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不要靠近我啊啊!

2021-03-28 作者: 鹓扶君
  第467章 不要靠近我啊啊!
  “……”

  伦德近乎呆滞的看着那个笑容,瞳孔无意识的一点点放大,他的五官慢慢扭曲起来,像一组无规则的多边形在扭动,拼凑成恐惧的味道。

  一切静谧地像死掉一样,
  在凝结的寂静中,他遥远地听见了海浪拍打房屋倒塌的声音,像是胸腔中鼓点一样的心跳,它拼命抽搐着,攥着无数血管一起疯狂跳动。

  又一次的。

  被切实的绝望淹没了……

  烟雾里的笑容和二十三年前的记忆重合在一起,一个早晨,一片灰白色裹挟着令人发呕的湿冷雾气里。

  他从床上睁开眼,见到的就是那样的笑容……

  没有任何人听到他心里的声音,没有任何人能救他。

  房间里满是血浆的腥臭,苍白无毛的怪物蹲在床头的椅子上,脚下躺着父母的尸体,它心满意足看着他颤抖的睫毛,仿佛在欣赏一件了不起的杰作。

  那时候他从床上睁开眼,看到的就是那样的笑容……

  记忆的梦魇又一次发生了,他本能的往后猛得跳开几步,浑身颤抖着,像是突如其来的寒噤。他咬紧牙关让恐惧的叫声不从齿缝透出来,身体的血液向头部涌去,

  恐惧……要烧起来了……

  不远处。

  赤裸的人影对着他微笑,露出牙床和洁白的牙齿。

  *
  “为什么不说话。”他问。

  ——“为什么不说话?”椅子上,苍白无毛的怪物问。

  “是法师吗?”

  “——伦德·英格索尔。”

  “你来自哪里?”

  “——我把你的家人都杀掉了哦。”

  “你还在听我说话吗?”

  “——快睁开眼,他们的脑袋在看着你呢。”

  “你不会睡着了吧?”他笑了。

  “——我知道你醒着。”怪物笑了。

  ……

  他听见自己的心在胸膛乱跳,他想说一些勇敢的话,这恐惧和梦魇都来得莫名其妙,突如其来的就像个笑话,但他只觉得自己嘴唇在动,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想到那个清晨,他的小床边,怪物用脚轻轻踩着父母的背脊,血就像水一样从他们鼻子、嘴巴、耳朵沁出来。

  什么也做不了……

  和以前一样,躲在被子里,闭上眼睛就好了……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啊!!!!!!”

  伦德终于崩溃了,他甩手打开一扇传送门,像被砍掉尾巴的小狗一样跳了进去:
  “姐姐!!姐姐!!!姐姐!!!!!”

  “……”

  白术一愣。

  当他犹豫抬起五指想并拢时,伦德的身影已麻溜翻进了那扇传送门,在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啕里,随着传送门的闪烁,瞬间消失不见。

  空气僵住了。

  “……瞬发的传送,这算魔法天才吗,但他跑什么?”

  这片土地上,只有火苗偶尔燃烧时炸出的噼啪声,窸窣的像一个梦呓。

  在良久后,他突然一拍脑袋,露出了吃苍蝇一样的表情。

  “等等,不会是被吓到了吧……这都能被吓到?”

  弗莫尔巨人天然便是世界的霸主,而无论是哪个世界的神族,祂们对一切下位生灵都天然存在一股伴生的精神压制……

  在古老的传说里,那无穷无尽,践踏一切的可怖威严,甚至在朝觐的瞬间,就足以摧毁僭越的,英雄或圣者们的理智,将他们碾进恐惧最深沉的地狱里。

  “不可直视你的神。”

  精神压制——

  或者说那即是神之权!

  《犹希亚斯七奥书》改造了白术的身体,将他身体的一部分器官朝着巨人神族同化,可这种改造只支撑到了第一奥义书的阶位五,他携带的神权,只能说是微乎其微,相当于一个弱化版的恐惧灵气。

  “小伙子抗压能力不行啊,这都能被吓到,得多锻炼锻炼……你要是去修秃子们的禅理,连入门的六天生劫都过不去。”

  白术无语。

  他将手贴向地面,闭上眼睛,看不见的波动从他身体每个毛孔扩散出去,与空气中的水分子交汇,分享着信息。

  半响后。

  他突然睁开眼,目光直直投向漆黑城市中的某片建筑群。

  “不过,找到你了……”

  ============================================
  大蓬的血花在空气中迸灭,喉管发出被割破的急促风声。

  昆图斯抱着手在火焰中行走,数百摄氏度的高温笼罩着他,他所处的位置被火焰烘灼烧,附近的空气开始扭曲恍惚,如同一颗微型的小太阳。

  周围不断有荷枪实弹的军警朝他疯狂倾泻出弹药,可那些子弹要么在靠近昆图斯的时候,被一层看不见的护盾挡下。

  要么。

  就是在半途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影响,偏转方向,失去了目标。

  “这根葡斯之权被恒定了防护远程武器和法师护甲,还不明白吗?只靠小口径手枪这种玩具,是不可能击伤我的。”

  火焰里,昆图斯对着军警们轻轻挥了手。

  仿佛一柄无形的巨大刀刃划过。

  附近的几个军警身体霎时从腰部开始断成两截,脏器和巨量的血液喷薄而出,伴随着惨叫和哀嚎。

  “真是一群无畏的蠢货,忍不住要为你们的勇气鼓掌了。”

  在一众惶恐的注视中,昆图斯身体瞬间移动了数百米,直接出现在军警中间。

  噗!
  他身侧,那可怖的高温场轰然降临!
  毁灭性的热量烧灼着衣物,吞噬着衣物下脆弱的皮肤和内脏……

  昆图斯捏着手杖神态淡然,可他身边的军警们都发出惨叫,霎时被点燃成一根根人形火炬,被火焰陡然吞噬。

  “逃吧,逃吧,叛教者们,可是现在你们还能逃去哪呢?”

  一根法力长鞭从火场里飞出来,将想背着艾琳娜逃跑的阿尔杰狠狠击倒,在他胸部留下狰狞的血痕。

  昆图斯缓缓走近,靴子碾着军警们焦黑的尸骸,脸上带笑。

  “因为你们,又有人被我杀死了,还是亚美拉共和国的人,不觉得很讽刺吗?”

  “从看门的迪迪洛,那几个野法师,运输小队,到货轮船长……可悲的小虫子啊,知道吗?你们为了从南方邦联逃到这片大陆,究竟害死了多少人,你们有想过吗?”

  “那可是个很惊人的数字哦。”

  昆图斯欣赏着阿尔杰绝望的表情,一点点靠近:

  “圣提多在上,我发誓,迪迪洛的女儿哭起来真是太可怜了,我差点就要心软了。”

  “真的,我发誓。”他对着阿尔杰举起两根手指,戏谑抵着指甲盖:“就差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哦~”

  “昆图斯,你是条疯狗……”

  胸口剧烈的疼痛让阿尔杰几乎不能呼吸了。

  这个戴着眼镜的少年喘着粗气,筋疲力尽地把背上早已昏迷过去的艾琳娜放下。

  呼吸时涌入鼻腔的高温和烟雾,让他像是沉入了一种恍惚昏迷的状态,那是一种像是奇特的轻松愉快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他也觉得正在死去,而且已经半死了。

  “你这条密教的狗,杀人犯,刽子手,我诅咒你的灵魂,昆图斯……我诅咒你的灵魂永远都得不到安宁,今后开始,你饮下的每滴水都是烧烂心肝的毒药,你的早餐是腐烂面包里的蛆虫,昆图斯,我诅——”

  声音戛然而止。

  昆图斯微笑收回手,在不远处,阿尔杰喉咙出现一个缓缓扩张的裂口。

  他用手捂住喉咙,可血还是不断涌了出来,那些垂死时的咒骂,也被喷涌出喉管的短促风声淹没,没能说出口。

  “连正式法师都不是的学徒,也想诅咒我吗,真是自不量力。”

  嗡!
  嗡嗡!!!!
  突然之间,狂躁的车辆轰鸣声高亢响起,一个半身焦黑的警员挣扎走近驾驶室,发动了引擎。

  黑色的车辆在良好的加速性能和马力全开下,犹如一匹发狂的犀牛狂飙冲出,在警员的怒吼声中,沉重朝昆图斯压过去。

  可回应他的,只是一颗明黄色的火球。

  火球在击中车辆的瞬间爆炸,强劲的冲击波将那钢铁的残骸远远抛飞出去。

  夜空里,又小小升起了一朵焰火。

  “好了,现在再没人能打扰我们了。”

  昆图斯好整以暇收回手,居高临下看向昏迷垂死的阿尔杰和艾琳娜:
  “我有个——”

  话音刚落。

  他身后空间倏然恍惚,模糊的光影映照过来,狂乱的沸腾着。

  “……”

  昆图斯猛得捏紧了手指,他阴沉朝后望去,只看见一扇银白色的传送门在身后张开,门里,满脸涨紫的伦德踉踉跄跄,慌不择路的正朝自己跑过来。

  “等等……该死!”

  昆图斯阴沉的脸色瞬间变幻:“你又发病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