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间幕

2021-03-02 作者: 微叶梧桐
  第1037章 间幕
  “凌驾于神?凌驾于万物?凌驾于一切的力量?”

  墨檀带着纳闷儿地表情重复了一遍提菲罗的话,好奇道:“那是啥?”

  后者直截了当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你搁我这儿说个锤子啊!”

  墨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闲我今天增加的没有的知识太少还是怎样?”

  “我并没有在拿你寻开心,只是……”

  提菲罗面色有些古怪地捏了捏自己的胡子尖,纠结道:“只是我真的不知道,很多年前,大概就是我刚开创出第十九圣阶,姑且迈入了半步神话的那一瞬间,我失去了大概一秒钟左右的记忆。”

  墨檀反应了一下,然后发出了一声干笑:“这个我熟,走神嘛,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

  “如果真的只是‘走神’而已,当然不需要这样大惊小怪,只可惜我很清楚走神、发呆、思春、深度睡眠和彻底失去记忆之间的区别。”

  提菲罗有些怅然地叹了口气,面色凝重地继续道:“而且虽说只是一秒钟,但也仅仅只是正常认知中的一秒钟而已,据我所知,你们异界人的时间尺度就与我们所置身的这个世界并不同步。”

  墨檀微微颔首,摊手道:“确实是这么回事,不过这应该是两码事,我们是通过……嗯,通过科学的手段办到的,大概吧,毕竟我也不是很了解原理。”

  “科学?”

  “你可以理解为一种非常高级的工程学,比如大量能够让两人隔着大陆都能实时通话的硬件,以及能够以极高效率吞噬金钱和时间的软件。”

  “嗯,我没听懂。”

  “无所谓啦,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不过在我看来,如果有哪种工程造物已经足以影响到‘时间’这个概念,那么它的创造者也就跟凌驾于一切相差不多了。”

  提菲罗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又矜持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补充道:“当然,我指的是对我这种人也能够生效的‘影响’。”

  墨檀有些纠结地挠了挠头发,他很想告诉提菲罗两个世界、两种文明的差异,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啥也说不出来,倒不是说他在知识方面的储备不够或者口才不行,而是这种要比哲学更加复杂的维度差异确实很难解释。

  幸好提菲罗也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轻笑着继续说道:“当然了,我也确实有一些其它证据,虽然回过神来时我已经毫无印象了,但脑袋里却多出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信息。”

  “分享一下?”

  墨檀语气轻快地笑了笑。

  “集会……九柱……伟大主宰……神上……拒绝……抹消……”

  提菲罗也没卖关子,当即便说出了这番意义不明的话,然后耸肩道:“我想自己当时留下的信息应该不止这些,不过能还原出这六组共十四个字的内容已经是极限了,而且如果我的假设成立,那么我留下信息这件事其实并没有瞒过让我失去那一秒记忆的始作俑者,只是对方根本不在意罢了。”

  墨檀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完全听不懂。”

  “我也整不太明白,只是话说到这里了就随口提了一句~”

  提菲罗笑了笑,不甚在意地说道:“经过我多年没事儿闲的时的苦心钻研,觉得‘集会’应该是字面上的意思,‘九柱’是啥不知道,‘神上’应该是我对另一个词‘伟大主宰’的定义,‘拒绝’是什么意思没整明白,‘抹消’应该指得是我被剥夺的一秒记忆。”

  墨檀打了个哈欠,满脸敷衍地随口道:“哦,真厉害呀。”

  “嘁,你这年轻人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反正我想说的很简单,除非这个世界真有一个愿意帮忙的,实力甚至凌驾于神的存在,否则就别指望那种‘能随便找出什么玩意儿的行踪’的便捷方法了。”

  提菲罗掏了掏耳朵,挑眉道:“而且你刚才不是提供了两条很有价值的线索么?还有我的配合,多少能够找出点端倪吧?”

  “但愿吧,我只是有些没底……”

  墨檀叹了口气,并在稍微整理过心情后露出了颇为促狭地微笑:“话说回来,正事是不是已经聊得差不多了啊?提菲罗冕下。”

  后者警惕地瞥了墨檀一眼:“你要干嘛?”

  “我没要干嘛,我就是想八卦一下。”

  墨檀人畜无害地眨了眨眼睛。

  “无可奉告。”

  提菲罗生硬地扭过了头,并在几秒钟后轻声道:“不过或许你可以帮我个忙。”

  “比如说?”

  “比如说你在学园都市看到了马上就要咽气的路加·提菲罗,并亲眼见证了他的死亡。”

  “蛤?”

  “如果你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可以有效减少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麻烦。”

  提菲罗一本正经地看着墨檀,正色道:“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想办法让你在律令之道上少走些弯路,你应该很清楚我这种人的教导究竟有多大的分量。”

  “听上去是笔很划算的买卖。”

  墨檀笑了起来,然后在提菲罗也跟着笑起来之前忽然板起了脸:“但是我拒绝。”

  后者当时就懵了:“为啥?”

  “因为你并不知道那天在千光苍穹中,那个人得知你这家伙的消息后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

  墨檀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缓声道:“所以我并不想配合你对她灌输这种无谓的谎言,就这么简单。”

  提菲罗先是一愣,然后沉声道:“哪怕你将错失一个得到我人情的机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年轻人,只是传一句简单的话而已,我甚至可以帮助你解读那些就连我本人当年都花了很久才融会贯通的真言,也能够让你一跃成为……”

  “抱歉,我不想一跃成为任何东西,对力量的追求也缺乏足够的动力。”

  墨檀打断了老人,轻快地笑了起来:“我对站在聚光灯下并无兴趣,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个胸无大志的普通人,当然了,您的提议确实非常具有诱惑力,如果换作其它什么类似的条件,我多半是不会拒绝的。”

  提菲罗沉默了半晌,忽然用颇为温和的目光看向墨檀,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你和我有着类似的烦恼,孩砸。”

  “或许我确实拥有一些烦恼~”

  墨檀翻了个白眼,指着老人的鼻尖说道:“但你只是在矫情而已。”

  “哈哈,谁说不是呢。”

  提菲罗并未介意墨檀的不礼貌,只是洒然一笑:“只可惜我也有自己的坚持,这件事就当没说过吧,今天就到这里吧,得到什么消息的话我会想办法传给你的,以后咱们有缘再见。”

  “总觉得只要碰到你就没好事啊……”

  墨檀扯了扯嘴角,然后忽然面色一变:“等下!我呆会儿要怎么跟别人解释自己失踪这么久这件事!?”

  提菲罗吸了吸鼻子,一脸世外高人的模样摆手道:“嗨,别忘了我可是半步神话的强者,你就放心吧,我早在刚才就已经改变了这里的时间流速,咱们聊了这么长时间,对别人来说也就过了一秒不到而已,一会儿你直接传送到之前想去的地方,假装无事发生一样继续带那些小毛头们蹭书看就行。”

  墨檀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如此,还有这种好事啊。”

  “没有,我骗你的。”

  提菲罗嘿嘿一笑,咧嘴道:“其实我之前也没想好到底该咋说,要不你就说自己在传送过程中迷路了吧?”

  “老东西你……”

  墨檀咬牙切齿地瞪了提菲罗一眼,然后认命地叹了口气:“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结果这次换提菲罗愣了:“不是,你还真就打算说自己传送迷路了啊?!”

  “闭嘴,老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墨檀把牙咬的山响,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个世界可是很大的,有些事你们这些庸人做不到,可不代表我做不到。”

  “哦哦。”

  完全不明白面前这孩砸方向感有多么离谱的提菲罗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吧。”

  墨檀伸了个懒腰,满脸不爽地说道:“你赶紧把传送阵的限制取消了,我这就……”

  结果话还没说完,他就直接‘啪叽’一声栽倒在地,然后就没动静了。

  “嘿!孩砸!”

  提菲罗立刻一个箭步冲到墨檀身边,将虽然还有着呼吸和心跳,但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的后者翻了过来,一双清澈的淡金色双眸忽然变得流光四溢——

  【曙光之眼】,是一个非常非常基础的神术,事实上,就连‘黑梵’这个角色也早在很久以前就掌握了这招的用法,因为熟练度并不高的原因,墨檀只能用它来观察目标身上的增益或减益状态,几乎是个没啥作用的废技能。

  然而同样的神术被路加·提菲罗用出来可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要知道因为童年时代、少年时代以及青年时代频繁入侵战斗修女院偷窥大浴池的原因,路加对【曙光之眼】这个神术的运用堪称是登峰造极,非但没有墨檀使用时那‘对当前目标之外的单位感知力下降90%’这种负面效果,甚至还可以用来当高清望远镜用!

  当然了,他这会儿开启【曙光之眼】自然不是为了研究一下墨檀的毛孔或黑头什么的,而是……

  “果然,虽然身体功能一切正常,但已经不存在半点‘灵魂’的痕迹了啊。”

  提菲罗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额角,低声喃喃道:“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总不能一直让他就这么失踪到醒来吧?”

  ……

  同一时间
  【您已紧急断开连接,请选择是否重连】

  “……”

  【重连开始……】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混乱邪恶的墨,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西北大陆,某处荒山山角

  “灵魂?存在?”

  面具下那漆黑如墨的双眸微微眯起,轻声呢喃道:“还真是有够无趣的……”

  原本还算温和的天色仿佛呼应着他的存在般,在其出现身的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

  “神话阶、无限接近于神祇的人么?”

  名为墨的男人眼中划过了一抹笑意,玩味地自语道:“真是不错的帮手,如果没有事先做过一些准备的话,我可能真的会有些措手不及也说不定。”

  嘴角翘起了一抹戏谑的弧度,他转头望了一眼那座并算不上郁郁葱葱的山峰,迈开了步伐。

  然后,眉头微微一皱。

  “谁?”

  尽管只有一个字,周围的温度却是在顷刻间被抽离到了冰点,而面具下的双眸,则稳稳地落在了十几米之外的一道身影上。

  无罪大陆的人很多,所以这里虽然偏僻,但有那么一两个人倒也算不上什么稀罕事。

  但问题在于,直到刚才那一瞬,墨才意识到距离自己二十米不到的地方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完全没有隐匿身形的人。

  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的女性半龙人。

  灰紫色的短发,右眼被刘海遮住,脸颊和脖颈处有少许并不影响美观的黑色鳞片,瞳色为不同于觅血者和暗精灵的深红,有限的两缕长发被编成了齐腰的小辫子耷拉在脑后,左手拎着个篓,右手握着个杆,上装是料子看上去颇为上等的白亚麻长袖,肩上还披着一件墨绿色连兜帽的长款风衣,下装则是一条黑色紧腿裤和同色系短靴……的女性半龙人。

  长得还算可以,造型稍显中二,微微颤抖的身形多半是被猛然回身盯住自己的墨给吓的。

  “嗨~”

  两秒钟的延迟后,这女人忽然满脸微笑地往后退了半步,一边狂飙着冷汗一边摆手干笑道:“下午……好?”

  墨轻轻打了个响指,顿时,伴随着周围的环境骤然一变,那半龙人女子立刻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拖入了【漫无止境的狂夜】,与面前的阴沉面具男一起置身于一片宛若火焰般熊熊燃烧的黑色天幕之下。

  “你是谁?”

  “我……我就路过一钓鱼的……”

  “钓鱼的?”

  “嗯嗯!您看我这杆!您看我这篓!您在看我这件特别すばらしい的风衣,可不就一钓鱼的嘛!”

  “玩家?”

  “啊……”

  “我刚才为什么没察觉到你。”

  “天……天赋……【旁观者】……”

  “……”

  “那,那什么,整条鱼不……?”

  “你走吧。”

  “啊?”

  下一秒,无论是头顶那顷刻间便让这位半龙人女玩家体能值掉到了不足5%的天幕,还是面前那看上去很不好惹的阴沉面具男,统统宛若从未出现过一般消失不见了。

  连同着一起消失的,还有她左手中那个篓里的一条鱼。

  第一千零三十章: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