当然也看见了。

  他的目光落在顾娇的身上。

  顾娇一手拿着红缨枪,另一手抬起来摸上了黑风王的脑袋,冷静的眉眼看着它。

  黑风王渐渐被安抚。

  不知是不是终于意识到它等了大半生的主人再也回不来了,它仰头,望向不见天日的苍穹,发出了凄厉的哀鸣。

  顾娇静静地陪着它。

  顾娇很少能与人或外界产生共情。

  但这一刻,她垂眸抬手,捂了捂自己心口。

  “什么人!”

  大雨中冲来几名城防侍卫,他们是接到附近的百姓举报,说有可疑之人往轩辕家的旧址去了。

  轩辕家虽已抄家灭门,这条昔日繁华络绎的街道也成了一条死街,可轩辕家给所有人造成的震慑是经久不衰的。

  城防侍卫不敢大意,于是赶来一瞧究竟。

  景二爷忙撑伞下马,拦住了几名要朝顾娇走过去的城防侍卫。

  他亮出了国公府的令牌,还算客气地说道:“我和我大哥的马受惊了,跑来了这里,那边是我的侍卫。”

  他一边说,一边自怀中掏出一个钱袋,抛给了为首的城防侍卫。

  侍卫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原来是景二爷,失敬失敬。”安国公府与轩辕家是姻亲,他才不信安国公府的马是无意中跑来这里的。

  他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满意地笑了笑,拱手说道:“雨这么大,确实容易惊马,既然景二爷已经将马找到了,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景二爷微笑颔首:“慢走。”

  侍卫们走出老远后,一名同伴道:“咱们要不要告诉上头啊?”

  为首的侍卫道:“告诉上头什么?安国公兄弟来缅怀轩辕家的人了?你当盛都有谁不知安国公与轩辕家的交情?当初轩辕家谋反兵败,所有与他们有交往的人避之不及,唯恐惹祸上身,只有还是景世子的安国公冒着砍头的风险跑去战场为轩辕家的人收尸,景二爷也跟去了,也是个不怕死的。他们这些年是少缅怀轩辕家的亡人了吗?有什么可往上报的?”

  同伴道:“但是刚刚那小子穿的不像安国公府的侍卫啊,他手里还拿着一杆红缨枪,我第一眼看见,还当是轩辕家的鬼又回来了。”

  “青天白日的,瞎说什么!”为首的侍卫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也毛了毛。

  那小子的确有几分古怪,拿着红缨枪的样子像极了轩辕家的人。

  可轩辕家的人早已死绝,总不会真是前来复仇的厉鬼。

  他果断摇了摇头,拿出景二爷给的一钱袋银子,笑道:“别想了,走,哥带你们几个喝酒去!”

  侍卫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大雨中。

  景二爷绕过两匹马,来到顾娇身边,问道:“你怎么来了这里?”

  顾娇正仰头望着府邸的牌匾,牌匾日晒雨淋,又遭人恶意破坏,早已破损不堪,厚厚的蜘蛛网下连轩辕二字都已模糊不清了。

  “萧六郎,萧六郎!”景二爷拿手在顾娇眼前晃了晃。

  顾娇回神,说:“我来找我的马。”

  景二爷哼道:“原来你听见了啊,那你还故意不回答。”

  “不是故意。”顾娇说,“我听见了,但在想事。先想的事,你后问的。”

  言外之意,等事想完了才能回答你。

  从未见过如此之人的景二爷:“……”

  “你的马怎么回事啊?”景二爷指着黑风王问。

  顾娇说她是来找马的,没说只找一匹马,景二爷理所当然地认为另一匹马也是顾娇的。

  顾娇没解释黑风王不是自己的马,只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安国公坐在马车上,看景二爷傻子似的与顾娇在雨里说话,气得身子都在抖。

  景二爷有伞,顾娇却无。

  所幸景二爷与自家大哥总算心有灵犀了一回,他对顾娇道:“你在外城住吧,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不如到马车上避避雨吧。”

  顾娇扭头望向大雨后的马车。

  安国公坐在马车上,一瞬不瞬地看着顾娇,眼底透出殷切的期望。

  顾娇道:“好。”

  顾娇上了马车。

  马王咬住黑风王的缰绳,也不管黑风王乐不乐意,反正拖着它一起。

  马车驶出了死寂的长街,右拐穿过一条巷子,来到另一条大街上,又走了一段之后拐进了一个胡同,停在了一座小别院前。

  这是一座与顾娇一行人租住的差不多大的小宅子,进去是一个前院,走过堂屋是后院,后院连接着一排后罩房。

  顾娇没走那么深入,她只是停在了第一排房舍的廊下。

  她看着满院子的铃兰,莫名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丝丝熟悉,仿佛在梦里见过。

  景二爷将自家大哥连人带轮椅搬到走道上,兄弟俩的衣裳也有些湿了。

  景二爷叫来下人,让他把顾娇带去厢房换一身干爽的衣裳。

  “穿我大哥的吧,这里除了我大哥的衣裳就……”只有他嫂嫂的遗物了。

  他可不敢动嫂嫂的遗物,大哥会杀了他的,更何况萧六郎是男子,也穿不了嫂嫂的衣裳。

  下人给顾娇找了一套安国公没穿过的新衣裳。

  顾娇的身形在女子中算高挑的,可与安国公的身高相比还是略显娇小,格外像是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裳,有几分娇憨的可爱。

  景二爷换完衣裳从大哥房中走出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暗道自己见了鬼,居然会觉着这小子可爱。

  明明就很可气好么?

  景二爷气势汹汹地说道:“你的马在马棚里,放心,有人喂,不会饿着它们!大夫也找了!会给你的马治伤的!”

  “多谢。”顾娇道了谢。

  这么客气景二爷倒不习惯了,他的态度立马凶不起来了,他轻咳一声,道:“我大哥喊你过去喝茶。”

  顾娇去了隔壁。

  国公爷最近的情况又有了些许好转,原先写一个字都费劲,还不一定能成功,如今一天下来能写三五个,状态如果非常好能写七八个。

  ……大多是骂景二爷的。

  论有个欠抽的弟弟是怎样的体验。

  轮椅拿去擦拭晾干了,安国公坐在一张官帽椅上,他身侧与对面都有椅子,景二爷二话不说一屁股坐在了大哥对面。

  这样大哥就能看到他啦,他可真聪明!

  安国公眼神里透出杀气。

  景二爷缩了缩脖子,为毛又觉得脖子凉凉的?
  安国公不能转头,这意味着他将看不见坐在自己身侧的顾娇。

  但顾娇并未立刻坐下,而是先来到他身前,单膝蹲下为他把了脉。

  “脉象确实比从前平顺不少。”顾娇说道,“国公爷恢复得不错。”

  安国公再次抬起指尖,这次他没有轻点,而是蘸了杯子里的茶水,颤颤巍巍地写下三个字:“你,可好?”

  顾娇说道:“我一切都好。”

  安国公又颤抖着写道:“黑,风。”

  这是他力气的极限了,风字的最后一笔都只写了一半,额头的汗水渗了出来,顺着脸颊流下,滑入衣襟之中。

  “咦?我大哥写什么了?”景二爷凑过来,“黑风?什么黑风?”

  顾娇却明白安国公八成是认出黑风王了,她说道:“的确是韩世子的黑风王,不过我也不清楚它为什么会去了那里。”

  她是来找马王的,碰见黑风王是预料之外的事,谁能想到已经跟韩世子走了的黑风王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

  “那匹马是黑风王啊,还真是……”景二爷神色复杂地呢喃。

  “真是什么?”顾娇问。

  景二爷叹了口气:“这让我怎么说呢?韩家的黑风骑你见过的,可你知不知道黑风骑原本不属于韩家,是轩辕家一手驯养的?”

  “我听人提过。”顾娇说。“轩辕家落败后,兵权一分为四,骑兵归了韩家,其中就有大量的黑风骑。”

  “你对燕国的事了解得倒是清楚。”

  顾娇没反驳。

  景二爷只是单纯揶揄顾娇,并没觉着顾娇会有什么居心,他接着说道:“三万黑风骑里只能出一个黑风王,历代黑风王都是雄马,只有这个黑风王是雌马。它是难产出生的,在娘胎里闷太久,出来后都快没气了。顺便说一下,是我大舅子和轩辕大帅给它接生的,生完之后轩辕大帅就把它抱回去了。所以那匹马,其实是轩辕大帅亲自养大的马。”

  顾娇问道:“你大舅子是……”

  景二爷讪讪:“咳咳,我大哥的大舅子就是我大舅子!轩辕浩!”

  顾娇唔了一声,道:“不是改名叫轩辕晟了吗?”

  景二爷一怔:“你连这都知道?”

  顾娇道:“听说过。”

  不是,你身边都什么人呐?这么能聊轩辕家的事的吗?不怕被砍头吗?
  景二爷翻了个小白眼,想到什么,又道:“说起来,黑风王与音音同岁呢。”

  “音音?”顾娇喃喃,这名字莫名有些耳熟,好像也在梦里听到过。

  景二爷不知她心中所想,只当她是单纯发问,解释道:“音音是我大哥和大嫂的女儿,与黑风王同一年出生,他们两岁那年,轩辕家出了事,韩家在大战中立了功,国君将黑风骑赏给了韩家,还是小马驹的黑风王自然也归了韩家。唉,一晃,都十五年了。”

  所以黑风王今天是回去找它的主人的?
  这么多年了,它还在等它的主人回来么?
  顾娇沉默了片刻,又道:“轩辕家真的谋反了吗?”

  屋子里陡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景二爷绷紧了身子没敢回答。

  安国公的指尖沾了茶水,用刚恢复的一丝力气歪歪斜斜地写下一个字。

  看着那个国公爷几乎用尽全力写下的“是”字,奇怪的是,顾娇心底竟然没有太多意外。

  安国公还想写,可是他没力气了。

  景二爷看着自家大哥抖个不停的手,心疼地说道:“大哥你别写了,我来说我来说!”

  他们与这个少年没见过几次面,按理说不该讲得这么深入,他就不明白了,大哥怎么对这小子毫不设防?

  景二爷定了定神,郑重地说道:“没错,轩辕家是谋反了,不过轩辕家是被逼的,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国师殿!”

  “国师殿做什么了?”顾娇问。

  景二爷冷哼一声,说道:“那个狗屁国师给轩辕家算了一卦,说轩辕家的人里有紫微星命格,紫微星又称帝星,只有一国之君才有资格拥有此命格,这是摆明了在说轩辕家有帝王之气,试问哪个国君心里能舒坦?轩辕家为了证明自己绝无反心,毅然提出交出兵权。”

  “可兵权刚交出去没多久,边关便起了战事,晋、梁两国联手攻打大燕边境,大燕腹背受敌,国君起先没动用轩辕家,结果接连吃了好几场败仗,士气大跌,军心不稳,山河破碎,城池沦陷。不得已,国君又重新重用了轩辕家。”

  “轩辕厉携长子打头阵,先攻晋国大军,一鼓作气夺回三座城池,轩辕厉的二弟与轩辕厉的三子、五子率兵围剿梁国大军,所到之处,皆无败绩。久攻不下的两国联盟,被轩辕家打得落花流水,边关百姓感激涕零,轩辕家撤兵时,全城百姓沿街相送。”

  “这件事,让国君彻底意识到了轩辕家的实力,也看清了轩辕家在百姓心目中的分量。紫微星降世于轩辕,并非轩辕家交出兵权就能阻挡的,除非——”

  顾娇替他说道:“除非他们全都死了。”

  景二爷点点头:“就是这样。从轩辕家凯旋回京的那一日起,国君便对轩辕家动了斩草除根之心,但轩辕厉乃两朝元老,六国神将,大燕能从下国发展成为上国,国师殿的各种举措固然功不可没,但那些曾经欺压在燕国头上的人又怎么甘心燕国崛起?轩辕家的军队打了多少仗,流了多少血,才挡住各国的狼子野心。不是轩辕家守卫疆土,大燕早国破人亡了,还谈什么上国?”

  “轩辕家功高盖主,国君心生忌惮,但又不能随随便便杀死他们,要成为上国也需要他们,于是国君想了一招,先麻痹轩辕家。轩辕皇后诞下皇女,国君立刻册封其为太女,整整十多年,国君对太女宠爱有加,无微不至,对轩辕家更是有求必应。国君原本是想要养成轩辕家恃宠而骄的性子,奈何轩辕家家规森严,愣是没干出一件出格的事。”

  顾娇道:“普通出格的事也判不了轩辕家吧?”

  景二爷一噎:“咳咳,这倒是。”

  顾娇唔了一声,道:“所以国君并不是想让轩辕家主动犯错,而是让全天下百姓看见他是如何善待轩辕,有朝一日,一旦轩辕家背叛他,百姓都会替他叫冤。”

  景二爷挠挠头:“啊,是这样吗?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顾娇问道:“那,轩辕家究竟是怎么被逼得谋反的?”

  景二爷沉默了一会儿,握紧拳头,神色复杂地说道:“具体什么事我也不清楚,好像是与太女有关。我大哥倒是知晓一二,可惜你也瞧见了,我大哥口不能言。”

  顾娇思忖片刻,问道:“想要轩辕家出事的人不少吧?”

  景二爷悲愤地点点头:“轩辕的权势地位,兵权武功都令人眼红。轩辕家不曾负天下,天下却负了轩辕家。”

  ……

  雨势没有减弱的趋势,雨水叮叮咚咚地敲打在屋檐上。

  景二爷说到肚子饿,去厨房找吃的。

  屋子里只剩顾娇与安国公。

  顾娇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安国公身边,为安国公按着手臂与手掌,有助于他复健。

  “把轩辕家的事告诉我,就不怕我说出去吗?”顾娇问。

  安国公的指尖在扶手上点了两下。

  不怕。

  顾娇意外地看懂了。

  她一边揉按着他的另一只手,一边道:“为什么不怕?我们也没见过几次面,我很坏的。”

  安国公的指尖在扶手上点了三下。

  你不会。

  顾娇挑眉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安国公点点点点点。

  你,就,是,不,会。

  从顾娇第一次躲进他被窝,他就感觉很亲切。

  说不上来为什么。

  但就像最重要的人,又回到了他身边。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