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大家都是海盗 (第二更,求订阅)

2021-03-04 作者: 无语的命运
  第755章 大家都是海盗 (第二更,求订阅)
  明代的海商曾经航行到什么地方?
  众说纷纭,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西方航海家的记录中,他们曾不止一次在印度洋、波斯湾沿岸港口碰到大明的海商,甚至就连葡萄牙人占领了果阿之后,也是绞尽脑汁想要吸引大明海商的前来。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从“隆庆开海”直到甲申天变,在没有国家意志的驱动下,大明的海商们在利润的驱使下,就已经把足迹拓展到了印度洋。其实即便是在海禁的时代,大明的那些半寇半商的海商们足迹就已经遍布南洋各地,甚至就是在印度各邦也有他们的身影。

  不过,他们的扩张是不顺利,毕竟,这个时代的中西海商在大海上都有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海盗。海商之间的互相掠夺、袭击,更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在大明占据南天门,将目光投向海外之后,大明的海商们反倒收缩了自己的航线,相比充满风险的印度洋航海,南海……那就是大明的内海啊。

  在这里航行多安全,而且在南天门,利润也是极为可观的。不过,他们的收缩也伴随着大明的扩张而扩张,平国于印度开国时,海商的船只开始出现在天竺东海岸。

  总之,除了少数海商外,大多数海商早就把他们的贸易航线与大明的扩张捆绑在一起了。

  就在郑芝龙占领果阿的当天,最先抵达这里的还是商人——甚至原本就有商船随同船队一同抵达了果阿。而随着大明对归化城以及果阿等葡萄牙殖民地的占领,大明的海商,终于又一次出现在了天竺的西海岸,出现在了波斯湾。

  清晨,当波斯湾的阳光照在“福泽号”上的时候,李文勤的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站在盖伦船高大的船艉上,手扶舷栏的他感受着阳光的同时,继而又感受着周围的气息。

  每天都一样的新鲜的海洋气息,沥青、木材和缆索的气味,当然还有远处舱底污水的气味。

  这一切都是船上的味道。

  从水手到船长,需要几年?
  七年!

  七年前,李文勤还是一个迫于生计出海的水手,而现在,他却是“福泽号”的船长,那怕这艘船是艘二手船——是海军在果阿缴获的葡萄牙船,他只花了三百两银子,就买下了这条400吨的盖伦船,然后又花了300两银子添置了六门大炮。

  六百两是他的全部家当。出海七年积累下的全部家当。

  买完船后,也就身无分文了,不过这没关系,除了邀请几个好友入股外,他还向商会赊下了一船货物,然后又用船抵押贷款,买来了三十几个奴隶,他们过去就在船上当水手。

  然后,就是把货物运到其它地方贩卖了。

  “文勤,这船货,咱们运到波斯,至少能挣到1500两。”

  赵海叼着烟袋抽了口烟,强调道。

  “俺听爷爷说过,把货运到波斯,比运到天竺能多卖一倍的价格,回程的时候,再带上波斯的地毯、铜货之类的东西,在天竺还能再赚上一倍。咱们把货卖给商会,抵了欠下的银子,再带上一船天竺婢,到南天门,从南天门换上银子、货物,回西海,这一圈下来,少说也得挣上3000两银子。”

  赵海家是世代的水手,不过从来没有积攒下什么财产,他们家的人身上有水手的通病——好赌、好色、好酒。挣得钱只是勉强够花的,但世代在海上讨生活的他,确实是一把好手,甚至当年也是赵海带着李文勤下的海。

  因为在海上讨了多年的生活,赵海说起海上的道道,自然是一套一套的。

  “没有那么多,咱们的货是从商会赊的,回程的时候,货要分给商会一半,还要还买费里斯他们的银子,能剩下400两就已经是老天保佑了,这一趟下来,也就是挣个本钱……”

  费里斯他们是船上的奴隶,都是海军在西海俘虏的,上千个奴隶水手,都是葡萄牙人从非洲掠来的,对于李文勤他们来说,这些奴隶是最廉价的水手,不需要支付工钱。

  海商起家的时候,往往第一船甚至第二船都是不挣钱的,真正挣钱的在后面。只要三五年的功夫,就能挣下几万两的家业。但前提是在海上不出事。

  “妈祖保佑,一切顺顺利利的……”

  就在他的话声落下时,桅杆上有人大喊道。

  “十点方向有船逼近!”

  拿起望远镜望十点方向看去,李文勤看到了一艘欧式的大帆船,正满帆朝着这边驶来。

  “该不会是葡萄牙人吧!”

  ……

  “冲上去,抢光船上的东西!”

  站在船尾的阿里,目光狂热的盯着那艘葡萄牙船,来自马斯喀特的他,曾是亚里巴苏丹国海军的军官,亚里巴苏丹国就是几百年后的阿曼。去年随着王子占领了桑给巴尔岛后,失去手臂的他,就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奴隶贩子,从桑给巴尔岛往马斯喀特运送奴隶。

  现在的马斯喀特是最大的奴隶港,每年都有上万名黑奴从那里被贩运到奥斯曼帝国以及阿拉伯各地。

  其实,阿拉伯人进行黑奴贸易比英葡等国早了上千里,并且更加热衷于该项贸易,甚至于西方的很多奴隶贩子更愿意从他们的手中购买奴隶,因为在桑巴给尔等地,这早就形成了一个产业。

  千年来阿拉伯人一直大量的在非洲掠夺奴隶。这些奴隶在幼发拉底河下游的盐渍地从事捧干沼泽、采集盐硝、开辟耕地等繁重的劳动。而且与西方人不同,这些奴隶都是经过阉割的,至于女奴,则会成为奴隶主的生育机器,与白奴一同繁育出混血奴隶……

  尽管阿里是个奴隶贩子,但对于在战争中与葡萄牙人结下仇恨的阿里来说,在海上碰到葡萄牙人的商船,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于是立即扬帆迎头追了过来,并且在打开了炮窗,推出了大炮。

  “是海盗!”

  李文勤惊恐的大喊道。

  其实到底是海盗还是海上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反正只要有机会,大家都会临时客串一下。这个年月海商和海盗无论中外都没有明显的界限。

  “快,推出大炮!”

  水手们纷纷忙活起来,推出了甲板上的大炮。几乎与此同时,炮声响起了,在炮弹的呼啸声中,“福泽号”的周围升起了一个个水柱。

  飞溅的海水落在身上时,站在舷边的赵海大吼道。

  “放!”

  炮手们立即点燃了大炮,伴随着一阵阵轰鸣声。炮弹呼啸着朝着这些海盗飞去,他们发起的反击非常迅速,毕竟所有人都清楚,碰到海盗如果不坚决回击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