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祝员外

2021-02-28 作者: 似水年华流年
  第599章 祝员外

  而对面的白胖子祝员外都要出离愤怒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选错了日子?他又没有做天怨人怒的坏事,怎么偏偏就是这么不顺,就在最后一步卡住。

  他不就是想要典妻生子吗?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足足付给对方家里有一百两银子,不少钱!就是想着赶紧生一个儿子出来继承家业。竟然还有人敢给他捣蛋!眼看着吉时就要到了,他真的有些急眼。

  说起来他对这个典妻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作为一个有些权势的人身边不缺什么美人,之前也有不少各种风情的妾室,他根本不在意她长得如何,他在意的是她能够生出孩子的肚子。还有就是希望他的儿子聪明点,才会在给典妻家里多给五十两银子,感觉儿子要是有个当秀才的外祖父挺好的。

  一切都计算好,甚至明知道宋氏还在为丈夫守孝也顾不上,要等着宋氏守孝三年的话岂不是黄花菜都凉了?即使宋氏遭到别人的唾弃,也挡不住他想要个儿子。

  而今却有人想要阻拦接下去的仪式,在他看来就是在挑衅,就在他准备让更多人准备止住傀儡时,根本想到最重要的人还没有出场,他自以为作为地头蛇绝对可以横扫一切和他对着干的人。

  而凌霄这时候终于赶到,就快走几步大声一喊:“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我的侄孙女会被带到这里来?不要以为宋氏没有人在这里,就可以任意欺辱宋家女。”

  这一句话一下子让其他人呆住,要知道女子的确地位低微,夫家可以摆弄女子。但要是有那种有实力的娘家人在的话,也不敢太过分,祝员外怎么也没有想到被典买的宋氏还有什么娘家人,这有些麻烦。

  他回过头来看向凌霄,正好和一双平静的眼睛对上,即使他这个人仿佛没有任何危险,不知道为什么祝员外感觉到了一丝丝危险,这个发现让他有些膨胀的心态一下有了变化,就见凌霄扫了祝员外一眼后看向了宋氏。

  宋氏的面容原本长得颇为清秀,但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她本人十分憔悴,也许是因为夫君出事的缘故,身材也是变得十分瘦弱,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女性的魅力。

  正在给她解开绳索的孩子个头十分瘦小,脸上根本就没有孩子们应该有的婴儿肥,眼神中带着几分戾气,不过看娘亲和兄弟时还是软了几分。那个更小的孩子依偎着宋氏,此刻的他应该还不知道厉害,眼神中十分懵懂。

  凌霄自然看出来这段时间宋氏母子三人都过得不怎么,这年头家里要是没有一个成年男人就会受到欺侮,即使现在有所谓的宗族,甚至有时候宗族的人也有吃绝户财的事件发生。

  不要以为绝户就是没有儿子的人家,很多时候没有成年男子的人家也等同与绝户,就比如说宋氏母子,她的儿子有两个,但年纪还太小,在某些人眼里如同绝户一样,有人想要吃绝户,尤其是所谓的亲人,有时候和仇敌差不多。

  宋氏的父母亡故,她又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可以来撑腰,也就是说出事后也没有自己的血亲出面,才导致婆家人欺侮,这也是古代为什么非要生出一个儿子来的原因,要是没有父系的撑腰,女方被夫家人害了、买了都无法抵抗,就如同宋氏一样。

  而此刻的祝员外回过神来,刚才他在对上凌霄的眼睛后有些打怵,因为那一双眼睛太过平静,黝黑的眼瞳带着说不出的威仪,但一想到那可是他费了不少力气找出来的借肚子对象,就让他多了几分勇气。

  他就站出来说:“你是谁?为何挡住祝家行事?”在他说话中凌霄再一次转向他,在她的目光注视下,这些年来他一直活得比较顺风顺雨的祝员外感觉到对方的漠然。

  那种目光直视下的他就仿佛整个人都是透明的,他自己的小心思都被对方看出来,对方依旧冷淡万分,却让他感觉到了压力。因此他小小往后退了一步,作为一个识时务的地头蛇,他还是有些惧怕这位刚刚冒出来的人。

  也许他对上没有什么见识的乡下人家会毫不客气,但遇到一些其他人就不敢这么做,谁知道对方有没有底牌,这个站出来的道人让他有些感觉不妙。

  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实在是想要一个孩子,最终硬着头皮上前道:“请问这位道长有什么事情,因何打搅我祝家纳新这件事?”说话时声音中带着颤音,完全不理会刚才凌霄的话,在凌霄的目光下他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软。

  凌霄上下打量一眼这个这个年纪大约四十岁的老头子,在古代生存的时间都比较少,这位算是活得比较长的人,古代女性三十岁左右当奶奶,男人也差不多,而现在这个算是县城地头蛇的人,还是膝下犹虚,怨不得如此着急,这怪不得别人,只怪他自己早年太风流。

  再说了这位的年纪一大把,就算是借肚子生下儿子只怕也是白搭,因为他年纪不小,有可能等不到孩子长成,那么家产还是保不住,所以还生个什么?
  这位平常的为人还不算差,比较令人讨厌的是他的私生活有些混乱,但她转念一想这是古代社会,想要找个纯情的男人比较难,不过上天也给他教训了。

  不然这多年来怎么会一直生不出来孩子?到现在还不知道检点,以为换个女人就行?凌霄发现自己适应这个傀儡身体后就有了一个特异的能力,如果她愿意就可以看清楚对方的过去未来。

  就比如说眼前这个,整个一个看上去肥肠满肚的样子,就是一个油腻的老男人。早年时长得还不错,因此四处嫖时十分受欢迎,有过不少花娘当他的情人,活得十分香艳。

  以至于等到后来收心回家后他的身体根子上不行了,根本生不出来孩子,就是再换女人也不行。土地再肥沃也白搭,因为种子都是死的,自然没有庄稼出来,这一次的典妻并不能达成他的生子愿望,只会让宋氏死在这里。

  凌霄因此淡淡地说:“贫道是宋氏父亲族里的人,宋氏算是我的侄孙女,一直没有遇到,现在遇到她被人典卖,自然想要讨个说法,绝对不能让自家侄孙女被人如此算计。”

  祝员外一看就知道这位根本不想要承认典妻的文书,还打算带人走的样子,他心里有些不怎么高兴,要不是感觉凌霄不好惹,他都会让人抢过宋氏。

  这些年来他一直没有一儿半女,到了年纪大了之后就想要儿子能够继承他的家产,可这些年娶妻纳妾却一直没有得到一个孩子,到现在他有些急眼,才会典下宋氏。

  要知道宋氏的相貌、身处不算是怎么不出众,这些年一直辛苦劳动,自然让颜值下降。祝员外原本看不上这个看上去很是瘦弱的女子,感觉不怎么靠谱。

  但后来知道她生下两个儿子后感觉大变,宋氏还是比较宜男,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会下蛋的母鸡,比别的女人有更多概率生下孩子,不然怎么会典下宋氏?想到这里的他握紧拳头,想要拿出来契约书,不怕对方不低头。

  凌霄看出来,直接走到祝员外身边悄声说:“其实我知道祝员外的想法,你不就是担心没有孩子继承家业,那么为什么会担心?要知道你命中有一子,如今你儿子连自己儿子都有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子孙后代而已。”

  祝员外听到这里一下子惊呆了,你说的是什么?他眼神有些呆滞,这是真的?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这怎么可能?不单单有儿子,还有孙子也出来了?

  他早年风流快活之时根本就没有在意什么孩子,因为家里的父母管不住他,就一直浪到二十二岁父母双双去世,才会打算收心。

  等守过孝后他正式结婚,虽然他的年纪不小,但男人成婚不看年纪,不还有做了曾爷爷还能做新郎的人吗?所以他娶了一个娇妻,只是夫妻过了三年也没有孩子。

  又坚持了三年后他终于决定开始纳妾,结果还是不行,一直等到年纪大了时他感觉自己想要生孩子,却再也生不了才开始着急,最终决定典妻生下一个孩子,却遇到了凌霄。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有儿子,这是怎么一回事?此刻的他就感觉心口跳的不行,差点直接昏倒,因为太过激动,他还有孙子了?要是这样的话,对祝家来说绝对绝对是大好事。

  看着身体变得僵直的祝员外,凌霄感觉这位应该不会因为太过激动导致自己心脑血管缺氧,应该高兴的说不出话来,这也太过激动。

  凌霄也没有催他,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宋氏,她此刻被解开束缚,抱着两个孩子瑟瑟发抖,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救她一命,是父亲那边的长辈,真的太好了。

  如果可以她早就死了,她一直以来十分犹豫,要是不死的话,她最终要失去了贞操,对不起夫君,不死也等于是死,但要是真的死了的话,两个儿子怎么办?
  她可以去死,但她放不下两个儿子,他们两个人还小,要是她再死了,儿子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这是她今天才发现的事情,可明白的太晚。

  夫君还活着时,其他几房的人就是嘀嘀咕咕的,等到发现夫君被气死后抢走家里值钱的东西,甚至连她这个做长媳的人的话也不好使,他们能够对两个侄子好才怪。

  就在这种纠结的状态中她左右为难,但她作为秀才之女,一直以来谨记父亲说的话:女人要从一而终,在知道祝员外的想法后自然死活不同意被典卖,在她看来这对亡夫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人把大房人都关起来,就在今天妯娌们强制把她捆住送到祝家,好在现在有人冒出来,她能够听得懂官话,听说这是父亲的族人后大喜过望,有可能有救。

  只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她还是有些担心这位叔祖父,祝员外也算是县城里的一方能人,要不是他非逼着她成为典妻的话,她还是不想和祝员外闹翻,就从挡在自己身前的傀儡缝隙中看过去。

  就看见凌霄不知道给祝员外说了什么,祝员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这时候宋氏对上凌霄看过来的眼睛,整个人一下子感觉面对一座高山的感觉,好在是对方很快就移开眼睛。

  “耶!”祝员外终于回过神来,一想到自己早就儿孙满堂就大喜过望,跟着他自己也忘记了自己年纪一大把,一下子蹦起来,结果差点摔着,毕竟他太胖了。

  即使如此狼狈他还是忍不住咧着嘴笑起来,哈哈哈!儿孙满堂!这真的是太好了。要知道他这些年来一直忧于没有儿子,现在的他想要马上去找到儿子。

  什么借肚子?这也是万不得已才做的事情,他自己如何不知道一件事:就是典了宋氏这个妇人,也不见得一定会包生儿子。如果是这样的话,等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要是儿子都有了儿子,就是有了就是另外一码事,他要赶紧去找儿子去,等等!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住在哪里。

  另外这个道士如何知道自己有儿子的?该不会是这个道士糊弄自己的吧?这一刻的他带着几分警惕,也带着几分期盼看着凌霄。

  他看着凌霄说:“道长,这不是在蒙我吧?要知道我都不知道自己有儿子?这些年我可是一直盼望着有儿子,按说儿子这么大,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家儿子的下落?”

  “怎么知道的?”凌霄看着祝员外的大脸蛋子,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说:“当然是通过看你的面相,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的儿孙在哪里?
  其实真的说起来你当爹的年纪很小,才十八岁而已,当时你自己被人当成接种的工具,你自己都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儿子,偏偏你命中只有一子。”说到最后意犹未尽的看了一眼祝员外,很多都尽在无言中。

  听到这里的祝员外一下子恍然大悟起来,合着自己的儿子成了别人家的儿子,偏偏还占了他的儿子份额,上天不会再给他一个儿子。

  一想到可能他就感觉心很痛,连着爆了好几个粗口,怪不得这些年来也没有人找上门来,对方的人家根本生不了,自然想要借种。

  啊啊啊!问题他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他的儿子一直叫其他人为父亲,就有些生气,但转念一想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儿子在哪里,这一下就十分着急,他该怎么办?
  他一下子想起来凌霄,猛地跪下后说:“道长,是小的无知,冲撞了道长的血亲,那么小人不会再典妻,现在想要道长慈悲一下,说说我的儿子在哪里?”

  凌霄点点头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当初的事情了吗?”说话时带着几分嘲讽,一味想着怎么采花,却没有想到自己是被借种。

  要不是为了宋氏,她就不想管这件事,就让这个风流种断子绝孙也好,但想到祝员外的妻子这些年来一直做善事,为人也不错,要是没有儿子很难过。再加上祝员外的儿子也过得很不好,她才懒得管这个家伙。

  祝员外很是无奈,他真的搞不清楚是那个时候自己搞出来的儿子,啊啊啊!他跪下后磕了一个头。胖胖的脸上都急得出来不少汗,恨不得抱住凌霄的大腿哀求对方说一下。

  真的不知道,要知道他年轻时喜欢到处游荡,还曾经做过游商,到过不少地方,再加上年少时长得很不错,引来不少风流公案,真的搞不清楚是那一位。

  凌霄真的感觉很无奈,琢磨着还是告诉他为上,反正这一次也算是接个善缘,将来祝员外一家也算是欠了凌霄的人情,而且正好也可以打打神棍的名声。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