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律师

    第398章 律师

    要知道他一见面还以为这位神态十分澄静的人是未婚的小姑娘,为了闺蜜或者长辈来咨询的,结果一转眼这位当事人就告诉他结婚好几年,连孩子也有了两个,让他一下子有种自己眼光不行的感觉。

    不过好在作为一个离婚律师,他见过各式各样的人,离婚的双方当事人中有不少是所谓的奇葩,见得多了还以为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有些动容。

    这些都让他的心态很快恢复了正常,有过一点点的惊讶,但并等于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此刻的他有些微微头疼,生怕又要遇到一个奇葩。毕竟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希望这位女同胞提出来的要求不怎么过分。

    他作为一个律师知道自己的能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达到对方的要求,某些当事人往往到了这个时候就乱了心性,喜欢提出来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

    一旦律师无法达成当事人想要的成果就翻脸无情,这种当事人超讨厌,罗律师虽然不会畏惧那种当事人,但也不会轻易招惹这种当事人。

    他看了一眼凌霄,她看上起很平静,也不知道是她早就察觉丈夫出轨,终于忍不下去,还是这位本性十分平淡,才没有露出悲伤或者是愤怒的样子。

    凌霄感觉到了律师在观察自己,就淡淡地说:“我曾经记得乐府诗集上说: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

    罗律师听后,自然记起来这是一首汉乐府,讲的是女子对薄情郎的控诉。说句不怎么客气的话,他都没有想到这年头的女性也有这么刚的性子,大概属于那种比较有心理洁癖的女子。

    怪不得这位姚女士这么干净利索地要求离婚,根本不想和丈夫过下去,甚至他不能说让她多多考虑一下,虽然孩子们也需要父亲,但另一方做的太过。

    即使不算是律师,纯粹作为一个男人也感觉姚女士的丈夫做的事情太过分,有了这么漂亮的老婆还要劈腿,还是那种一脚踏N条船的人,这是怎么想的?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不属于那种傻不拉几的女同胞,被人一忽悠就上当。作为一个律师蛮高兴遇到这个客户,因为她的意志不会轻易改变,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男人遇到这个女同胞?

    罗律师没有负疚感地想:算那个被离婚的人倒霉!遇到一个思想三观都很正常的女人,有着坚强的意志,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还知道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利益。

    这一次找律师说明这位当事人很聪明,是为了尽量减少以后有可能出现的BUG,以防止一个不小心发现问题,导致双方签署的协议是无效的,这种对手会令渣男以后无法在条文上下手。

    “也就是说女士你确定他出轨,那么你就打算离婚,是吧?”罗律师问,这个问题需要凌霄亲自回答,他不想打了一半官司时出现了什么问题。

    此刻的他看上去是在问话,但他心里明白这位一定下定决心,不然也不会拿出来一笔钱到律师事务所当场给付相关的费用,就是为了拟定一份离婚协议书。

    凌霄喝了一口自己带过来的矿泉水,带着几分郑重说:“是的,这个男人我不要了,但我作为他的合法妻子,有权利分到他结婚后赚到钱的一半。”

    罗律师一听就知道这位属于那种有见识的女人,有些下堂妻根本就不知道婚姻法会保障她们的利益,只想着怎么不被离婚,这种女方想要离婚的还是少了点啊。

    “另外,因为男方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出差,根本无法照顾孩子,我想要拿到两个孩子的监护权,而那个男人对两个孩子只有探视权,要经过我的允许才能见孩子们,我想我的要求并不怎么为难。”

    罗律师眉头微微皱起,“姚女士,财产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争取,但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不怎么好弄,就算是他不怎么在家,想把监护权要到手也有些难度,毕竟大家一般都是一人带一个孩子,两个孩子有可能只能争取一个的监护权。”

    “这个问题我知道,罗律师,但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已经有了孩子,我想男方怎么看应该算是犯了很大的错误,要是告了他,绝对让他喝一壶的,所以你觉得能够让男方让步吗?”

    “另外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做父亲的甚至会缺席孩子的生日,我不觉得他有资格抚养一个孩子。两个孩子是我一手养大,我必须拿到两个孩子的监护钱,我可以在财产上对章啸天让步,大幅让步,但监护权要给我。”

    罗律师一听就知道凌霄的意思,其实现在女方想要发力,除了监护权和财产问题,其他都是次要的,那么在财产方面做了大大的让步后,两个孩子的监护权会好谈点。

    有舍才有的,这位大概不怎么乐意和那个男人长期捆绑在一处,罗律师看出来,想了一下后他还是决定帮着客户达成自己的愿望,这是他的职责。

    至于另一方的当事人,一定和那些自认为自己有钱就了不起的人一样,以为女人为了钱不会怎么样。一方面要家里红旗不倒,一方面要外面彩旗飘飘,呵!天下的好事全被他占了一样。

    想清楚的罗律师很欣赏凌霄的处事方式,有些女同胞自认为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后就肆无忌惮,抓住男方的问题不放,还会穷追猛打,有时候可能会适得其反。

    比如说同样是这种情况,有人有可能直接去法院告对方重婚,重婚可以告,毕竟他违法了,但最好不要在一开始就暴露出来。

    要知道他们夫妻还有两个孩子,要是一开始就爆出来这种恨不得把丈夫送进森林的底牌,有句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敢直接告了丈夫让他去坐牢,会觉得女方太过分。

    别看大义灭亲这个词很牛掰的样子,但一般人不敢接近这种人,生怕自己出错被告,那么不如等到后来爆出来,可以被认为是被逼无奈的,对女方和两个孩子更好。

    罗律师不知道章啸天的经济情况,但因为他脚踏N条船的缘故,他判定那位很有钱,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美女跟着?没有钱的可能性极低,除非是那个属于那种盖世美男。

    他看看凌霄,感觉这位想要做原告的人,应该受过一定的教育,气质上十分不错,她的经济情况应该还好,但绝对比不上男方。

    罗律师接着猜测着,女方的娘家也不是那种有实力的人家,不然也不会是女方本人跑到这里找他给拟定协议,家里人早就给准备好。

    这么一看男女的对比,就知道女方一直处于弱势,所以他才会在心里夸赞凌霄懂事,没有搞什么花样,也没有监护权、财产统统要,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时候应该有人会说:给男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改过自新?别开什么玩笑,这是不可能的,出轨一次后往往是无数次出轨,除非被人抓奸在床,女方能够压制住男方,不然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一般爱好出轨的男人除非是浪够了,才会想起来回转家庭,姚女士应该盯了一段时间,都发现那位有好几个情人,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那个男人只怕是十分膨胀。

    “罗律师,这些年来他早就把这个家当成了旅馆,他走到那里都有女人陪着。之前我就怀疑过问题,但孩子们还太小,一直在家里带孩子的我暂时忍下。”

    说到这里时凌霄的情绪有些变化,这个种马男太可恨了,她懒得和种马男对上,谁知道这位有没有什么男主光环?万一对上有可能倒霉的是自己,凌霄记得自己一向属于非酋属性,还是不要和那位硬杠。

    跟着凌霄说:“我一直认为婚姻属于一种夫妻两个人共同维护、遵守的契约,夫妻双方在婚姻延续期间要彼此忠诚,既然他已经背弃这份婚姻,那么我要求离婚。”

    罗律师听后点头,其实他也认为婚姻是神圣的,夫妻两个人就应该相互忠实,那个男人要是知道自己会失去了什么,也许会后悔吧?当也许不会后悔,毕竟他身边有了这么多的女人。

    他这人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心肠在一次次的官司中变得比较坚硬,但此一刻替这位姚女士不值,这是一个好女人,在三观可以保证不歪,很可惜的是越是好女人越是有可能遇到差劲的丈夫。

    凌霄看出来罗律师的想法,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位罗律师长得虽然平常人,但属于和妻子感情特别好的一种,这也是她选择这位律师的原因之一,他和凌霄的某些思想相同。

    她说:“罗律师,我请你帮着我起草离婚协议,如果并不需要离婚的话,其他事情不要你参与进来,因为那个男人比较有钱,我怕让你受到什么影响。”

    “我之所以想要找律师给我起草文书,是因为专业人士起草后不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你们法律人士看普通人拟出来的条款绝对到处是漏洞。”

    她没有学过什么法律专业,但后来在各个平台上看过不少例子,普通人常常被所谓的合同坑的是一脸血,他们按着合同所理解的东西,直接就被专业人士一一批驳。

    才知道作为乙方的普通人往往只有义务,没有权利,被甲方坑的不行,就是去告也是无用,因为甲方制定的合同符合合同法。

    作为乙方四处诉说,想要找个地方寻求一下支援也没有地方可以去,还会被人说一定看得懂所谓的合同,就算当事人怎么解释自己并不懂,也不见得愿意听,想要说什么也没辙,人家一口咬定这个合同你很清楚。

    记得当年的购房合同坑了很多人,简直一个个被坑的不行,什么一房N主等等问题出现一箩筐,可以说买卖房屋的市场一片乌烟瘴气。

    作为一个左手拿着房屋,右手聘请了庞大的律师队伍的房地产公司对上买房者,可谓是占据了优势,要知道各个单位取消了福礼分房后,大家只能去房地产买房子。

    这导致房屋买卖市场上一片繁荣,有太多的人想要买房子,房地产公司根本不愁房子卖不出去,那么怎么会在意消费者的想***起菜刀割韭菜就是。

    但被当成韭菜割的人们不乐意当韭菜,一再抗争,最终上面的出手,出台了一个制式合同,算是让一般人在购房合同情况有了很多好转,这就是血淋林的教训。

    可要是以后世界和谐无比的话,那只能说是个理想,有的是想要坑人的合同,而作为个人想要和一个有强大资金、庞大的法务部的甲方抗衡是基本上不怎么可能。

    凌霄才会想着让专业人士给她起草离婚协议,以防止男方签署了离婚协议后就转身找了律师坑死自己,或者是花费大量的时间给她打官司也很烦。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她记得某个资本在自己作为甲方设定的霸道合同曝光后,不想着怎么和受害者和解,想着给乙方一个合理合法的新合同,反而是使用各种手段洗白自己。

    切!资本可真的只管自己能够挣钱,不管其他人的死活,那么章啸天会不会被资本所左右?凌霄心里十分警觉,她并没有打算做一个律师,那么就花钱请人给起草就是。

    罗律师一听笑了,再一次感觉姚女士很有思想,这么有想法的女子比较少,因为大家觉得请律师会花钱,有些舍不得花钱请律师。

    这导致很多人离婚时如果走协议离婚,基本上不会请教律师,毕竟他们夫妻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分歧,大家看看协议后比较认可后就签名。

    这种情况一般适用于夫妻之间关于财产、孩子的问题很清晰,没有什么太多问题的离婚事件。可要是姚女士,就不怎么太好。

    他们夫妻在婚姻延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不少,而女方应该没有工作,处于弱势,一般来说要是没有律师的帮助,女方会很麻烦。

    那么要是有律师的指导,会少走不少弯路。也许律师会收不少钱,但要是和因为不通法律而导致的损失比,这都是小钱,有些钱不能省。

    遇到这一位想要求助律师的姚女士,让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说明有一部分人的法律意识觉醒。这对他来说,感觉很好,人们就应该拿起法律的武器保卫自己的权利。

    只是有些可惜的是男方比较强势,只怕很难拿到他们夫妻共有财产的一半,毕竟他可以转移、隐瞒自己名下的资产,这一点只怕姚女士已经知道,才会说宁可放弃利益,也要孩子的监护权。

    “姚女士,你说的太对了,那么我愿意接受你的聘请,成为你的离婚顾问,那么你是否有什么资料?作为你的律师,你可以放心,我会站在你这一边,有些资料让我看看是否合法。”

    “另外还有一件事,如果姚女士走到必须走打官司这一步,我也不怕,会作为你的代理律师为你发声,放心!我虽然不算是特别有出息,但好歹是政法大出来的。”

    凌霄一听点头,罗律师毕业学校的牌子很硬啊,其实这原本也是她选择这位罗律师的原因,不然一上场对方律师和法官很熟,岂不是麻烦?

    罗律师自然不知道凌霄的想法,他正在琢磨着怎么做才更好。他作为律师知道,想要搜集证据时会走一些灰色地带,作为一个主攻离婚的律师就应该帮着雇主把不合法的部分剔出来,这是不能作为证据,只能是各自私下看看就好。

    比如说某某抓奸在床的视频,那种什么露*的视频是绝对不行,事实上有可能侵犯对方的隐私权,他们做事时尽量走合法的路,不合法的还是不要暴露出来。

    他的经验很丰富,凌霄听了罗律师的讲话后就取出来自己调查出来的东西,“罗律师,如果有一天我需要打官司的话,我会聘请罗律师的,这些我找人专门调查出来的资料,请看完后看看能够达成我的愿望吗?”

    说着双手把一个档案袋推过去,这可是她精简一番后的资料,做了一些专门的整理,让资料看起来更多顺畅,但还是很多的样子。

    罗律师看着鼓鼓囊囊的档案袋有些惊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东西?他抽出来看了一下,嘴角抽搐了一下,最上面是一叠照片,上面的女人一个个都是美女级别,还有男猪脚,长得还不错,算是帅气,但他身边的女人也太多了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