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4章 在游教授家吃饭

2021-12-02 作者: 眉师娘
  第1894章 在游教授家吃饭

  游国栋的家在一幢二十八层公寓楼的十九层,房子不小,大概有两百多个平方,让贺红梅和向南他们感到有点意外的是,游国栋的家里,完全不像是一个日本人的家,要不是在东京,他们完全会以为,这是走进了上海或杭城的哪户人家里。

  里面的房间格局和家具,都是中式的,客厅墙上挂着的,是陆俨少的山水四条屏,另外一面墙上,挂着“游龙爱娟”四个大字,落款是姜东舒一九九二年三月书于西子湖畔,徐爱娟和向南他们说,这字画,都是他们结婚的时候,老游的同学送的,在国内装裱好寄过来的。

  他们家连吃饭的餐桌,也是一张方桌,今天因为人多,上面还放了一张圆桌面。

  向南把贺红梅向游国栋夫妇做了介绍,他们聊起了几部电影和电视剧,向南他们听都没有听过,但游国栋夫妇,连他们的小孩都看过,知道里面的服装,原来是贺红梅设计的,大为赞赏。

  贺红梅环顾了四周,和游国栋、徐爱娟说,我在日本,还很少见到这么中式的家庭,就是在东京的中国人,家里也都是日本人家庭的风格,大家都有一种,生怕不能尽快融入的感觉。

  游国栋和徐秀娟听了,都笑了起来,游国栋说:

  “没有办法,谁让我们是从永城山沟沟里出来的,那句话怎么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到日本二十多年了,现在让我跪着或盘着腿吃饭,我还是吃不习惯。

  “只是,当时找这些家具,费了一点功夫,看到没有,就是这张圆桌面,还是我相熟的,一家中餐馆的老板送给我的,不过,也没有用过几次,你们来了,它总算可以派上用场了。”

  向南贺红梅他们是从银座过来,而游国栋他们的家住在东京的目黑区,路上要走五十多分钟,他们因为担心迟到,提前出发了,没想到一路通行无阻,到的早了,徐秀娟才刚刚开始做菜。

  贺红梅和向南去厨房帮她忙,丁友松和殷桃在客厅和游国栋,还有他们的儿女聊天,游国栋知道丁友松是作曲的,一定要他弹一会钢琴,丁友松也不推辞,就弹了起来,到后面,干脆是丁友松弹琴,殷桃唱起了歌。

  那一儿一女,开始是在边上鼓掌,后来女儿坐到了丁友松的边上,和他一起四手联弹了起来。

  徐秀娟在厨房里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说,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红梅应该知道,日本人很少去别人家串门的,有什么交际,也都是在外面解决。

  向南本来想说,国内的人现在也不喜欢串门,请客吃饭都是去酒店,打牌都是去棋牌室,哪里会像她小时候住在剧团,她记得吃饭的时候,她就捧着一只小塑料碗,串好几家的门,谁家有好吃的,都会往她的碗里挟。

  向南想想,又没有说,有一些埋在记忆里的东西,还是不去破坏的为好。

  三个人一起做菜,动作很快,不一会就把一桌的菜做好了,临吃饭之前,向南还被游国栋邀请,唱了一首歌,大家这才尽兴,坐下来开吃。

  游国栋夫妇,看到向南他们,自有一番感慨,看到了贺红梅,又有一番感慨,这种感慨,就不是向南他们能理解,而是只有像贺红梅和游国栋他们,这些长期旅居在异乡的人,才能够感同身受的。

  他们虽然都已经入了日本籍,但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不管你再怎么努力,也总是会有这样的人或这样的事,在或明或暗地提醒你,你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你还是异乡的异客。

  但说起国内,又都有一些的犹豫和心悸,觉得那也是越来越远,越来越抓不住的一种感觉,毕竟在国人的眼里,你已经是日本人,而且特别你是日本人,国内的人对加入日本国籍的人,也是会有不一样的眼光,和入了美国或德国籍的,还不一样。

  这种感觉,在居酒屋的那天晚上,向南和贺红梅在一起的时候,贺红梅说过,而今天,在游国栋、徐爱娟和贺红梅的交谈中,向南又感受到了。

  贺红梅这几年也在美国和欧洲,得了几次奖,她说,要是别人得奖,不管是从媒体还是他们电影公司,都会觉得这是日本的骄傲,但贺红梅得了,就不一样了,人家只是祝贺,祝贺你得了这个奖,并没有与有荣焉的那种感觉。

  连记者来采访她都是这样,在祝贺她得奖之后,接下来肯定会问,她从中国到日本这么多年,有什么感受,贺红梅很想和记者说,不要问我的感受,我和你一样,也是日本国民,但自己也感觉心里虚虚的,这话就是说不出来。

  游国栋对这个,也是很感慨,他说他在学校里也是这样,别的教授,被清华大学或者浙江大学,请去讲课,就觉得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反过来,要是他,就只会招来异样的眼光,好像他要把什么学术成果,出卖给清华或浙大一样。

  搞得他连那一年,浙大来请他,想让他担任客座教授,利用放暑假的时候,回国去讲讲课,他都不敢接受。

  “我们现在,真的有的像是两面人。”游国栋苦笑道,“两面不讨好,里外不是人,国内原来的老师和同学,认为我是架子大,出来了,成了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了,就把自己当根葱,在这里,人家又根本不把你当根葱。”

  “其实,国内现在也不错,游教授要是能够回去,像在浙大当一个教授,也很不错的。”向南说。

  游国栋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不敢动了,不为自己,也要为这个家,为小孩子考虑考虑,就是我们能够适应,小孩子适应不适应得了,也很难说,现在国内小孩子的竞争,我听我那些同学说,可是比我们大人还激烈,一步空,就步步空,他们一下子适应不了那样的竞争的。

  “要是再放回到二十多年前,我刚拿到博士学位的时候,二话不说,肯定就回国了,不会留在日本,可那个时候,国内的人都在往外面跑,我们这些在外面的,国内的同学打电话过来,都是羡慕得不得了,我们又怎么会回去,这都是一时一势,没有办法的事情。”

  游国栋这样说着的时候,贺红梅始终沉默着,向南知道,她肯定也是心有戚戚焉。

  “对了,游教授,你在永城,还有兄弟姐妹吗?”殷桃问。

  “有。”游国栋说。

  “那你们怎么不回去看看?”殷桃说,“带着小孩,多回去看看,说不定慢慢就能适应了,国内的小孩竞争确实激烈,但小弟弟小妹妹,都很聪明啊,我想,只要给他们一定的时间,他们肯定能适应,也不会比其他的小孩差的,小孩子的适应能力,比我们大人快得多。”

  游国栋摇了摇头,沉默着没有吱声,向南在桌子下面,用脚碰了碰殷桃,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从第一次见到游教授夫妇,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向南就觉得游教授对回永城,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果然,游国栋起来去上洗手间的时候,徐爱娟和他们说:“老游他其实很怕回去,特别是回去永城。”

  “为什么?”丁友松问。

  “伤透了心。”徐爱娟叹了口气,和他们说:“我们最后一次回去,是他妈妈去世的时候,永城殡仪馆你们都知道,不是有灵堂,人死之后要摆两天,家属要在那里守灵吗?
  “那天晚上,他妈妈还躺在那里,两个弟弟和弟媳,就为了他妈妈留下的一套房子,大吵起来,差一点还打起来,他怎么劝都没有用,到了他妈妈火化的时候,他们干脆赌气,连来都没有来,我们把他妈妈送上山,也就马上坐车去了上海,直接回来日本。

  “他说,他从此就没有了这两个弟弟,他们要上天入地,都和他没有关系。”

  徐爱娟的话,让大家唏嘘不已,贺红梅叹道:
  “我家里还没有那么不堪,我回去的时候,家里人对我也是客客气气的,但是我就是觉得,中间已经有一层什么了,我融不进去了,可能,和游教授相反,是他们对我失望了吧,我家里那个时候,很反对我来日本的。”

  向南看着贺红梅,她也还记得,虽然那个时候,她对大人的事情不是很懂,但她知道,其实大家都很希望红梅阿姨能和张晨叔叔在一起的,听说,连她的父母和姐姐,也很希望他们能在一起,雯雯和倩倩,也想尽了办法,想让他们在一起。

  红梅阿姨,可以说是在大家的一致反对下,只身一人飞往日本的。

  徐爱娟笑道:“我和老游差不多,不过比他单纯,我家是永城乡下的,在我们老家的观念就是,女儿嫁出去了,就是一盆水泼出去了,所以我父母死后,我哥哥弟弟他们分家产,连问都不会问我。

  “对了,去年说是要迁坟,想起我来了,打电话和我说,我这个女儿,也要出一份钱,哈哈,我和他们说,没有关系,都我来出好了,你们也不容易。”

   谢谢一上一下两条鱼的打赏!谢谢花心ほ勇少、胡胡、普罗小凡、笑着奔跑Y、wahoji、氧化氢消毒知识局、zpengyong1的月票!谢谢所有的推荐票和阅读!祝大家身体健康!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