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1931章 (*^o^)好奇心害死猫

第1931章 (*^o^)好奇心害死猫

2022-05-21 作者: 暗影熊
  第1931章 (^o^)好奇心害死猫
  鉴于胥京地界最近有点儿不太平,所以,这两天墨彩环就哪里也都没敢去,就那么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用功修行着,且这一宅就是足足三天。

  “哎……”

  不过,奇怪的是,今天墨彩环却没有用心去看书,而是突然直接将手里的那本作为参考的《周易》给丢到了一旁,然后趴在书桌上唉声叹气着,也不知道是在烦恼些什么。

  “小鲤,你说……”

  “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得跟你一样厉害啊?”

  墨彩环有些恹恹地问道。

  自从前天在翠儿妹妹处获悉了赵姑娘出事以及胥京附近的修仙界状态,特别是散修界的状况之后,她这两天就变成了这样,修行的时候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当然了,并不是她担心自己的安全,担心自己再一次被那个怪物一样的邪修袭击,而是她觉得,萧翠儿妹妹找到了她,可她这个墨仙子却帮不上忙,让她总觉得自己有些没用,总觉得那‘墨仙子’的名头有些言过其实且为此而耿耿于怀。

  “?”

  “跟我一样厉害?”

  躺在软塌上的锦小鲤直接就怔住了,然后,她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并在软塌上盘腿坐好,还眨眨眼,朝着不远处的那个正趴在书桌上,既不看书也不修炼的墨彩环看了足足好几眼,但却没有急着去说话。

  “??”

  “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察觉到了自己师妹那古怪的眼神,墨彩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禁坐直了身体,并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整理了一下妆容,接着才奇怪地问道。

  “自然是有的。”

  “墨师姐!”

  “我且问你。”

  “你修炼了多久了?”

  锦小鲤没有急着去解释,而是直接就开口古怪地反问道。

  “嗯……”

  “我算算啊…….”

  这个问题,墨彩环就还真没仔细算过,所以,不由得下意识地掰着手指回忆了起来。

  “当时……”

  “我是在沙漠那跟韩大哥分开的,那天之前,我还在燕家堡开医馆,接着鬼灵门在燕家堡血祭七派弟子,亏得韩大哥挡住了敌人的追杀我们才侥幸逃了出来。”

  “接着……”

  “在那沙漠中的驿馆客栈处,韩大哥放下了我,让我跟一个车队来京城,也就是在那时我才跟师父遇上的。”

  “这么算来,应该有六个多月了吧?”

  这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如此这般,连墨彩环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在不知不觉间,她自己竟然已经修炼了足足半年多了。

  难怪,人们常说的‘修真无岁月’竟还真的是挺有些道理的,这不?她自己竟然真的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还一直以为没过多久呢!

  “你还知道是六个多月啊?”

  “你只修炼了六个多月,就想要来跟本鲤大仙一千多年的道行比?”

  “师姐!”

  “镜子就在那边,你还是自己去照照吧!”

  说着,给墨彩环指示了不远处的那块昂贵的水晶镜的位置后,倨傲的锦小鲤就又重新躺到了那软塌上,继续在上边抱着她的那一个巨大的绣球玩滚玩耍起来。

  “为什么要照镜子?”

  墨彩环先是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啊!”

  “你!!”

  不过很快,她就瞬间反应了过来,知道是那条鱼是在埋汰戏弄她。

  “哼!”

  不过,她想了想,却也知道对方说的没错。

  她确实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于是只得悻悻地闷哼一声后作罢,重新悻悻地在自己的椅子上坐好并生着闷气。

  “要是能早点领悟‘驱魔’‘驱尸’和剑法的话就好了,至少还能帮上一点点忙……”

  “要不然,我这个修仙者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说着说着,墨彩环又重新趴到了桌子上,脸上全是那种沮丧和懊恼的神色。

  萧翠儿妹妹才练气五层,可对方会的功夫、法术和别的符篆等等,都是她倾羡不已的。

  “墨师姐,你已经很称职了!”

  “你只消再继续努力努力,很快就能达到那种修仙者结丹的水平了,修行重在‘道’而不是‘术’,你可别舍本逐末。”

  “而且,最多一年的时间就达到结丹境界,那种事情说出去的话,你还不知道会羡煞多少的旁人咧!”

  “不过你最好还是永远都别说!”

  锦小鲤躺在那,双脚抬起并凌空踩着那个绣球转动着玩儿,同时还不忘对着墨彩环提点着。

  “是吗?”

  “可我没觉得有多么厉害的啊?”

  “还结丹呢….”

  扁扁嘴,墨彩环似乎有些不以为然

  “错了!”

  “你不需要结丹,因为你现在不是在修仙,你已经是道家的仙童了。”

  “你只需要专心去修炼就行了。”

  突然,锦小鲤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赶忙就又补充着道。

  由于自己道行高,法力强,所以,她早被她们的那个安妮师父授予了督促和看护墨彩环修炼的职责,所以,她也就早被告知了不少的事情。

  不过嘛,履不履行那职责,可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我知道,你说过很多次了!”

  “只是……”

  “对了!”

  “小鲤,师父是不是很厉害?”

  “当时,你不是看到过她出手吗,是怎样的?”

  这时,墨彩环想起了另外的一件重要的事情,然后便赶忙放下手里的那本早已不能专心去看的书,而是饶有兴致地问了起来。

  虽然拜师到现在已经有足足半年了,但是,墨彩环就确实是没有见过她们的那位安妮师父出手过,一则是没有那个机会,再则就是对方跑出去玩的时候从来都不带她们,所以,平日里她唯一知道的参照物就只有那个除了她们三人谁都进不来的阵法以及眼前的这个曾被安妮师父毒打一顿并抓回来准备做菜的千年大妖锦小鲤师妹了。

  “……”

  咚!
  噗!!

  听到墨彩环提起某些事情,躺在软塌上玩绣球的锦小鲤突然就僵住了,然后,那绣球就自然而然从她那举在半空中的嫩白小脚丫上滑落软塌并接着滚到了地面上。

  “能说说嘛?”

  “小鲤师妹?”

  看到对方的反应,墨彩环觉得有门,接着,更加感兴趣的她,便直接离开书桌跑到了对方的软塌旁并侧身坐下哀求起来。

  “你真想知道?”

  “嗯!”

  “有多想?”

  “非常想!”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

  确定了之后,突然,锦小鲤赶忙也爬起来在软塌上坐好,接着,便贼兮兮地一伸手,然后,一个金色的气泡就在她的手上浮现。

  “??”

  “干嘛?”

  “我可不想找你许愿,再说了,你的许愿可不怎么灵!”

  看到那个金色的气泡,还以为对方又想骗自己去许愿的墨彩环直接就板起脸并摆手表示拒绝。

  “!!”

  “不灵是因为你乱许愿!”

  “哪有直接许愿,要自己立刻满级和学会所有神通法术的?”

  “那种事情摆明了超出许愿的能力范围!”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锦小鲤便气呼呼地怒斥起来并抗议道。

  “可是……”

  “什么是不超出能力范围的?”

  墨彩环眯起了眼睛。

  她想起了前不久的事情,那时候,眼前的这个小鲤兴冲冲地跑来跟她说是领悟了一个天赋神通,能够满足人的一个愿望,让她试试?

  结果……

  就像现在一样,对方变出了一个金色的气泡,而她也尝试着去许愿,可结果就是什么也都没发生,对方完全就是哄骗她的。

  “有很多啦!”

  “比如:今晚能吃二十个菜,明天还是二十个!”

  “还有!”

  “你出去的时候记得给我买小糖人以及……”

  板着那张小脸,锦小鲤一本正经地掰着手指头说起了她的那个天赋神通所能办到的种种事情。

  “停!”

  “你说的那些,不用许愿我也能办到!”

  “算了。”

  “你还是说说这个玩意是干嘛用的吧!”

  喊停了对方后,墨彩环赶忙转移了话题,再一次问起了漂浮在俩人身前的那个小气泡。

  “这个嘛……”

  “师姐,你刚刚不是说了想要知道师父的实力吗?”

  “来!”

  “你来摸摸它就知道了。”

  虽然很是有些不满自己的话被打断,但是,锦小鲤就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一推,就让那个气泡再一次缓缓地飘到了墨彩环的跟前。

  “摸它?”

  “然后呢?”

  下意识地,墨彩环伸出了自己的手。

  “!!”

  下一瞬,话才刚刚说完,墨彩环就只觉得那个金色的气泡像是有什么巨大的吸力一般,直接把她整个人给吸到了里边。

  但事实上……

  她却并没有被吸到里边,只是她的神识被吸进去了,而她的肉身却仍旧好端端地侧身坐在软塌上,只是表情变得有些呆滞以及双眼无神而已。

  “墨师姐?”

  “以后……”

  “不要什么事情都好奇哦!”

  看着墨彩环的样子,锦小鲤先是不慌不忙地伸手在对方那的俊俏的漂亮脸蛋和鼻子上使劲捏了捏之后,才欢呼着跳下了软塌,朝着她那个滚落到书桌底下的绣球跑了过去。

  “??”

  而此时,墨彩环在一阵阵天旋地转之后,一睁眼,竟愕然发现:

  她自己,不知为何竟变成了一条正优哉游哉地在某条大河流的水里游着的大鲤鱼?

  而且,她还发现,她正在以某种奇怪的,眼睛看向两边看的斗鸡眼方式观察着周围的水域?
  ‘!!’

  ‘师妹!’

  ‘小鲤师妹,这是怎么回事?!’

  ‘喂!!’

  “师妹?!”

  理所当然的,在弄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之后,心下感到骇然的墨彩环便大声地呼喊起来。

  但可惜,她很快就又发现,她似乎并不能真正开口说话,也更不能控制鱼的身体,她就只是进入了鱼的意识里并跟着鱼一起游动而已。

  再就是,她的那个锦小鲤师妹也并没有回答她,也没跟她解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喂!’

  ‘师妹?!’

  ‘我……’

  ‘咦?’

  当墨彩环在鱼的身体里凄厉地呼喊了好一会,当她正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很意外的,她那斗鸡眼一样的鱼的一只眼睛,竟从某一边看到了岸边的景象,看到一块卵石上似乎有一个因为光的折射而变得有些扭曲的小小红色身影?

  “!!”

  ‘是师父!’

  ‘太好了!’

  ‘师父!快救我!!’

  ‘我是彩环啊!’

  ‘师父!!!’

  那身影虽然因为光的折射和水面的波澜而变得有些扭曲和动荡,但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来,并在自己的大鱼身体朝着对方游去的同时,还不忘在心下大声地呐喊了起来。

  “嗯哼哼~!”

  (`)
  可惜,墨彩环绝望地发现,她的师父似乎并不能听到她的呼喊,仍旧坐在那河边的卵石上,让光溜溜的脚丫子泡在冰凉清澈的河水里晃荡着并玩着那水花儿。

  ‘!!’

  ‘这不对!’

  很快,在绝望和焦虑之余,更让墨彩环感到惶恐难安的是:她发现,她附身的这条大鱼,似乎对她的那师父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师父!’

  ‘小心!!’

  因为,它在盘旋和观察了一会后,竟开始绕到对方的身侧视线盲区,然后缓缓地逼近了过去?
  ‘不好!’

  附身在鱼的身上且感受着鱼的一举一动的墨彩环,哪里还不知道这条大鱼是想要做些什么?
  ‘师父!’

  ‘快跑啊!!’

  ‘危险!!’

  于是,她便再一次凄厉地大喊和挣扎起来,即便她压根就发不出声音,不能控制大鱼的活动也是一样。

  ‘!!’

  ‘师父!!!’

  很快!

  大鱼随着水流潜伏到了那颗卵石边,并在墨彩环的尖叫声中突然鱼尾一用力便破开水面飞到半空中,然后直接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那个坐在卵石上玩水的小女孩飞掠着扑了下去,就准备将其一口吞到嘴里。

  “哈!”

  ()

  “人家等你很久了哦!”

  <)))><<(^▽^*)*。

  下一秒,让墨彩环心下庆幸不已的是,她的那师父似乎早有准备,竟在大鱼的巨口眼看就要一口吞下的时候,一矮身便躲了开来,同时还眼疾手快地抓住鱼尾。

  接着……

  嘭!嘭!
  嘭!嘭!嘭!
  没有等墨彩环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她又只感觉到一阵阵天旋地转和剧痛。

  然后,在最后昏迷过去之前,她才隐隐意识到,她附身的这条大鱼的鱼尾,似乎是被她的那师父给抓住了,然后还恶狠狠地在河面上来回不知道多少次地掼着拍打了一遍又一遍,直到她浑身抽搐、直到她双眼翻白、直到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并昏过去之后才勉强作罢?

  “……”

  “?!”

  再一睁眼,墨彩环只发现她似乎又回到了家中的大书房里。

  然后……

  “!!”

  “呕~!!”

  理所当然地,她在那阵阵的天旋地转感传来后,便直接从软塌上软倒在地并匍匐着干呕起来。

  “呐!”

  “墨师姐,现在你知道师父的厉害了吧?”

  在墨彩环想吐出些什么但却什么都没能吐出来的时候,锦小鲤已经捡回了她的那大绣球玩具,并走到了脸色苍白且浑身无力的墨彩环的身边贼兮兮地问着到。

  没错!

  刚刚她用法术分出记忆并让墨彩环‘设身处地’地去亲自感受了一番她锦小鲤在碰到她们的那个糟心小女孩师父时的始末,并切身体会了一番她们的哪位火焰大仙师父的强大。

  当然了,她直让对方感受了那最最重要的一段,前因后果她就并没有完全放出来。

  虽然吧,那时她自己还没有灵智也没有化形,但是,锦小鲤觉得,能将她那千年大妖的鱼身抓住并来回在河面上撞击拍打足足数十次,直接将她给活生生地拍晕且还同时将妖丹给拍碎,就足够拿去窥得她们那位师父实力的冰山一角了。

  “……”

  墨彩环艰难地抬头看了看她那贼兮兮笑着的师妹一眼,然后,脸色难看的她才刚想张嘴说点什么,但最终却还是没坚持住,直接双眼一番白,华丽丽地软倒在了书房的地上。

  “死了吗?”

  “……”

  伸出手去探了探墨彩环的脉搏,发现还跳得非常有力后,锦小鲤这才放下心来。

  “还好,没死!”

  然后,她竟也不去搀扶或者做点别的,直接又爬到了那软塌上,并再一次玩起了她的绣球来。

  ————————————

  (=^▽^=)记得月票哦~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