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9章 稷下仙塔(下)

2021-08-03 作者: 踏歌行人未停
  第1949章 稷下仙塔(下)

  “扶风,你真该好好反省下。不要什么话都往外蹦,若此刻在你身边是居心叵测别有用心的人,被人家听见了,那你便得不了好。”元衡真君语气平淡,也看不出怒气。只是从对方的语气中,宁夏还是听出了些许不动声色的责怪。

  成年人之间往往不需要过度的责备,因为双方都已经不是孩子了,做什么也都要有合理的距离和分寸。

  元衡真君一直将宁夏当做孩子。在他的羽翼下,他也愿意一直让她做一个孩子。

  但他也始终清楚,这个孩子到底生长在一个怎么样残酷的地方。这个地方根本没有孩子的活路,每一个孩子在进入修真界那一刻就失去了真正当一个孩子的资格。他也仅仅只可以给予她一些庇佑,让她更自在自由地过自己的人生。

  如他所看到的,扶风这孩子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在待人接物性格和处理应对一些事情上的态度和方法也叫人满意,无疑是属于那种不用多做教导的“聪明人”。

  不是那种有关智理上的聪明,而是一种在人生明悟上的“聪明”。她并不是多么完美的人格,但却十分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该怎么做,灵活,谦虚,大部分时候也是比较谨慎的。

  她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家伙。

  元衡真君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甚至比当初教导明镜时更甚。

  倒也不是他不看重金林,毕竟说起来金林才是他收的第一个嫡系子弟。但是不一样的,对于他来说宁夏跟明镜跟金林是不同的存在。

  对明镜他是喜爱珍爱。对待自己第一个认真教导呵护的孩子,看着他一点点成才走到今天独当一面,这份情感他许是永远难以忘怀。

  对金林他是包容怜爱。这个孩子比之他看护的其他人都差那么些,显得并不那么出色。但对方却是唯一真正铭刻了他印记的人,是他第一个嫡传嫡系子弟。不管对方最后会走一条什么样的路,只要对方还需要他,他都会护持着对方走到最后。

  但他对宁夏又是另一种了。其实元衡真君也说不清对这个孩子的态度,喜爱有之怜爱有之对她的事宽容得也过分,然让人想不到的是他对其更多的是欣赏。

  以同道的身份对另外一个年轻同道的欣赏。他看着她就像看到另一个年轻的自己,哪怕宁夏本质上跟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他欣赏她的坚韧,也欣赏她这么多年的表里如一,他为其的命运多舛忧心,也为她的安危挂心……或许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目光落在她身上。大概也许只是想看这样一个年轻修士到底能走多远。

  但是这孩子……也还是太年轻了。

  想到对方刚才口无遮拦脱口而出那一句。就算对方在说出来时已经本能反应过来要收敛,话语也随之变得含含糊糊,但说了就是说了。如此便也是她不经心,口无遮拦,这错处说起来也算大了去了。

  这孩子别的不说,修为是往上涨了不少,性子也肉眼可见更刚强了,但怎么老毛病也还是不改呢。关键时候掉链子,往大里说,可能都是致命的。

  幸好他当时看她神态不对立马把周围屏蔽了。不然叫那些人听见,可就不是小事了。

  元衡真君相信那些已经被强大力量和可能存在的滔天机缘迷糊花了眼的人大概不会放过她。

  元衡真君护佑下,那些人是做不了什么,但最怕就是有个一万。

  在这个地方连元衡真君自己都不敢说定然能安然无恙离开,人世无常,人就只能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他人最多也只能帮个手。

  若她又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内,这句话被人听到了可就是妥妥的催命符了。

  “你啊,长点心罢。再有下回本座可就不管你了。”元衡真君难得严正地警告道。

  宁夏也心虚,心知自己一时大意又出了岔子,只得低着头虚心接受。

  警告归警告,正事还是要说的,元衡真君专门扩大灵力屏障也是这个缘故。因为宁夏所说的那句大概还真不是空口白舌生造出来的。

  “……你方才说的残仙器是怎么回事?”元衡真君顿了下道:“如果不能说的话就算了。”

  看着宁夏快要拧在一起的眉眼,他叹了口气,忽然又觉得没必要问了。

  宁夏知道,如果她真的不说,对方就不会要她说,会立马收了这心思。

  但这个人不是别人,跟元衡真君说,宁夏并不觉得有什么——也只能跟他说了。

  她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不愿意说。

  宁夏自然不会说什么原书,王静璇之类的。这个是天道的底线,她在这个世界生活久了,常年受到这位地头蛇的“威胁”,也摸索出一套必要的生存方式。

  首先就是千万别去插手天命之女的任何事跟机缘,那都是天道的禁地,触之即死。

  然后她的来历特别,偶尔也会被“关照”一下。只要她苟得住,对方也不会要她死,有的时候可能还会照顾一下……只是这个照顾就要看情况了。

  天道并不是万能的。它或许是算好了王静璇的命运节点,但命运走向却不是完全可控的,细微角度方向也许会有区别。

  所以只要自己不到女主面前蹦哒,抢什么什么的,其余的某个存在都不会管。眼下这样只是透露稷下盟的信息并犯不着什么。

  于是宁夏试探着说了下稷下盟残仙器的信息,半真半假的,大概……也不算太过分?
  很好,没有感觉到某个意识的压制,那么就是没问题了。宁夏越讲越顺,编造的细微处就跟真的一样。

  元衡真君听得很认真,若有所思,丝毫没有打断其话语中不合理之处的意思。

  这孩子气运倒也不错,虽然不知道从何处知道的,但用以解释眼下的情形确实解了他心中不少疑问。

  至于宁夏所说的……这些是在一个旧书摊子上意外翻看到的,额,听听就好了。

  孩子不太会说谎,也挺乖的哈。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