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离开山居

2021-02-24 作者: 似水年华流年
  第595章 离开山居
  在这个时代里出生时要是性别为女的话,一开始就低男性一等,这一点在大名鼎鼎的女诫就有专门的注解和指导,女诫的第一篇卑微一开头是这么说: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砖,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弄之瓦砖,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

  那些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女婴出生后三天就要放在床下,给些织布用的瓦砖作为玩具,之所以放在床下,就是指明女性的地位低微,让女同胞切切实实记得自己的身份。给织布用的瓦砖意味女性一定要勤劳能干,还要协助夫君祭祀。

  这就是女性要做的事情,还有其他看着就生气的条款,比说:有恶莫辞,也就是说长辈让女同胞做恶事,即使不愿意也要去做,绝对不能推辞。凌霄看后感觉自己三观炸裂,有句话可以奉送给写女诫的人: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可就是这种充满男尊女卑的理论的书籍在古代大行其道,大家都把这种书籍当成最好的洗脑工具,这也是导致了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即使绝大多数人家即使家里没有皇位继承,但还是有不少女孩子在一出生就会因为性别关系,失去了活下去的机会。

  如果和那些夭折的女孩子比的话,原主就会发现自己能够活着就是一种幸运,即使原主她失去家族的庇护,但身体十分健康,还有人带着她离开令人窒息的家庭,这就是一种幸福。

  当然原主还想要过从前的日子,想着天天一定要穿着绫罗绸缎,吃上山珍海味,那么只怕过不了多久的话就会觉得自己过得不好,就要看怎么想。

  能够想开的人会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找到活着的乐趣,如果一味惦记着逝去的无可挽回的过去,则有可能因为想不开的缘故让自己活得太过辛苦,这就要看每一个人的选择。

  凌霄自然知道她所能够给予原主的东西和原本的身份比不算很多,比如说作为一个外来者,她不可能给予原主一个十分高贵的身份,要知道她当初做逃走的人,要找个一个比较适合的身份等着找机会落籍,这个身份最好真的有其人,这样就不容易被人拆穿。

  因此选择的身份时就要很注意好几件事,那种家里人特别多的人家不能要,毕竟长得不太一样,要防止被所谓的家人发现换人,而这是因为凌霄不可能有相关的记忆,所以那些熟人越少越好,算来算去就是这个身份最好。

  这个身份的确有真人,就是凌霄之前提到的信息,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父子两个人都死在异乡,再也无法回到自己的家乡,而作为报酬,她会带着他们的骨灰回到他们的故乡,让他们能够落叶归根。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身份不是所谓的官宦子弟,所以想要给原主一个比较高贵的身份不太可能,毕竟这个身份已经确定下来,就是一个民女。

  想要拥有高贵的身份,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凌霄以傀儡的身体出去挣一个大大的前程,但她从来就没有打算从这里当什么官,这个是傀儡属于年纪大的那种人,去考科举晚了点。

  此外当官也是有品级,就算是科举成功,状元也就是七品开始,想要成为高官的话要花几十年的时间,原主早就成为老太婆,属于晚了三秋的情况。

  而且现在官场上太乱,到处都是勾心斗角,一个不好就是全家被灭的下场。权臣一家当初多么的风光,为了保住权臣的官职和性命,皇帝无视其他官员对权臣一家的弹劾。

  这种情况导致权臣一家气势嚣张无比,原主一个高官的嫡孙女还是当小妾,由此可见权臣的厉害,简直就是所到之处是所向披靡,简直就是当官的最大成就。

  权臣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有一天会遭到皇帝的厌弃,谁让他们父子两人都太过嚣张跋扈,不知不觉得罪了不少人,就算是他忠心耿耿,但皇帝最不缺的是忠心耿耿的人。

  最重要的是权臣的儿子就没有权臣那种忠心,也许是多年一人之上的处境让他的内心变得无比膨胀,最终在皇帝内库里大放厥词,导致权臣在皇帝心里渐渐没有原本的位置,在皇帝眼里忠于他的人有的是,不缺权臣这一个。

  就这样权臣渐渐失去了皇帝的宠信,他的对头一看机会来了,毕竟谁也不喜欢有一天像权臣一个的同僚,那么就导致权臣的仇人们,甚至其他官员都联合起来把权臣告倒,权臣整个一脉都没有逃过清算,就连原主也算是被殃及。

  凌霄对于这个朝代的官员制度还是比较了解,属于最不怎么有什么保障的朝代,首先每一个官员的俸禄很低,其次皇帝喜欢搞株连,一个不好全家死光光的特点,比优待官员的宋朝要差很多。

  当然不可否认这个朝代的开国皇帝很牛掰,因为他是一个完全来自平民的皇帝,而其他朝代的皇帝除了西汉的汉高祖外,多多少少都是和前朝的士族有些关系。

  也许皇帝出身民间的缘故,导致开国皇帝极度讨厌高薪,给予官员的俸禄太低,后来还给的是所谓的宝钞,也就是说官员辛辛苦苦考上来,却发现自己勤勤恳恳工作后拿到的俸禄连家人都养不活。

  还有不少比较清廉的官员在死后都无法丧葬,因为没有钱。而更多思想灵活的人自然有了新的打算,的确是有那种一直喜欢简朴的人,但更多想要过上好日子的人,既然俸禄根本不够花,那么久导致官员想要从别的渠道弄钱,也就是说正经渠道拿不到,自然走歪路。

  这也导致了一件事:即使太祖皇帝立下剥下贪官人皮的酷刑,说明对贪污这种罪行深恶痛绝,还大刀阔斧杀了不少贪官污吏,但搞贪污的官员还是层出不穷。

  其中不少官员在一开始的确想着为国尽忠,比较安贫乐道,但时间长了之后初心渐渐开始遗忘,所得到的俸禄连养活家人都做不到,更不要说什么锦衣玉食,相对比一番后的人想法变了很正常。

  有了第一批捞好处大功告成的贪官做出榜样后,自然又会有一批官员发现其他官员一个个过得比自己好,而回过头仔细盘算一番就感觉俸禄不够用,深受刺激的人就会渐渐就开始突破自己的道德底线,整个人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那个人变了,在很大一个程度上是因为受到周围人的刺激,毕竟他手里有了权势,再让他和家人一直都过那种苦哈哈的日子当然不愿意。

  还有一种官员一开始会坚持着清廉的标准,却没有时间关注一下自己后宅的情况,家里的亲人包括但不限于父母亲、妻子儿女、还有族人以及其他七大姑八大姨开始大肆收受贿赂,最终该官员也被拖下水,成为贪污的一份子。

  还有那些朋党,不管是来自地域上的联系,还是因为师徒、夫妻、联姻等等方面的联系,都会让官员不知不觉中就成为朋党中的一员。凌霄可不会下场去练习,活在官场中人多是厚黑学学的好,她不喜欢。

  既然凌霄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官员,那么只剩下一个可能:原主自己嫁一个十分上进的郎君,当然这种投资是很有风险的,因为那个男人可能是那种升官发财换老婆的那种渣渣。那么原主会乐意?

  凌霄很明白原主这个脾气,性子软还比较内向,根本就不喜欢和其他人交际,这种带着一点社交恐惧症的人能够做好一个八面玲珑的好妻子吗?

  感觉不能,不是凌霄低看了原主,就算是原主跟着自己读过不少书,还有凌霄自认为能够给她挣出来一份很不错的嫁妆出来,但原主绝对不是那种喜欢往上爬的男人的贤内助。

  原主的社交恐惧症根本让她不可能成为长袖善舞的能干主妇,凌霄根本就没有看好原主,要是嫁给一个特别能干的男人,只怕会有下堂的危险。

  有些男人换老婆虽然比较渣一下,但还算是比较正派,虽然为了自己前途把无能的妻子休弃,但还是会放妻子一马,让那个女人带着嫁妆离开。

  但要是遇到一个会算计的男人只怕不会放原主离开,说不定会想着办法弄死,留下妻子的嫁妆作为自己家未来的花销之用,那么原主危矣。

  要知道那时候的凌霄只怕不在这个世界,还能管原主的生死?为她讨个公道?不能吧!凌霄一想到这个可能,就决定好好让原主站起来,将来找到一个能够包容原主的人。

  要知道她也许能够待到原主的孩子出生,甚至可以等着长大,但绝对不一定会等到原主挂了再走,凌霄想到这里,眼睛看看有些发懵的原主,感觉长路漫漫,同时让跪下的原主站起来。

  凌霄第二天就带着原主下山,原主带着几分好奇跟着下山,好在这个身体已经锻炼出来,她走起来还是可以的,整个人带着几分兴奋。

  要知道她这是第一次走这么远,凌霄的记忆对她来说带入感不怎么强,现在的她自己亲自去做,才知道外面的风光真的不错,只是渐渐感觉出来有些热。

  带着几分不自在的原主看见小镇的人,第一想法是转身就走,而被凌霄拦住,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上,就这样两个人在小镇里转了一圈,买了一些日用品。

  凌霄特意让原主背着东西上山,原主一开始还是很有劲头,后来就感觉到自己很热,却坚持往上走,后来感觉到上山背着东西是多么的沉,沉到她不得不歇了好几次,还十分口渴。

  一直等到她实在背不起来凌霄才背起来,才让原主终于明白过来自己活的这么幸福,是因为背后有人替她扛着,没有了凌霄的撑腰她什么都不是。

  甚至凌霄还在路上告诉她,她们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不需要下山去买,不然更加要下山去买,住在山上就是不怎么方便。

  听完后的原主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思考一番后没有找到原因,后来她就不在意刚才的想法,她很明白其中的大道理,但真的想通就是另外一码事。

  她想了几天后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凌霄要下山?因为在山上活得不怎么太方便,如果没有凌霄的帮助们,只怕很有问题,一来一回就要花上一天的时间,那么她还是下山吧。

  她垂着头去找凌霄说出来自己的想法,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挣钱的本事,要是惹恼了凌霄的话会吃不了兜着走,她即使不想走也必须要走。

  凌霄知道后看了一眼原主,自然发现她有些言不由衷,但凌霄自然不会接着同情原主,已经让她缓了近半年的时间,再停留下去怎么给原主找个适合的人教养一番?
  现在的她有着太多的问题要等着去处理,凌霄就找到一个车队,要跟着一起上路,毕竟她并不怎么想要暴露自己有着一定的武力值。

  既然不在山上居住,那么凌霄就开始琢磨着该住到什么地方去,那种大城市尤其是商业化比较厉害的大城市不适合,要知道这个朝代还有宫里的内侍驻扎,超烦。

  还有藩王所在的地方也不要去,那里藩王就是地头蛇,她对那些藩王不怎么喜欢,有些藩王在自己的封地那就是土皇帝,还是不想要搭理。

  藩王们虽然一直被当成猪养起来,但他们还是属于皇族一份子,看不起藩王无所谓,但要是上升到看不起皇族就很麻烦。

  而且藩王娶的妻子也都是从小门小户里出来的,这往往意味她们家里的人并不一定有什么眼光,有时候阎王好见,小GUI难缠,他们会打着王府的旗帜行事,还是远离这些藩王的位置,不然一个不好就成为他们的猎物。

  既然大城市不怎么适合,但也不意味着要住到乡下去,她倒不是看不起乡下人,而是乡下更在意宗族,还有很多住在村子里的人大都不识字。

  不识字的人往往不知道很多道理,所谓淳朴的人有可能代表愚昧和执拗,还有要是到村子里住下要不要买房子?要不要买土地?
  这都是要注意的问题,而且还有最大的问题,原主就是一个女性,虽然凌霄感觉原主还小,但在古代人眼里已经不小了,可以订亲,过上几年就成婚。

  凌霄感觉到了那时候真的会有些麻烦,而村子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有些亲戚或者别的关系,她们作为外来户,一般是属于那种最容易被人算计的,尤其是被那些村里的老油条看见宋家家里有些钱,或者是土地后就会有想法。

  只怕村子里会有不少人家想要娶原主,偏偏凌霄不怎么会答应这种求婚,因为对方只怕是赤贫,那么凌霄可不会打算把原主嫁到那种有着七大姑八大姨的人家,人际关系太复杂。

  这种想法只怕会某些人气炸,因为有人为了过上好日子有可能使用不少手段,想要抓住这段姻缘。那么以后原主外出时有可能一个不小心身体某个部位碰到年轻男子,就会出问题。就等于原主就要嫁给那个男人,想不嫁都不行。

  说到底原主撞到男人这件事就有可能是别人的算计,按着针对女性的那些陈规陋习,村里的人甚至会说原主的身子已经不清白了,靠!怎么不清白?不就是撞了一下。

  但在这个时代里,要是女孩子倒霉遇到男人的欺侮,非但不能得到法律的帮助,反而那些人会众口一词说:嫁给那个混蛋就是。

  即使女方是遭遇欺侮,但因为在大家眼里不清白了,还是嫁给那个男人吧!嫁了后就可以皆大欢喜,万一真的出嫁之后也会遭到男方的鄙视,就仿佛女方一直水性杨花,撞了一下就清白没有了。

  等到后来就可以吃女方的绝户饭,又可以依仗身份上的便利加倍压榨原主,死死控制住原主,等到原主生下孩子就基本完全没跑。

  那种以为乡下的生活就是所谓的田园牧歌,绝对是虚幻的臆想。她要是打算带着原主住进去,就先要告诉原主记得:不要以为一定能够和村子里的人相处好,乡下有着自己的规则。

  村民们也不全是淳朴善良,更多的是那种想要占小便宜的人,凌霄心里很有数,才会根本没有打算居住在那种地方,凌霄根本无意和他们那些人打什么交道,那么想要定居下来的地方就少了很多选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