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武侠 > 修仙从沙漠开始 > 第878章 番外23:他乡遇故知

第878章 番外23:他乡遇故知

2022-06-29 作者: 中天紫薇大帝
  第878章 番外23:他乡遇故知
  时光匆匆,转眼间周阳化名“罕木尔”潜入“炎晶族”紫耀部族已经过去十年了。

  这十年的时间里,他低调做人做事,甚至连修行之地都很少离开。

  一切表现都符合一个本身被大部族通缉的人情况。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周阳很清楚这点。

  何况洞真仙庭那边也没有给他规定任务必须完成的时间,只要他能在那位紫耀部族的八阶圣者冲击九阶前完成任务,就不算失败。

  所以在这个前提下,周阳无论如何小心都不过分。

  而经过十年潜伏后,周阳对于紫耀部族的情况也有了更进一步了解,起码他将紫耀部族各位七阶贤者和八阶圣者的名字都打听清楚了,对其中大部分人的公开资料都有了较为详细了解。

  通过对这些情报的分析,周阳也知道下一步自己该往哪方面发力了。

  他决定给自己换个靠山,换一个修为和背景更硬的靠山。

  赤达尔这个紫耀部族贤者,只是一个近似于人族仙域散仙的存在,在紫耀部族内并无多少存在感。

  想要通过他来刺探消息,无疑是根本不可能的。

  所以周阳只能将他作为个跳板,一个让自己能够合情合理迈入紫耀部族更高阶层的跳板。

  如果是在人族之中,周阳想要这样做,还挺麻烦的。

  但是“炎晶族”不一样,相比于人族,甚至是相比于妖族,“炎晶族”都要更为崇尚弱肉强食,更为崇拜强者。

  所以只要周阳是紫耀部族的人,他想要去跟随紫耀部族更为强大的贤者,这在“炎晶族”的文化习俗里面是一件非常普通事情。

  当然了,这个前提是,他能够成功进入比赤达尔更强的贤者眼中,被其接纳成为麾下一员。

  而这对于周阳而言,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哪怕他不能使用那些仙器,不能动用那些常用的仙术神通。

  以他的真实境界修为,也足以让他成为六阶尊者里面几乎无敌的存在了。

  于是在经过一番准备后,周阳就离开了赤达尔贤者安排给自己的修行之地,悄然赶往了紫耀部族的中心区域。

  这是一段漫长艰辛的旅程。

  “炎晶族”虽然也有那种跨仙域传送阵,但是周阳这种没有什么大背景来历的六阶尊者想要搭乘这种传送阵,需要七阶贤者开具的担保证明。

  赤达尔贤者肯定不会给他开具这种担保证明的。

  因此他只能通过自身飞行赶路,再借助一些普通远程传送阵节约些时间。

  结果只是单纯的赶路,就耗去了周阳差不多七年的时间。

  也就是周阳此前也习惯了这种动辄十几二十年的长途赶路,不然换做是刚来的真仙界之时的他,还真难以忍受这种对于时间的浪费。

  而他在经过近七年的赶路后,总算是来到了紫耀部族的繁华之地,一个名叫“紫晶天原”的地方。

  在地形上,“紫晶天原”是一个海拔极高的高原地区,此地盛产许多高品质火属性材料,更是非常适合“炎晶族”人修行的地方。

  紫耀部族的五十多位七阶贤者,定居于“紫晶天原”上面的便有二十多位,更有两位八阶圣者在此隐居修行。

  这里是紫耀部族真正最核心的地带。

  周阳抵达了“紫晶天原”后,很容易就进入了紫耀部族建立在此地的紫晶天城内。

  这座紫晶天城里面居住着不下千万的紫耀部族修士和凡人,与其说是一座城,不如说是一个巨型聚居地。

  值得一提的是,就像人族的凡人想要踏上修仙之路,需要具备灵根资质一样。

  “炎晶族”的凡人想要踏上修行之路,一样需要具备着“灵性之光”,可以将之类比于人族修士的灵根。

  在比例上面,“炎晶族”凡人能够踏上修行之路的人数比例,其实还比不上人族。

  但“炎晶族”也有他们的优势,那就是“炎晶族”凡人的生存适应能力比人族更强,很多连人族都没法生存的地方,他们都能够生存下去。

  同时他们的食谱也是比人族更广泛,甚至连一些人族无法食用的带毒植物和动物肉,他们一样能够食用消化。

  周阳这时候进入紫晶天城里面后,也是怀着一些好奇心,在城内那些出售修行之物的修士店铺逛了起来。

  这样一番闲逛下来,周阳惊讶的发现,“炎晶族”在炼药术方面,其实有着非常独特的见解,某些方面甚至比他所见过的人族炼丹师们更出色许多。

  “炎晶族”的炼药术,不是将药物炼制成修仙者常用的丸状丹药,而是一般以晶体、药膏、粉末三种形态作为成品。

  这些药物直接服用的也不多,很多都是契合“炎晶族”本身修行体系,用于外敷吸收。

  甚至很多可以提升修为的药物,还能够做到多种药物搭配使用,互相叠加增幅产生更强效果。

  这些配药方式,在人族修士体系里面是很罕见,也很难行得通的。

  修仙者体系,重在一个“纯”字,任何可能导致自己法力修为不纯的药物,都等同于毒药。

  但是“炎晶族”的修炼体系下,对于“纯”的要求并不如修仙者那么高,尤其是前中期修行的时候,更是如此。

  总之“炎晶族”的炼药术,的确是让周阳眼界大开,并且生出了学习的想法。

  不过除了炼药术外,“炎晶族”的其它技艺就颇为落后了。

  就像法器,“炎晶族”修士几乎很少使用法器,只有一些高阶修士才会拥有那么几件法器。

  其余如灵符、阵法这些,“炎晶族”的技艺也是极为落后,还比不上妖族。

  周阳感觉这些技艺的落后,应该是和“炎晶族”修炼体系下,这些技艺用处不是特别大有关,还有就是“炎晶族”修士没法学好这些。

  因为真仙界现在公认的一点就是,人族修仙者这个修炼体系,是最为均衡稳定强大的一个体系。

  也许有一些异族的修炼体系,能够在某些方面胜过修仙体系,但是他们整体方面肯定是远不如人族修仙体系的。

  要不是这样,现在人族也不会成为真仙界最强大的种族了。

  这样在紫晶天城里面逛了一圈下来后,周阳在大开眼界的同时,也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个消息。

  还有三年,紫耀部族每千年一次的“圣耀祭”就会在紫晶天城召开,届时会有诸多在“紫晶天原”上面修行的七阶贤者来到这里出席“圣耀祭”。

  而每次“圣耀祭”上面,一些如周阳这样想要更换追随对象的紫耀部族六阶尊者,都可以通过展现自身技艺或者实力,获取某位紫耀部族七阶贤者的关注,成为其追随者。

  周阳就准备在这次“圣耀祭”上面一展拳脚,以获得某位实力强大的七阶贤者看重。

  但这也是他初步计划,是建立在没有那种修为非常高的“炎晶族”强者出席本次“圣耀祭”情况下。

  如果有那种修为很高,能够看破他伪装的“炎晶族”强者出现,那他就只能取消这个计划了。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可能性不高。

  毕竟只是千年一次的“圣耀祭”罢了,那些已经开始渡三灾的“炎晶族”强者,不大可能会对这种活动感兴趣,八阶圣者就更不可能了。

  此后三年时间里,周阳便一边在紫晶天城内住下,一边四处活动打探起了关于本次“圣耀祭”确定会出席的各位贤者信息。

  他现在好歹也是一位六阶上品尊者,论修为实力,在紫晶天城内也处于上层阶级了。

  搜集一些相对公开的信息,并没有多少难度。

  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周阳不仅得到了想要知道的信息,甚至还自荐加入了本次“圣耀祭”的护卫团中。

  等到“圣耀祭”即将开始的那一月来临后,一位位在“紫晶天原”上面修行的七阶贤者都陆续赶到了紫晶天城。

  这些七阶贤者可谓是一点都不低调,每一位到来的时候,都要弄出极大动静昭示自身的存在。

  周阳在人群中看着这些到来的七阶贤者,暗暗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这一日,一声清越的凤鸣忽然响彻紫晶天城上空,然后一团耀眼的朱红色火光便由远及近迅速向着紫晶天城飞了过来。

  待到那团朱红色火光靠近后,已经被凤鸣声吸引并将目光望向这边的众多“炎晶族”修士,顿时就看见了一副让他们震惊的画面。

  只见一只体长数百丈的朱雀火鸟,拉拽着一辆紫红色火焰飞车破空驶来,强大的气息从那朱雀火鸟和后面火焰飞车内升起,令人望而生畏。

  “那是什么品种的飞禽?气息好强大!”

  周阳附近,一位紫耀部族六阶尊者满脸惊讶的望着那只朱雀火鸟,低声发出了疑问。

  很显然,朱雀火鸟这种真灵,在“炎晶族”知道的人并不多。

  但是他们现在身处于紫晶天城,紫耀部族最繁华的地方。

  一些有见识的“炎晶族”修士,还是能够辨认出朱雀火鸟这种强大真灵的。

  因此很快便有人显摆似的说道:“那是朱雀火鸟,据说是仙人族那边一种强大的飞禽,实力堪比七阶贤者。”

  说完又是忍不住露出羡慕神色感叹道:“哈瓦那贤者不愧是圣者大人的亲传弟子,竟然连这样强大的飞禽都能驯服为坐骑,真是令人敬畏啊!”

  却不想这番话听在周阳的耳中,让他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

  他自然是第一眼便看出了那朱红色火鸟的来历。

  甚至他还认出了那只朱雀火鸟的身份。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只拉车的朱雀火鸟,便是当初和他一起飞升真仙界的朱紫真!

  当初他、东海龙圣、雷羽真灵、通天真灵、朱紫真等一仙四妖,同时从“灵寰界”破界飞升,结果却因为在混沌虚空之中遭遇八阶混沌巨兽追杀,最终只能各自逃命。

  这些年来,周阳因为一直不曾听说过其他四妖的消息,一度以为四妖都已丧命在了混沌虚空之中。

  不想现在却让他在这“炎晶族”内,看见了当初失散的朱紫真。

  很显然,从周阳现在看到的情况来看,朱紫真的情况非常不好。

  堂堂朱雀真灵,竟然被一位“炎晶族”七阶圣者奴役成了拉车的牲畜。

  这个消息如果被妖族那些朱雀真灵、朱雀真圣知道了,只怕是要怒从胸中起,愤而杀过来将那位“哈瓦那”贤者烧成灰烬吧!

  就算是周阳,在见到这种情况后,心中也是不由生出了解救这位好友的想法。

  终究是多年好友一场,朱紫真在他修为弱小的时候,还帮过他大忙。

  如今见到对方落难,他如果只是冷眼旁观,完全无动于衷的话,未免太过无情无义了。

  只不过他想救人的话,也是非常不容易。

  那位“哈瓦那”贤者乃是七阶上品修为,相当于渡劫后期修为。

  周阳想要从他手下救出朱紫真,势必要暴露自身修为才行。

  那样他前来“炎晶族”的任务就难以完成了。

  所以救人一事,势必要从长计议才行,绝对不能因此影响了周阳刺探消息的任务。

  “不过朱道友既然被那哈瓦那奴役成为了坐骑,也意味着哈瓦那对她不会有太多堤防,是否可以利用这点,尝试从哈瓦那的身上获取消息?”

  周阳目光闪动,感觉自己又找到了一条新路子。

  接下来,周阳并没有急着联系朱紫真,而是沉住气等待“圣耀祭”开始。

  结果一切合乎周阳意愿,本次“圣耀祭”虽然有着多达十三位紫耀部族七阶贤者出席,但是修为最高的也就是那位“哈瓦那”贤者。

  周阳见此,果断登场进行了一番实力表演,接连击败了六位紫耀部族六阶尊者,凭此成功入了那位“哈瓦那”贤者的眼,被其收为了追随者。

  “炎晶族”的强者都很高调,总喜欢用各种方式来炫耀自身实力,包括威武华丽的出行工具,宏伟壮观的宫殿,乃至于数量众多的追随者。

  就像这位“哈瓦那”贤者,他麾下光是六阶尊者便多达六十多位,每次出行,都会让其中大半陪同在侧,衬托自身存在。

  因此对周阳而言,成为“哈瓦那”贤者的追随者,也只是计划成功了一小步。

  如何获得“哈瓦那”贤者的信任,成为其亲信,这才是他接下来要做的重点。

  “哈瓦那”贤者的修行之地,就在“紫晶天原”上面一处灵气浓郁之地。

  “圣耀祭”结束后,周阳便与其带来的众多追随者一起,随着其返回了修行之地,然后就近获得了一座洞府作为赏赐。

  不过暂时周阳也就这样了,他一个“圣耀祭”上面新被收的追随者,寸功未立情况下,不可能获得“哈瓦那”贤者的特别重视。

  周阳也不急,他现在最想搞清楚的事情,反而是朱紫真为何会被“哈瓦那”贤者擒拿奴役。

  所以在安定下来后,周阳就开始和那些早就追随“哈瓦那”贤者的六阶尊者们套起了交情,又是送礼又是说好话,想方设法探听起了朱紫真的情况。

  这样经过多番打探后,周阳差不多知道了事情的前后经过。

  原来大概在八百多年前,身受重创的朱紫真忽然出现在了“炎晶族”紫耀部族地域内,并击杀了几位六阶尊者。

  “哈瓦那”贤者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便亲自出手前往擒拿起了朱紫真。

  结果就像当时的周阳,根本不敌飞升台仙卫一样,面对着七阶上品修为的“哈瓦那”贤者,朱紫真也根本不是对手。

  双方一番交手过后,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哈瓦那”贤者重创擒拿住了。

  后面数百年时间里,“哈瓦那”贤者一直是在想方设法的降服朱紫真。

  直到两百多年前,朱紫真才真正被“哈瓦那”贤者驯服,答应成为其坐骑。

  这才有了此前周阳在紫晶天城看到的朱雀舞空那一幕。

  打听清楚了这些后,周阳也只能感叹朱紫真的命运多舛。

  他不知道朱紫真遇到“哈瓦那”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从其遇到“哈瓦那”之后的情况来看,显然她的运气真是不怎么样。

  相比起来,他虽然进入真仙界的时候也不怎么好过,起码人还是自由的。

  这样打听清楚了朱紫真的情况后,周阳仔细思考了一番后,还是没有轻易和其进行联系。

  现在他并不能确定朱紫真到底和“哈瓦那”贤者是什么关系,万一自己联络朱紫真的事情被“哈瓦那”贤者知道,那他下场就危险了。

  周阳打算按照预定计划,先混成“哈瓦那”贤者的亲信,择机观察朱紫真的状态。

  只有等确定朱紫真是可信的后,他才能把自身存在告知对方。

  时间流逝,很快周阳在“哈瓦那”贤者身边潜伏的时间便超过了三十年。

  三十年的潜伏,周阳通过自身坚持不懈的钻营努力,终于混成了“哈瓦那”贤者的亲信随从,连此前他跟随过的“赤达尔”贤者,都知道他如今成为了“哈瓦那”贤者面前的红人。

  到了这一步,周阳已经站在了自身表面修为所能达到的顶点。

  想要在紫耀部族内地位再做提升,除非他“突破”成为七阶贤者。

  但那是绝对不可取的事情。

  因为紫耀部族的规矩,就是新晋七阶贤者,必须前往拜见八阶圣者,接受圣者教诲。

  周阳只要敢在八阶圣者面前露面,他的真实身份便绝对不可能隐瞒得住。

  可六阶尊者的身份,想要刺探紫耀部族最强圣者的去向消息,根本没有什么可能。

  哪怕“哈瓦那”贤者如今非常信任周阳,也不可能向他透露这种秘闻。

  甚至“哈瓦那”贤者自己知不知道此事,也是两说的事情。

  局势发展到这个地步,周阳对于自己后续该怎么走,也是拿不定主意了。

  但好消息是,在成为“哈瓦那”贤者的亲信后,周阳接触朱紫真就方便了许多。

  而通过他多番接触下来,基本上可以确定,朱紫真并未被“哈瓦那”贤者用什么秘术强行奴役。

  她会给“哈瓦那”贤者当坐骑,应该是二者私下里达成了什么契约。

  这样的话,朱紫真应该还是可信的。

  前提是周阳联络她的时候,必须不被“哈瓦那”贤者发现。

  这也难不倒周阳。

  因为“哈瓦那”贤者如今修为已然没法提升,使得他平常根本不用闭关修行,经常会时不时出去赴宴或者拜访某人。

  而他不是每次都会带着朱紫真前往。

  周阳只需要等“哈瓦那”贤者不在洞府的时候,悄然联络朱紫真就行了。

  如此又等了五年,周阳便等到了这个机会。

  这一日,他作为亲信随从,随着“哈瓦那”贤者前往了同在紫晶天原上面修行的一位七阶贤者那里赴宴。

  而不知道是因何原因,这次“哈瓦那”贤者并未让朱紫真拉拽着飞车出行,而是换做了一艘宝船。

  周阳本体在宝船上面随侍,但化身却是早就放出来隐藏在了洞府内。

  等到他确定宝船离得够远后,便用秘术通知了化身。

  然后他的化身就悄然行动了起来。

  朱紫真目前栖身的地方,是“哈瓦那”贤者洞府所在地的一棵巨木上面。

  虽然“哈瓦那”贤者也在巨木周围布置了阵法,但是以“炎晶族”的阵法水平,他所布置的阵法相对于周阳而言,形同虚设。

  周阳真正需要防备的,是“哈瓦那”贤者留在巨木上面,用以监视朱紫真的化身和灵宠。

  因为这些监视者的存在,周阳势必不能直接出现在朱紫真面前与之对话。

  但好在他的这具化身拥有操控万木本领,能够沟通草木,借木拟形。

  只见巨木上面的鸟巢内,朱紫真正趴在其中修行。

  忽然间她眉头一皱,不由低头看向了身下的树枝。

  只见一根原本不存在的树枝,忽然伸入她的鸟巢,捅了她身体一下。

  而就在她低头看向树枝的时候,一行小字忽然出现在了树枝上面。

  “朱道友可还记得灵寰界的乾阳吗?”

  看到这行小字,朱紫真先是眼中恍惚之色一闪。

  然后便是神色一震,眼中瞬间露出了无比激动之色。

  她是知道周阳化身来历的,这时候再看那根树枝,立即就明白这根树枝是从何而来了。

  暗中的周阳化身发现朱紫真情绪变化后,顿时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于是那树枝上很快就显现出了一行新的文字。

  “朱道友将自身经历映入此处,周某后续再联络道友,告知道友脱身之策。”

  随着文字显现,一截可以临时作为信息载体的树枝便衍生而出。

  朱紫真见此,当即强忍着激动,将自身当初在混沌虚空之中和周阳分开后的经历,尽数烙印进了那截树枝当中,被周阳化身所接收。

  等到接收完这些信息后,树枝上面一行新的字体便重新显现了出来。

  “周某本体如今就藏身于哈瓦那麾下追随者当中,朱道友可先继续隐忍,后面周某会再联络道友。”

  等这行字体显现完,那根树枝便迅速枯萎,最后化作一根普通树枝落在了鸟巢内。

  朱紫真看着这一幕,眼中激动之色也渐渐散去了。

  只见她脑袋一歪,眼中思索之色涌现,却是开始思考起了周阳出现在“炎晶族”的目的。

  她不是傻子,当然明白周阳不可能是知道了她被“哈瓦那”贤者抓住后,专程过来救她的。

  只可能是周阳本身抱有特殊目的来到了“炎晶族”,然后意外发现了她的存在。

  现在周阳和她联络,只怕除了解救她外,还有想要利用她帮忙做事的想法。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必须要承周阳的人情了。

  因为如果没有周阳帮忙的话,只靠她自己想要摆脱“哈瓦那”贤者的奴役,根本看不到什么希望。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朱紫真可谓是日盼夜盼,盼望着周阳能够再联络自己,告知营救自己的计划。

  再说周阳那边,在陪着“哈瓦那”贤者赴宴了半月后,他的本体就回到了洞府,并从化身那里接收了朱紫真所传输的信息。

  看完这些信息后,他才知道,朱紫真的运气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差很多。

  原来当初他们在混沌虚空分开后,朱紫真也是独自踏上了前往真仙界的道路。

  后面一路上磕磕绊绊,朱紫真虽然也被混沌巨兽折磨的不轻,但是运气还算不坏的抵达了真仙界。

  但是她的运气到此就耗尽了。

  在进入真仙界的时候,朱紫真根本没有落脚到妖族地域,也没有落脚到人族仙域,而是落脚到了“炎晶族”的地盘。

  而且她刚降落,就被两位“炎晶族”七阶贤者给发现了,联手和她大战了一场。

  最终结果是朱紫真双爪难敌四手,被两位“炎晶族”七阶贤者打伤,只能靠躲进地底岩浆之中逃命。

  可是她在地底岩浆里面还未将伤养好,便又碰到了一头实力堪比三灾级别强者的古兽,并与之大战了一场。

  结果就是她再度重创,不得不从地底岩浆里面逃到了地上。

  而因为她和那头古兽的激斗,强大的能量波动又引来了“炎晶族”七阶贤者,导致朱紫真又被一位七阶贤者追杀了许久。

  后面她虽然摆脱了那位七阶贤者的追杀,却又一头扎进了紫耀部族的领地,被紫耀部族的六阶尊者发现,想要捡她的便宜。

  等她怒气冲冲将怒气撒在那些六阶尊者身上,杀了好一些紫耀部族尊者后,便引来了“哈瓦那”贤者。

  后面的事情就和周阳了解一样,她最终不敌被“哈瓦那”贤者擒拿了。

  而她之所以会给“哈瓦那”贤者当坐骑,也的确是因为不堪折磨后,和“哈瓦那”贤者达成了一个契约。

  既她不再主动逃跑,为“哈瓦那”贤者的出行提供代步服务,以换取“哈瓦那”贤者对她生命的保障,不得再以任何刑罚折磨她。

  契约一直持续到等“哈瓦那”贤者晋升八阶圣者,或者是陨落身亡。

  所以周阳要帮她脱困的话,就非常简单了。

  要么强行将她带离“炎晶族”的地盘,让“哈瓦那”贤者找不到她。

  要么就将“哈瓦那”贤者杀了,契约自动解除。

  “以哈瓦那这种爱炫耀的性格,在得到朱道友作为代步坐骑后,肯定是会到处炫耀的,不知道他是否带着朱道友去几位紫耀部族八阶圣者面前炫耀过?”

  周阳感觉这非常有可能。

  可惜“哈瓦那”在山上的情况下,他并不敢冒险和朱紫真多做联络,以免对方发现。

  当下也只能暗自焦急的等待着下次机会。

  这一等便又是七年。

  七年后,“哈瓦那”贤者忽然收到了其师尊的召唤,匆匆忙骑乘上了朱紫真,让朱紫真载着他前往了他师尊修行之地,并且连一个六阶尊者随从都没有带。

  结果不知道“哈瓦那”贤者在其师尊那里得了什么吩咐,回来后竟然就当众宣布要闭关尝试渡三灾,让所有追随者们看守好洞府,不得有任何懈怠。

  这突然的命令,也是让得其麾下众多六阶尊者摸不着头脑,却也只能照做。

  但周阳很快就突然发现,“哈瓦那”贤者根本不是要在洞府闭关尝试渡三灾,而是以闭关为名义,悄然离开了修行之地。

  这一点甚至连朱紫真都不曾发现!

  这让周阳心中好奇心大炽,当即便留下化身在洞府这边以幻术蒙骗那些六阶尊者,本体亲自前往跟踪起了“哈瓦那”贤者。

  但他没跟踪出多远,便因为“哈瓦那”贤者进入一座传送阵而跟丢了。

  最终只能回到洞府之地,再度让化身和朱紫真进行了接触。

  这次因为本体就在附近,周阳直接将本体意识入驻了化身,和朱紫真进行了意识层面的沟通对话。

  “朱道友,一别多年,道友无恙否?”

  鸟巢内,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朱紫真顿时浑身一震,眼中满是恍惚之色。

  如此过去好一会儿后,她才语气充满感慨的回道:“是啊,一别多年,竟然还能在这真仙界再见到周道友,真是让妾身不敢相信,难以置信啊!!”

  周阳听着她这话语,也不禁想起了过往经历,而后跟着叹道:“周某又何尝不是呢?遥想当初,我等五人同舟共济破界飞升,结果却半途四散零落,当时何曾想过,有朝一日能够在真仙界再遇故人!”

  “是啊,故人再遇,的确是一桩喜事啊,只可惜妾身如今身陷樊笼,却是没法和周道友饮酒庆贺了!”

  朱紫真说到这里,眼神一下黯淡了下去,情绪极为低落。

  周阳见此,连忙说道:“朱道友放心,既然周某得以再遇道友,无论如何也都会助道友脱离樊笼,重获自由。”

  他这话说得是斩钉截铁,语气无比坚定。

  朱紫真听闻他这番话后,内心也是百感交集。

  想当初,周阳还只是她随手可以灭杀的一个后辈,当初甚至为了求她出手而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

  结果现在,世易时移,她反而成为了坐困牢笼,需要求人搭救的那人。

  这种感受,一般人很难体会!

  周阳当然不知道朱紫真心中此刻是何感想,他在给了对方保证后,又很快接着说道:“只是周某此番前来炎晶族,也是身怀重任而来,在任务完成之前,不敢轻易暴露自身行迹,恐怕还得劳烦朱道友再委屈一些时间了!”

  听到这话的朱紫真,眼神顿时一动,当即压下了内心复杂的情绪,轻声回道:“哦,但不知道周道友是身怀何等重任?可有妾身能够帮得上忙之处?”

  “实不瞒朱道友,周某此次过来炎晶族,也是受人算计,被逼无奈才过来的,那任务也是非常难以完成,周某至今也无半点头绪。”

  周阳说到这里,就把自己的任务要求原原本本告诉了朱紫真。

  听完他的述说,朱紫真也是眼神一变,不由叹道:“竟然是要刺探紫耀部族最强者的行踪,周道友这是得罪了人呐,这明显是要把周道友往绝路上逼啊!”

  周阳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对此已无多少抱怨了,此时就像是没有听见朱紫真的话语一样,只是沉声问道:“朱道友跟随在哈瓦那身边比周某长久许多,不知可能在此事上面帮到周某?”

  朱紫真听到他这话,顿时露出为难之色道:“周道友这可问到妾身了,妾身虽然被哈瓦那擒住很久了,但是他也一直对妾身非常堤防,此等事情怎么可能让妾身知道。”

  这个回答让得周阳心中也是一沉,心凉了半截。

  可他并未死心,很快又再度问道:“那朱道友可知道哈瓦那这次去见他师尊,得了什么吩咐?”

  “此事妾身也不知道,不过妾身在他身边数百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匆忙紧张,想来应该不是一件什么小事?”

  朱紫真微微摇头,依旧是一问三不知。

  这让周阳心情更为不好了,不由说道:“当然不是小事,哈瓦那这厮明着说是闭关,实际上现在已经偷偷离开了洞府,不知道去了何处!”

  “什么?哈瓦那偷偷离开了!”

  朱紫真大吃一惊,果然是不曾发现此事。

  然后就忍不住说道:“这可真是怪了,哈瓦那这家伙性情狂傲霸道,出门一向是巴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他这样的家伙现在却做出这种事情,看来这次他要做的事情非同小可啊!”

  “是啊,哈瓦那此次出去,所图非小,会不会就是和那位紫耀部族最强者去向有关呢?”

  洞府内,周阳口中喃喃自语着,脸色变幻不定,面临着一个重大抉择。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