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走寻常路

2021-03-02 作者: 似水年华流年
  第601章 走寻常路
  老板娘倒是没有太在意凌霄并没有给予她一个答案,这个问题仅仅是顺口一问而已,属于那种说了很高兴,不说也不会抓心挠肺。

  既然凌霄不打算说,就代表着有些东西外人不需要知道。作为一个比较喜欢的八卦的人,她没有打算接着问下去,当了这些年客栈的老板娘还是心里有数,在很多时候要看人眼色行事,不然就是一个讨人嫌的人。

  而凌霄则打算除了租住小院后还要去找宋氏婆家人,要把两个孩子的事情搞定,谁让在古代社会里父权为上,一般孩子就算是亲爹死了也不能跟着亲娘走,反而要跟着男方的亲戚讨生活,是死是活要看孩子们自己的命。

  这是因为古代社会里男权至上,跟着娘亲走的话很有可能改姓,很多地方宗族为上,要是让女子带着自己孩子走就等于放弃孩子。

  这也导致除非是夫家人一个人也没有,根本没有所谓的族人抢夺孩子的抚养权,那么才会让女方带上孩子改嫁,不然女方一般无法和夫家人对抗,从律法到民间规则都不会允许。

  这种情况下走正常渠道是无法抢夺孩子的抚养权,兄弟两个人的生活质量就要看亲戚的本事和人品,而现在已经知道李家其他人的人品不怎么样,让孩子们回去等于是让他们吃苦头,说不定活不了多久。

  不要指望这么对待宋氏的那些人会有什么良心,更不要说什么虎毒不食子,那种人品超烂,根本无法让人放心的人,就不应该把孩子放在那种人身边。

  凌霄记得某国的一个女人捅死了自己的丈夫,当时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女儿跟着,有人建议不让那个女子抚养女儿,说是孩子不安全,但这个请求被驳回,说女人想杀的人是丈夫,女儿没有危险,结果女儿最终也死在亲妈手里。

  看看!如果当初把孩子送那个女人身边带走,那么会不会孩子还会活着?把年纪小、身体弱的孩子放在一个人品堪忧的人身边,就是搞一个赌博,赌注是一条人命。

  而李家人正是属于那种让人感觉很不好的一类人,作为家人竟然把寡媳弄出来做典妻,不由让凌霄想起来曾经有人把儿媳卖到花楼里当女支女,这种恶人真的让人感觉崩溃,所以要把孩子的抚养权拿到手为上。

  凌霄既然不打算让宋氏的两个孩子回那个家里,自然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最好是抓住把柄,让他们签下文书,放弃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作为一个外来者做这些事情不怎么方便,而且也需要证人,还是等着熟悉一下找个地头蛇帮忙,就不信搞不定那家无耻之徒,还能有证人证明宋氏儿子的无辜。

  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和宋氏谈谈,有些事情必须她本人做主,凌霄想要知道宋氏的想法,看看她是否想要两个孩子跟着她?的确有当娘的为了方便自己再嫁会不要孩子,这到不需要担心,正好给原主当侄子就好。

  而就是这时候原主跑出来,一脸的惊慌,在大厅里看了一眼后跑过来,有些惊惧地说:“爷爷,宋家姐姐的儿子生病了。”原来孩子早晨起不来,宋氏才发现自己的儿子双双生病了。

  凌霄一听就知道孩子不是发烧,就是呕吐拉稀,才会让人看出来。只是曾经作为一个医生的她知道小孩子的病千万要尽早治疗,切记拖延病情,小病变成大病后就十分麻烦,连忙站起来。

  她对老板娘说:“那么贫道等会再找牙人,我先去看看孩子。”说完她带着原主去找宋氏,心里琢磨着孩子到底是怎么生病的。

  老板娘此刻有些发愣,因为就在刚才她突然看出来一身男装的原主是个女孩子,刚才一脸的哭相,整个人就是带着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样子。

  路上穿上男装是比较好理解,但她之前一直以为凌霄属于那种出生后衣食无忧的人家,绝对不是那种小门小户的人,就连原主也是这种感觉。

  因此在知道原主是女子有些惊讶,因为这世上有些钱财、不需要外出讨生活的女孩子谁人会不裹脚?要知道脸蛋长得不错没有用,要有小脚才是真正的美女,有一双大脚就是脸蛋再美也是不行,有些乡下人家也会给自家女孩裹脚,因为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被上层社会接受。

  可现在的这个气质很不错的人完全没有裹脚的迹象,真的很少见,她不由对凌霄多了几分兴趣,难道他们一家人属于那种乡下来的人?
  凌霄自然没有发现她的想法,她正在准备看看孩子们怎么样,在没有进入之前先敲门,要知道这里有女眷,她现在外面的性别是男人,不能够随意进入有女眷的房间。

  就是后世也要注意这种情况,这不是所谓的封建礼教,而是一种尊重女性的行为,毕竟万一女同胞在里面换衣服怎么办?现代需要如此,古代更加需要注意这个问题,她才会先敲门。

  宋氏此刻正不停地掉眼泪,坐在那里急得不行。昨天晚上睡觉时她又累又困,睡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的孩子病了,等第二天叫不起孩子才发现问题,哭泣着找到原主,原主就去找凌霄。

  听到敲门后她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小脚,一下子站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急急过来开门,看到凌霄后她感觉自己一下子放松下来,就仿佛凌霄到了之后什么都可以解决问题。

  她开门后连着往后退去,把门口的位置让开,同时带着几分凄苦说:“叔爷爷,孩子们病了,我该怎么办?”整个人带着哀伤和绝望。

  她现在听见生病就感觉到可怕,因为想到了死去的丈夫,也是久病之后又被家里人狠狠气了一次后一病不起。夫君死后还不等她缓过神就被夫家的人卖了,现在轮到儿子生病,怎么不令人心急如焚?
  凌霄刚开始看见宋氏时还以为孩子的病十分重,以至于当娘的人心里很不好受,这不可能吧?昨天看两个孩子还好,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就生重病?好像他们没有什么大的身体缺陷,不应该。

  她快步走过去一看孩子的情况,两个小孩子应该时发烧,就开始把脉,发现孩子的身体不怎么好,应该是有些营养不良,但没有致命的病症,也不是感冒,应该是昨天累极了,又有些恐惧,反应在孩子的身体上,开始发烧。

  跟着发现他们的温度不算太高,还不算太坏,这时候听到宋氏在一边说发热,凌霄就没有告诉她,人发热其实就是身体里的防御系统在作战中,也不见得太坏。

  当然因为孩子们太小的缘故,不等于发热没有事,那种高烧一定要特别注意,有时候发烧有可能把脑子烧坏,明明原本是聪明的孩子也会变傻了。

  凌霄就让原主打来凉水,给两个孩子采用物理降温方式让温度降下来,跟着采用推拿的方式给孩子们加强体质,这个举动让两个孩子感觉自己身体好过了很多。

  也没有让他们喝药,而是让人给孩子们熬制出来一些加了葱白的白粥,想到发烧时有可能会大量出汗,还是加了点盐和一些青菜,让两个小孩子喝下去。

  他们都乖乖喝下去,很快就再一次感觉到十分困顿,就很快睡着了,凌霄就让宋氏和原主一起照顾好孩子们,原主让宋氏也去休息一下,不然要是她再病了就不好了。

  凌霄去找老板娘说租小院的事情,老板娘感觉道长的身份很迷,说他有地位,但跟着的孙女还是大脚,早年的开国皇帝的妻子作为皇后都被人嘲弄,富贵人家的女子都是三寸金莲,除非是像她这个市井人家没有在意,但绝对进不去权贵人家。

  可要是说他没有地位,老板娘发现跟着凌霄的人各个都有自己的本事,那个婆子做的一手好菜,根本就没有让她见识过,穷人家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老板娘琢磨了一会也没再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是有了个新想法,她家这个客栈其实房间打扫十分干净,但供应给客户的饭菜一直是那种大路货,根本无法吸引到有钱人,不怎么太过兴盛。

  她一直想要找人调教一下做饭的人,可家里就是一般人家,怎么会做一些美食?那些做美食的人都把秘方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根本不外传。

  看到婆子的本事后,她有心想要问问道长能否让人看看婆子做菜的方法,指点一下自家客栈大厨做菜的本事?不求什么高大上的高级菜式,只求一些家常,但她又不知道怎么说,一时间有些犹豫。

  凌霄就问老板娘有什么想法,老板娘就有些犹豫说出来自己的想法,凌霄倒是没有太在意,其实家常菜很平常,又不是什么国宴菜,就说等找到小院后可以帮着老板娘训练一下厨子。

  老板娘就问:“那么道长想要什么样的小院子?啊!我想起来了,能够让你们住下的地方,也不能太小,那么打算住多长时间?”

  “先租上几个月,毕竟那位祝员外要好几个月才能回来。我决定等着他回来,有些事情还要和他说一下。”凌霄很是平淡地说。

  老板娘就把自家不住的小院租给了凌霄,这个房子为了小儿子准备的房产,只是小儿子还小,根本没有结婚,暂时住不上,她一般舍不得租出去,但凌霄想要租的话,她自然十分愿意,一定要让这位道长住好。

  凌霄之所以会找这位老板娘做事,是因为看出来这位老板娘属于那种心肠不错的人,才会请她帮忙找一下房子,作为地头蛇的老板娘比他们这些外来户容易找到房子。

  后来一行人就搬进了小院里,凌霄就派傀儡去指点一下厨子怎么做菜,老板娘经过一段时间的关注后,就注意到婆子烧菜的水平很不错,应该还会更好的菜,不由希望自家厨子学到更多的菜式。

  凌霄看到把老板娘把原本的目标提高后,告诉老板娘,这菜做的还可以就行,做得太好反而过了,这种的方子招人惦记,反而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老板娘一听恍然大悟,可不是嘛?一下子打消那种让自家厨子精益求精的想法,还是坚持走家常菜的做法,就算是被人学走了也不怕。

  经过人指点后的店老板终于知道为什么别人做的好吃,一个是配料多,一个是油水足,要知道大部分好吃的食物大都是属于那种多油、多糖的。

  这种好吃的食物就连到了现代社会也是有很多人喜欢吃,而这其中那种炸鸡就是好吃食物代表,虽然在养生达人眼里这就是垃圾食品,但在炸制鸡块时飘出来的那股香气毋庸置疑,炸的好真的好吃。

  在物质生活比较发达的现代社会,这种好吃的要是吃的多就会引起高血脂,因此常常会被养生专家提醒少吃,因为人们在现代社会一般有着充足的食物,还有油也不会少,在现代社会里少油少盐少糖才是健康生活所需。

  但在古代社会另外一回事,因为大部分人吃的都很紧张,很多人连饭都吃不饱,自然没有什么油水吃,因此多油多盐多趟的食物绝对是好吃,能够吃到的人比较少。

  后来客栈的厨子很快就改进自己的做菜方式,让不少旅客十分高兴,凌霄去客栈时就告诉他们,做饭时看看情况,一般那种膀大腰圆的人吃的多,喜欢的是那种大碗吃肉的菜式,要是给少了菜,绝对不高兴。

  可要是遇到那种喜欢吃得十分精致的人,就要注意一件事:少量食物经过摆盘后显得十分漂亮,非常适合那种装逼无极限的人,在那种人眼里吃饭也是要有仪式感,大碗大碗的菜式在客人眼里反而显得粗俗。

  这就是每一个人不同的地方,如果弄反了就有可能导致客人们反感,她让他们注意一下,对待不同的客人群体,采用不同的方式销售。

  经过这一次后老板娘更加感觉道长有本事,她真的有些羡慕宋氏,谁让她有了这一门亲?等宋氏孩子们全部病愈后老板娘就帮着联系好几个人,帮着搬到小院生活。

  等着凌霄休息几天后打算找车子出门,毕竟有些仇还是早点解除干净,去之前凌霄就问了一下宋氏的想法:她是否还要回到夫家去?
  宋氏听到这里想要哭,在内心深处她有些恐惧,但又知道自己必须回夫家,只因为她一直活着三从四德的氛围下,让她一下子转变思想还是有些难。

  但她也知道要是宋氏不想要回去的话,有些话无法说清楚,要知道家里其他房的人心里一直排斥大房几个人,宋氏在夫君死了之后连孝期都没有过,家里人就要出卖未亡人。

  最可恨的是孩子们走失了好几天,也没有一个人来找过孩子,大概根本不在意两个孩子的死活,宋氏她一点也不傻,自然知道某些人巴不得自己去死,她自然不愿意和她们在一起。

  她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自己真的离开那个夫家,但此刻的她发现自己有种浑身都在颤抖,真的可以离开那个家,终于可以吃饱饭,好在这位道长是家族里的前辈出手搭救了一番,不然母子三人都会死。

  “叔爷爷,儿自然知道不能够回去,回去后会再一次被卖。她们根本没有拿我当作一家人,也好,夫君也不会责怪自己,是他们不义在先,我不会再认他们,以后要各走各自的路。”宋氏终于开口了。

  她说话时还想要哭,以至于语调里带着哭腔,甚至一边说着话,还有泪水扑簌簌滚落,整个人就是一个会哭的小白花,倒是十分美丽动人。

  只是她这人光顾上一方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孩子们,导致大郎、二郎有些惊恐看着亲娘,最小的那个挤进亲娘的怀里后亲了一下亲娘宋氏,让宋氏破涕为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