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1章 “被自杀”式攻击

2021-07-31 作者: 程剑心
  第3021章 “被自杀”式攻击
  然而知道内情又怎样?

  首相阁下干生气没辙。

  执政党就好比一张靶子,树在台上,必须承受来自台下的明枪暗箭。

  皮克湾海战的糟糕结果,进一步激化了执政党阵营内部的分裂。

  广受公众瞩目的政治新星小威廉·皮特,已经向诺斯首相提出了“和平解决威尔诺亚问题”的一揽子方案,而在秩序党内部,也有多位大佬做出暗示:

  “诺斯阁下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应该多多休息,让年轻人担当更多责任。”

  “如果首相阁下实在无力收拾眼下这个烂摊子,不妨让精力更充沛、更有冲劲的年轻人试试看,反正最坏的结果无非提前举行大选。”

  对于此类言论,诺斯勋爵从前是很不忿的,然而最近这一连串打击,使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既然自己已经无能为力,那么趁着尚未名声扫地,主动选择激流勇退,把锅甩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威廉·皮特,未尝不是明智之举。

  万一事情搞砸了,人们也只会埋怨年轻人办事毛躁,任性胡来,反倒会怀念他的老成持重,说不定将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连诺斯首相本人都打起了退堂鼓,整个斐真政坛,还有谁顾得上关心被围困在莱顿港的温斯洛普兵团?

  至于增兵援救的方案,也就成了一纸空文。

  当时间来到6月上旬,新大陆又传来一则丑闻,给了已经摇摇欲坠的诺斯政府一记重拳。

  事情还是要从5月底说起,皮克湾海战的失利,导致斐真海军暂时失去了威尔诺亚东海岸的制海权。

  困守莱顿城的斐真部队无法获得来自海上的补给,陆上交通也被切断,粮食和弹药严重短缺。

  时间来到6月初,随着天气日渐闷热,潮湿多雨,莱顿城的驻军祸不单行,接连爆发天花疫情,整营整营的斐真官兵染上了这种恶性传染病,不出一个星期,全城都沦为疫区,因天花病发而死亡的斐真官兵,甚至已经超过了战斗减员!

  城里爆发天花的消息传到城外,可把瓦萨将军及其幕僚吓得不轻,当机立断下令暂停攻城,阵地后撤三里,建立一条隔离带,避免城里的疫情蔓延到攻城部队当中。

  与此同时,大陆军的随军牧师们也被紧急召集起来,每人负责一块营地,检查官兵的健康和卫生情况,发现感染者立刻隔离治疗。

  按照大陆军的作战计划,本来6月10日之前就应该发动对莱顿港的总攻,然而考虑到如今的莱顿港已经沦为一座“瘟疫之城”,将军们觉得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防疫而非攻城,还是等己方官兵全部接种天花疫苗之后在动手更稳妥。

  城外的大陆军围而不攻,城内的斐真军已经弹尽粮绝,濒临崩溃。

  长子班尼斯特的牺牲,给温斯洛普伯爵造成了这辈子最沉重的打击,从那天以后他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偏激,就连麾下的幕僚们都明显感觉到他的精神正在趋于分裂。

  得知军粮和药品已经所剩无几,温斯洛普伯爵一方面派遣宪兵队去搜刮城中居民的口粮,同时还向副手康华利将军下达了一个更为疯狂的命令——故意让黑人士兵感染天花,然后把这些“砸碎镣铐、投奔自由”的士兵赶出城外,授意他们向大陆军投降,从而把天花传染给大陆军。

  康华利将军没有丝毫迟疑便执行了总督的命令,当天傍晚就把上千名重症天花患者赶出城外,其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南方奴隶种植园的黑人士兵。

  大陆军的前线指挥官接收了这些逃兵,发觉他们精神萎靡,病恹恹的,一打听才知道感染了天花,连忙派人去请牧师。

  大陆军的首席随军牧师瑞贝卡·卡斯蒂斯小姐闻讯赶来,查看这些黑人逃兵过后,确认他们的确是天花患者,稍加打听就猜出温斯洛普伯爵和康华利将军的险恶用心,连忙立刻上报司令部。

  此时乔安也在大陆军营地,从瑞贝卡那里了解到温斯洛普伯爵的阴谋,只觉得既可悲又可笑。

  正如那句老话所说: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温斯洛普伯爵和康华利将军的这种做法,恰恰折射出他们内心的绝望情绪,非但无法扭转战局,反而会把他们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永远遭受世人的唾弃。

  对于大陆军而言,更现实的问题是如何应对这一局面?
  明知道降卒都是“人形病毒炸弹”,还要接受他们的投降吗?

  更何况对方大多是黑人逃奴出身,代表殖民地庄园主和奴隶主利益的大陆军官兵,就内心而言,其实大多很不待见那群“黑鬼”。

  然而心里怎么想无所谓,大义名分却丢不得。

  瓦萨将军率先表态,支持接收降卒,为其提供妥善的安置与治疗!
  包括歌罗法王子、海伦娜勋爵和维格拉夫将军在内,司令部里的多数高级军官也都很有大局观,纷纷表态拥护总司令大义凛然的决断。

  定下了接收患病降卒的方针,接下来还有两个关键问题要解决。

  首先是紧急扩建防疫营地,把降卒送到营地隔离治疗,避免传染。

  光隔离还不够,司令部还要联络“生命基金会”,派遣军用飞艇从基金会下属的药厂运来天花疫苗,给大陆军士兵注射,尽快建立起免疫屏障。

  约瑟芬夫人发起创建的“生命基金会”,原本设在米德加德城。米德嘉德城沦陷后,生产疫苗的药厂就转移到了石柱镇附近的一座牧场。

  得益于海内外源源不断的慈善捐助,这座制药厂在战火中照常开工,如今已经成长为新大陆乃至整个瓦雷斯世界产能最大的天花疫苗出品基地。

  ……

  史料A:康华利在约克镇(《自由的流亡者》(美)马娅·亚桑诺夫)

  康沃利斯决定在威廉斯堡附近的一个危险的半岛上扎营,等待增援。炎炎烈日下,士兵们在这个名为约克敦的新前哨附近修筑防御工事。

  天花和斑疹伤寒在营地肆虐,由于大多数黑人没有注射过天花疫苗,所以瘟疫致使他们大批倒下。

  ……

  逃兵们纷纷逃出被围的军营,报告说里面的士兵“因为过度劳累和疾病”早已精疲力竭了。

  看着身边的伤亡人数激增,黑人和白人效忠派每天都经历着饥饿和疾病的严酷考验。

  为节省物资,康沃利斯命令人们把马杀死,把天花病人从医院赶出去,还驱逐了很多跑来加入英军的黑人。但他们还是弹尽粮绝,援兵迟迟不到。

  ……

  ·史料B:人肉病毒武器(《汉密尔顿传》【美】罗恩·切诺)
  康华利对这场战役彻底绝望,他下令让黑人感染天花,然后强迫他们向敌人的阵地走去,幻想能够用传染病来削弱敌军的战斗力。

  他很清楚,这只不过是在徒劳无益地自掘坟墓,在写给亨利·克林顿爵士的信中,他写道:“我所面对的局势异常严峻。很快我们就必须在人员不足的情况下,依靠已经被摧毁的工事,在相当不利的位置上面对敌人的进攻。”

   7月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书友别忘了投。

    但愿这个多灾多难的夏天尽快过去,洪水退却,疫情平息,家家户户平安无恙。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